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九十四章 你高兴吗?

第四百九十四章 你高兴吗?

  (求票,求支持!)

  好强!

  王程再一次见识了伊贺鸣承的刀法,不是上次用手代替的刀法,而是真正的刀法。【】他心中只有这一个评价,就是很强。

  刚刚他如果再多前进一寸,可能现在都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噌!

  伊贺鸣承手中漆黑的刀锋与黑夜几乎融为一体,一刀劈在了地上,冰冷的气息穿透地面,地面上的沙土出现了一条整整齐齐的裂缝。

  王程大腿的裤子上甚至都出现了一道口子,大腿肌肉感觉一股刺骨的冰凉。

  “哼!”

  伊贺鸣承冷哼一声,对自己第一刀就失手了有些不满。他的眼中只有杀意,手臂一转,地面上的刀锋瞬间翻转,从下朝上拉上来,劈向王程的两腿之间。

  好歹毒。

  王程可不敢大意,对方的刀法已经有一点出神入化的味道,即便没有直接劈中,划出的刀风都能有一丝轻微的伤害。

  拳法修炼到罡气境界会有拳罡,而刀法修炼到极高的境界,刀锋上的空气也可以通过神秘强大的技巧凝为实质,成为如拳罡一般的刀罡,只不过这种技巧比拳罡更难,但是一旦练成,威力绝对在拳罡之上。

  还好,这个伊贺鸣承还远远没有修炼到那种境界。

  或许,伊贺鸣承的师傅伊贺长生勉强可以达到这种境界。

  砰!

  王程脚下发力,急忙一步后退拉开距离,然后瞬间再次站定,虎爪呼啸而起,一把抓向伊贺鸣承的手腕。

  他不敢如当初在武圣山上面对东星月的时候一样用手去抓刀刃。

  伊贺鸣承的实力超出东星月几个档次,这把漆黑无比的刀锋也不是一般的刀刃,绝对不能轻易触碰。

  所以,王程只能尽量试试能不能抓住伊贺鸣承本人。

  可是。

  伊贺鸣承如此强大高明的刀法高手,如何会让拳法高手靠近自己的身体?

  王程刚刚后退一步,虎爪才刚探出。伊贺鸣承的刀锋就再次一转,几乎是提前中间就改变了方向,配合发力秘法,无声无息地劈向王程的虎爪而来。后发先至。

  退。

  王程无奈,只能急忙收回虎爪,再次后退一步。

  修炼刀兵的武者对上修炼拳法的武者,终究是有优势的,尤其是王程本身就弱于伊贺鸣承。那更有无法逾越的差距。

  伊贺鸣承刀锋变化多端,漆黑的刀锋更是诡异无比,在夜空之中肉眼难见。而且此人已经将刀法修炼到了无声无息的极高境界,出刀和刀锋变化的时候都快速无比,但是刀锋划破空气的时候几乎没有多少声音。

  如果不是王程依靠猛虎对危险的本能感知来躲避,只怕几招下来就已经受了伤了。

  呼呼呼……

  伊贺鸣承的呼吸变化,竟然还有余力。

  眼见几刀没有伤到王程,他控制呼吸,调动更多气血,出刀更快。刀法变化更为诡异刁钻。

  漆黑的刀锋几乎密布在王程的眼前,让他根本无从下手,只能不断的后退,不断的躲闪,不敢用自己的肉身去硬碰硬对方的漆黑刀锋。

  但是,他心中的怒气越来越盛,猛虎心跳几乎要跳出胸腔一般,配合着肺脏呼吸秘法,整个左右胸口都剧烈的一起一伏,如快速起伏的风箱一般。浑身皮肤变得通红无比,双眼之中满是琥珀色,并且越来越浓郁,心中的猛虎知觉越来越强烈清晰。

  他的注意力几乎全部都集中在了双眼之中。

  伊贺鸣承的漆黑刀锋在夜空中终于逐渐清晰了起来。并且,刀锋的轨迹在王程的眼中也慢慢地缓慢下来,几乎每一刀的变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如此,他的躲闪就变得游刃有余起来。

  但是,他没有直接施展表现出来,而是依旧假意有些狼狈的躲闪。然后呼吸却是变得越来越急促,在积蓄更为猛烈的气血!

  嗡……

  一声轻微的空气震动。

  伊贺鸣承的刀锋再次擦过他的肩膀,衣服也再次增加了一道口子。

  可是,这也是王程等待已久的机会。

  只见他呼吸猛然一滞,然后一道长长的气息吐出,身体之内气血沸腾,涌现出巨大的力道。身体稍微一让,然后他的虎爪带起一声虎啸,快速无比地抓向从肩膀一侧正在转向横切过来的刀锋。

  伊贺鸣承眼中的杀意也是在这一瞬间大盛,知道了王程的用意,同时也知道王程刚刚的狼狈大多是故意的。当即他再次一声冷哼,手中的刀锋突然就这么停在了空中,毫无预兆,展示出了对手中刀锋的巅峰控制技巧,手腕猛然再次发力翻转,手中的刀锋瞬间化作了一个高速旋转的轴一般的不断旋转,搅动周围的空气,发出一声呼啸。

  这一下,王程可有些不敢抓这根高速旋转的轴承了,更何况还是一把锋锐无比的刀锋,稍有不慎,一只手废掉都是轻的,不注意的话,丧命当场都可能!

  看向伊贺鸣承身后的方向,那里站着一个没有动作的东星月,可是王程心中更加担心更远的地方,那里肯定还有更为强大的战斗。

  不知道师傅是不是还好?

  一念至此!

  王程心中闪过一丝决然,呼吸再次变化,更为高亢的虎啸声在周围响起。只见他的手掌停滞了一瞬间,然后突然更为快速大力地抓向伊贺鸣承手中高速旋转的刀锋,整个手掌都因为充斥气血而变大了一圈,如蒲扇一般,五指苍劲有力。

  呼……

  伊贺鸣承和东星月同时呼吸急促了一下,两人都没想到王程真的敢用自己的手掌来抓伊贺鸣承的刀。

  伊贺鸣承惊讶之后就是一股喜悦和杀意,不屑于王程的不自量力。

  而东星月则是担忧,担忧王程会死。

  伊贺鸣承这把刀虽然不如当年伊贺长生所用的那把传承名刀断海,可是也绝对属于顶尖兵刃,也是伊贺家族传承了一百多年的手工制作的巅峰兵刃,在现在的日本兵器谱上是能排的上号的,传承下去过几百年的话,也是一把名刀。

  敢用肉掌来抓?

  伊贺鸣承的嘴角溢出一丝冷笑和不屑,等待着王程的手掌被绞的血肉横飞的样子。然后在东星月面前一刀将王程劈成两半,一雪当日之耻。

  可是。

  下一刻,伊贺鸣承的神色突然一滞,然后瞪大了眼睛。呼吸都停滞了一瞬间,手中刀锋上的力道也猛然停顿了一瞬间。

  因为,这一刻,王程真的用自己的手掌一把将伊贺鸣承告诉旋转的刀锋抓在了手中,并且依靠自己的强大不输给伊贺鸣承的强大气血爆发力。这一瞬间将刀锋稳稳地抓住了,并没有出现伊贺鸣承期待的血肉横飞的场面。

  经过一次次锤炼,王程的身体骨骼比普通人要强许多,刀锋被他卡在手指的肌肉骨骼当中,暂时的拿住了。

  嗤!

  一声闷响。

  王程的手掌还是飙射出了一股鲜血,一股刺痛刺激着神经。还好伊贺鸣承这一刻几乎愣神了,不然王程还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一刀切断他的手掌不可能,但是切断两根筋脉也是触及根本的重伤。

  抓住这一刻的机会,王程手中再次猛然发力一抽。想要将伊贺鸣承的刀锋抢夺过来。

  而就在这时,伊贺鸣承自然也清醒了过来,神色出现前所未有的凝重,知道自己低估了王程的实力。然后他感受到手中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道想要抢夺自己的兵刃,当即握刀的手掌也跟着发力,只不过不是和王程抢夺,而是顺着王程的力道一起发力,一刀顺势刺了过来。

  这和太极之中的借力打力是如出一辙的技巧。

  刀法千变万化,可是和拳法一样,归根结底就是一种技巧——力!

  一切搏斗技巧的根本。都是使用力道的技巧,不管你是用拳头战斗,还是刀剑棍子等等,根本的核心就是在用力。谁的用力技巧更高明,就更有优势。修炼到最后的境界,所有的用力技巧都悟透了,用所有的兵刃都是一样。

  所以,武当山有太极拳法,同时也有太极剑法。都是用的一样的发力技巧。

  而修炼武学的根本,就是积累气血,让自己能爆发的力道比别人更强,再加上更高明的搏斗技巧发挥出力道更完美的威力,如此就能战胜敌人了。

  只不过,东方武学之中,更有对玄之又玄的精气神的锤炼。

  日本武学,也是东方武学的体系当中的一脉。

  伊贺鸣承此刻心中就只有手中的刀,精气神都在这把刀上,对手中刀锋力道的把握也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王程眼中凝重无比,心中更为恼火,一时间尴尬无比,进退两难。因为对方借用自己的力道顺势一刀刺了过来,他要是和对方对拼,肯定拼不过,这刀锋就要劈到自己面前;可是放开躲闪的话,那他刚才岂不是白白手上受了伤去抓刀?

  说时迟!

  发生的时候却是在一瞬间的事情。

  借力刺出这一刀的伊贺鸣承神色中正是杀意浓郁的样子,可是下一刻他猛然就愣住了。他胸口突兀的刺出了一柄雪白的利刃,整个人也停在了原地,身体失去了全部力道,手中的刀锋也没有了前进的动力,被王程发力一把抢夺了过去。

  额…………

  伊贺鸣承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只吐出一大口鲜血,没说出话来。然后他身形颤抖,步履踉跄,缓缓地倒在了地上,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胸口刀锋边缘飙射出一道道鲜血,如小喷泉一般。因为他的气血高速运转之下,血压很高,鲜血流失的更快,也死的更快。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天空,眼神和脸上都是满满的不甘,手掌还有一丝颤抖地抓向王程手中的刀。

  他不是死在武圣山王程手上的,而是死在他信任的人手上的,临死至极,还丢了自己的刀,这让他死不瞑目。

  东星月站在伊贺鸣承的身后,双手空空,身形也愣愣地站在原地,脸上有一丝惊恐,可是却没有后悔的神情,只是眼睛瞪地大大地看着王程,嘴唇微微颤抖地说道:“我,我,我不想你死。”

  上次,东星月就说过,为了王程,她愿意做一切事情,包括杀了她师傅。

  可是,她没曾想过要杀其他人。

  伊贺鸣承是她的大师兄,她刚入门的时候,伊贺鸣承还亲自教导过她修炼方面的许多基础秘法,可以说是半个师傅也不为过,关系比她和师傅伊贺长生之间更为亲近。

  现在,死在了她的手上。

  为了王程,她杀了自己第一个亲近的人。

  那,以后自己真的要杀掉师傅,和其他伊贺道馆的师兄弟?

  可是,这样王程就会开心吗?自己能得到他吗?

  东星月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地上瞪大眼睛,已经失去气息的伊贺鸣承,双手颤抖了一下。然后她再次看向王程,看到王程完好无损,只是手中还在流血,心中总算是有了一点安慰。

  她是有目标的,为了王程,她愿意做一切,所以心中暂时的惊恐和犹豫很快就过去。

  “你没事吧!”

  王程心中很惊讶,也有一丝感动,可是更多的是一些无奈和无所适从。

  东星月为了他竟然杀了自己的大师兄,伊贺家族的第一弟子继承人伊贺鸣承,这种事情,他想无视都不可能。刚才继续战斗下去的话,他最好的结果也是全身而退,以他此时的实力不可能击败手中有刀的伊贺鸣承的,更不可能将其击杀。

  所以,他带着一丝感动,两步来到东星月身边,关心地问道。

  东星月气息紊乱,身体一软,靠在了王程的肩膀上,眼神愣愣地看着王程,声音有一丝颤抖地问道:“我,我杀了大师兄,你,你高兴吗?”

  王程看着东星月的眼神,听着她说话的语气,心中就是一颤,任由东星月靠在自己身上。他无法将当初在武圣山上如冰山雪莲一般的东星月和现在的样子联系起来。

  情之一字,害死很多人!

  不知所起,却一往而深!

  高兴吗?

  王程更多的是感觉到了沉重。(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