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八十四章 猛虎淬体,欧美来人

第四百八十四章 猛虎淬体,欧美来人

  (求票,求支持!)

  权倾远是第一次和王程面对面,也在心中惊骇于王程此时的气势和气息。【】此时的王程在他眼中完全就是一头随时都会扑上来撕咬自己的猛虎,让他全身随时都高度戒备着,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因为他不知道下一刻王程是不是就会真的扑上来将他撕碎。

  双眼凝视着王程,权倾远全身气息极其凝重,声音依旧淡淡地道:“不错,我就是权倾远。王程,你实力的确超出我的预料,看来你在擂台上也有所隐藏。不过我还是劝你不要锋芒太露,你即将拿下天下第一,在你这年纪,得到这些已经足够了……”

  王程身体紧绷,这不是他有意而为,而是身体现在的本能,这样随时都可以爆发极大的力道,就如猛虎在山林间行走一般,随时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谁敢跳出来挑衅,直接一巴掌拍死。

  坐在王程身边的杨青语都感觉到一股发自内心的危险和紧张,不过她自然不会离开王程的身边。

  “对了,权载仁在医院康复的如何?”

  王程没有接权倾远的话头,而是语气一转,似乎关心起了那位所谓的跆拳道年轻高手。

  权倾远眉头皱起,不知道王程问权载仁是什么目的,可是想到自己儿子被打的那么惨,就是眉头紧皱,语气也低沉下来,沉声道:“载仁在医院还好,不过这次的伤有些严重。王程,你下手太重了……”

  王程目光之中满是冷芒,沉声道:“我想权倾远先生和你儿子权载仁是生错了时代。现在我们中、国、人不是那种只会挨打不会还手的民族。我也不会任由你们来欺辱而不会动手,权载仁先生还能活着,已经是很幸运了。”

  周围一些听到王程话语的华人高手都是眉头皱起。

  因为这话涵盖的人太多了。

  那些生活在国外的华人高手的感受其实比王程更为深刻真实。王程生长在华夏大地之内,可以毫无顾忌地还手,因为脚下就是祖国。可是他们生活在国外的华人呢?面对那些欧美的本地实力的挑衅和欺辱,他们如何能毫无顾忌的还手?

  一时间,周围的华人高手都有些面色不好,即便是司徒祥龙这样的高手,变色都变得难看起来,显然都有不愉快的经历。

  权倾远此刻也是不敢接王程这个话头。不然就惹了众怒了,当即摇头道:“载仁去找你只是切磋而已,练武之人互相切磋,共同进步,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不应该下手太重……”

  呼……

  王程突然一挥手,带起一股风声,直接摇头道:“权倾远先生,好了,该说的话我已经说了。你我之间的事情,也不是靠说话能解决的。你不服气,两天后我们擂台上见,到时候我们好好切磋。用拳头来说话吧。”

  权倾远眉头紧皱,有些不能接受一个少年在自己面前如此强势,如此咄咄逼人的态度。好像自己是年轻人,对面才是长辈一样。

  虎形拳,真的如此强势而奇妙?

  权倾远年轻时在欧洲拜得名师,修炼了三大国术内家拳,对华夏拳法也了解颇深。在棒子国的时候,他就研究过王程的武学套路。知道王程的虎形拳很犀利强势,可是也没想到王程的虎形拳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猛虎融入本身。本身化为猛虎。

  这样的虎形拳境界,在百年来诸多华人高手当中。也只有寥寥几人练成过,这些人无一不是一代象形拳宗师级别的存在,其中就有形意拳神话宗师李洛能。

  哼!

  当下,权倾远即便心中极为不满,可也不敢发作,因为这里不是他可以随意发作的场合,只能冷哼一声,盯着王程道:“好,王程既然你如此说了,那我们就擂台上见。到时候如果你输给我了,我就要你给我儿子权载仁道歉,给我棒子国跆拳道道歉。”

  王程冷笑一声,沉声反问道:“我为何要道歉?”

  “因为你输了,就证明你是错的,我是对的,你自然应该道歉。”

  权倾远也说的直接,讲的就是武术界胜者为王的道理,周围许多高手听到了也是点头认同。

  可是,王程此时作为一头猛虎,根本不吃这一套,摇头道:“我做了,那就是对的,不论输赢,我都不可能向你们道歉。还有就是,权倾远先生,你想太多了,在擂台上,我根本不会输给你。”

  王程此时的话语,配合身上的气势,让周围一些关注的人都是神色异样,眼中精光闪烁,很是震惊。

  这样的王程,才是真正的猛兽之王,丛林霸主,就如现在的美帝的霸权主义一般:我说的就有道理,我做了就是对的!

  不论胜败,我都是对的,不需要向任何人承认对错。

  身为百兽之王,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猛兽,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权倾远也是一位抱丹境界后期的大宗师级高手,可此时面对着王程,却是心中感觉到一股心悸,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气势上竟然被王程压过一头。当他下呼吸变化,气血运转,压下心头恐惧,盯着王程,沉声道:“王程,你连和我打赌的勇气都没有,看来我是高看你了,那我们擂台上见。”

  说完,权倾远就起身离开了,不想再和王程多说。因为不论怎么样,似乎都是他吃亏。这里始终是王程的主场,在华夏大地,他不可能将王程怎么样的,就算是他在擂台上击败了王程,最多也就是如此了。

  王程心中一片冰冷,没有任何情绪,除了杨青语,他看谁的眼神都是毫无感情,好像看一块石头或者一块肉一样。而身上炙热的滚滚气血和心中冰冷的情绪却是截然相反。

  冷静至极的境界,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身体内的每一寸都在经历气血的洗涤和锤炼,终于步入猛虎九式的大成境界,好处自然接踵而来。开始以大成的猛虎心跳为核心,搬运气血之下,再次锤炼全身。

  而代价,就是全身每一处都传出一股股锥心的刺痛,与逆转真龙秘法刚刚施展的时候也不差多少,如果不是这种冰冷无比的心境。他估计不能如此简单的承受下来。

  周围的诸多高手似乎都在和其他地方的同道高手热络地闲聊起来,毕竟都是华人,互相大多即便没见过,也听说过。

  如此,倒是让王程难得的得到了一会儿安静。

  可是。王程作为这里的主角之一,必定是不会被忽视的。

  刚刚和杨青语安静地坐了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王程还没有好好体会体内气血和猛虎心跳的变化,就被一个走过来的身形扰乱了。

  这是一个身材不是很高大的白人男子,只有一米七多一点的身高,身上的肌肉也不是大块大亏的,看起来很匀称,和电视上那些动辄一米八、九。浑身肌肉的西方大汉比起来,就如一个小孩子一样。

  但是,这样的身材其实才是练武的最佳体型。身体过高,难免体重会过重,影响发力速度,和反应速度,最多成为一个挨打高手,而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搏击高手。

  而这个白人男子从表现的呼吸上。王程也能看出的确是一个火候深厚的内家高手,或许达到了国术的化劲境界也不一定。

  因为近百年华夏大地的变故。和国术拳法那时候的兴起,以及诸多古拳法门派的闭山不出。导致了流传久远的一些古拳法几乎无人知道,但是几大国术拳法却是在全世界内都有广泛的流传。

  所以,有一些欧美白人,甚至非洲黑人练了三大内家拳,最后成为一代高手,王程也不奇怪。

  “你好,王程,我叫比尔,比尔怀特,中文名叫周比尔,用的是我师傅的姓氏。我提前恭喜你拿下比武冠军,以你的实力拿下冠军也是理所当然……”

  白人男子直接坐在王程对面的沙发上,对王程微笑地说道,说的是一口标准的汉语普通话,光听他说话,还以为是一个华人。加上他脸上一副很有风度的表情,配合身上得体整齐的西装,就好像参加宴会的绅士一般。

  不过,王程身为猛虎的本能,可以从其眼神之中感觉到那深深的警惕和危险,说明这周比尔不是一个普通的武者。

  当即,他面色平静地开口道:“谢谢,不过,我想我并不认识你。”

  周比尔习惯性的挑了挑眉毛,额头上露出一道道清晰地抬头纹,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更为靠近王程,双眼凝视着王程,压低声音说道:“你的确不认识我,可是我早就认识你了,据说你有治疗糖尿病的方式?还有,你似乎还杀了美国的公民,是不是?”

  王程双眼瞬间一凝,视线也紧紧地盯着周比尔,身上气血涌动,没有任何动作,屁股下的沙发就被他压的咯吱作响,沉声道:“你到底是谁?你知道什么?”

  杨青语也随着王程全身警戒起来,双眼冷厉地盯着周比尔。她不知道港岛的事情,但是她知道任何时候都要站在王程这边。

  周比尔心中一凛,感觉遍体的寒意,好像下一刻就要被一头猛虎撕碎。练过内家拳的他知道,自己现在不是王程的对手,当下急忙摆手,笑道:“放松,放松,王程,身体放松。我不是你的敌人,我也不想成为你的敌人。相反,我来找你是想和你合作的,我想和你做朋友。”

  王程全身沸腾的气血没有丝毫放松,依旧盯着对方,分开心神,来压制体内的无边剧痛,淡淡地道:“说清楚,什么合作,还有你的身份。”

  周比尔呵呵一笑,让自己尽量地轻松下来。如果不是确定王程不会在这种场合动手的话,他还不一定有勇气面对如猛虎一样的王程,所以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快速起来,低声道:“史密斯他们的实验室现在已经被收购了,你的事情现在也不是什么大秘密。据我所知,在美国和欧洲至少有十个机构盯上了你,包括了美国中情局和英国的情报局。”

  “当然,美国中情局和英国情报局盯上你也可能是因为你现在的身份。”

  “而你所拥有的治疗糖尿病的方式,这是谁都不能抵挡的诱惑,全世界有数不清的糖尿病患者,其中不乏一些富豪,他们都苦于没有治疗的方式而承受着痛苦。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一笔无法估量的财富,我想就算是美国和英国政府都不会放弃。还有就是,你现在的身份也很敏感,比武大会冠军,已经天然站在了许多欧美政府的敌对面。我先确定一下,你有想过出国吗?如果你想出国,我可以以我的人格和上帝的名义保证,我一定会给你提供一切支持,包括出国之后的所有一切,保证你的安全和合法身份,只要你和我们合作。”

  王程神色依旧冰冷,心中稍微恍然,冷冷地道:“我不会出国,你还没有说你是谁。”

  周比尔对王程的答案没有丝毫奇怪,依旧保持着一丝微笑,道:“我来自欧洲一个科研机构的保安组织,你相信我不会对你有恶意就好了。”

  “我不相信你。”

  王程立即就开口说道。

  周比尔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尴尬,随后笑道:“不相信我也无所谓,现在很多人都想争夺你手上的药方。我想将来的一段时间内,你可能会应付不少像我一样的人,或许他们会让你知道我对你是有多么的善意。”

  “我没有时间应付你们,治疗糖尿病也没有药方,这种方式不可能推广,所以你们的行动都是徒劳的浪费时间。周比尔先生,如果没事,就不要打扰我了。”

  王程摇摇头,稍微解释了一下,就下了逐客令,他现在的确需要安静的独处来掌控体内气血。

  周比尔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开口道:“你和我解释没有用,事实上你刚刚解释的,我也不太相信。好了,你不需要瞪我,我承认我有些怕你,怕你会真的吃了我。那我走了,祝你好运,王程先生。”

  说完,周比尔很干脆地起身离开了,神色间有些轻松,似乎完成了这次来华夏的任务一般。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浑身都渗透出了一层汗珠。

  王程凝视着周比尔的身影,心中很是凝重。

  欧美的那些势力已经盯上了自己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