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三十七章 举世皆知!

第四百三十七章 举世皆知!

  (求票,求支持!)

  双方意见都达成了一致,那么办起事情来就快了很多了。

  两亿美元对会馆遍布世界地棒子国跆拳道来说也是大出血,权载仁打电话说了好一会儿,才神色疲惫而难看地搞定,然后不到半小时钱就到了张绍云提供的账户上。

  李全佑随后也一直当了一个看客。他知道自己处于劣势,既然权载仁他们跆拳道会馆已经认栽了,那他代表着地大使馆就没必要再参合了,保全自身才是上策,不要弄的灰头土脸,还没占到便宜,那传出去,就不是丢他一个人的脸,还丢了国家民族的脸。

  张绍云接到银行的提示信息,对师傅王程肯定地点点头。

  王程这才对权载仁几人微笑着点头道:“好了,既然都结束了,那你们可以走了,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

  权载仁面色灰败,不过他还算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没有了最开始的嚣张跋扈和目中无人。戴着手铐,他上前对王程轻轻抱拳,即便失败了也做足了面子,挽回一些风度,尽量保持平静地说道:“今日我领教了,王程,以后有机会,我还会再次向你讨教。”

  崔东右也上前抱拳道:“告辞。”

  其他人跆拳道会馆的人都不愿意多说,就想着早点离开这个伤心地。

  王程对权载仁淡然点头道:“当然可以,我就在江州,你随时可以来挑战我。不过你要提前做好失败的准备,和要付出的代价。”

  “哦?什么代价?”

  权载仁皱眉问道。

  王程摇头道:“暂时还不知道,到时候看我心情。天下那么多练武的人,如果天天都有人来挑战我,那我岂不是可以什么事都不做,就坐在家里等人上门挑战了?所以,并不是谁都有资格挑战我的。”

  权载仁神色严肃,没有再多说。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然后又对胡老弯腰行礼,得到胡老的许可,那将军肚局长才让人给他们把手铐解开。表示不追究此事。如此,权载仁才在两个保镖的搀扶下告辞离开,带着崔东右和刘真志迅速地去医院治疗伤势去了,伤筋动骨的重伤,必须要尽快治疗才好。

  李全佑也对胡老和王程点头致意。然后和权载仁等人一起离开了。

  秦科长和姜处长,还有那将军肚局长站在胡老身后不敢走,三人都是神色忐忑不已,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有面对什么。

  胡老爷子心情似乎不错,没有说什么,只是瞪了三人一眼,喝道:“你们还不走,在这里等什么?还有人请你们吃饭不成?”

  秦科长急忙慌张地点头,露出讨好地笑容道:“是是是,胡老。我们这就走。”然后对王程笑道:“王程先生,这次是我们没弄清楚情况,给你添麻烦了,下次我一定请你吃饭道歉。”

  姜处长和将军肚局长也对王程露出讨好地笑容,想给王程留下好印象。现在是个人都知道,以后王程必定不凡。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到时候谁知道王程是不是能成为一言定他们生死的人呢?

  将军肚局长还对站在王程身边的孙东鹤笑道:“小孙,刚才是我误会你了。我当时也是说的气话,你的编制还在我们局里。你这次表现不错。功劳很大,我会给上面申请表彰。”

  这意思就是说,孙东鹤再过不久可能就要升一级了。

  可是,此时地孙东鹤对此已经不在乎了。他本来早就已经看不惯体制中的诸多限制。和一些不好的习惯,这次还被王程激发出了体内压制下来的武者血性,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对局长说道:“局长,算了吧,我不想回去了,我已经被你开除了。”

  将军肚局长一愣。然后看到王程和胡老爷子的眼神,感觉压力巨大,以为孙东鹤想摆摆架子,急忙对孙东鹤笑道:“小孙,你不会这么小气吧?刚才我是开玩笑的……晚上我请客,算是我给你的赔礼道歉……”

  孙东鹤直接开口打断了局长的话:“局长,我不是和你开玩笑的,我发现我还是不适合在体制内,所以还是算了。你回去吧,我在这里待一会儿,以后我也不会回去了,我还是回武馆老老实实地练武好了。”

  孙家费了不小地功夫把他送进去的,因为他是孙家这一代最杰出的的年轻弟子,被寄予厚望。可是,他发现,自己立足地根本还是自己的实力,回家练武才是正途。

  将军肚局长神色尴尬,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话。

  胡老爷子开口道:“好了,你们都走吧,小孙既然不想回去,就算了,年轻人是该有自己的打算。”

  将军肚局长这才松了口气,他当然不是真心想请孙东鹤回去,只是害怕胡老和王程因此而生气而已。再次对胡老和王程笑了笑,他才急忙带着受伤的下属离开,外面救护车已经到了,只不过被拦在了大门口。

  秦科长和姜处长也都立即告辞走了,一下子所有人都走的干干净净。

  就剩下了王程几人和胡老父子两。

  王程将胡老迎进大厅坐下来,杨青语亲自给老爷子倒了一杯茶。

  胡老端着茶杯,轻轻地喝了一口,目光毫不掩饰地赞赏地看着王程和杨青语两人,微笑道:“你们两在一起,倒也是般配。”说完,他将手中的黑色箱子再次递给王程,道:“这是你给我治病的诊费,拿去吧,看看少不少。”

  王程接过箱子,没有立即打开,对胡老笑了笑,先对张绍云说道:“绍云,权载仁打过来的钱,你把一亿美元分给苏队长,诗成,还有赵队长,剩下的留在你那里。”

  张绍云当即对王程点头答应下来。

  刘诗成面色一红,急忙说道:“王程,不用了,我没有帮上什么忙,这钱我绝对不能要。”

  孙东鹤也慌忙摆手。说道:“别,王程,谈钱就伤感情了,你我刚刚认识。还是淡如水好一点。”

  赵建设也满脸严肃地说道:“对,王程,我帮你是为了长鹤道长才帮你,不是为了钱。如果你给钱的话,那我不会帮你的。”

  张绍云拿出电话。看向王程。

  王程依旧摇摇头,看着三人说道:“诗成,我们都是江州出来的,一起经历了许多,说是患难兄弟都不为过;孙队长为了一腔热血,不惜丢掉工作地帮我,赵队长也是如此。这钱我拿着能干什么呢?我拿着也不过是存在银行里,现在我账户里已经有不少钱了,不过是多了一些数字而已,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用。你们就拿着吧。再推辞的话,就当我没有认识你们。”

  这话说的严重了一点。

  刘诗成神色踌躇起来,然后没有说话,默默地喝茶,默认了。他这次出来几乎次次被虐,刚才还被崔东右打的无法招架,心情已经很低落了。

  孙东鹤和赵建设想了想,也没有继续推辞。

  张绍云当即就走到一边,将电话打给了银行开始转账。

  王程这才将手中的箱子放在桌子上,看向胡老。道:“胡老,我先给你把把脉,然后再说诊费的事情。”

  胡老对王程点点头,看到王程对钱财不是很在意。心中更为满意,很配合地将手腕伸了出来。

  王程摸着手腕,立即就感觉到了脉搏跳动有力,脉象已经稳了,显然恢复的很好,微笑着说道:“不错。胡老,您恢复的很好,再继续将养一段时间,应该就能自己走路了。”

  “还是你的医术厉害。”

  胡老赞叹地说道:“我都以为老头子我要不行了,已经让秘书准备了遗嘱,没想到被你几根针救了回来。高森这老家伙一辈子都不服人,这次却跟我说,他都想拜你为师了。”

  王程呵呵一笑,然后慢慢地打开箱子,看到箱子两边一边放着三块帝王绿翡翠,一边放着三块顶级羊脂玉,重量绝对都超过了一公斤,当即对胡老点头确认,然后合上箱子,交给了杨青语。

  旁边地人看到这三块顶级羊脂玉和三块顶级帝王绿竟然是王程的诊费,都是神色微微震撼,包括张潮海在内,神色都有些凝重。

  这六块翡翠,价值绝对在两亿五千万以上,能卖到三亿以上都不奇怪。

  在场的人都不是简单的普通人,所以都很清楚这些东西的价值,不由地心中都很震惊。

  这是诊费?

  王程治病,收费如此高昂?

  张绍云和刘诗成还好,都知道王程的本事,所以保持着平静,已经见怪不怪了。

  而孙东鹤和赵建设就是神色出现了一丝呆滞,随后就是神色恍然,难怪王程不将上亿美元看在眼里,随手就送给他们了。

  有这种顶级医术,钱财对他来说,的确只是想要和不想要的区别而已。

  只要王程想要,天下间想尽办法也要给他送钱的人多的是。

  如此,孙东鹤和赵建设两人对收下那笔钱,也就没有了任何压力。

  张潮海看着胡老爷子,开口道:“我在东海听说胡老身体有恙,很多名医都束手无策,没想到胡老被王程治好了。当初我在东海差点亡命,也是王程治好的,如果王程开个医馆,可能要被挤爆了。”

  胡老爷子点点头,赞成地道:“不错,王程的医术的确神奇,也是老头子我命大,遇到了机会。你们老张家有个徒弟拜入武圣山门下,算是不错的造化,可一定要好好地把握。”

  张潮海急忙笑道:“那是,多谢胡老指点,绍云一心想学武术,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他。”

  闲聊了几句,胡老爷子感觉到了疲惫,就告辞离开了,临走邀请王程比武大会结束了去他家吃饭。

  王程和杨青语,张潮海等所有人一起将胡老送到门口,目送其上车离开,才回头。

  接着,张潮海,孙东鹤和赵建设也都陆续告辞了。张潮海这次来京城主要的事情就是见见儿子和儿子地师傅王程,然后现场观看这次的比武大会,其次还有一些生意和政治上的事情。而孙东鹤已经没了工作,所以打算回家说一声,想想以后的发展。

  赵建设的工作暂时没问题。继续回去当教练,不过,他心中也有了许多想法……

  最后还是就剩下了王程和杨青语,还有张绍云三人。

  王程对今天的事情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惦记着自己的身体情况,和真龙拳法的奥秘,所以继续诵读道门武学总纲黄庭内景经来平复心境。

  而杨青语和张绍云则是继续练拳。

  很多人以为这件事就结束了,但是事实上却并不是如此。

  国内最大的视屏网站上上传了一个标题为——中国比武大会第一高手王程吊打棒子国跆拳道!

  如此名字,想不吸引眼球都不可能。

  同时。王程这个名字,在短短的一天内,也已经是国内网络上的搜索排行榜第一的名词。所有关于王程的公开信息,都已经被诸多的网友们知道了。

  王程,十八岁,江州武圣山藏鼎观弟子,高三学生,有两个妹妹……这些信息看起来都平平无奇。

  而这个上传的视频的这个标题上有王程的名字,所以很快就被一个个网友搜索到了,观看了之后都是大为震惊!

  视频的内容是从崔东右以及刘真志强闯房门开始的。拍摄的角度明显是在外面,而不是现场,不能看到房间内的情形,但是角度大一些,看的更全面清除。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王程在房间内。因为杨青语和刘诗成,以及张绍云都在这里,按照他们知道的信息,王程也必定在。

  视频中。他们看到了崔东右被杨青语的太极拳击败的画面,看到了刘真志和权载仁被人从房间内打的飞出来的画面,听到了那一声声高亢而震撼人心的龙吟之声。

  视频只有这一段,并没有之后的许多人出现的混乱大场面。

  从上传开始。只是短短一两小时内,这个视频就上升到了网站点击榜前十,点击量赫然超过了百万,每秒增加的点击数越来越多,或许再过几小时就上千万了。

  无数地网友在下面兴奋地留言。

  “我就说棒子的跆拳道都是花拳绣腿,欺负欺负刚练武的新手还行。碰到真正地高手就歇菜了。以我对王程实力的了解,这几个棒子跆拳道的高手,根本接不下王程的一招。”

  “一拳就被打地飞了出来,可惜没拍到房间内的画面,那才是真正的精彩。”

  “难道就我听到了一声龙吟吗?话说,这是龙吟的声音吗?”

  “有可能是配音……”

  “说配音的也是天真,难道你们不知道王程是自带背景音乐的骚年?不过,这次背景音乐怎么从虎啸换成了龙吟?”

  “因为,他练成了龙形拳……”

  “因为他想,龙更加神秘霸气。”

  一个个网友热烈的讨论留言,五十多万的点击量,留言竟然超过了十万,可见这些看过视频的观众有多么激动和热情。

  而此时,坐在医院病床上的权载仁以及崔东右,和刚刚醒过来的刘真志就没有一丝好心情了。

  权载仁看着笔记本电脑上的画面,和下面诸多的留言,咬牙切齿地沉声道:“卑鄙的中国人,拿了钱,还把视频泄露出来,王程,我和你势不两立。”

  崔东右也是满脸通红,双眼泛着杀气,紧握着的拳头微微颤抖。

  他们可以想象,通过这个视频,他们真的是丢脸丢到全世界了,不只是他们自己丢人,还丢了棒子国跆拳道的面子。

  看了视频的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们棒子国跆拳道的高手在王程面前被秒杀。

  刘真志还保持着一些理智,眼中闪烁着思索的光晕,急忙说道:“等等,难道你们没看出来,这个视频的拍摄角度不对吗?有点远,不是王程他们现场的人拍摄的。还有,以为对王程的了解,他绝对不是这种出尔反尔的人。”

  权载仁和崔东右也反应过来,可随后还是无法压制自己的怒气爆发。

  “不管是谁拍的,就算不是王程他们,那肯定也是他们中国人发出来的,他们卑鄙无耻。”

  权载仁沉声说道。

  看着视频下面的评论,几乎把他们棒子国的跆拳道喷成了一坨什么都不是地翔,他们就非常的郁闷,怒火更是高涨。

  而且,最近观看视频的是人当中真的有高能人士,因为竟然有人把他们认了出来。

  “那两个最先被打的中年人是棒子国跆拳道总部的高手,一个叫崔东右,一个叫刘真志,都是棒子国跆拳道能排进前二十的高手,寻常人十几二十个都不是他们地对手。后面被打的那个年轻人是棒子国泰拳道在京城分部的总经理,名叫权载仁,是棒子国跆拳道总部第一高手权倾远的儿子,也是棒子国跆拳道第一年轻高手。”

  “三大高手不能接下王程的一招……”

  砰!

  权载仁看到自己被点名了,瞬间双眼通红,直接将手中的电脑狠狠地甩在了地上,发力之下,将合金电脑摔地成为了碎片。(未完待续。)

  (,,章节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