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六十九章 逆天的运气

第四百六十九章 逆天的运气

  (求票,求支持!)

  陈亮黑着脸,满脸都是不相信,忍不住沉声说道:“两亿多的翡翠料子,怎么可能,你们吹牛吧。”

  旁边立即就有一个珠宝商人不乐意了,也沉着脸说道:“陈少你这么说我可不愿意听了,这种翡翠我这辈子还从没见过,珠宝这一行讲的就是个物以稀为贵。所以这块翡翠的价值,金钱都没办法衡量,如果操作得当,别说两亿,就算卖出五个亿都不是问题。”

  陈亮看周围每个人都是这种态度,知道不假,顿时有些傻眼了,皱眉道:“那岂不是这块五千万的石头,解出来了好几亿的翡翠料子?”

  另一个珠宝商人笑道:“就是这样,这块石头可以说是大涨特涨了,陈少,你们那块大料石头呢?”

  陈亮瞪了对方一眼,心道哪壶不开提哪壶,当即不理会这些人,看向马建华和刘建东两人,只见这两人此时也是神色极其地难看。

  这块超级极品翡翠还没出现过,市价不好估量,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会在两亿五千万以上,因为现在就已经有人出这个价格了,到市面上炒作操作一下,价格翻一倍都不是问题。

  再加上之前三块价值八千万的翡翠,这块石头就出了价值五六亿的翡翠?

  进各种翡翠石头快十年的马建华,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大涨的料子,也是头一次见到这种逆天的赌石运气。

  想到传闻中王程赌石的逆天运气,再加上眼前的事实,他不得不心中产生一丝服气的赞叹。

  但是。这就是一块石头而已,而且还是第一块石头,后面的石头还多着呢!

  马建华强自镇定,对王程笑道:“恭喜王先生,第一块石头就得到这么一块极品翡翠。”

  他说话的时候。刻意强调了第一块这三个字。

  王程视线收回来,对马建华的话没有在意,顺手握着翡翠,一股股暖意传遍全身,非常的舒服,心情一下子也好了起来。笑道:“马少开玩笑了,各位先生也太急着出价了。在场解出来的翡翠,在最后结果没出来之前,谁都不知道到底是谁的,说不定最后我输了。这块极品翡翠就是你马少的了,是不是?”

  马建华眼中精光闪烁,王程说的,正是他心中所想的。一块石头开了五六亿的翡翠,又如何?他那块石头开了五千万的料子,的确正好是他们五千万的十倍,可是这就是第一块石头而已。

  所以,他们还是有很大的胜算。

  听到王程这话。周围急着出价的珠宝商人也都冷静下来,知道自己太着急了,现在出价明显不是时候。很容易得罪人,毕竟这块翡翠到底是谁的都还没确定呢。

  可是,虽然归属还没确定,但是他们也不敢像刚才一开始那样对王程无视了,这第一块石头就开了价值五六个亿的料子,谁知道后面的九十九快石头会如何呢?

  他们也都想起了王程之前的种种赌石传说。再加上眼前的这块石头,他们不得不相信王程在赌石方面的确是有逆天的运气。

  这一下。有人开始和王程套近乎了,万一王程赢了。他们也希望能从王程的手中收购翡翠料子。

  “王先生这运气我是佩服了。”

  “哈哈哈,对,早就听说王先生逢赌必赢,果然名不虚传。”

  几个人刚刚拍了马屁,可是却发现王程对他们根本不理会,就是注视着手中的那块惊艳的翡翠,顿时让这些珠宝商人们都感觉到无趣,几个人面色尴尬的笑了一下,就不再说话了。可是也没有人选择走开,所有人就在这里继续看着,想多看看王程手中的翡翠,这种翡翠可不多见,也看看王程接下来的运气如何。

  马建华三人也走了出来,每个人都深色极其的严肃凝重。

  陈亮甚至低声骂道:“一个毛头小子而已,牛气什么,我们还有一千多块石头,绝对能赢……”

  刘建东摇摇头没说话,选择了沉默,少说少错,去看师傅继续解石了。

  “我们的石头多,放心吧,只要他不是每块石头都这样就好,那块翡翠到时候就是我们的。”

  马建华肯定地说道。

  而这时,王程那边的师傅开动起来,一起开始解了五块石头,开窗的时候,一下子四块石头同时见绿了,并且绿色很正,水头很足,明显是玻璃种。

  围在那边的珠宝商人们都再次惊呼出声来,张绍云甚至兴奋的跳了一下,大叫了一声来发泄兴奋的心情。

  “四块石头都出了玻璃种,这,这,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也不敢相信,可是这应该是真的。”

  “石头都是马少他们进的,王程做不得假。一下子出四块玻璃种,看水头还是高水种,是有点吓人了。”

  “这样的运气,谁能赢的了他?”

  “马少那边也开始了,但是到现在也就出了一两块低水头的玻璃种,其他的都是更低的料子,和这边差远了……”

  “看,第五块也出了玻璃种,我服了。”

  “我也服了……”

  “第五块不是玻璃种,是祖母绿。”

  “真的是祖母绿,这……我无话可说……”

  周围的珠宝商人们都被吓的说不出话来了。

  五块石头一起切开,出了四块高水头的玻璃种,每块都是价值一千五百万以上的,最后一块石头还出了一块普通水头的帝王绿,价值三千万左右。

  如此五块石头就是一个亿左右的翡翠料子……

  与此同时,马建华那边又切了几块料子,竟然全都是真的石头,里面什么都没有。和王程那五块石头相比。让三人气的差点摔东西。

  这下子,马建华也沉不住气了,有些焦虑的来回走动,盯着几个师傅开始解开精品石头,不停的提醒自己王程的运气是偶然情况。自己的运气差也是偶然,后面石头还有很多。

  可是,王程的解石没有停下来。

  五块石头切完,出来四块上品玻璃种,一块帝王绿;然后十个解石师傅也来了兴致,立马每个人选了一块。同时一起解了十块石头,比马建华这边同时解二十块石头也只少了一半。

  但是,出来的结果却不只是差一半那么简单。

  马建华的这二十块石头解出来竟然只出了一块低水头的玻璃种,还有十块是真的石头,什么都没有。其他的九块石头只有一点点玻璃种都算不上的下品翡翠,总价值不超过一千万。

  而王程这边的十块石头却是让在场的珠宝商人又是不断的惊呼出声,因为十块石头解出来之后,竟然又出了十块玻璃种,五块价值一千万以上的,还有五块价值一千五百万以上……

  如此十块石头又是总价值一亿三千万左右,又比马建华那边的一千万多了十几倍。

  差距,越来越大。

  “我彻底服了这逆天的运气。”

  一个一直沉默的珠宝商人此时也忍不住心中的震惊。开口赞叹第说道。他眼神非常惊讶地看着那边面色平静,手中握着那块超级极品翡翠的王程。

  另一个年级稍大的珠宝商人也摇头说道:“当初东海赌石节的消息传过来,把王程都说神了。我以为是以讹传讹的夸大其词。现在看来,我们听到的可能还不是全部。”

  “十六块石头,每一块都大涨特涨,最次的一块都是价值千万的玻璃种。我真想知道,他是怎么选石头的,如果能学到这个。我立马就去缅甸亲自进货。”

  “你做梦吧,这种秘密。谁会告诉你?”

  “马少他们这次麻烦大了。”

  “对呀,如果这次马少他们输了。十几二十个亿就打水漂了,起码要一年才能缓过气来。”

  几个珠宝商人低声议论着,每个人虽然说着话,可是目光依旧一眨不眨地看着王程那边十位师傅的解石动作。

  因为,十块石头解了出来之后,他们每个人都毫不停留地继续下一块。

  很多人都想看看,下一次的十块石头,还是不是如此逆天。如果继续这样逆天的话,那他们就真的无话可说了,马建华他们也估计会被打击的彻底没有了信心。

  毕竟,一百块石头,不说出一百块高水头玻璃种,就说出五十块玻璃种,就已经能彻底打败马建华了。

  以马建华这里的进货经验,进一次货上千块石头里面,最多能出个三四十块玻璃种,偶尔才能出一块帝王绿,达到了百分之三四的几率,如此几率在赌石行当里已经是很高很高了。其他的赌石场地,赌涨的几率能达到百分之二三,一百块石头能涨两三块就很不错了,一般最普遍的是在百分之一左右的赌涨几率。

  所以说,赌石赌石,基本上都是十赌十输。

  这些老油条珠宝商人,如非必要,都不会去玩赌石,大多都是直接收购别人赌石切出来的好料子,价钱高一些也无所谓,反正他们是商人,进货贵了都是由消费者来承担。

  嗡嗡嗡……

  解石机械开动的生硬当中,王程这边的十块石头又解了出来。

  运气依旧逆天的好,十块石头同时见绿,十位师傅同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查看了一下。每个见多识广,解石经验丰富的师傅此时都被震惊的动作有些迟疑了起来,每一个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生害怕破坏了高品质的玉石翡翠。

  而这次的十块石头,和上次十块一样,竟然依旧是清一色的玻璃种翡翠。

  这一下,所有的珠宝商人都没有惊呼出声,极度震惊之后,反而都沉默下来。

  接二连三的震惊,他们已经提高了承受能力,每一双眼睛都闪烁着熠熠精光,盯着那一块块极品翡翠,都已经给你盘算着等下如何向王程购买。

  马建华?刘建东?陈亮?

  他们此时根本不认为马建华三人还能赢。

  如此逆天运气如果还输给了马建华三人,那就是真的没天理了。

  “王程先生……”

  这不,就有一个年老的珠宝商人靠近王程套近乎了:“老头子我今天才知道,赌石这个行当真的有百发百中的逆天运气,我老头子是服了。”

  王程手中握着那块阴极生阳的超级极品翡翠,浑身暖洋洋的,非常的舒服,逆转的气血和身体契合无比,看着老先生笑道:“老先生过奖了,都是运气而已。”

  老头子继续笑道:“是运气所以才让我最佩服,因为经验可以养成,慢慢积累。但是运气是老天爷给的,谁都没法复制。我看这次的对赌已经没有悬念了,先生你凭借着二十九块翡翠,就已经可以说胜出了。”

  周围几个珠宝商人也都点头承认,现在的十块,刚才的十五块,再加上第一块大料子解出来的三块极品翡翠和王程手中那块他们都没见过的超级翡翠,如此多的极品料子,总价值超过了八个亿;就算那块超级极品的翡翠料子只是作价三个亿,那这些料子的总价值也有六个亿左右,已经妥妥的赢了,比现在马建华那边超过了何止是被?

  更别说,还剩下几十块料子没切?

  在他们这些内行人看来,双方的胜负已经没有悬念了,唯一的悬念就是王程能不能继续这种逆天运气,一百块石头解完之后,会不会切出来七八十块玻璃种的极品料子?

  那边马建华三人看到王程这边又解出了十块玻璃种,都变得有些暴躁起来。他们这边又解了二十几块,也只出了两块玻璃种,其他的加起来也不值一块极品玻璃种的价钱,总价值不会超过两千万,和王程那边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大了,陈亮对两个解石的师傅甚至发脾气骂了脏话,让三十多个解石的师傅都小心翼翼的解石不敢说话。

  王程此时捏着手中的翡翠,很是惬意,对周围的珠宝商人摇头道:“结果没出来之前,谁都说不准。”

  周围的珠宝商都觉得王程是谦虚,但是谁都没说什么,知道这个少年不能以常理度之,就是笑呵呵的陪着笑容。

  而王程这时突然叫了一个解石的师傅,来到了那块标价四千万的西北大料子跟前,说道:“师傅,先解这一块大料子,我看看里面有没有好东西。”

  师傅很客气地答应道:“好嘞,先生您说怎么切?”

  刚才第一块大料,经过王程的几次指点,可都是关键性的,作为解石的师傅对此再清楚不过了,再加上王程的身份,所以他根本不敢对王程有丝毫的不敬和冒犯。

  王程摇头笑道:“师傅你是行家,看着切就好了,不过慢点来,别着急。”

  师傅答应一声,当即就拿起机器开始了。

  而这些珠宝商人,立马就有一大半跟着王程跑了过来。

  这次马建华进的料子里面就只有四块大料,王程就选了两块,留了两块给马建华,双方对半分。刚才王程解的那块大料出了四块极品翡翠,其中有一块价值无法估量的超级极品,总价值超过五个亿,而同时马建华那块大料也赌涨了,得到的翡翠价值超过五千万。

  所以,剩下的两块大料,自然就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都很期待这大料子里面会不会继续解除好东西来。

  不过,看到王程对这块西北大料动刀了,马建华当即也不甘示弱,也立即叫了师傅来对他们剩下的那块大料开始动刀。

  如果在这块大料上让马建华他们扳回一城,他们就认为还有机会。(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