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二十四章 秘法—逆转真龙!

第四百二十四章 秘法—逆转真龙!

  (中午去打针了,这次轻微一些,两天就打完了。也正好到时候限免结束,然后会有爆发……继续求票,求支持……多谢大家……)

  有过昨天和司徒老怪的交手经验,王程心中对这种巅峰的国术高手也不是那么充满了无力感。只不过,当初他对抗司徒老怪全力一击的时候,用的乃是神象步伐九步蓄力之后的全力爆发,才能勉强对抗。

  而现在,这疤脸老者已然冲了上来,速度快如闪电。而且看其气势绝对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战斗,显然是不会给王程蓄力的时间。

  王程呼吸变幻,双眼光芒大盛,心中思绪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在运转,不断的思考着办法。

  对方是能在一两招的短时间内击杀自己的绝顶高手,转身跑只会死的更快!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自己一旦死了,杨青语估计也是跑不掉。

  王程很清楚现在的形式,自己修炼的所有拳法都在心中不断的来回回放,呼吸也有一丝紊乱起来,不断以各种拳法的内家法门在变化。

  可是,他却是发现以现在几门拳法的修为境界,无论如何,似乎都无法对抗这疤脸老者。

  说时迟,那时快!

  王程仅仅思绪运转了一会儿,疤脸老者就已经跨过了十几米的距离,仅仅只用了两步,拳头凝聚着一层薄如蝉翼的罡气,与司徒老怪的国术修为相当,其身后跟着另一个中年人,不过这个中年人没有冲着王程来,而是冲着杨青语去的。

  电光火石之间!

  王程心中猛然流淌出一段呼吸法门,和气血搬运之法。

  非常的复杂!

  非常的高深奥妙,一时间无法理解其中的作用。

  “这是,真龙拳法当中的一段?”

  王程刹那间,根本来不及多想。

  真龙拳法他还没有完全的解读透彻,只是理解了前半部分,后面还有很多信息没有看透,只是粗浅的将上古文字翻译了过来,距离完全解读还有很远的距离。

  在这生死攸关的时间,这段真龙拳法后半部分的一段呼吸秘法突然在脑海里冒了出来。

  这段法门似乎是单独存在的,名叫逆转真龙!

  王程此时好像洛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绳索一般,来不及思考,立即就施展出来。当下他呼吸一变,面色随之就是剧变,气血运转之下,体内五脏六腑,全身骨骼都一阵阵抽搐。

  他清晰的感觉到,体内心跳发生了巨大变化,每一次心跳,都好像在打鼓一样,但是输出的血液,竟然和之前截然不同,因为,方向相反……

  全身血液竟然逆转流淌,那无法言喻的剧烈刺痛,让王程的意识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

  不过,随后,王程的身体刹那间暴涨一圈,脊椎骨骼咯吱咯吱作响,一截截骨骼竟然从肌肉里凸了出来,将衣服撑的鼓起!

  这一门逆转真龙的法门,竟然是将全身血液逆转,并且还让王程活的好好的。

  简直堪称神奇!

  砰砰……

  这时候。

  疤脸老者的拳头来到了王程的身前,一层层罡气爆炸后,发出一声声脆响。

  王程意识清醒了一些,瞬间后退,双脚猛然在地面上一跺,轰的一声,爆炸性的力量爆发出来。这是让王程本人都惊骇的力量,整个地面直接出现一个坑,他的身体也直接瞬间高高跃起,速度竟然比之冲过来的疤脸老者更快。

  轰……

  王程加速退!

  疤脸老者也加速追,虽然他面色有一丝震惊,震惊于王程此时猛然爆发的力道有些诡异强大的不合常理。

  但是,在这短时间内,他也根本来不及多想其中的原因,击杀,或者重创王程,才是他目前必须要做的。

  让王程拿不到比武大会的冠军,就是他此行的目的!

  一股股气血在王程的体内翻转,一股股力量涌现,却又压抑在体内,王程压抑不住了,猛然张嘴发出一声大喝。

  但是,他发出的声音却是让对方两人人都吃了一惊!

  昂……………………

  王程身在空中,一声大喝,发出的赫然是一声高亢而摄人心魄的龙吟之声,身体震荡,好像一条巨龙的身体蜿蜒曲折在云中一般。

  追上来的疤脸老者心神都瞬间楞了一下,然后神色一变,再次发力,心中杀心暴涨。

  王程的身体一顿,发挥出了真龙拳法的最强特性凭空发力!只见他身体扭转,脊椎骨骼颤动,腰身弹射了一下,身在空中,立即二次发力。

  昂…………

  又是一声龙吟,只不过这一声不是王程喊出来的,而是经过他身体发力,引动周围的空气气流自动发出,也就是象形拳所谓的拳出声相随的高深境界!

  王程的脊椎骨骼如一张弓一样,手臂是箭,拳头是箭尖,直接射了出去,直刺冲击而来的疤脸老者。

  这真龙拳法的发力技巧,和形意拳八极拳有些相似。

  拳头呼啸,又如一座山峰一样的砸下来,这一拳有多大的力道,王程自己都不清楚,只知道超过自己之前许多倍,保守估计,在七倍以上。

  轰……

  两拳相交。

  疤脸老者原本轻松的神色猛然剧变,双眼闪烁着不可思议的光晕,显然不敢相信王程的拳头会有这么强势的力道。

  只见空中的王程只是身体倒飞出去,借力跃出十米远,拳头有一些麻木,身体没有其他任何的伤势。

  好强,连王程自己都觉得自己此时好强。

  硬撼国术巅峰强者,一拳击碎疤脸老者拳头上初步凝聚的罡气,这是他以前不敢想象的境界,他以为自己要做到这一步,至少要十年以上。

  没想到一门还没理解的真龙拳法的秘法,就让他提前做到了。

  “不可能,你不可能这么厉害!”

  疤脸老者大喝一声,双眼杀气毫不掩饰的溢出。再次一步迈出,这一次他一步就来到王程面前,拳头如枪尖一般的刺向王程而来,罡气没有完全凝聚,有一丝溢出。

  王程此时心中信心十足,怡然不惧,双脚猛然发力,地面再次出现一个凹痕,地板寸寸碎裂,脊椎骨骼震荡,再次和对方面对面的一拳挥出。

  轰……

  又是一声轰鸣。

  这次王程退了半步,右手逐渐在失去知觉,但是没有大碍。

  疤脸老者也停在了原地,拳头上竟然也感觉到了一丝麻木,面色阴沉的可怕,两道疤痕几乎扭曲到了一起,沉声道:“你这是什么拳法?这是龙形拳,绝对不是武圣山拳法,不然长鹤早就天下无敌了。”

  “你先自报家门和你的目的,我再考虑是不是告诉你!”

  王程冷冷地说道,双眼闪烁着金色光晕,比之前猛虎九式的琥珀色瞳孔更为浓郁冰冷,好像看到的一切在他眼中都如草芥一般。

  他很想知道,对方究竟是谁,目的是什么。

  “道上的人都叫我刀疤,对你出手,也只是一次交易而已。”

  疤脸老者沉声说道,神色间出现了一丝焦急。

  时间不多了,他还有一次出手的机会了。可是经过两次和王程硬碰硬,他已经没有信心击杀或者重创王程了。

  咚咚……

  这时!

  那中年人冲了过来,想要从王程的身边冲过去继续追杀杨青语。

  王程看着这执着的中年人,眼中冷色一闪即逝,猛然一步迈出,挡在了其面前,然后就是毫不客气地一拳挥出。

  中年人似乎也没想到王程能在刀疤老者的拳头下存完好地活下来,所以这一下他猝不及防,即便急忙抬起一只手挡在了胸口,却也依旧被王程一拳直接打中手掌,再次击中其胸口。

  咔嚓一声骨骼碎裂的脆响很是刺耳。

  中年人胸口瞬间凹陷下去,一口鲜血就吐了出去,整个人也飞了出去,身在空中,就已经失去了气息,一招当场毙命!

  刀疤老者浑身气息大盛,也瞅准了这次机会,在王程出手的刹那,他也出手了。

  两人距离很近。

  刀疤老者眨眼间就来到王程的身前,欺身上来,手肘和拳头一起招呼王程的胸腹之间,施展的赫然是八极拳,同时腰身旋转之间,还有一招铁山靠,他想要以绝对强悍的冲击劲道来打破王程的力道,争取重创王程。

  三招连环。

  如果是之前的王程,绝对无法抵挡,没有一丝生还的机会。

  而现在,王程丝毫不惧,双脚神象步伐一跺,整个人如一座山峰一样的站在原地,双拳凝聚而出,一手拳,一手爪,龙吟之声再次响起。

  好强势的龙形拳!

  王程此时已经确定,这真龙拳法乃是一门高深的龙形拳,只是不知道上古创造这门拳法的武者是根据什么来创造拳法的。

  每一门象形拳,都有一个模仿的具体动物,如蛇形拳,虎形拳,猴形拳等等。可是龙却是上古华夏一族集合诸多动物图腾的身体部位集合在一起,想象出来的一种神兽,现实中根本没有实物可以观摩和模仿。

  如此,上古武者也能创造出这门深不可测的真龙拳法!

  只能说,上古拳法,果然有莫测的威力,不是近代的拳法武术能比拟的。上古武者对人体内部骨骼血脉脏腑的了解,也似乎是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是现代各种高科技也无法理解的。

  逆转气血这种诡异而不可思议地秘法,王程在之前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他说出去估计也没人会相信。

  砰砰砰……

  刀疤老者的三招眨眼间就结束了。

  王程的实力终究是不如对方,即便此时施展了逆转真龙的秘法,气血逆转,实力暴涨,可也只是看看和对方持平,认真地说,还是弱了一丝丝。

  所以,他没能完全挡住对方的三招。

  噗!

  王程被疤脸老者一拳结实地击中了腹部,一口鲜血吐出,同时退后了两步。

  疤脸老者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身上的杀意消失的一干二净,好像刚才只是很普通的切磋一般,还像模像样地抱拳道:“领教了,武圣山王程,今日之事我一辈子都会记住,后会有期!”

  言罢,这老家伙没有丝毫迟疑,转身就跑。他出手的机会已经结束了,如果再拖几秒钟,大批高手出动,他就跑不掉了。

  王程虽然脏腑震动,可还是追了上去,不过刚刚跑出几步,对方就加速拐进另一个通道消失不见了。

  一切发生的很快,结束的也很快。

  从王程遇到刀疤老者,到现在,只不过过去了五六个呼吸的时间,杨青语才堪堪跑出五十多米的距离。

  “青语。”

  王程站定,对杨青语喊了一声。

  杨青语心中正想着找谁来帮忙,又担心王程坚持不到那时候,突然就听到了王程的声音,当即她急忙停下脚步,一转身,看到那老者已经不见了,现场只有王程和地上一具尸体。

  那尸体正是和老者一起的。

  杨青语惊讶不已,心中有一丝惊喜,急忙跑了上去,关心地问道:“王程你没事吧?那个老家伙呢?”

  面对敌人,杨青语的称呼也是毫不客气了。

  王程手腕一转,躲开了杨青语要给自己把脉地手,露出一丝勉强地微笑,道:“我没事,你放心吧,那老家伙已经跑了。”

  此时,他感觉到体内逆转而流的气血太过强势,呼吸也更为悠长,一个呼吸间,气血就运转全身两周有余,赫然是达到了两周天的境界。但是气血却是如刀一般,流淌过的地方,就好像刀刮一样,都传出一丝丝刺痛,筋肉,脏腑,骨骼,无一不发出刺痛,刺激着他的神经。

  只不过,他以绝对强悍的毅力忍住了,但是仔细观察,还是能看到他全身许多肌肉都在细微的抖动。

  杨青语看着王程紧皱的眉头,问道:“你真的没事?那个老家伙很厉害,可能比我爷爷还厉害,他没有伤到你?”

  杨青语还有些不相信,对方明显来者不善,实力也是强悍无匹,王程怎么可能这么安然无恙?反而对方跑了一个,死了一个?

  王程再次露出一丝微笑,故作轻松地道:“他对我出手了一招,我挡下了,他就跑了。这里是比武大会现场,他没有过多的出手机会,这家伙想去追杀你,我就把他杀了。”

  杨青语看了看地上的尸体,没有一丝在意,她还是仔细地凝视着王程的全身上下,发现的确没有哪里受伤,只是衣服凌乱了一些,和吐了一口血,才稍微安下心来,皱眉说道:“那个老家伙是谁?为什么对你出手?”

  “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现在对我出手,目的应该只有一个。”

  王程肯定地说道。

  杨青语稍微思索,也瞬间明白过来,道:“你是说,他是为了比武大会冠军?”

  王程点点头,道:“只有这一个原因,其他的都没有意义。”

  杨青语也点头,的确,如果是其他的原因而得罪武圣山,的确没有多大的意义,只会得不偿失。

  咚咚咚……

  一阵急促而沉重的脚步声响起。

  随后,一道炙热的气息吹拂而来,人未到,炙热的体温就先随着风声而到。

  这自然就是内家修为王程都看不透地师傅长鹤。

  呼……

  长鹤呼吸急促,显然是全力爆发气血才能这么快速地赶来,双眼闪烁着骇人的光芒,好像要择人而噬一般,左右看了看,发现那老家伙已经跑了,对王程沉声问道:“他跑了?你没事吧?”

  王程点头道:“嗯,跑了,他知道时间不多,你们要到了,他没伤到我。”

  长鹤双眼通红,心中的怒火无处发泄,低喝一声,转身一拳轰在走廊的墙壁上,罡气毫无保留的爆发。这夹杂着钢筋地水泥墙壁顿时被打出一个大窟窿,中间的几根钢筋都被打断,墙壁另一端的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被爆炸的罡气震的粉碎。

  随后,又是一阵脚步声。

  牛大海,永定和尚,璇玑道士,叶鸿,董承寿等绝顶高手都赶到了,同时还有几十个被惊动的附近保安。

  牛大海他们这些高手都是这次比武大会的承办组织者,可以说这次比武大会凝聚了他们一辈子的心愿发扬武术。

  没想到,竟然有人在现场袭击选手?而且是头号种子选手?

  每个人的神色都不好看,这简直是把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放在眼里,当着他们的面蔑视他们。

  长鹤一拳打碎了通道墙壁,心中怒火还没有发泄光,双眼通红地看向跟来的十来个顶尖高手,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就沉声问道:“刀疤是你们谁找来的?”

  长鹤一生无子,而且到老还因为对武学的追求而保持着童子之身,心中唯一的寄托就在王程身上。

  刚才看到监视器上显示的画面,刀疤对王程出手的时候,他几乎感觉到了人生的绝望,直接就跑了出来。

  王程如果真的死了,他个人的寄托事小,可是武圣山的传承断了,才是对他最大的打击。他当年已经辜负了师傅的期望,如果找的师门传承弟子也没能保住,他绝对会死不瞑目。

  所以,此时的长鹤心中的怒火要是倾斜出来,绝对能焚烧三山五岳,是现场谁都不敢去承受和招惹的。

  于是,牛大海等人都保持了沉默,不想此时去撩拨长鹤,免得引火上身。

  “我知道绝对是你们当中的一个人。”长鹤的视线如火焰一样扫过每一个人,没有放过他们,声音掷地有声地道:“杀了我徒弟,你们的门下弟子就能拿到天下第一?如此手段也用出来,真当我长鹤老了?当我武圣山无人了?”

  一个个字喊出来,包含着天罡秘法,声音震动的地面灰尘都飘扬了起来,在周围一个个通道里来回回荡。

  那几十个保安更是直接被声音震破了耳膜,耳朵流出鲜血,短时年内失去了听力,一个个难受不已,可却又不敢离开,每个人脸上都满是惧意。

  “长鹤,你先冷静一下。”

  终究还是牛大海开口劝说了一句。

  王程也想说话,但是没说出口。因为他想让师傅发泄一下也好,而且他也和师傅长鹤想的是一样的。

  派那刀疤老者袭击自己的人,绝对就是在场的这十几个人当中的一个。

  所以,师傅长鹤说的话,也不算冤枉这些人。

  王程也就任由师傅长鹤发泄,同时自己也全身戒备着,随时都准备出手。

  轰……

  牛大海这句话好像是点燃火药桶的星火一样,长鹤瞬间就爆发了,呼吸一变,毫无动作之下,身周气息就凝聚成一层罡气,一步迈出,轰鸣声阵阵,道道罡风吹拂而出。

  在场的所有人都神色一变,尤其是牛大海等高手,他们谁都没想到长鹤的实力已经到了如此的地步。

  这赫然已经是初步跨入了天罡拳法当中踏罡布斗的绝顶境界!

  身体随意一动,呼吸间就是罡气随行,到了如此境界,天下间能抗衡的,真的没有几个了。

  “叶家的人,找死!”

  长鹤一声厉喝,身体瞬间随着一阵罡气冲出,带着一阵阵的风雷之声,拳头化作一道雷霆一般,凝聚出的罡气几乎化为实质,拳头表面竟然反射出光晕,直接笼罩来自港岛叶家的叶鸿。

  因为,当年的长鹤在建国之后,就主持着清扫工作,知道很多信息。其中,他知道当年刀疤从内地逃往南洋,就是叶家的人帮的忙。

  刀疤老者,欠叶家一条命!

  叶家是能请动刀疤出手的人之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