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867章 五台山,三藏院

第867章 五台山,三藏院

  重阳宫外。

  普闻和普善,普忍等五大五台山高手迅速地走了出来,每个人的气息都很是凝重,普忍更是气息混乱,内伤显然不轻,面色逐渐苍白,体内纯阳气血也压制不住伤势。

  “普忍,你怎么样?”

  普闻面色如水一般平静,看着普忍淡淡地问道。

  普忍脚下虚浮,双手合十,粗狂的脸上也没有了之前的张狂,低声道:“师兄放心,贫僧还可以走回去!”

  普闻目光之中精光闪烁,伸手又在普忍的胸腹几处大穴上拍打了几下,想要疏通普忍脏腑之间的气血,减轻伤势。

  刚才,王程一拳结结实实地击中了普忍的胸口,他们知道,如果王****的下杀心的话,一拳足够击碎普忍的心脉。

  不过,即便是王程有些手下留情,没有杀了普忍,可也足够让普忍重伤,脏腑受创,心脉创伤严重。

  更重要的是,普忍知道自己脏腑之中有一股残留的劲,乃是王程刻意留下的。

  刚才普闻查看之后也看出来了,他自认为一定能够化解。

  可,现在手掌按着普忍的心脉几处大学,普闻就是神色更为凝重严肃,眼中更是闪过一些不敢相信的神色。

  哼!

  这几下下来,普忍也不好受,心脉刺痛,脏腑难受,强行忍受下来,发出一声闷哼。

  普善低声问道:“师兄,可能化解?”

  普闻没有回答,双手没有继续拍打血脉,而是沿着心脉几处大穴的脉动查看起来,面沉似水,低声道:“以普渡呼吸秘法搬运气血!”

  普忍当即就呼吸变化起来,想要以五台山秘法普渡呼吸来搬运气血。

  可是,当他呼吸变化之后,发现气血并没有随着自己的呼吸进行搬运,心脉之中仿佛有一种东西在影响着他的气血运行,和他的呼吸秘法产生了冲突,一时间让他的心脉更为刺痛,仿佛一把刀将心脉劈成了两半一般。

  噗!

  接着,普忍就吐出一口粘稠的鲜血,乃是直接从心脉之中吐出的,脏腑之中仿佛有一把刀在搅动一般的刺痛,让这位绝世高手也是变得面孔扭曲。

  普闻急忙一把拍在了普忍的胸口,再次在几处大穴上点了几下,缓解了普忍的刺痛,但是他神色却是更为难看!

  普善再次问道:“师兄,普忍师弟怎么样了?”

  普闻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回头看了看重阳宫,仿佛看透了一栋栋仿佛看到了后面的王程一般,沉声说道:“元鼎在普忍师弟的心脉之中有一股劲,在影响普忍师弟的全身血脉运行,我没办法化解,强行化解的话,有可能会让普忍师弟的心脉断裂!”

  几个五台山的高手听了这话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在心脉之中留下一股劲影响全身血脉?

  普忍的手掌轻轻地揉着自己的心口,浑身都有一丝僵硬,声音略微颤抖地问道:“师兄,那我自己能不能依靠内家修为慢慢化解?”

  普闻摇摇头,长出一口气息,无奈地说道:“不可能,你心脉都不能控制,如何搬运内家气息?就如你刚才一样,只要你强行搬运气血,就会心脉绞痛,严重的话,那股劲会直接爆发出来,震碎你的心脉!”

  几大绝世高手再次沉默了起来,都是纷纷震撼。

  在对手的身上留下一股劲,这对高手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

  可是,那要看对象是谁,更要看留下的部位以及是什么劲。

  如普忍这种绝世高手,天下间能在他身上留下一股劲的高手已经是屈指可数了。可是,普闻不相信有谁能在普忍的心脉留下一股劲,又不杀了普忍。

  心脉乃是人体内仅次于脑部血脉的最脆弱大脉,稍有不慎就会断裂,然后就会失去生命!

  五台山可没有印度佛门和婆罗门秘法,可以依靠肺脉续命,一旦心脉断裂,就只有等死一途。

  普忍急忙默念了几句经文,稳住了自己的情绪,沉声问道:“那只有元鼎本人可以解?”

  普闻想了想,不确定地说道:“可以回去问问大师兄,如果大师兄也解不了,就只有找元鼎本人了。如此,却是让我们陷入了被动……”

  普善也有些无语。

  想到三日之约,几人都心中忌惮。

  到时候王程掌握着普忍的性命,到了五台山,他们真的可以全力压制王程吗?

  想来,很难。

  普善开口说道:“早就听说过元鼎在医术上也是冠绝天下,有起死回生之能。之前贫僧一直不相信,医术可不是武学,有天赋可以速成,没有几十年的积累敬仰,如何能成就高明的医术?现在看来,元鼎的医术即便不是冠绝天下,也是天下有数的名医,才能留下如此让我们束手无策的劲!”

  “为了三日之约不受制于元鼎,如果大师兄也解不开,我们就只能去找他们了!”

  普善最后下结论地说道,去找他们!

  他们是谁?

  普闻和普忍几人听了都很不舒服,这个他们,就是同在五台山,但是却和他们从来都没有过多接触的五台山一脉——三藏院!

  五台山不是一座山,而是一片山脉,乃是世界五大佛门圣地之一,更是中华第一佛门名胜,其中并不是只有一座寺院,而是有好几个,合称五台山佛门!

  普闻眼中呀闪过一丝迟疑,当即说道:“此事不能脱,元鼎留下的劲道很奇妙,我担心他将来可以一言定普忍师弟的生死,我们现在就回去找大师兄,如果大师兄不能解开,就只有去找三藏院了!”

  普忍神色黯然地点头,知道今天自己是踢到铁板了,那武圣山元鼎比传说中的更加强势。

  当下,普闻和普善一起扶着普忍,和其他两大高手一起朝着五台山而去!

  五台山和重阳宫相隔不远,但是也绝对不近,乃是临近省份,相距也有上千里地。

  寻常人坐车也要一天左右,可对武者高手来说,靠着双脚,也能在一天之内在两地之间走一个来回。

  而对普闻等绝世高手来说,速度更快,更是一两个小时内就已经越过了千里之地,比传说中日行八百的飞毛腿更为迅速,他们从五台山来重阳宫,就是一个半小时赶到了。

  不过,这次他们回去带着一个如普通人的普忍,自然速度慢了一点,到快天黑的时候才赶回五台山。

  几个老和尚站在一座山脚下等待着,看到普闻五人出现的时候,都急忙迎接上去,为首一个老和尚目光扫过,就看出几人的狼狈,以及普忍的气息虚弱。

  “普忍师弟心脉受伤了?”

  眉毛都已经雪白的老和尚低声问道。

  这位老和尚就是五台山文殊院的首座,也就是普闻几人称呼的大师兄,普岸,乃是普字辈的大师兄,执掌文殊院。

  而五台山传说中就是文殊菩萨成佛的道场,所以文殊院在这里地位崇高,乃是佛门经义聚集之地,降魔院还要听从文殊院的命令!

  普闻对普岸恭敬地双手合十行礼,神色极其惭愧地说道:“师兄,贫僧无能,此次前去重阳宫,全真七子的确都因为修炼武圣山地煞拳法而受了内伤,实力不全,都不是我们的对手,可是那武圣山元鼎,却是能和我抗衡。并且,普忍师弟被元鼎打伤,在心脉留下一道劲,我无能为力!”

  普忍和普善四人也都惭愧地行礼,这次行动没能成功,他们都很不好受。

  五台山要重出江湖,第一战想要打压重阳宫,打压王程,可是却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先行几乎折损了一大高手。

  普岸眼中似乎燃烧着熊熊火焰一般,目光几乎要将普忍看透,声音醇和地说道:“心脉受损,那武圣山元鼎留下的乃是天罡雷劲,可同时又针对血脉筋脉以及脏腑有所限制,的确精妙。”

  普忍心下恍然,难怪自己脏腑和全身都开始刺痛了,原来还作用在整个脏腑和全身筋脉,同时也是身体一松,相信大师兄能解救自己,当下双手合十,恭敬地说道:“还请师兄出手相救!”

  普岸点点头,道:“跟我来。”

  普忍恭敬地跟在普岸的身后。

  普闻和其他几人也都陆续跟上,走向山上的文殊院而去。

  一路上碰到的诸多五台山的和尚看到普岸和普闻几人都是恭敬地行礼,普字辈的和尚在这里都是前辈,每一个都是地位尊崇,不是一方绝世高手,就是精通佛理奥义的高僧。

  而普岸更是深不可测,乃是五台山地位最高的高僧之一,几乎掌控着除了三藏院之外的所有分院。

  “师兄,我们和武圣山元鼎约定了三日之后他会来武圣山。”

  普闻一边走,一边汇报情况。

  普岸雪白的眉毛跳动了一下,依旧平静地说道:“该来的始终回来,元鼎想要重整武圣山,同时还要掌控大内,我们五台山不管是不是有意的,都会成为他前面的障碍,所以我们和他之间没有仇恨,但是却不可避免的会有一战!”

  几个五台山的高层都明白其中的道理。

  普闻继续说道:“师兄,我看元鼎气息,或许是修炼了重阳宫的先天功,他筋脉骨骼也异常端正却不僵硬,有易筋洗髓的形象,所以我推测他或许还修炼了少林寺的易筋洗髓。再加上他身负武圣山绝学和五禽宗秘法,还有那传说中的金刚宗秘法。”

  “如果我们这次不好好的打压一下他,将来他武学圆满大成的时候,可能就是另一个唐玄奘了。不过这次不是玄奘法师,而是元鼎道人!”

  普岸的脚步停顿了一瞬间,接着就再次走向文殊院,可是气息已经更为严肃起来。

  身为五台山文殊院首座,普岸自然很清楚当年的唐玄奘是如何的强势。

  当年五台山乃是唐玄奘最后的圆寂之地,这里有诸多唐玄奘留下的传说,以及文献。

  诸多佛门经义的成就切不说,那武学成就,就是佛门历史上无人可以比拟的,即便是佛宗释迦摩尼和金刚宗祖师爷,以及少林达摩祖师,比其唐玄奘的武学实力或许都要差一点,说是佛门历史上的第一高手,也不为过。

  唐玄奘从中土途经金刚宗抵达印度佛门圣地,一路过去可不只是靠心中的佛门经义去说服的,同时还要靠拳头去击败一个又一个的佛门高手的挑战。

  这一路,唐玄奘打过去,只在金刚宗和印度佛门圣地败过两次,可最后唐玄奘回归的时候,再次挑战曾经击败过他的高手,最后胜出,成为整个东西方佛门第一个公认的佛门第一高手!

  如此人物,竟然在道门也要出一个?

  普岸心中略有压力,可是来到文殊院之后,他就淡淡地说道:“先来见一位客人!”

  在门口,其他人自动离开,只留下了普岸,普闻,普忍,普善几人,走进了大厅之中,却是看到那中间的蒲团上盘坐着一个他们不曾认识的僧人,手持金刚佛珠,闭目默念着经文。

  普岸介绍道:“几位师弟,这位是三藏院的玄意师兄!”

  普闻几人都是浑身一震,不只是三藏院的出身,更是连普岸都将对方称作师兄,可见普岸对对方是认可的。

  当即,几人都纷纷躬身行礼,齐声道:“见过玄意师兄!”

  玄意面容看起来就很苍老,脸上褶皱很多,可是眼神开合之间,却是神光闪烁,其后就隐匿不见,只有一片平静,目光扫过普岸和普闻几人,声音如春风一般地说道:“几位师弟客气了,可是刚从重阳宫回来?”

  普闻点头道:“不错,正是刚从重阳宫回来!”

  普岸看了普忍一眼,说道:“玄意师兄,普忍师弟在重阳宫遇到了武圣山元鼎,被其打伤,心脉留下了一股劲,我也不能化解,还请玄意师兄出手救一救普忍师弟!”

  普忍上前一步,心中微微震惊与大师兄普岸也无法化解,急忙恭敬地对玄意行礼道:“贫僧普忍,见过玄意师兄!”

  玄意眼中平静的目光变得深不可测起来,视线在普忍的身上扫视了一眼,开口道:“师弟切过来!”

  普忍恭敬地上前一步,来到了玄意的身前。

  玄意依旧坐在蒲团上,只是伸出手指,手指缓缓地在普忍的心脉上一点。

  嗡……

  一声闷响在空中响起。

  普忍身体一颤,接着全身刺痛,然后一口鲜血就吐在地上,接着浑身轻松,气血随心所欲,当下大喜,弯腰行礼道:“多谢师兄救命之恩!”

  普岸,普闻,普善几人看的都是佩服不已。

  他们束手无策的伤势,玄意却是随手一指就解决了。

  三藏院,果然深不可测。

  普善恭维地说道:“玄意师兄果然佛法精深,道门第一高手留下的伤势,您一指就可化解!”

  玄意却是摇摇头,语气凝重地道:“对手的实力虽然没有达到巅峰,可是对武学和人体的理解却是不下于我了,手法很精妙,除了我之外,或许其他人都无法化解了。而我之所以能化解,是因为我的实力在他之上。如果他的实力和我同等,我也会束手无策!”

  “看来,道门的确是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小小年纪,已经看透人体奥义和武学奥秘,将来当是不可限量,可谓前无古人!”

  玄意对王程的评价也是极其推崇。

  普岸看着玄意说道:“道门元鼎三日后会来五台山!”

  玄意微微点头,随后就站了起来,平静地说道:“嗯,老衲知晓了。我先回去休息了,三藏祖师爷留下祖训,三藏院永远不参与武林纷争!”

  普岸和普闻都有些失望,可也不好强留。

  “恭送玄意师兄!”

  几人都恭敬地对着玄意的背影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