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八十章 碾压:大地的力量

第四百八十章 碾压:大地的力量

  (求票,求支持!)

  杨青语依旧坐在王程的身边没有动。◇↓她身处正中间,能清晰地感觉到周围一股股龙吟虎啸在耳边来回回荡,好像一虎一龙在不断的搏杀,身周的气流来回激荡不已,将她的发丝都吹拂的飞扬起来。

  砰……

  突然,一声巨响,整辆车都震的猛然一顿,然后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王程和罗清盛两人中间冒出一团火花。

  却是因为那桌子下面的柱子被巨大的力量压迫的穿透了车身,插在了路面,与地面不断的摩擦,一团团火花在路上飞射,非常的显眼。

  前后几辆车上的人也都听到了如此巨大的动静。

  嗤!

  王程所乘车子的司机急忙踩下刹车,将车子停在了路中间,同时整个车队的前后十几辆车都立即跟着停了下来。车上的人都看过来,不知道这辆车出了什么事。

  按理说,这种政府部门专门定制的车和民间的车是不一样的,而且平时即便几个月不用,保养的时候也都是最高标准,所以很少在路上出小问题,大问题更是根本不会出现。

  几个领导急忙下车,跑过来查看,生害怕出问题,一旦出了事,闹出去绝对就是国际新闻了。

  可是!

  中间的这辆车子刚刚停下,整辆车子就突然开始左右晃悠,好像被人来回推动一样。

  几个领导带着十几个保安顿时都愣住了,在车前停下脚步,一时间不敢过去。害怕车子翻过来砸到他们。

  砰砰砰砰…………

  车子的轮胎不断的左右晃动。砸在地面上不断发出闷响。

  周围也围了不少人。可是奇怪的是,这辆晃动的车子内,竟然没有一个人跑下来。

  轰……

  突然,一声轰鸣。

  车子左边一个窗户被巨大的力量砸的破碎,车身上的一大块铁皮都被撕破,出现一个大洞,然后就是两个座位从大洞之中飞了出来。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每个人都看到座位上竟然还坐着两个人。

  这依旧坐在椅子上的两人正是王程和罗清盛。只见两人此时右手紧握在一起,手背延伸到胳膊上都是青筋暴露,气血高速运转,体温迅速身高,周围一股股炙热的气息朝着四周扩散出去。

  而之所以两人屁股下面的椅子还没事,是因为两人到此为止,还都是在用胳膊和上半身的力量,还没有施展下盘的功夫。

  杨青语急忙车身上的那个大洞跳了下来,紧紧地站在王程身边。

  其他人也都陆续跳了下来,围在周围。也是依旧看着王程和罗清盛两人。只不过,他们也同样还是保持着对罗清盛不减的敌意。

  昂……

  突然。一声龙吟隐约之间升腾起来。

  罗清盛双腿一震,终于开始施展了脚下桩法,开始从下半身传递力量,只是依靠上半身和胳膊的力道他已经快支撑不住了,逐渐落入了下风。

  砰!

  下盘爆发力道之后,罗清盛屁股下面的椅子立即就被巨大的力道压的破碎,朝着周围飞射出去。

  而王程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刚才只是依靠胳膊,他已经压的罗清盛快要失败了。现在对方开始以桩法从地面上传导力量,王程嘴角顿时溢出一丝笑意。

  借助大地的力量!

  天下间哪一路拳法的桩法能比得上武圣山的地煞拳法?

  当即,王程也是呼吸一变,周围虎啸之声一闪即逝,然后他的呼吸变成了大地脉动韵律,双脚紧贴着地面,将屁股下面的椅子也压的支离破碎,甚至脚掌踩的地面都逐渐裂开一条裂缝。

  在这一刻,王程几乎感觉自己和大地融为一体了,浑身都是澎湃而厚重的力量!

  咔咔咔……

  巨大的力道从下盘传递上来,王程当即就将罗清盛压迫的浑身骨骼嘎吱作响,让罗清盛浑身气血沸腾,皮肤都发红,一双眼睛几乎要瞪出来一般。

  好强势的力道!

  好像一座山峰压下来一般。

  罗清盛心中满是赞叹和一丝无奈,还有一些羡慕。

  他爱新觉罗氏乃是满清皇室,统治中原几百年,坐拥天下间最多的武学拳法秘籍,却是无法短时间内融合一体,也无法开创自己的体系传承。

  如果,他也会一门如武圣山地煞拳法一样的传承武学,最大可能的借助大地的力量,现在还会如此无力吗?

  不甘!

  罗清盛双眼之中凶光大盛,低喝一声,双腿上的裤子都被猛然爆发的气血撑的破碎,一道道青筋从暴露的大腿上小腿上显露出来,肉眼都能看到血液高速地在血脉之中流动。

  咔咔!

  罗清盛也立即将沥青路面踩出一道道裂纹,浑身体温滚烫,头发上都蒸腾出了一层水汽,已经将吃奶的劲都施展出来了。

  这时候,几个官员和保安才清醒过来,急忙冲入人群之中去,当先为首的官员大喊道:“住手,王程,住手,大会不允许私斗,你们不能在这里动手,都给我住手……”

  可随后,周围几十个年轻选手马上将王程和罗清盛围了起来,不让几个官员和保安冲进去。这些保安和官员自然也无法突破这十几个年轻气盛的选手组成的人墙,一时间被挡在了外面。

  不过,还有其他的不少高手都走过来看看热闹。

  毕竟,罗家在海外的身份,并不是什么无人可知的秘密。

  咔咔咔……

  王程和罗清盛两人脚下的地面不断的裂开,两人还在继续借力,力道还在继续增加。两人双脚几乎都将鞋子踩的破碎。脚掌完全接触地面。

  “我说过。爱新觉罗家族的人不会是我的对手!”

  王程虽然也是气息沸腾,可是竟然还有余力说话。

  他的这一声将全场所有人都镇住了。

  并不是说的话将所有人都镇住了,而是竟然还能说话的能力,将所有人都震慑住了。

  罗清盛也是心中震惊不已,他连嘴巴都不敢张开一下,就是怕泄了体内气息,到时候就会一泻千里,气血溃散。他却是没想到王程此时竟然还能开口说话?

  一时间,罗清盛瞪大了眼睛,根本不敢相信。

  可这是,他瞬间就感觉到一股巨大到沛然不能抵御的力道从王程的手上传递过来,将他的手不断的下压,让他的胳膊和脊椎骨骼都颤抖不已,急忙咬紧牙关,憋着气息。

  呼呼呼呼……

  王程的呼吸变化,体内大地脉动与脚下大地越发的契合,双脚不断的抓住地面。力道竟然还在增加,体内气息反而越来越稳定淳厚。如万年不变的大地脉动。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而罗清盛却是感觉到自己已经快要无法承受了,他的龙形拳气息已经逐渐消耗殆尽,身体肌肉骨骼已经传出无力感。

  嘎吱嘎吱……

  身上的骨骼不断发出不堪负重的响声,然后,罗清盛感觉双腿发颤,膝关节竟然隐隐间要弯曲下去。

  不能!

  罗清盛憋着气息,牙龈都咬出了鲜血从嘴角流出来,双脚不断调整姿势,坚持不让自己弯下膝盖。

  可是,王程越来越厚重的力道却是没有减弱,不论罗清盛如何调整姿势,也不能弥补硬实力上的不足!

  终于,两个呼吸之后,一声沉闷的响声传出来。

  轰………………

  一声轻微地轰鸣响起。

  罗清盛的右腿膝盖被巨大的力道压制的跪在了地上,将沥青地面直接砸出一个两寸深的凹陷,一丝丝鲜血从膝盖溢出,显然已经伤到了筋骨。

  “王程,住手……不要伤人!”

  被挡在外面的中年官员满头大汗地急切大喊,声音还有一些颤抖,对站在前面的年轻选手们愤怒地咆哮:“你们都给我让开,你们这是胡闹……谁不让开,全部取消资格,统统赶回家。”

  依旧没人动,几十个年轻选手还是挡在王程两人的周围,没有让开道路,现在已经没有人害怕这个威胁,毕竟比武大会已经进入尾声了,回家就回家吧,无所谓了。

  而王程此时也再次猛然加大了力道,大地脉动全面爆发,体内猛虎真意也勃然跃起,淳厚稳定的气血霎时间高涨,身体都几乎胀大了一圈,右手瞬间以绝对优势的力道压下去。

  轰……

  又是一声轰鸣。

  罗清盛终于双膝都跪在了地上,跪在王程的面前。即便他如何挣扎,如何满脸的不甘和愤怒,就算气血几乎燃烧起来,鲜血好像就要从皮肤当中渗透出来,也无法抵挡此时王程的力道。

  这是绝对内家实力上的差距,内家方面,罗清盛不是王程的对手,而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啪啪啪啪啪…………

  周围突然响起一阵掌声。

  昨天被王程击败的马木提首先伸出双手鼓起掌来,然后周煜,董涛,陈平盛等人都伸出双手鼓掌。只是几十个人在鼓掌,可是掌声好像和武大会现场数万人的威势一样,将跪在地上的罗清盛吓的面色瞬间从涨红变成了苍白。

  “你败了。”

  王程收回双手,体内气息自动调息,居高临下地看着罗清盛,淡淡地说道:“如果这就是爱新觉罗氏所谓的底蕴和实力的话,那我真的很失望。”

  呼哧呼哧呼哧……

  罗清盛双膝跪在地上急促地喘息着,恢复着体内的气血,双膝已经麻木,浑身肌肉酸软,一丝力道都无法凝聚发出,甚至根本无法站起来,只能继续跪在地上。他抬头双眼血红地看着王程,咬着牙齿沉声道:“王程,今日之辱,他日我必定百倍偿还。”

  这种话,王程最近已经听了不少了,此时听到了也只是轻轻摇头,心中猛虎跳跃,眼中琥珀闪烁,冷声说道:“他日你见到我,就不是如此简单的下跪就能结束的。你爱新觉罗氏当年迫害我武圣山的仇,我也会一一清算。”

  砰!

  这时,后面响起几声闷响,几个身穿警、服的中年高手将年轻选手组成的人墙推开,强行闯了进来,当先一个黑脸警、察大声喝道:“干什么,你们都干什么?想造、反了?一个个年纪轻轻的就不学好,都给我滚开。”

  几十个年轻选手见到来人不好对付,都立即让开了位置,只留下了十大高手和杨青语还站在当中,以及跪在地上的罗清盛。

  那些其他车上的海外高手们,都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态,只有寥寥几人神色有些难看,可见罗家在海外的人缘也不好。

  王程转身看向来人,呼吸已经平稳下来,微笑道:“我们只是在比试力气,随便切磋而已没有动手。”

  中年警官黑着脸,眉头紧皱,看了看那被破坏的车子,眼神更为凝重起来,紧紧地看着王程,沉声道:“比试力气?哼,比试力气就破坏了车子,还把海外华侨打成这样子?王程,你别以为你有点实力,就无法无天了,信不信我把这件事上报上去,取消你的比武资格?”

  王程眼中寒芒瞬间凝聚,声音平静下来,道:“我王程是什么人,了解的人都知道,我做事向来问心无愧。如果你执意要找我的不是,那我也不拦你,你可以去申诉取消我的资格。”

  中年警官顿时面色更加黑的吓人,他其实也就是想吓唬吓唬王程,摆摆架子和官威而已,同时也有心想帮一下罗清盛,可是没想到王程竟然如此的针锋相对,一丝一毫都不退让,一时间让他下不了台。

  不过,更让他不能下台的是,周煜也立即站出来,冷声道:“如果要取消资格的话,就把我也一起取消吧。”

  中年警官怒火更深,瞪着周煜,沉声道:“周煜,你一个女孩子,也跟着他胡闹?”

  周煜冷笑一下,一步来到罗清盛的身前,一巴掌毫不留情地扇在了罗清盛的脸上,在罗清盛无法发力的状态下,这一巴掌扇的结结实实。

  啪……

  一声脆响,在每个人的耳边都清晰的响起。

  罗清盛整个人都被周煜这一巴掌扇翻滚在了地上,很是狼狈,脸颊都肿了起来,一大口鲜血就吐了出来,还有几个牙齿,双眼看着周煜,仿佛要将周煜吃下去。

  周煜也毫不示弱地看着罗清盛的目光,冷冷地道:“这是替我峨眉祖师爷打的。”

  当年爱新觉罗氏搜刮天下武学,峨眉自然在其列,当年峨眉祖师爷还抵抗过,受了重伤之后才答应交出门中武学拳法。

  一瞬间,场中冷了下来。

  黑脸警官都愣了一瞬间,他似乎不敢相信周煜竟然敢当着他的面打人,下一刻清醒过来之后,赶忙站在罗清盛的跟前,对着周煜喝道:“周煜,你敢动手,翻天了你们,退后,都给我退后。”

  周煜冷哼一声,依言退后了一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