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九十六章 让牛大海恐惧的高手

第四百九十六章 让牛大海恐惧的高手

  求票,求支持

  这座监狱外面看起来不大,就好像一座老旧的单位家属楼,而且只有三层。【】

  可是,王程随着师傅长鹤道士和牛大海几人走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别有乾坤。地面上的确是只有三层,才不到一百个房间,住的还都是监管人员;可是地下却还有另外五层,足足四百个房间,关押着许多重要的犯人。

  而这次逃走的十三个人,还是关押在最下面一层的存在。

  对方能从最下面一层把十几个人带出来,这手段也是有点匪夷所思。

  王程听这里的管理者,也就是那个中年人讲述,才知道里面有五个人被对方收买了,甚至有两个工作了十年的老人本身就是对方安插进来的,然后通过长时间的接触收买了另外三个人,里应外合之下策划了这次劫狱的行动。

  “哼,日本和美国那些人果然一直就没有放弃过对我们的渗透,李斯特这只白眼狼”

  长鹤道士听监狱长介绍了情况之后,气愤的喝骂了一声,然后眼神又狠狠地瞪了牛大海一眼。

  牛大海面色也是阴沉的能滴出水来,看着长鹤道士的眼神,点头沉声道:“这的确是我工作上的失误……”

  自从当年长鹤道士退位之后,这座监狱名义上就是牛大海名下的责任。

  可事实上,牛大海这些年来很少管过。

  阳丹真人皱眉道:“也不能全怪牛局长,最近二十年来权力责任分散重叠,很多事情都互相推诿,外部没有重大威胁,我们这些老家伙都降低了警惕心,这件事我也有责任。”

  纳兰白山冷着脸,一直保持着沉默,没有说话。因为他的确算是外人,除了当年帮了长鹤一次之外,一直都是过着隐居的生活。这次如果不是爱新觉罗氏参合进来的话。他也不会再次出山。

  不过,有了这次的事情之后,可见爱新觉罗氏绝对不甘心在海外过着不敢示人的生活,以后势必还会有所动作。

  再加上佟佳氏也不安分。纳兰白山知道自己以后再想过安安静静的隐居生活,估计是不太可能了。

  一路走下去,王程体内猛虎一直都保持着躁动的状态,危机感一刻也不曾消失。

  这地下每一层的牢房之中都关押着大量的危险人物,尤其是第五层当中。更是关押着顶尖高手。

  王程感觉到,到了第四层当中,大部分犯人的内家气息都不比自己弱多少。

  而他之前还听师傅说过,这座监狱也不是国内唯一的存在。

  在西北和南方,分别还有一座类似存在的监狱,关押的犯人也是差不多级别的。

  如此,王程的心中就隐约地能明白一些事情了。

  为何国内武术界会出现青黄不接的局面?

  许多老一辈高手都去了哪里?

  一些家族门派为何几乎消失了?

  可能,大部分的答案就在这里。

  长鹤老道士走在最前面,看了看王程手上已经凝固的鲜血,问道:“你碰到伊贺家族的人了?”

  这时候。老道士才平复下心情,才开始关注徒弟王程的伤势。他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了王程的伤是如何来的。

  伊贺长生是他一辈子的宿敌,对日本伊贺道馆的刀法,他闭着眼睛都能认出来。

  王程点点头,手心的刺痛依旧刺激着他的神经,脑海中闪过东星月的身影,一丝担心悬在心头,开口道:“嗯,是伊贺鸣承。”

  “他让你走了?”

  长鹤道士神色凝重地问道。

  他身为王程的师傅。又对伊贺道馆了如指掌,自然知道王程此时虽然强大,可也绝对不是伊贺鸣承的对手。

  所以,他确定王程是不可能击败伊贺鸣承的。除非对方让王程走,不然王程很难全身而退。

  想了想,王程很坚定地沉声道:“我杀了他。”

  瞬间。

  在场几人都是同时安静下来,呼吸声都几乎消失不见。

  一双双精气神几乎凝为实质的目光落在王程的身上,让王程感觉到浑身一沉,体内猛虎都被压的暂时沉寂下来。

  长鹤道士。牛大海,阳丹真人,纳兰白山四人都同时看向王程,每一个人的神色都不太相信。

  长鹤道士也不例外,皱眉道:“王程,你真的杀了伊贺鸣承?”

  王程目光直视着师傅的眼神,确定地点头道:“不错,我刚才杀了伊贺鸣承。”

  牛大海也立即问道:“你怎么杀了他的?伊贺鸣承的实力在现在整个日本武术界能排进前二十,就只差最后的领悟,他的刀法就能迈入他师傅伊贺长生的境界,成为日本新一代十大高手之一。除非你再练五年,不然你不可能杀了他。”

  王程相信牛大海说的是实话,伊贺鸣承的实力的确强悍无比。他深呼吸一口气息,体内被压抑的猛虎气息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更为坚定地说道:“他开始没把我放在眼里,我出其不意,爆发猛虎真意,一招杀了他,就像上次我杀那腹部家族的人一样”

  阳丹真人和纳兰白山没有说话,都露出思索的神色。

  上次王程杀了腹部家族的人,的确是出其不意,不然那腹部家族的人一开始就拔刀施展全力的话,倒霉的绝对是王程这边。

  可是,伊贺鸣承可不是那个腹部家族的白痴。

  伊贺鸣承在日本纵横几十年,怎么可能死于大意?

  虽然很多疑问,可是谁都没有多问,因为他们都相信王程不可能说假话,更不可能说大话,伊贺鸣承死了绝对是大事,只要稍微查探一下就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长鹤道士伸出手一把抓起王程的脉搏查看了起来,确定王程只是一点皮肉伤,才放下心来,眼中闪过思索的光芒,杀了伊贺鸣承,只有一点皮肉伤?嘴上淡淡地道:“伊贺鸣承的尸体在哪里?”

  王程心中也是思绪闪烁,开口道:“向东七百米的地方。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牛大海点点头,表示记下来了,然后继续朝着下面走去,过后他一定会派人去刮地三尺的搜索伊贺鸣承的尸体。

  这座监狱里。地下第五层是专门修建的特殊区域,整个一层就只有十个巨大的房间,每个房间内生活设施都很齐全,说是一个高级套房也不为过。可见政府当年对这些顶尖高手的生活还是很照顾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十个人说是国宝也不为过,身上都代表着一种武术文化的传承。

  本来,这十个房间是注满了的,也被称作是十大高手,可是刚刚跑了八个,现在那就只剩下了两个人。

  监狱长带着王程五人来到中间两个相邻的房间门口,开口道:“没跑的就是他们两个,一个叫王强,一个叫邱世民。”

  长鹤道士挥挥手,神色复杂。轻声道:“不用介绍了,我们都认识。”

  监狱长点点头,用手中的古老金属钥匙塞进铜锁旋转了两圈打开房门,房门赫然是一个全铜灌注起来的足有十公分厚实的整体铜板,监狱长要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推动,发出一丝丝金属摩擦的声音。

  而王程目光一凝,仔细一看,心中顿时惊骇无比。因为他这才注意到,这地下第五层的所有房间竟然都是用金属灌注起来的。

  房门,墙壁。地板,统统都是厚实无比的金属。

  防守如此严密,基本上不可能被强行打破。

  王程伸手摸了摸这纯铜灌注的房门,一股冰凉沁入体内。浑身顿时一个激灵,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将这房门破坏,估计就算是师傅和牛大海他们全力出手也不可能破坏房门逃跑,就算能破坏,可是如此大的动静,再加上上面还有五个关卡。如何能全身而退?

  所以,这座监狱内,如果不是有内鬼内外接应,估计再过一百年也不可能出现事故。

  长鹤道士当先走了进去,随后牛大海三人和王程也跟着走了进去,看到房间内收拾的一尘不染,当中的客厅内什么都有,沙发,茶几,摇椅,甚至还有一台开着的电视,电视上播放着比武大会的回放节目。

  几人神色怪异,一下子将这里和监狱联系不起来,好像一个民宅。

  王程几人的目光落在沙发上坐着的人影身上。

  这是一个身材微胖的老者,雪白的头发朝后梳的整整齐齐的,红润饱满的脸上也清理的干干净净的,身上穿着一身蓝色制服,胸前的铭牌上写着王强两个字,这就是他的名字,正靠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电视。

  看到门口进来几人,王强没有丝毫意外,脸上反而露出笑容,哈哈笑道:“老道士,老牛,你们果然来了,哈哈哈,快来坐,我这有一个月没送茶叶来了,就不给你们倒茶了,这不正在看老道士的徒弟大发神威……”说着,他的目光落在王程的身上,又点头笑道:“就是这个小家伙,不错不错……”

  长鹤道士笑了笑,两步来到沙发上坐下来,看着电视上徒弟王程的身形,道:“老王,你还是老样子。”

  牛大海罕见地神色有些拘谨地道:“王所长……”

  阳丹真人和纳兰白山也稍微紧张地笑了笑,然后都一起开口道:“王所长。”

  王程想了想,也恭敬地叫道:“武圣山王程,见过王前辈。”

  王强对长鹤几人理也不理,目光直直地看着王程,笑道:“你我都姓王,都是一家人,不要这么拘谨,坐下来说话。你比你师傅强多了,老道士当年有你百分之一的悟性,现在也差不多该是世界第一了。”

  如果不是王程确定记得自己是从监狱第一层走下来的,确定这里是看管最严的监狱之一的话,他还以为自己是来熟人家里做客了,而眼前的王强就是一位慈祥的老爷……

  王程不自然地笑了笑,道:“前辈过奖了……”

  王强当即板着脸摇头道:“我可没夸奖你,老头子我就是实话实说而已,看你手上的伤口,是伊贺家的刀法吧?”

  王程点头确定地道:“嗯,是伊贺长生的大弟子留下的,不过他的命也留下了。”

  “伊贺鸣承?”

  王强面色稍微严肃。看着王程问道。

  王程再次点头道:“嗯,就是他。”

  王强神色狐疑地上下打量着王程,很明确的表示了自己的怀疑和不相信。

  长鹤道士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笑道:“老王。你刚才怎么不走?”

  王强从王程的身上收回目光,反问道:“这里吃的好,住得好,还有电视,什么都不缺。我为什么要走?”

  顿了一下,王强又高声喝道:“再说了,日本人和美国人让我走,老子就要跟他们走?那老子不是成汉奸了?幸好他们跑的快,不然老头子我把他们全杀了。”

  牛大海低声微笑道:“还是王所明白事理,老鹰他们八个人都走了,就剩下王所你和老邱还在这里。”

  王强脸上慈祥的表情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整个人身上都透露出刺入骨髓的杀意,这种杀意不知道要杀多少人才能凝聚出来,冷哼道:“哼。这群畜生,走了也罢。老鹰这老狗两年前还求我帮忙把他的拳谱传出去,别断了老祖宗的传承,没想到一转眼就当了汉奸……”

  王程还是第一次见到牛大海和纳兰白山如此忌惮一个人,心中对这个王强的身份比较好奇,看这份杀气,和指点江山的气势,估计当年的地位不比自己的师傅长鹤道士来的差,甚至杀的人肯定更多。

  因为,在场除了王程的师傅长鹤道士。其他人在王强面前都是以晚辈下属自居,纳兰白山都是如此,一点都不敢放肆。

  长鹤道士将手中捏着的三本书放在茶几上,最上面的一本就是老鹰的天鹏秘法。有些遗憾地道:“老鹰的天鹏秘法的确是一脉单传,我本来打算等我要入土的时候,就来找你们,把你们的绝学都传出去……现在看来……倒是我多事了。”

  王强将三本书拿在手上翻了翻,眼中闪过凝为实质的杀意,沉声道:“一年内。你们要杀了他们八个人,包括那几个鬼子和满族鞑子。”

  牛大海顿时皱眉,斟酌着语气说道:“王所,一年有点紧张……他们现在去了哪儿,我们都还没确定,还有美国和日本人帮忙。”

  轰……

  王程感觉到自己心中瞬间一声轰鸣,一股骇人的精气神笼罩着四周,其中好像有无边鲜血在沸腾,一股股直入心底的杀意,让他浑身都发冷,猛虎气息都自动收敛起来,不敢有丝毫的嚣张。

  只见王强的视线如实质一般地看着牛大海,浑身气息没有保留地爆发,一字一顿地道:“老牛,我给了你时间,一年。如果你做不到,到时候我亲自出去把他们的人头拿回来,他们生是我中国的人,死也要死在我华夏大地上,如果他们的绝学流传出去,我亲手杀光那些日本和美国的鬼子”

  牛大海的身体瞬间颤抖了一下,额头上也渗透出一层汗珠,急忙点头道:“王所,我保证一年把他们全部都抓回来。”

  砰

  突然,一声轰鸣在房间内响起,整个房间都在摇晃。

  “你错了,老牛,我没有让你把他们抓回来。”

  王强立即有打断了牛大海的话,收回自己的右手,冷声道:“我让你杀了他们。”

  王程眼神一凝,看向门口的墙壁,只见几米外的那全金属浇筑起来的墙壁上清晰地刻印着一个拳印。

  好强

  这个王强的强悍,超出了王程的想象,实力绝对在他师傅长鹤道士之上。

  或许,在场所有人,长鹤老道士,牛大海,阳丹真人,纳兰白山,再加上他王程,加起来,都不是整个老者王强的对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