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司徒翔龙的目的

第四百八十一章 司徒翔龙的目的

  求票,求支持,谢谢打赏的童鞋们,多谢各位的支持

  “都给我上车,马上离开这里,不要阻碍交通。【】,..”

  中年黑脸警、官再次对周围大喝一声,示意两个下属将受伤的罗清盛扶起来。

  周围的一个个保安开始维持秩序,招呼大家上车重新上路,很多人都不满如此蛮横的态度,可是身在天子脚下,谁都不敢闹事,老老实实地上车了。

  “武圣山王程,果然名不虚传,擂台上无人可敌,现在连罗清盛都不是他的对手,老道士等了一辈子倒是值得了。”

  一个海外老者笑呵呵地说着,然后慢慢地走上了车。

  其他人跟在他后面,也都纷纷开始了议论。

  毕竟,罗清盛的身份可不一般,实力也绝对强悍。两百多年前,满清乾隆皇帝掠夺天下门派,将诸多高深武学汇聚一室,底蕴之深厚,可谓天下第一。即便到现在他们也没能自成体系,将诸多武学融合形成自己的流派,可是如此多的武学,算是强行修炼,也绝对比一般的武学势力要强大许多。

  而罗清盛这次来比武大会现场的目的,其实大家也是心知肚明。

  当年新觉罗氏的武者高手和武圣山斗争百年,因为对方是皇族,所以武圣山当年屡屡受挫,到最后玄鼎道长还败给了新觉罗氏的高手,可谓耻辱。一直延续到现在,这种事关传承的斗争,以后必定还会继续下去,一直到某一方彻底灭亡才会停止。

  可是,罗清盛现在败给了王程,其中意味很不同寻常了,也象征着新觉罗氏和武圣山百年后的重新交锋,新觉罗氏败给了武圣山。

  “如此年纪有这样吓人的内家修为,武圣山那老道士的确是捡到了宝贝。”

  “呵呵,你们可别忘记了。他的龙虎拳法造诣也都不浅。”

  “的确,高深的龙虎拳法配合武圣山的底蕴,以后的成不可计量。”

  “不过,算他天资非凡。也只是他一人而已,武圣山到现在也只有上下三人,算此子以后天下无敌,武圣山想要兴盛起来,也至少要三代高手的努力才行。”

  “谁知道王程的继承者是不是也是天才呢”

  “这个可能性很小。”

  一个个海外高手都很感兴趣地议论起来。大多都是调笑的心态,并没有带多少个人负面情绪。可见,武圣山在海外高手的心中,形象还是很不错的。

  王程对周煜点点头,知道刚才周煜是有心帮助自己,可这里这么多人,他也不能说什么,点头示意之后抓着杨青语地手,走上另一辆车上去了,却是看也没有看抬上担架的罗清盛一眼。

  不过。罗清盛可不会如此平静,眼神非常冰冷地看着王程和周煜两人的背影,嘴唇颤抖着紧闭在一起,努力地平复着体内气血,没有说一句话。如此丢人的情况下,他知道自己如果在废话多,更为丢人现眼,保持沉默才是最好的自保方式。

  黑脸警官摇摇头,没有再针对王程和周煜两人说什么。他知道这两人都是自己招惹不起的,只能挥挥手。让下属抬着罗清盛等救护车,自己也上车跟着队伍一起离开了。

  那辆被王程和罗清盛破坏的车子停在了路边,由司机师傅一个人单独开回去,上面乘坐的人都被平分到了其他车上。

  王程和杨青语上了一辆海外高手乘坐的车。

  两人一走上车,感觉到了严肃凝重的气氛。车内每一个人的内家气息都堪称深厚,一声声呼吸都很悠长,而且声音很小,不是那些年轻选手能比拟的,一双双眼睛看着王程两人的眼神都带着忌惮和巡视。

  整个车内的气息都压抑在王程和杨青语两人身上。

  “王程。这里。”

  这时,有人在后面招呼了王程一声。

  王程的目光立即循声看了过去,当即瞳孔是微微一缩,因为叫的人赫然是前两天去找过他师傅长鹤道士的韦镇南,南洋洪门青木堂堂主。

  更让王程心中严肃地是,坐在韦镇南身边的,是周煜刚才告诉过他的那位南洋洪门总舵主司徒青南的第一弟子司徒翔龙

  此时这两大洪门高手的目光都很平静地看着王程,甚至司徒翔龙还对王程微笑着点点头,看样子很是和善,如路边遇到的熟人打招呼一般。

  周围一双双目光依旧看着王程两人,略微带一些不善,他能感觉到杨青语的手心渗透出的汗水。

  对杨青语露出一个轻松地笑容,让其宽心,然后王程无视了周围的一个个高手,迈着步伐,很沉稳地一步步走到了司徒翔龙和韦镇南的对面坐了下来,杨青语也紧挨着王程坐下来,对对面两人露出一丝笑容,算是打过招呼了。

  韦镇南这时候显得很低调,没有一丝高手风范,或许和那天受伤有关,坐在司徒翔龙身边更像一个略微隐形的保镖一般。见到王程他也只是点头,然后也没有说话了,好像之前双方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

  可是,王程心中的猛虎真意还是敏锐的看到了韦镇南眼底深处的一丝忌惮和敌意。

  “韦堂主,抱歉了,这次来的仓促,没有准备礼物。”

  王程见到韦镇南,轻松地如是说道。

  显然,上次见面,王程一把丢出去了两亿多的翡翠,虽然打了洪门和韦镇南的脸,可心中还是不舒服。

  韦镇南脸上僵硬地笑了笑,摇头道:“礼物不必了,刚才你击败罗清盛,算是给我们的见面礼了。”

  王程眉毛一扬,对此有些好奇,脸上露出一丝疑惑。

  难道罗清盛和洪门还有仇恨

  坐在韦镇南身边的司徒翔龙微笑着开口说道:“小兄弟,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司徒翔龙,我师傅是司徒青南,和你师傅长鹤道长算是旧交,你我算起来是同辈,所以我叫你一声小兄弟了。你叫我一声大哥行。”

  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知道南洋洪门不是善类,尤其是洪门总舵主司徒青南当年还和自己师傅长鹤老道有过节,可王程还得笑着说道:“司徒先生严重了。我算是末学后进,不敢当。”

  “你当得起,虽然你拜入武圣山门下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可是你练武的时间也不短了,所以也不算是末学后进。今日你击败罗清盛。也算是帮我洪门和在场的诸多华人出了一口气,罗家和我洪门之间的较量,还在武圣山之前”

  司徒翔龙目光看着王程,继续笑道:“罗家在澳洲发展百年时间,根深蒂固,实力雄厚,罗清盛实际上也算不上罗家最出色的小辈。”

  洪门的前身是天地会,的确是和满清皇族新觉罗氏斗争了有三四百年的时间了,双方之间的仇恨更甚于武圣山和新觉罗氏。而后面的这话,是在提醒王程别骄傲。新觉罗氏还有更厉害的人没来呢

  可以说,新觉罗氏的仇人遍布五湖四海也不为过

  王程心中一清二楚,所以又是笑了笑,说道:“多谢司徒老哥提醒,我记住了。”

  司徒翔龙点点头,毫不掩饰自己对王程的欣赏,保持着微笑,说道:“胜不骄,在小兄弟你这个年纪,最是难得。当年我在你这年纪,有点实力自以为天下无敌了,呵呵。也只有小兄弟这样的心性才最适合修炼武圣山道家武学,将来必定会成为一代道门高手。看来长鹤道长的确找了一个上佳的传人,不知道小兄弟比武大会之后,可有时间”

  王程听着对方小兄弟小兄弟的叫,有些不舒服,摇头道:“司徒先生你别叫我小兄弟了,叫我名字吧。简单一点,我听着也舒服。比武大会之后,我还有些事情,所以时间是没有了。”

  司徒翔龙脸上出现一丝遗憾,道:“那真是太遗憾了,我本想邀请小兄弟过年期间去我南洋洪门总舵一游,那时候是我全世界洪门兄弟的一次聚会,小兄弟以武圣山传人的身份,可以得到上宾的位置观礼。”

  “呵呵”

  王程笑了笑,不置可否。因为他立即想到了那天司徒老怪来找他师傅长鹤老道,邀请武圣山年后去内地洪门总部观礼的事情。

  这司徒翔龙的目的,看来也和司徒老怪一样,都想将武圣山拉入自己的阵营来,增强自己的话语权。

  不过,让王程微微好奇的是,这几个洪门高层都姓司徒,难道以前都是一家人

  司徒翔龙看到王程只是笑了笑没说话,知道王程虽然年少,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心中肯定都明白。当下他微微尴尬了一瞬间,随后立即又说道:“王程,我想你可能对我南洋洪门有些误解”

  王程还是很自然地笑了笑,道:“误解谈不上,我对你们洪门其实基本上也没有多少了解。”

  司徒翔龙顿时神色轻松了一下,心道你还不了解,还没有固定观念,那还好。当下他又是说道:“那王程你可知道我华人在南洋的地位”

  王程不知道对方要说什么,所以不好接口,只是如实摇头说道:“不知道。”

  南洋是除了华夏大地之外,居住华人最多的区域,很多华人家族都居住了好几代人,经营了上百年,甚至几百年的时间,可谓底蕴深厚,掌握着大量的财富。

  司徒翔龙脸上的神色逐渐严肃下来,眼神郑重,语气也低沉地说道:“南洋地域很大,居住的华人也很多。可是那里终究不是我们的家乡,有更多的本地土、著。当年,我们华人迁徙过去的时候也是迫不得已,而那里的土著还过着茹毛饮血的原始日子,是我们给他们带去了好文化和走出部落的机会。可是,等他们强大起来之后,却将屠、刀对准了我们”

  “他们说我们霸占了本该是他们的土地,抢夺了本该属于他们的财富,对我们充满了仇恨。百年来,死在南、洋的华、人不计其数,至少也有百万之巨。我们洪门,自从迁徙到南洋之后,一直致力于争取提高华、人、地、位,保护广大同胞的利益和安全,为此也牺牲了许多兄弟”

  说到这里,司徒翔龙又是摇摇头,似乎很是伤感,脸上闪过一丝杀意和缅怀,淡淡地道:“可惜,我们南洋诸多华人势力家族终究都是各自为政,一盘散沙,不能成气候。让那些土著抓住了几次机会,被有心人煽、动,对我们华、人大肆进行屠、杀行动,让我们华人的话语权被极大的削弱”

  这些事情,实际上在内地并不是什么秘密,王程和杨青语都听过一些传闻,可是没有亲眼见过。此时两人听到来自南洋的当事人说起,不由地也感觉到一股悲哀和气愤。

  异国他乡的同胞,看似风光,可是其中有多少凶险和艰难,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这时候,司徒翔龙突然看向王程,严肃地问道:“王程,你说,我们华、人同、胞是不是应该奋起反、抗”

  面对这个问题,王程身为华夏民族,自然是很坚定地点头道:“当然应该。”

  司徒翔龙也跟着点点头,然后继续问道:“那你说,我们南、洋所有华、人是不是应该团、结起来”

  王程想了想,又是点头道:“是应该团结。”

  司徒翔龙的声音没有停下,又问道:“那你比武大会之后成为官方承认的天下第一,为何不登高一呼,助我洪门一臂之力团、结南、洋广大华、人,一起对抗海、外、土、著争取我们应有的利益和安全”

  目的原来在这里

  王程脸上不动声色,很是平静,心中却是想到了许多的东西。

  上次司徒老怪说南洋洪门最是强大,总舵主司徒青南想要一统世界洪门,成为世界级别的顶级势力。可王程此时看来,只怕南洋洪门的企图不只是一统世界洪门,还想要吞并南洋所有的华人势力,甚至将手伸到内地来。

  保护华、人的利益和安全,这是绝对不容置疑的,估计也是洪门此时打出的旗号。

  可是,王程此时所代表的不是个人。

  所以,他不能点头,缓缓开口说道:“司徒先生,这件事,我想你去问我师傅最好,我不能做主。”

  司徒翔龙目光紧紧地看着王程,浑身气势也高涨起来,整个人瞬间化作了一座山峰一般,一呼一吸之间如山间的云雾,厚重而飘渺。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