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863章 先天胎息,佛道相争

第863章 先天胎息,佛道相争

  九,是一个很神奇的数字。

  不论是在道门,还是佛门之中,九几乎都代表着一个极限。

  九,为数之极!

  很多小说之中,也是以九来表达出很高深莫测,很厉害的味道,比如九阴真经,九阳神功,独孤九剑等等。

  这样的名字一听,每个人看过之后都本能地就会认为这是绝世神功,兴趣大增。

  九乃是数之极,所以在宗教之中大多数时候代表的就不只是单纯的九个的意思,而是无穷无尽的极限。

  三,代表的是生生不息,代表的是一种传承延续,九那就是极限。

  纯阳九变作为纯阳真仙吕洞宾传下来的秘法,自然不能免俗,追求的也是纯阳气息的极限,所以为九变。

  王程依旧如开始说的一样,没有将九本书誊抄下来,而是一一翻阅了三遍,将其牢牢地记在了记忆之中,经过三次翻阅也大致地理解了其中的许多道门秘法,毕竟他本身就已经修炼到了至阳气息的境界。

  这时候,已经是天黑的时候了!

  两本书,王程花费了一天的时间去记忆,这也是为了以防万一,直到真正清晰无比地记忆完成之后,他才结束。

  等回到武圣山之后,他就会专门将两本书都书写出来,作为门下弟子的传承秘法。

  虽然当初长鹤道士和炎木道士之间有过约定,那就是不得将交易的秘法作为传承,可是炎木道士显然不是这么想的,看全真七子都修炼了地煞拳法,就知道炎木已经打算要将地煞拳法作为重阳宫的核心秘法去传承了。

  这是因为当初炎木根本没有将武圣山的威胁放在心中,那时候的武圣山就只有长鹤道士一个人算是高手,可也是高的有限,在炎木的眼中是一个弱者,武圣山也面临着消失的危险,刚刚打出名声的王程也没有被他放在眼里。

  所以,所谓承诺,他自然也就没有去执行。

  王程来这里发现之后,也没有去追究。

  既然重阳宫不遵守承诺,那他也照做就可以了,到时候看谁吃亏。

  而此刻的炎木道士心中其实是有些后悔的,后悔自己当初先一步毁约了,以至于在王程得到先天功和纯阳九变之后,他都不好意思说让王程不得传给其他人的话来。

  走出洞口,炎闰和炎真两人还守在两侧,依旧是严正以待的样子,似乎面临大敌。

  王程对两人微微点头致意,然后转身对着炎木道士抱拳道:“多谢道长成全,今日我武圣山和重阳宫之间的交易正式结束,以后能修炼到何种程度,就看各自的造化。”

  炎木道士也严肃地点头道:“不错,能修炼到何种地步,看各自的造化,谁也怨不得谁。元鼎,祝你以后飞黄腾达。”

  “呵呵,飞黄腾达不是我所愿,我也祝道长早早参悟先天极限的奥秘,我先回去休息了。”

  王程随意一笑,摇摇头,说完转身就走了,看了炎真一眼,停下脚步又说道:“对了,我今天对炎真道长提了一个意见,各位道长你们可以商量一下。”

  说完,王程就真的走了,打算今天晚上在重阳宫休息一晚,明日就去此行的最后一站——五台山!

  目送王程离开,炎木的神色恢复了肃穆,气息也不如昨天强势稳定了,看向炎真,道:“炎真,元鼎和你说了什么?”

  炎闰也皱眉看向炎真。

  两人都知道这个小师弟还年轻,心中俗念未泯,对外面的世界还有诸多向往。

  炎真不敢看炎木的眼神,虽然炎木名义上是他的大师兄,可是年级相差几十岁,他们的师傅早在三十年前就去世了,炎真连师傅都没见过,只不过是为了凑足全真七子的数字,炎木代师收徒,代师收徒而已。

  所以,炎木实质上是炎真的师傅,名义上称作大师兄。

  炎真看着地面,低声说道:“元鼎说,他可以解决我们在地煞拳法上遇到的问题,给我们传授他圆满地煞拳法的感悟。”

  炎木和炎闰都是瞬间目光一亮。

  这是他们现在最渴望的的东西,也是事关他们性命的东西。

  炎闰当即追问道:“他要什么?”

  炎真直接回答道:“他要我去他的国家部门工作,以后当他的下属,期限是两年,两年后我就恢复自由。”

  炎闰和炎木都瞬间沉默下来。

  他们自然知道,王程现在乃是唯一特勤行动部门,特殊行动局的局长,可以说是特勤系统的一把手,节制天下武学宗门,名义上全真教也要接受王程的管辖。

  只不过,他们全真教在宗教文化领域乃是道门代表,所以也可以不理会王程的命令,单纯的以宗教形式而存在。到时候,王程本身身为道门中人,自然不能拿全真教怎么样。

  可是,他们是有求于王程的,而且事关他们的性命和重阳宫传承。

  炎木和炎闰都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互相对视一眼,都觉得很是为难。

  不参与武林纷争乃是祖师爷重阳真人亲自订下的规矩,也是全真教一直能得以发展,几百年就成为道门代表的原因之一,如果全真教早早的参与武林纷争的话,以当年的几次乱世,全真教当时那点实力和底蕴只怕早就覆灭了。

  重阳真人的规矩,是他们的生存之根!

  但是,不论是炎木还是炎闰,实际上心中也有一颗要将重阳宫发展状态,成为数一数二武学宗门的野心!

  深呼吸一口气息!

  炎木没有说话,只是关闭了石门之后,离开了这里,双脚离地,看起来飘飘欲仙,可实际上只有炎木本人知道,这是他的痛苦之源。

  炎闰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不是重阳宫掌教,自然不能随意对此事进行议论,对炎真点点头,就跟着炎木一起离开了。

  炎真是最后走的,心中忐忑,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

  却说王程回到住处之后,就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轻轻地闭上眼睛,坐在院子当中的一颗石头上,心中流淌着今天所经历的一切。

  易筋,洗髓!

  先天,纯阳!

  这是佛门禅宗和道门重阳宫的最高深秘法。

  代表了两大宗教的两个重要派系。

  王程已经将易筋洗髓修炼到了第一步,搬运骨髓,同时开始锻筋,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一步一步地加深效果,等到要全身骨髓都融为一体,每一节骨骼的骨髓都有造血功能的时候,就会开始全身换血了!

  同时,易筋到那时候也会发生质变。

  只是,王程没有阅读过这方面的典籍,所以并不知道那种境界会有什么奇妙变化,只能慢慢地修炼下去。

  不过,仅仅是现在的变化,就让王程的实力有了不小的提升,骨髓骨骼以及筋脉都和气血之间联系了起来,让气血爆发的时候可以和全身骨骼筋脉肌肉更加契合。

  而筋脉变得更加坚韧,同时也稍微拉长了一点点,也能增加王程出手时候的爆发力!

  就如弓弦,长弓自然比短弓更有力量,可以将利箭射的更远!

  王程再次以洗髓经的呼吸秘法搬运全身骨髓,每一寸骨骼之中的骨髓都随之而动,缓慢而凝滞。

  然后,王程再次起身施展出易筋经的桩法,配合洗髓秘法一起修炼。

  呼呼呼……

  随着呼吸的急促,王程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渗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足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浑身都势头了。

  “每天修炼三次。”

  王程感悟着修炼的效果和对身体的变化,制定下来了修炼计划。

  易筋洗髓,每日三次!

  今天修炼了两次,到晚上的时候再修炼一次。

  接下来,他才看今日的重点——先天功。

  纯阳九变太过复杂高深,以王程现在对道门武学的领悟,也看不懂多少,只是将那一个一个字记在了心中,所以他索性不去钻研,先积累道门武学底蕴,将来有一天自然而然地就会领悟一些纯阳奥秘出来。

  而先天功的本质是一门睡功。

  所以,王程当即起身回到了卧室,躺下开始修炼。

  其中涉及先天奥秘的呼吸秘法在王程的鼻息之间变化而出,看似很是简单,可实际上其中的变化非常的精妙而微小。

  随着呼吸变化逐渐深奥,王程知道自己的呼吸已经成功了,因为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每一颗细胞都仿佛活了过来一样,全身充满了活力,焕发蓬勃的生机,脏腑之间更是仿佛燃烧了起来。

  压抑着情绪,王程控制着先天呼吸,身体姿势也根据先天功之中的桩法开始发生变化,四肢开始朝着胸前移动,不是单纯的移动四肢,而是移动骨骼和筋脉肌肉,然后带动整个四肢缓缓移动。

  双手握拳,和膝盖触摸,小腿朝后拉伸,脊椎微微弯曲,脑袋同时也朝着胸口低垂,鼻息之间的气息吹拂在拳头和心脉之处……

  宛如一张大弓,同时也如婴儿的睡姿。

  这就是先天功之中的睡姿桩法。

  第一次,王程就成功了,因为有猛虎九式的睡虎式以及大地呼吸的前车之鉴,这一次修炼也极其复杂的先天桩法,一次就成功了。

  桩法一成,配合着王程的先天呼吸,瞬间就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恍惚间,王程有一种回到了胎儿状态的感觉,仿佛周围有许多的先天物质在围绕着自己,每一次呼吸都能让自己的身体更为强壮,每一颗细胞在每一刻都发生着变化,都在成长……

  呼呼呼……

  呼呼呼……

  呼呼呼……

  随着呼吸的逐渐深沉,王程的意识逐渐恍惚低沉,接着竟然真的就这么睡过去了。

  没有如第一次修炼睡功睡虎式那么简单,没有出现变化,先天睡功在王程的身上仿佛变成了本能,仿佛他本应该就这么睡觉,如一张弓,如一个还未出生的先天胎儿……

  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王程感觉自己从来没有睡的如此舒爽过,没有做梦,没有任何感觉,意识如一团混沌,仿佛还没有意识,呼吸本能的运行,先天桩法也化作本能,仿佛本身就应该是如此。

  恍惚之间!

  一道直入心底是声音吵醒了他!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直入王程的心底,让他混沌一般的意识瞬间清醒了过来,如一张弓一般的身体瞬间弹射了一下,仿佛拉弓射箭一般,脊椎倏然间绷直,拳头本能的挥出,在空中留下一道呼啸的气息破碎的声音,本能的一拳竟然打碎了空气。

  王程睁开眼睛,瞳孔之中满是清澈见底的光晕,没有任何杂色,黑白分明。

  睁开眼睛的这一瞬间,他的意识在逐渐的恢复。

  “自己在重阳宫,昨天在修炼先天秘法,第一次修炼就睡着了……”

  王程低声喃喃地说道,心中也有些惊奇。

  因为,此刻他感觉前所未有的好,身体四肢百骸都轻松舒爽无比,五脏六腑更是充满了生机。

  骨骼,肌肉,筋脉也充满了活力。

  仿佛重生了一样。

  “先天功,果然奇妙!”

  王程赞叹了一声。

  接着,他就暗暗懊恼,因为这是一次机会,第一次进入先天睡功的境界,就如顿悟一般的沉醉其中,乃是重阳宫数百年来也不曾出现过的事情。

  如果一直沉入先天睡眠,一直睡到自然醒的话,就会得到不小的突破,甚至能让他现在更进一步,逼近真正的先天也说不定!

  只可惜。

  被那一声佛号吵醒了。

  当即,王程身体如一片羽毛一般,四肢在床上一动,轻轻发力,就从窗口飘飞了出去,飞向重阳宫前面的大殿,那声佛号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最重要的是,这里是道门之地重阳宫,竟然出现如此直入心底的佛号,绝对不是正常的事情!

  中华大地的四大佛门,金刚宗已经覆灭,少林寺刚刚被王程打的封山半年,都不可能来此。

  所以,唯有另外两大佛门会出现在这里。

  五台山,佛宫!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身形如鸿雁,闪烁之间,就越过了百多米的距离,跨过了几座建筑,来到了中间的重阳宫正殿。

  肃穆的气息扑面而来,其中有重阳宫弟子的纯阳气息,同时还有强势而宁静的佛门气息。

  这,不是蕴含杀戮气息的佛宫,乃是更为淳厚的五台山。

  “轰!”

  突然间。

  一声轰鸣。

  两个人影从重阳宫正殿的正门冲出,仿佛两团火光一样在空中碰撞。

  王程急忙停下身形,稳稳地站在重阳宫正殿屋顶上,看着那两个交手的人影,其中有重阳宫的炎闰,另一个是一个身穿红色僧袍的和尚!

  一股股炙热而强势的气息冲向四周。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