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872章 大地奥义?班门弄斧!

第872章 大地奥义?班门弄斧!

  这道声音出现的瞬间,普岸和普元等人都是神色复杂,没想到最终还是要靠他们来拯救五台山佛门之地的颜面?

  同时,炎木和炎真也是神色微微一变,同时想到了一个名字三藏院!

  五台山最神秘的三藏院,没有如少林寺,峨眉山,五台山等名山古刹出名,可是在佛门圣地之中,却是最核心的存在,乃是中华历史上佛门第一高僧玄奘和尚的传承,

  三藏的含义在印度佛门之中乃是经藏,律藏和论藏的意思,乃是佛门诸多经典的代表。

  其中,经藏是佛祖释迦摩尼所说的诸多佛门奥义,被其门下弟子后来加以整理书写出来,视为经藏。律藏,就是佛祖释迦摩尼给佛门制定下的诸多戒律,也就是规矩的意思。最后的论藏,就是释迦摩尼之后的佛门高僧对佛门经义不断论证得出的衍生经典,也就是后续发展。

  当年,玄奘精通三藏,去往印度寻找佛门根源,在印度学习诸多佛门经义之后,召开了一个盛大的佛教辩论会,参与者几乎囊括整个印度佛门高僧,几千个印度和尚对玄奘任意发难。

  最终,玄奘胜出,一举奠定佛门地位,而后又参加了印度历时七十五天的佛门无遮大会,最终也成为胜利者,可以说他以一张嘴将印度佛门几千高僧辩论的哑口无言!

  玄奘回中土之后,为佛门带来了大量的佛门经典,其中大多是来自印度佛门的,还有来自他自己的理解,将当时佛门带上了一个巅峰。

  可以如此说,中华大地的佛门发展历史可以分为玄奘之前和玄奘之后。

  国内的普通人对玄奘和尚的认知,大多都来自西游记,所以并没有觉得多么的高大。可是,在印度对玄奘却是更为的推崇,玄奘和尚在印度可是被编篡进入了学校教材的,几乎上过学的人都知道玄奘。

  而在国内宗教人士眼中的玄奘和尚,可以说是中华佛门的代表人物,没有之一,其他任何人都无法在佛门之中和其相比,释迦摩尼和达摩祖师或许都要差一点。毕竟佛祖对中华佛门来说象征意义更重要,实际上对佛门的实质性贡献自然不如玄奘来的多,而少林禅宗的达摩祖师也是自成一派,对整个佛门的发展也没有多大的推动意义。

  三藏院,就是玄奘和尚的传承,乃是中华佛门最强的传承之一,武学上不弱于金刚宗,佛学经义上更是无与伦比!

  而在场知道三藏院的人却是不多,只有几个道门高手知道,其他的独行高手以及国术世家的人,更是从不曾听说过三藏院,只是少数几个人知道曾经有个玄机和尚乃是唐三藏的传人。

  事实上,那玄机和尚不过是当时三藏院的优秀传承人之一,并不是唯一的三藏传人。

  呼……

  王程刚刚听到这一道声音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股气息冲击,然后一道人影就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带着一股浓烈的炙热气息,仿佛一座随时都要喷发的火山。

  “贫僧三藏院弟子,法戒,请道长赐教!”

  来着乃是一个中年和尚,声如洪钟,眼神如若铜铃一般地盯着王程。

  周围所有人都看着这个中年和尚。

  很多人都在好奇三藏院是什么。

  普岸开口道:“法戒,可是玄意师兄让你来的?”

  法戒和尚看着王程摇摇头,道:“不是,是我自己来的,大师伯不允许我们出来。可是,我不能容忍有道门之人来我佛门圣地撒野!”

  普岸和普元几人都是皱眉,没想到是法戒自己跑出来的。

  而且,他们并不认为法戒有实力击败王程,虽然法戒的实力也不弱于普元和普闻,可是比起普承还稍微差了一丝。

  “法戒……”

  普岸正要劝法戒退下。

  王程开口打断了普岸的话,道:“法戒大师,传闻三藏院乃是佛门圣地中的圣地,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我早就听闻三藏传承是最强大的佛门传承。”

  法戒神色倨傲地说道:“那自然,我祖师爷玄奘法师乃是佛门第一人,传承自然也是佛门最强,元鼎道长,虽然你击败了文殊院和降魔院,但是并不代表我佛门就被你道门击败了!”

  王程眉毛一扬,看着法戒淡淡地问道:“哦?那法戒大师能代表三藏院?能代表佛门?”

  法戒稍微一愣,他知道自己是偷跑出来的,根本不能代表什么。

  可是,这种场面,他如何能退缩?

  当即,他掷地有声地说道:“自然!”

  “好,你能代表就好,我可不希望击败你之后,又来一个什么人否定了你,又要代表佛门挑战我……”

  王程平静地说道。

  可是,他话中的意思却是让法戒心中恼火。

  法戒沉声说道:“闲话少说,道长远来是客,出手吧!”

  王程依旧摇摇头,道:“我让你先出手,客随主便!”

  法戒眼中光芒闪烁,显然有所准备,并不像刚才表现的那么鲁莽,一下子变得安静沉稳起来,心中对王程的实力很是清楚,刚才他可是亲眼看了王程击败降魔院两大顶级高手的,那两大先天高手的实力比起他来一点都不弱!

  所以,如此算起来,他对上王程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可是,他却是依旧自信,因为,他是三藏院传人,是玄奘传人!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法戒没有推辞,心中有所计较。

  呼!

  气息变化之后,法戒的整个人都变得更为躁动起来,仿佛火山即将喷发,炙热的温度凭空从其身体冲向四周,方圆是百米内的气息都迅速地提升了温度,变得炙热了起来。

  “看拳!”

  一声大喝。

  法戒就一拳冲向了王程,脚下一跺,整个广场上都是一震,地面仿佛地毯一样的席卷出去,一片片石头到处翻飞,而他的拳头也是带着浓烈的火红色罡气冲向王程而来。

  王程神色凝视着这一拳,法戒一脚传入地面的劲道到了他的脚下就变得平静下来,周围的地面都震荡不已,可是他的双脚周围很是平静,甚至一丝裂纹都没有。

  他知道,法戒脚下施展的也是一种可以借助大地之力的秘法,不过看其气息依旧是烈日纯阳,就知道他并没有去领悟大地极阴煞气,就只是单纯的领悟大地脉动而已。

  所以,法戒这一拳,不只是纯阳,更有大地脉动的奥秘,真正的如一座火山爆发一样的冲击。

  好一个三藏院!

  王程心中赞叹,不敢有丝毫怠慢,即便这个法戒和尚在内家修为上比起普承还差了一丝,但是实力上绝对超过普承一线。

  可是……

  法戒借助的却是大地脉动!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嘴角溢出一丝笑意,在自己面前显示大地奥秘?

  那当真是班门弄斧!

  王程紧紧地凝视着法戒拳头上的赤红色罡气,以及脚下的步伐,和周围地面震荡的脉动韵律,心中逐渐明了清晰,当即脚下一跺。

  轰!

  这一脚不是随意的一脚,他也施展出了自己领悟的大地奥秘,一股神秘的脉动韵律从双脚传入大地,和法戒施展出的大地脉动奥秘瞬间碰撞。

  刹那间,地面的震荡直接停止了。

  法戒神色也是微微一变,脚下步伐也是变得凝滞起来,不是那么顺畅,拳头上的罡气变化也在这一刻停下了片刻。

  王程瞅准了这一丝的机会,身体瞬间冲出,一拳大地锤法施展而出,双脚依旧踩着大地奥秘,每一脚都踩出一个小坑,而小坑周围掀出的泥土碎石都带着一模一样的规律和形状,如那规整的形状,如一朵朵花瓣。

  看的普岸和炎木等顶级高手都是瞪大了眼睛,仿佛王程每一步都踩出了一朵花。

  王程对面的法戒也是神色剧变,知道王程找到了自己领悟的大地奥秘的弱点,刚刚一脚阻止了他继续借助大地脉动蓄力,现在出手的时机有把握的秒到毫颠,让他这一拳的威力并没有凝聚到最巅峰最强大的时机!

  一瞬间,法戒的心中就滋生出了退意。

  可随后发现王程已经来到了眼前,法戒只能硬着头皮一拳和王程的拳头硬碰硬的对拼了起来。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动。

  法戒凝聚出的赤红色罡气完全爆发开来,一道道炙热之中带着沉闷的气息四处肆虐,却是无法对王程造成一丝伤害,反而是法戒本身被一股冰冷的极阴煞气侵袭了血脉,双脚迅速地后退两步,右胳膊冰冷麻木,心中更是一片冰冷。

  他输了!

  输的不是硬实力,而是对武学境界的理解上。

  他对大地的领悟,和王程差了至少一个境界。

  砰!

  普岸急忙上来一手按在了法戒的肩膀上,按动了几处大穴,止住了王程的极阴地煞劲道继续侵袭法戒的身体。

  噗!

  法戒一口鲜血挥洒在地上,鲜血散发着冰冷气息,没有丝毫热度,眼神还直盯盯地看着几米之外的王程,还有些不相信自己会输。

  他这一拳乃是借助大地之力凝聚力道,同时爆发纯阳火焰罡气,乃是土和火的融合,威力巨大无比,一座小山都能被他打平了!

  可是,在王程面前竟然一招就败了?

  他有些不相信,却又觉得似乎应该如此。

  毕竟,王程领悟极阴地煞罡气,对大地的领悟绝对在自己之上,破解自己的秘法似乎也是应该的?

  可……

  法戒很不甘心。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不屑的笑意,道:“法戒,你难道不知道我武圣山最出名的就是天罡地煞两门拳法?还在我面前施展大地脉动?我一眼就能看出你大地脉动的破绽,击败你比击败另外两个对手更加轻松。”

  法戒面色一红,差点被气的再次吐一口老血,盯着王程喝道:“元鼎,你别得意,他日我会再次上武圣山挑战你!”

  “从今天其,我的规矩就是,不会在和手下败将比武,除非是生死之战!”

  王程也是毫不示弱地沉声说道。

  “生死之战就生死之战。”

  法戒顺着就说了出来。

  普岸急忙一把将法戒来到了自己身后,对着王程双手合十,神色平静,眼神略微复杂地说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当有杀念。道长当要注意,今日是我五台山输了,我们会遵守约定!”

  王程也收起傲气,恢复了一丝冰冷,如一派宗师,也以道门礼仪说道:“好,今日到此为止,五台山也不愧是中华佛门第一圣地,先天高手如云,贫道也很佩服。”

  反正已经赢了,王程也不吝啬夸赞一下五台山的底蕴。

  普岸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微微摇头,道:“不敢当,道长是要在这里稍作休息,挑选弟子?还是?”

  王程看了炎木一眼,看到炎木轻轻摇头,王程也不想在这里居住下来,留下来必然还会有麻烦,三藏院的高手可能还会来挑衅。

  当即,他也摇摇头,道:“就不休息了,我公务繁忙,马上要去京城主持大局。至于服役人选,我可能随意挑选?”

  普岸想了想,点头道:“我们普字辈和三藏院的人之外,道长可以挑选两人去服役,我们遵从政府政令!”

  普字辈的都是文殊院和降魔院的顶级高手,三藏院也不会除外行走,所以只能挑选矮辈的。

  这可难不倒王程。

  当下,王程的目光就看向后面的那些中年以及年轻和尚的身上。

  今日可是面向天下公开的佛道之争,普岸带来的自然都是文殊院和降魔院的精英高手,可以撑门面,向天下人展示五台山的实力和底蕴。

  所以,这里每一个和尚的气息都不弱,除了几大先天高手之外,其他的大部分竟然都是绝世高手,少数几个年轻和尚乃是触摸绝世高手边缘的天才高手。

  王程直接手指指了两个和尚,一个触摸先天边缘的绝世高手,以及一个刚刚踏足绝世境界的年轻和尚,道:“就他们两个了!”

  普岸看向两人,神色严肃地道:“念生,念觉,你们出来,从今天起,你们就跟随元鼎道长,两年内听从他的命令,但是切忌不可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们去只是执行公务!”

  中年和尚念生和年轻和尚念觉都一起走了出来,一起双手合十行礼,道:“是,师傅!”

  王程看着年轻和尚念觉眼中的那一丝惊喜,嘴角也露出了笑意。

  他就是喜欢这种不甘寂寞的年轻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