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三十六章 要站得直

第四百三十六章 要站得直

  (求票,求支持!谢谢投票的童鞋,谢谢所有打赏的童鞋,尤其是打赏了两万起点币的森罗万象童鞋,多谢各位的支持……)

  坐在轮椅上的胡老爷子此时面部饱满,已经恢复了红润之色,双眼炯炯有神,和上次王程见到的时候,已经是判若两人。他对张潮海只是轻轻点头,然后看着王程,微笑道:“长鹤道长是你师傅?”

  王程点点头,不卑不亢地道:“不错,家师正是长鹤。”

  “好,好,很好。”

  胡老一连说了三个好,目光看着王程,神色之间只剩下赞赏,肯定地说道:“你这份风骨,和你师傅一模一样。电视上介绍说你的实力也很厉害,这次比武大会有机会拿天下第一,也算是完成了你师傅一直想要完成的心愿。”

  “呵呵,胡老可不要夸我了,我担不起。现在是武学盛世,天下间高手比比皆是,谁都不敢说自己是天下第一。”

  王程急忙微笑着摇头说道。

  这里人这么多,如果他说了什么话传出去的话,那可就是要得罪不少人的。

  胡老摇摇头,微笑道:“这时候你倒是谦虚起来了,的确,比你厉害的肯定有。你师傅就比你厉害,老牛他们都比你厉害。但是他们都是过去式了,以后必定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我和你师傅他们都老了,本来我一直放心不下,但是看到有你这样的年轻人,我就放心了。”

  “我中华民族,不管任何时候,就是要站得直。”

  胡老为国家忙碌一辈子,就总结出了一句话,也是饱含着他一辈子的感悟的一句话——要站得直!

  这话说的很简单,就几个字,但是要做到,是何其的难?

  现代社会。有多少人面对华夏意外的国家民族,敢说自己能站得直?

  胡老眼神看了一眼秦科长,姜处长,以及那将军肚局长等人。每个人都低下头,视线不敢与胡老的眼神对视,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显然,他们都愧对胡老这句话。

  王程对胡老爷子郑重地点点头,严肃地说道:“胡老说的对。我们华夏一族,就是要站得直,不畏惧任何挑战,谁要是敢欺压我们,我们就打回去。”

  秦科长张了张嘴,满脸都是欲言又止的表情,再加上一些忐忑,脸上表情很是复杂,最后只能深深地叹了口气。

  倒是李全佑终于走上前来,放低了姿态。开口说道:“胡老先生,我是棒子国大使馆的李全佑。我想今天的事情肯定有些误会,我们棒子国跆拳道会馆的人行事有些莽撞了,我代替他们向王程和你们所有人道歉,希望各位能够谅解。还请让我带伤员马上去治疗,拖延了伤势就不好了。”

  胡老爷子看着李全佑,说了一句现在很经典的话:“李先生,如果道歉有用,那还要警察做什么?”

  这句话,顿时将李全佑反驳地满脸通红。还有一丝怒气。

  秦科长上前低声道:“胡老,这件事有些复杂,我们是不是先把伤员带去治疗,然后再慢慢解决?”

  胡老爷子立即瞪了秦科长一眼。严肃地说道:“有多复杂?那还不是你们故意弄的这么复杂?我问你,棒子国跆拳道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比武大会选手的休息住所?”

  秦科长和姜处长,以及李全佑一下子都说不出话来。

  那跆拳道会馆的中年人急忙说道:“我们的代表是来找比你们中国武大会选手切磋的。”

  “那你们的人为什么破门而入?”

  胡老爷子立即又追问道。

  跆拳道会馆的人张了张嘴,还想狡辩,可是没说出话来。因为这一茬他是真的狡辩不过去,强行破门而入。说严重点就是强盗行径。

  就算你是来挑战切磋的,别人不见你,那你就能强行破门了?那这还是强盗行径!任你说的天花乱坠,也不能掩饰过去。

  见秦科长,姜处长以及李全佑几人都无话可说,胡老又问道:“出了事之后,你们是如何处理的?他们破坏了东西不赔偿就想走,打了人说是切磋就可以了?,他们是什么人,凭什么在我们国家的土地上有这种特权?”

  秦科长和姜处长都使劲地低下头。

  姜处长压低声音说道:“胡老,我,我们只是想把事情尽快的解决,不想引起国际纠纷。”

  砰!

  胡老手掌使劲地一巴掌排在轮椅上扶手上,对着姜处长就喝骂道:“你尽快解决的办法就是人为地让强盗变成正义,让我们自己民族的受害者变成了邪恶?这就是你的办事方法?小姜,你告诉我,这是谁教你的办法?又是谁给你的胆子这么办事?你究竟是棒子国的人,还是我们中国的人?你是给谁工作的?为谁服务的?”

  这种问题可就严重了,说是诛心之言都不为过,在场的人谁都不敢接这种话。

  姜处长更是再也不敢吭声了,这位胡老爷子一辈子可都是眼里容不得一点点沙子的,谁敢在他眼前犯了事,就算是亲儿子都要倒霉。

  其他的所有人都不敢啃声了。

  王程和杨青语两人站在一起,很平静地看着这一幕。而孙东鹤和刘诗成,张绍云,以及赵建设四人当然是毫不客气地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李全佑急忙辩解道:“胡老先生,请您说清楚,崔先生和权先生他们绝对不是强盗,他们是我们棒子国跆拳道会馆的高级教练,是具有极高的职业体育精神的。只是因为迫切地想要和王程切磋一下而已,还请您能理解。”

  胡老盯着李全佑,直接问道:“李先生,在你们棒子国,破门而入,主动出手攻击房子主人,是什么罪名?发生这种事,你是不是也可以对警察解释几句就能被谅解?而且,就算是我谅解了你们也没用,因为我不是当事人。如果王程能谅解你们。我可以做主,让你们马上就走。”

  李全佑立即看向王程,眼中甚至有一丝讨好。

  秦科长和姜处长都带着一丝祈求地看向王程,希望王程能尽快地答应对方。把这件事揭过去。

  王程无视了几人的目光,呵呵一笑,抬头看了看即将下山地太阳,才看着李全佑,摇头道:“李先生。时间又过去了,那现在就不是三亿美元了,而是三亿五千万美元,我的时间就是这么宝贵。道了歉,给了钱,你们就可以走了。不然,那我们就法庭上见吧。我会找人鉴定一下那两扇被他们破坏的门,然后再加上破坏了我准备比武大会的休息时间的损失,还有攻击了我朋友的损失。”

  李全佑的面色变得漆黑,第一次出现了一丝无法把控的无力感。

  那边的崔东右和权载仁等跆拳道会馆的人面色也是有些无力。

  秦科长和姜处长虽然很想快点了结。可刚才胡老的话在前头,他们现在根本不敢再说一句话了。他们现在考虑的已经不是眼前的事情了,而是这件事之后如何运作,找谁能说得上话保住自己现在的位置。

  不然,被胡老当场批评抓了现行,以后还想安安稳稳地上班?

  是人都知道,这肯定是不可能的。

  将军肚局长总算是知道自己该如何做了,急忙对几个还能行动地下属下达命令道:“你们几个,快去把那几个跆拳道会馆故意伤人的犯人铐起来。”

  几个警察也反应过来,急忙气势汹汹地跑过去。毫不客气地给权载仁,崔东右几人戴上手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权载仁几人有能力反抗,但是他们谁都不敢反抗。只能面色僵硬地配合。

  见到对方没有赔偿道歉的意思,王程对张绍云说道:“绍云,请一个顶尖的信得过的律师起诉他们。还有,把这件事宣传出去,透漏给媒体,让全世界都看看棒子国的跆拳道是什么实力水准和德行。”

  张绍云嘿嘿笑起来。他最喜欢干这样的事情,急忙点头答应下来:“是,师傅,我父亲公司在京城和几个顶级律师事务所有业务往来,我可以找他们。”

  “嗯,这件事你去办,具体地我就不过问了。我还是两点要求——三亿五千万美元的赔偿,和当场道歉,一个条件没达到,我就不会罢手。就算法庭宣判之后,我没有得到,那我以后有时间,也会亲自上棒子国跆拳道总部去讨要。”

  王程居高临下地看着权载仁等人,沉声说道:“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今天你们上门来给我送大礼,他日我必定会回报一下你们。”

  权载仁几人都同时心中一沉,今日见识了王程的实力,他们绝对不会自大到以后可以对抗王程。

  更何况,现在王程的实力就已经是如此了,等五年,十年之后,到那时候,岂不是真的可以独自一人打的棒子国跆拳道毫无还手之力?

  刚才他们的确是有了准备和王程打官司,法庭是不可能宣判赔偿三亿五千万美元的,可是听到王程要去他们总部挑战报复的话,他们都不敢这么做了。

  崔东右和权载仁几人对视一眼,都咬牙切齿地点点头,默契地同意了答应对方的要求。

  “等等。”

  权载仁戴着手铐,急忙开口,对王程喊道:“王程,这件事的确是我们不对,我向你道歉。而且,我答应你的赔偿要求。不过,三亿五千万美元不可能,最多就只有一亿美元。你答应的话,一小时后我就给你转账,但是你要答应以后不能为难我们棒子国跆拳道。”

  胡老爷子看向王程,王程对胡老点点头,对权载仁扬了扬眉毛,自信地笑道:“一亿美元?权载仁,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不过我也让一步,那就按照最初的两亿美元来算吧,少一毛我都不要,到时候后果自负。”

  权载仁眼神死死地盯着王程,几乎要将王程吃掉,咬着牙齿地说道:“你,你,你,王程,你狠。好,两亿美元,就两亿美元,我答应你。但是。我的条件你也要打答应,以后不能再为难我们棒子国跆拳道会馆的人。”

  王程看着对方,不置可否地道:“那就要看你们的表现了,如果再有你们这种自以为是的人上门来挑衅,我不介意帮你们调教一下。”

  “你放心。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们棒子国跆拳道就不会再招惹你,或许我们还有求教你的一天。”

  权载仁急忙保证地说道,此时已经有心想修复和王程之间的关系。

  这种几乎百分百的会成为世界顶级高手的人,谁敢得罪?谁不想打好关系?就算此时吃了亏,权载仁几人也不想竖立这样的敌人。

  “好,既然你答应了,那你们现在就过来给我道歉,然后转账,钱到帐了。你们就可以走了。”

  王程点点头,神色轻松地答应道。

  权载仁神色一楞,沉声道:“我刚才已经道歉了。”

  王程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看着对方,惊讶地道:“哦?你刚才道歉了吗?我没看到,也没听到。而且,就算你刚才道歉了,我也没接受,那就不算。现在你们几个闯入我房间又对我和我朋友出手的人一起过来对我们道歉,我们接受了之后。才算结束。”

  呼……

  权载仁的呼吸急促不已,浑身颤抖着,被铐着的双手紧紧地绷着,将手铐拉的笔直。有一股想出手的冲动。

  不过,被他旁边的崔东右迅速地一把按住了,低声道:“答应他。”

  权载仁呼吸急促地说道:“好,王程,我们就答应你。”

  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味道,权载仁带着崔东右。和两个下属,不包括依旧昏迷的刘真志,神色有一丝颓然,来到王程和杨青语几人面前。然后,四人一起向王程几人微微弯腰鞠躬,齐声道:“给你们添麻烦了,对不起。”

  王程没有立即答应,而是目光看向杨青语,刘诗成,张绍云,孙东鹤,赵建设几人,眼神带着询问。

  杨青语很无所谓地点点头,表示听王程的。

  刘诗成和张绍云,孙东鹤,还有赵建设则是满脸地兴奋,他们还是第一次享受如此的待遇,更是第一次以武者的身份战斗,胜利的喜悦是巨大的。每个人都露出笑容,然后一起向王程点头,表示接受了。

  王程又看了看胡老爷子一眼,得到胡老爷子没意见的表示之后,才对权载仁几人严肃地说道:“好了,既然你们诚心诚意地道歉了,那我们就接受了。钱到了,你们就走吧,我也不想多看着你们,影响我的心情。”

  权载仁几人站起身来,每个人的神色都很不好看。

  来的时候雄赳赳气昂昂,想要打压中华武术,可是残酷的现实将他们打击的一无是处,享受了屈辱,还赔偿了大笔金钱。

  两亿美元!

  权载仁知道他这次面对地是很大的麻烦。

  王程不理会他们,转身对胡老伸手邀请道:“胡老,抱歉,因为这些琐事怠慢了你们,快请进。”

  胡老笑呵呵地道:“虽然是琐事,但是事关民族荣誉,那就马虎不得,你做的很好。原本我还觉得,给你这么多诊费,有点划不来,我自认为我老头子的命还没这么值钱。但是,现在看着你,我觉得你就算再多要一倍的诊费,我都会一分不少地给你。不是我的命真的这么值钱,是你王程值得这个价钱。”

  说着,胡老将手中的黑色箱子递向王程,神色严肃而诚恳。

  秦科长,姜处长,以及几个棒子国的人都好奇地看着王程和胡老递过来的箱子,猜测着胡老所说地所谓诊费到底是什么。

  王程的医术在某些圈子里并不是什么很大的秘密,基本上有些渠道的人都听说过,只是有些人相信,有些人不相信而已。

  秦科长和姜处长在之前就是绝对不相信的,可是现在他们看着前几天听说最近几天可能就会断气的胡老此时活生生地站在这里。而且还是王程治好的,那他们也必须相信了。(未完待续。)

  (,,章节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