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七十四章 金刚宗的消息

第四百七十四章 金刚宗的消息

  (新的一个月开始了,先祝福伟大祖国生日快乐,希望世界和平,每个人都能幸福……然后,希望大家国庆节过的愉快轻松,同时也别忘记了支持一下可怜的咱……求票,求支持……求各种支持……多谢了……)

  马木提站在车盖上,刚开始的时候,心中满是兴奋。可此时他听到周围若有若无的虎啸声,心中就不由自主的很是忌惮,甚至产生出一丝丝恐惧来。

  似乎,周围有一群群猛虎在盯着自己,随时都会扑上来将自己吞噬的一干二净。

  瞬间,马木提的目光凝视着车内地王程,心中想起王程一开始就流传出来的虎形拳。传言中,很多人都说王程的虎形拳威猛霸道,天下少有人及。

  之前马木提见识了王程那同样霸道强势的龙形拳,就不相信关于虎形拳的传闻。

  天下间有人能将一门象形拳法练到高深境界就已经难能可贵了,更别说是最强势霸道的龙形拳和虎形拳,谁能将这两门最强的象形拳法都同时练到高深境界?

  此时,马木提心中隐隐的对传言有些相信了。

  如此的猛虎威势,比王程的龙形拳更为强势。

  “王程,出来一战!”

  但是马木提没有丝毫退缩,反而战意更为高昂,浑身气息再次暴涨,身体肌肉隆起,双眼瞪的如铜铃一般大小,对着车子大声喝道。

  王程松开了杨青语的手,杨青语神色有些担忧。因为她刚才就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手了,整个手掌都被王程捏的发白,她知道此时王程很危险。

  “王程。注意分寸!”

  杨青语低声叮嘱了一句。

  王程点点头,道:“我知道分寸,不会出事的,你放心。”

  虽然是如此说,可是王程的声音却是自然而然的冰冷至极。一伸手推开车门,整个车门就砰的一声直接飞出几米远,在地上摔的不成形状。

  开车的张绍云赶忙跑了下来,招呼几个自己叫来的朋友站在一边,别靠近被波及到了,几人都神色惊异地站在一边看着。都知道接下来即将发生什么,每个人的神色都有些兴奋和期待。

  黑暗中,王程的双眼闪烁着琥珀色光晕,盯着马木提,声音冰冷地说道:“我不想杀你。你先出手吧。”

  马木提瞬间感觉到全身一冷,气血流转好像都凝滞了起来,心中的恐惧更甚。他当即急忙呼吸变化起来,大喝一声,然后从车上跳了下来,浑身肌肉在灯光之中倒映着古铜色光晕,脸上也是宝相庄严的神色,好像那站立在寺庙当中的佛像一般。双眼也是毫无情绪地看着王程,沉声道:“王程,你有虎形拳。我也不惧你。”

  言罢,马木提就冲上前出手了,他害怕继续拖下去,自己会没有勇气对王程出手。

  一步,两步……

  只是两步,马木提来到了王程的身前。每一步都沉重至极,地上留下两个几寸深的脚印。拳头挥舞,带着呼呼的风声。速度不快,但是力道极其的巨大而凝聚,好像一块石头一样的砸过来。

  这是和国术拳法截然不同的拳法,王程心中更为肯定了之前的猜测,这个马木提的拳法乃是明德大师的师门金刚宗佛门一脉,而不是其马家传承的形意拳一脉。

  吼……

  当下,王程就是虎爪挥出,虎啸声中,和马木提硬碰硬的对拼了一拳。

  轰……

  顿时,两人拳掌相交,发出一声巨大的爆响,一股股猛烈地气流吹拂出去,周围的人都急忙后退了一步。

  然后,大家看到王程双脚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只是沉入地下两寸多。

  而马木提却是被巨大的力道冲击的后退了两步,回到了刚才的位置上,身上也很是狼狈,衣服破碎不堪,可是神色气势却是更为高昂,大喝道:“好,好霸道的虎形拳,王程,再接我一拳。”

  说着,马木提再次两步冲上来,整个人如怒目金刚,身形又暴涨了一圈,步伐沉重无比,沙包大的拳头充斥着气血和力道,轰隆隆的砸下来,隐约间竟然也带着一丝风雷之声。

  好霸道的金刚宗拳法!

  王程眼中光晕闪烁,虎爪再次出击,这次是全力出手了,虎爪挥舞,带着一股嗜血的气息,一掌后发限制,直接拍在了马木提的肩膀上。

  砰……

  一声闷响。

  马木提如金刚一般巨大的身体直接被打的飞了出去。

  然后,王程也脚下一跺,身体紧随而起,跟着马木提飞了出去,虎爪再次呼啸而起,笼罩马木提的全身上下。

  马木提顿时感觉到全身气血凝滞,一时间被打的无法发力,心中的恐惧非常的压抑。让他浑身颤抖了一下,气血溃散之后,身体也变小恢复了正常,摔在地上,很是狼狈,浑身骨骼肌肉都传出刺痛。

  可是,王程却是紧随而至,一脚踩在了马木提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好像猛兽看着自己的食物一般,虎爪凝聚,冷冷地道:“你的拳法和谁学的?这不是你们马家传承的形意拳!”

  马木提嘴唇紧紧的咬在一起,没有说话,提起气息,眼神和王程对视着,不想面对王程在这里示弱。

  “王程,好了,他已经输了,到此为止吧。”

  这时,和马木提一起来的两个中年人当中有一人说话了,上来对王程劝解道,语气好像很熟络的样子。

  而王程却是根本不吃这一套,当即虎目一扫,冰冷的目光将对方看的顿时不敢说话了,沉声道:“我在问话,你们安静点。”

  两个穿着迷彩服的中年人都神色极其地难看,可是气息蠢蠢欲动之后。还是没有敢对王程出手。刚才王程出手之间的威势,已经震慑了他们。而王程两拳将马木提打都无法招架,他们知道自己上来也是送菜的,所以只能在一边安静地看着了。

  看到两人安静下来之后,王程再次看向地上的马木提。冷冷地道:“回答我,马木提,你的拳法跟谁学的?”

  马木提冷哼了一声,道:“王程,这是我的私人秘密,不可能告诉你。”

  “哦?私人秘密。这么说,你的拳法只有你会,你们家其他人都不会,是不是?”

  王程眼神一凝,听出了一些信息。继续冷声追问道。

  马木提面色一变,随后摇头,知道自己说漏嘴了,当即不再说话,害怕自己不小心又说了什么。

  周围的人都安静地看着,如果是寻常时候,这种逼问别人武学拳法的事情王程也是不会做的,毕竟每个人的拳法武学都是自己的**。可是。事关金刚宗,王程也会在不久之后去金刚宗一趟,所以他要知道更多的信息。这时候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目前所知道的,就是金刚宗当年已经被灭门,现在只剩下了六个人,除了五个师兄弟去了非洲做起了雇佣兵的买卖之外,国内似乎就剩下了明德老和尚。

  以王程对那五个雇佣兵的态度猜测,是不可能将拳法传出来的。剩下的一个可能就是明德老和尚。

  如果是明德老和尚当年将拳法传给了马木提的话,那就代表着许多的信息了。

  想到此。王程的面色更加的冷厉下来,也不再客气。他左脚抬起。一脚就作势要踩向马木提的膝盖,这一脚势大力沉,如果一脚踩实了,马木提这条腿的骨骼绝对会变成碎屑,终生都难以有恢复的希望。

  所有人都是齐齐面色一变,包括张绍云和杨青语。杨青语正要出声阻止,可是王程大动作太快,也已经来不及了。

  马木提终究是比武大会的十大选手之一,代表着西北的诸多武者。王程和马木提在场外私自斗殴就已经算是违反比武大会的规矩了,两人按照规矩都要取消擂台比武的资格。

  如果此时再将马木提废掉了,那就是大事了,谁都包不住,传出去只怕牛大海和长鹤老道士都无法保下王程。

  马木提神色倏然变得苍白无比,浑身颤抖了一下,急忙大声喊道:“我说,住手。”

  呼……

  王程的脚停在马木提的膝盖上方,还带着一声呼啸,只差丝毫就要接触到了,眼神扫过马木提,让马木提浑身渗透出了一层冷汗。

  “说吧,你的拳法跟谁学的。”

  王程再次沉声问道。

  马木提点点头,急忙挣扎着站了起来,拉开了和王程的距离,才语气急促地说道:“我小时候遇到一个老和尚,是那个和尚教给我的这门拳法。”

  “那个老和尚叫什么?现在人在哪里?”

  王程目光一凝,沉声问道,第一时间,他在心中就想到了明德老和尚的身影。

  马木提已经开口了,当即索性也就不再隐瞒,急忙说道:“那位大师自称法号明德,当时已经身受重伤,传给我这门拳法之后就去世了,我将其埋在我家祖坟里了,这件事只有我父亲知道。”

  “明德和尚去世了?”

  王程浑身一震,声音之中不自觉地带着虎啸,有一丝不相信地再次问道。

  马木提被这一声虎啸震慑的脸色煞白,急忙再次确定地说道:“对,我不会说谎,那位明德大师的确已经去世,当时他已经奄奄一息,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是我亲自将其埋葬,我不会记错。”

  王程的眼神仔细地凝视着马木提的眼睛,见其神色虽然紧张惧怕,但是也有一丝坦然,显然不像是在说谎,当即挥挥手,沉声道:“好,我知道了。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我不希望传出去。”

  马木提再次急忙答应下来,他也不想这件事传出去弄的人尽皆知,点头道:“好,我懂的如何做,我也不希望传出去,那我们告辞。”

  王程点点头,转身对杨青语和张绍云点头之后,就上了另外一辆车,两辆车子立即发动离开了这里。

  目送王程离开,马木提才神色逐渐放松下来,却是发现自己浑身已经湿透了,衣裤已经完全破碎。这是他第一次正面面对王程出手,这才感觉到那来自心底深处的巨大压力,这是没有亲自面对过的人无法体会的感觉。

  他确认了一点,那就是王程的精气神太过强势!

  马木提作为内家拳传人,还修炼了金刚宗的拳法,对精气神的理解不是一般的内家拳武者能比拟的。他知道这是自己和王程的差距太大的原因,王程从精气神全面压制了自己,让自己十成实力也只能发挥出六七成。

  而精气神的根本就是气血和精神,气血强势,精神稳固,精气神就会表现出很强势,具体的就表现在强大的实力和气势上。

  “好霸道的虎形拳,他一直不曾用过虎形拳,原来是在藏拙,以龙形拳示人。不过,他的龙形拳也很强势,如果他将龙虎两门象形拳都练到巅峰融合为一,全世界可能都没人是他的对手……”

  马木提不是不识货的人,看到王程这两门刚猛的象形拳,心中立即就想到了这个,低声喃喃地说道:“看来,我也要想办法去打开那个地方了。不然我这辈子都没有希望追上王程,明德大师,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传承和期望……”

  说完,马木提突然神色极其庄严地对着西北方向双手合十,弯腰九十度行了一个佛门的大礼,然后转身招呼两个中年人,一起上车离开了。

  王程坐在车上,紧挨着杨青语坐在一起,一只手抓着杨青语的手,一只手紧握着那块阴极生阳的极品翡翠,一股股暖意传递到体内,让那冰冷狂暴的猛虎嗜血杀意逐渐的平静下来,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传给马木提金刚宗拳法的老和尚叫做明德,并且当年就已经死了。

  那传给自己龙象拳法的明德和尚又是什么人?或者不是人?

  王程眉头紧皱,非常的不解,他从小就不相信鬼神之说,但是这件事却很是蹊跷,当即没有了去酒店吃饭的心思,对开车的张绍云说道:“绍云,直接回去。”

  张绍云答应一声,调转了车子的方向,朝着住处开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