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六十四章 王程给文欣的考验

第四百六十四章 王程给文欣的考验

  readx;(求票,求支持,多谢大家!)

  王程最近忙于比武大会的事情,各路牛鬼蛇神纷纷出现,诸多势力的几代人的恩怨在这里纠缠在一起,让他前后忙的是焦头烂额,差点都有些坚持不住的感觉,其他的事情都差不多没有在意了。【】

  所以,看到文欣的时候,他才记起来,马上就是给文欣治疗的日子了。

  拉着文欣的手,王程就本能的给小姑娘把了把脉,发现小姑娘的脉象稳定,气血反而比以前强力一些,就更为的放心了。

  看来,经过这几次治疗,小姑娘文欣原本有些虚弱的身体也越来越好了。

  走进院子里,昨天被纳兰白山破坏的围墙也已经重新垒砌起来了,只不过上面的水泥还有没干的水迹。

  “随意坐。”

  王程对文城桦和文剑丞,沈元三人挥挥手,说了一句就回房间换衣服去了。刚刚和李胜扬一场比赛,他可是很狼狈的,衣服都破烂了,身上随意披了一件徒弟张绍云的外套。

  杨青语对几人笑道:“几位随便坐,我给你们倒杯茶。”

  文城桦没有了以前那么的沉稳和自如,因为王程的关系,反而有些诚惶诚恐的表情,急忙站起来说道:“杨姑娘麻烦你了。”

  文欣眨了眨眼睛,脆生生地道:“杨姐姐,我帮你吧。”说着,也不等杨青语回答,就蹦跳着跟着跑了过去。

  客厅内就剩下了张绍云陪着文家父子两人和沈元。

  文剑丞很坦然地坐在椅子上,上下打量着张绍云,微笑道:“张先生好福气,拜了一个好师傅。有王程的调教,张先生以后也必定会成为天下有数的高手。”

  沈元陪着笑道:“张先生的资质也不错的。”

  这明显的马屁,出身商业家族的张绍云如何看不出来?当即笑了笑,他很自然地说道:“两位过奖了,我就是个普通人,当初靠着脸皮厚成为了师傅的大弟子。可是,我有几分本事我自己知道。现在就会一点三脚猫的功夫。”

  文城桦看向张绍云,笑着说道:“张先生有点妄自菲薄了,现在整个华夏大地上,谁不知道武圣山武学天下第一?假以时日。王程以后也会真正的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张先生身为将来天下第一高手的大弟子,可不能如此没有志气……我相信,张先生以后也必定会成为高手,不会给你师傅王程先生丢人的。”

  这一番话。文城桦是说道了张绍云的心底里的了。

  师傅是如此耀眼的存在,身为大弟子,张绍云已经是每天卯足了劲的在练武,就是想以后不要堕了师父的威名。他希望,自己以后可以理直气壮地对任何说自己是武圣山王程的大弟子。

  文剑丞人老成精,看出张绍云的一些心思,当即问道:“张先生有没有想过从军?在军中锻炼一下,对你可能会有些好处。军队就是最大的熔炉,可以把废铁都练成精钢,尤其锻炼人的意志。”

  张绍云对文家可是知道的。心中一清二楚,摇头笑道:“文将军就别忽悠我了,我是不可能跟你去当兵的。我还没学会师傅一成的本事,随便出去就是给我师傅和师门丢脸了。”

  文剑丞仔细凝视着张绍云,知道这小子也不好忽悠,随后点点头,不再说话。

  东海市张家,也不是随便可以拿捏的存在,他文家的力量大多也都是在军中,最好不要和当地的政府方面有过多的牵扯。不然肯定会让上面的人忌讳。

  这时,杨青语和文欣两人端着泡好的茶水走了出来,几人都保持了一片和谐的场面,谁都没有提及刚才的事情。

  现在的文欣比以前刚开始见到王程的时候活泼了许多。不再那么怕生拘谨,乖巧地帮杨青语端茶,身形步伐还有神情都很是雀跃,越发的像一个这个年龄段的普通少女。

  王程换了一身衣服走了出来,看着文欣脸上的面纱,微笑道:“文欣的伤势恢复很好。也很快,比我预期的还要快,现在长出来的皮肤已经开始重新结疤了,继续下去的话,可能再过两个月就会痊愈。”

  文欣瞬间瞪大了明亮清澈的眼睛看着王程,惊喜地道:“先生,是真的吗?再过两个月我就会痊愈了吗?”

  文城桦和文剑丞也满脸期待地看着王程,希望可以得到肯定地答案。虽然两人这次来见王程还有其他的目的,可是文欣的伤势也始终是他们最重视的。

  王程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很肯定地点点头,语气严肃地说道:“不错,如果中间没有意外的话,两个月之后,小欣的伤势应该就可以痊愈了。这期间,我叮嘱的那些注意事项,一定要严格执行,知道吗?”

  文城桦立即点头答应道:“是是是,先生您放心,我每天都看着小欣的,绝对不会出一点意外。”

  文欣开心地原地转了一圈,咯咯直笑地说道:“太好了。”

  想起这次的治疗,王程心头又有些小郁闷。因为,他这次出来带在身上的玉针就要用完了,上次胡家给的诊费,两亿多的翡翠玉石本来是想制作成玉针的,可是上次他为了师门颜面,当时也是毫不犹豫地就给了洪门当见面礼。

  现在想来,他又有些后悔了,不应该对洪门那么大方的,这几乎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

  这次给文欣治疗了之后,他的玉针就所剩无几了。

  不过,王程此时没有犹豫,当下就带着文欣去房间内,开始了这次治疗。

  文欣地脸上,新的肌肉皮肤已经开始生长结疤,新陈代谢非常的快,等疤痕消去,她的伤势就会彻底恢复。

  而这次的治疗在王程的手上也没有任何难度,就是遵循上次的治疗效果继续下去就好了。

  所以,一个小时之后,王程给文欣地治疗就结束了。文欣也在结束后,难得的出现了满脸享受的表情,可见这次治疗比之前要舒服很多。脸上没有疼痛,也没有麻痒,只有一丝发热。

  重新戴上面纱,文欣毫无顾忌地就坐在了王程的身边。心中自然而然地对王程有了一丝亲切的依赖。

  文剑丞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对此很是满意,看着王程问道:“王医生,您看我孙女小欣如何?”

  杨青语本能地闪过一丝警惕,眼神直直地看向文剑丞几人。

  王程眉毛一扬。没有推开身边靠着自己的文欣,看着文剑丞,皱眉道:“文老先生的意思是?”

  文剑丞看王程满脸的坦然,心底深处也对这个少年很是佩服。年纪轻轻,行事就是如此光明磊落,任何时候都心思坦荡,他一辈子阅人无数,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少年人物,当下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我是说。先生看我孙女学武的资质如何?先生身为武圣山唯一传人,据我所知,武圣山几百年来已经逐渐凋零,到现在门下只有两三人而已。先生今后为了将武圣山发扬光大,必定要广收门徒,如果我孙女资质尚可,先生何不收入门下?”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仔细地看了文剑丞一眼,上次在江州文剑丞就提过一次了,那时候也是王程因为东海市的视频第一次在大众面前露面。他立即就要拒绝。可是随后却将即将说出的拒绝话语收了回来,目光在文欣身上凝视着。文欣这时也正好看向他,两人目光对视,王程顿时看到了这位小姑娘清澈见底的目光。

  因为自小就脸上受伤。文家几乎没有让文欣接触过社会,所以至今为止,这位小姑娘还非常的单纯,智商上和正常十三四岁的少女差不多,可是人情世故方面绝对和五六岁的小孩子相当。

  听到爷爷的话,文欣立即摇晃着王程的胳膊。开心地说道:“好,先生,我要当你的徒弟,你收下我好不好?我会很听话的。”

  武圣山将来的确不可能只有张绍云一个弟子。

  王程没有说话,而是顺势抓着文欣的胳膊仔细地查看了起来。脉象方面他已经很熟悉,所以无需查看这方面,这时候考验学武资质,他主要看的是筋骨血脉方面的情况。

  而几分钟后,事实证明,文欣就是一个普通人,王程能看出,小姑娘文欣身体筋骨血脉方面都很普通,没有任何出奇之处。

  王程又想开口拒绝,可是看到文欣那看着自己清澈无暇的眼神,一时间没有说出口,但是心中又是一软,嘴上说道:“这次治疗结束,下次小欣过来就是一个月后。现在,我给你一本书,一个月后如果你看懂了,我就收下你,如何?”

  文欣没有多想,当即举起手来,很自信地答应道:“好,我从小就跟老师识字了,我一定会看懂的。”

  文剑丞和文城桦都有些神色难看,他们两人都能看出,王程这几乎就等于是拒绝了,只不过碍于文欣小姑娘地面子而没有说出口而已。一个月的时间看一本书,在他们想来,王程肯定会给一本很难懂的书,以文欣没上过学的经历,肯定没可能看懂。

  父子两都同时叹了口气,知道这次可能是白来了,文欣也没这个福气拜入武圣山门下了。

  王程回头对杨青语说道:“青语,把我的书箱拿来。”

  杨青语神色轻松地点点头,迅速转身去将王程的书箱拿了出来。箱子里面都是王程这次出来带来的武圣山道门典籍,里面的书杨青语也都基本上看过。

  王程没有自己拿出任何一本古书,而是将书箱放在文欣地面前,看了文城桦和文剑丞两人一眼之后,说道:“小欣,你自己选一本,喜欢哪一本就拿那一本。下个月来了,我就要考你,如果你通过了我的考核,我就收下你当我的徒弟。”

  文城桦和文剑丞,还有沈元都跟着走了过来。他们看到书箱里整齐地摆放着一本本的线装古书,看那毛笔书写的繁体字名字,基本上都是道门典籍。别说是文欣了,他们三个大人估计都看不懂,顿时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知道是彻底没戏了。

  文欣却是没有多想,很听话的在箱子里仔细地看了看,最后却是拿出了一本王程看的最多的道门黄庭内景经。

  小姑娘手中拿起那本黄庭内景经,仔细地前后看了看。严肃点点脑袋,说道:“先生,那我就拿这本吧,看起来好像很简单的样子。”

  王程本来没当回事。就应付一下小姑娘和文家的人。可是看到小姑娘文欣选出的这本书,他顿时精神一震,双眼闪烁着慑人的精光,凝重地道:“小欣,你确定要这本?你确定自己能看懂?”

  文欣看了看王程。感觉到王程的慎重和严肃,当即眉宇间也严肃下来,翻开看了两眼,点头道:“嗯,先生我就看这本了,我能看懂。”

  王程眉头微皱,点点头,没有拒绝,毕竟他说了让小姑娘自己随意选。当下,他看着文城桦和文剑丞两人。沉声道:“两位,这是我和文欣之间的事情,我不想其他任何人插手。任何作弊的手段,我都能考核出来,到时候就别怪我无情。”

  文家底蕴不浅,他自然知道文家大可以找这方面的研究专家,将这道门典籍逐字逐句地给文欣讲解,到时候再让文欣来应付王程的考核。

  可是,那终究是接受别人的东西,不是自己理解的。王程到时候一定会看出来。更何况,文欣心思单纯,到时候面对王程的考核和质问,肯定也瞒不住。

  文剑丞也知道其中轻重。和文欣的情况,知道作弊的手法行不通,苦笑道:“是,王程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小丫头能不能拜入武圣山。看他个人造化,我们不会管的。不过,王程你可能不知道,小丫头在家里平时就喜欢看一些古典文献和典籍,到时候可能会让你大吃一惊。”

  王程看了看自顾自翻看着黄庭内景经的文欣,也带着一丝期待地点头道:“那就最好了,如果小欣到时候符合条件,我也不会反悔的。”

  文城桦站起身来,抱拳道:“好,王程医生,那我们一个月后见。这次多谢先生给小欣治疗,也多谢先生给小欣一个机会。诊费过两天就会打到先生的账户上,我们就先告辞了,不打扰先生休息了。”

  王程也站起身来,道:“好,我的确正要休息一下,最近比较累。几位慢走,小欣的情况还是要多注意,别放松警惕。”

  文城桦严肃地点点头。

  文欣将黄庭内景经慎重地装进自己的小包包里,然后上来和王程轻轻地拥抱了一下,低声道:“师傅,我肯定能成功的。”

  王程眼中惊讶之色一闪即逝,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道:“好,加油。”

  文剑丞欲言又止,似乎还有话要说,可是被沈元拉住了,没说出来,两人面色严肃地随着文城桦和文欣一起离开了。

  目送这一行突然到访又突然离开的文家之人,王程低声道:“青语,绍云,这个文老爷子是有目的来的,这次没有达到目的,可能过几天还会来。到时候他来了,就说我不在。”

  杨青语和张绍云都一起点头答应下来。

  结束了一次治疗,王程就回到房间休息起来,今天和李胜扬大战一场,见识了形意拳五行拳合一的奥秘,自己也消耗很大,还让他还受了一些内伤。

  到了下午时分,长鹤道士终于回来了,回来的第一时间就将王程叫上了二楼阁楼。

  而王程随着师傅进入阁楼内的时候,发现这里却是已经坐着三个人了,其中有两个是王程认识的,正是牛大海和纳兰白山,另外还有一个头上扎着花白发髻,面色红润,没有胡须,身穿八卦道袍的老道士。

  长鹤带着王程进入阁楼,对几人淡淡地说道:“我徒弟王程,道号元鼎,各位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他现在有资格参与这些事情。”

  纳兰白山和牛大海都没有说什么,两人都知道王程的深浅,只是一起看了王程一眼,随后就自顾自地喝茶。只有老道士上下仔细地打量着王程,目光之中带着审视,王程在他眼中就好像一个道门太极一样的圆润如意,看不出多少破绽,这份道门心境在这个年纪上,可谓是绝无仅有。

  好一会儿,他才肯定地点头道:“长鹤老道,你徒弟很不一般,比你强百倍。”

  长鹤道士也不气恼,反而很得意地笑道:“那当然,不然我也不会带他来见你们了。王程,这位道长是丹霞山的,张道陵后羿,俗名张元浩,道号阳丹。”

  王程当下严肃地抱拳对阳丹道士行礼道:“晚辈元鼎见过阳丹真人。”

  现在,王程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少年了。国内诸多错综复杂的情形,他多少直知道一些。

  丹霞山龙虎山乃是历史上著名的张道陵创建的道家流派,流传至今也有一千多年,历史之悠久还在武当山之上,和少林寺相当。只不过,丹霞山这一脉一直都做真正的道士,并没有参与武术界的事情。

  可是,丹霞山的武学却是绝对不弱的。

  而和普通的道家不一样的是,丹霞山乃是家族传承,是张道陵张天师的后人一代一代的传承下来的道家门派,同时也是一个大家族。

  同时,王程还知道,龙虎山现在掌管着国内的宗教事务。宗教事务所内有一位阳平真人,和这位阳丹真人看样子可能是兄弟。

  阳丹真人有一丝欣慰地点点头,和善地微笑道:“起来吧,不必多礼,你我都是道家门人,能看到你这样杰出的道门弟子,我很高兴。不过,这次的事情很凶险,事关爱新觉罗家族的绝顶高手,你就当是一次历练,跟着我们就好,千万别冲动。”

  王程笑道:“多谢真人关心,我有分寸,知道该如何做。”

  阳丹当即也不多说,对长鹤三人说道:“好了,人都到齐了。老牛,你说说佟家的人怎么和你说的。”

  牛大海放下茶杯,点头道:“嗯,佟家的人也不是铁板一块。这些年来,他们过惯了舒服的日子,很多人都不愿意跟着老一辈的老家伙去送死,所以就把消息传给了我们。”

  “佟佳氏的人,爱新觉罗氏的人,同时还有一些我们都不曾想到的人也参与了这次的事情。”

  其他几人听到牛大海的话都露出一丝惊讶。

  不曾想到的人?

  谁?

  爱新觉罗氏已经没落,连佟佳氏和那拉氏这些当年满族八大氏族的人都使唤不动了,还有谁能听从他们的命令?(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