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一十六章 比武大会现场

第四百一十六章 比武大会现场

  求支持,***票……明后天会有爆发哦……

  清晨。

  第一缕阳光从地平线上散出的时候,王程和身边的杨青语几乎一起睁开了眼睛,互相对视,很是安静。

  “怎么样?”

  王程看着杨青语清澈的眼神,轻声问道。

  他昨天晚上不只是教了杨青语龙象拳法的基础,还将真龙拳法的睡功神龙游梦的基础呼吸法门传给了杨青语。

  猛虎九式的睡功睡虎式是不太可能传给杨青语的,不只是修炼起来太过困难,要先将心有猛虎修炼有成才能成功;而且杨青语练这种凶猛的虎形拳,也有些不伦不类,威力也不会很大。

  所以,王程就选择了将真龙拳法的睡功传给杨青语。

  如果杨青语能练成,然后以此为基础修炼真龙拳法,那她的基础就浑厚无比,天下间没有几个人可以比拟。

  呼……呼……

  杨青语呼吸平稳,自己感觉了一下,清秀的脸蛋上有些失望地道:“哎呀,睡着之后我就忘记了。不过我还是感觉有些效果,刚才醒过来的时候,气血很顺畅,背上脊椎骨头还有一点点发热。”

  “呵呵,慢慢来,我都练了很久才成功的。不过不能放弃,就算练不成,也会有效果。”

  王程翻身站在地上,顺了顺杨青语的黑色发丝,道:“练武切记不能着急,起来了。”

  杨青语浑身上下,整个身心都很是放松,有一丝丝天真的感觉,坐起来笑道:“我想快点强大起来,到时候可以帮你。”

  “你肯定可以强大起来的,只是需要时间,别着急。”

  王程摇摇头说道。

  没有过多的卿卿我我,没有悱恻的缠缠绵绵。

  两人相处就是如此简单清新,心中都清澈无比。

  一起洗漱一番,就朝着外面走去,现在朝阳初升,正是练拳的时候。

  王程经过一晚上的睡虎式的睡功修炼,气血也正是旺盛的时候。昨天双腿和双手骨骼留下的伤势都已经完全恢复,唯一稍微不适地还是脊椎,不过已经没有大碍,最多明天就能痊愈。可见真龙拳法和猛虎九式配合,龙虎交融之下,对脊椎的锤炼堪称奇效。

  而受伤的右手,也能轻微的活动了,平时生活中的寻常动作已经没有妨碍了,只是无法过于猛烈的发力,所以也无法于人动手。

  “师傅!”

  外面院子里,张绍云已经扎了一个小时马步了。

  昨天晚上得到师傅王程承诺要传给他新拳法的话,让张绍云兴奋的几乎一夜没睡。相比于其他的年轻新人弟子,他的***很高,直接拜入王程门下,乃是武圣山之徒,从最开始见识的就都是各路绝顶高手,几乎没有见识几个普通的武者。

  所以,张绍云是压力巨大无比的,感觉自己像是生活在一群神仙当中的凡人,时刻都要小心翼翼的。他做梦都想要变强,变成和师傅一样的,随手可以碾压纳兰峰的强者。

  王程对张绍云点点头,就开始传给他一段桩法和呼吸法门,都是龙象拳法的基础秘法。以张绍云此时的武学修养,理解起来也相对简单了许多,所以不一会儿就结束了。

  “这段呼吸法门和桩法你不要太在意,但是也别忽视,只需要每天修炼几遍就好了,等你到了一定火候,我自然会传给你剩下的部分。你现在主要修炼的还是武圣山拳法,现在我看看你的基础拳法……”

  王程严肃地说道。

  张绍云神色一定,收起刚刚心中的失望。他原本以为会是什么厉害的拳法,但是龙象拳法整套拳法都是气血搬运之法,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战斗力,基础法门更是普普通通,所以难免失望。

  他急忙严肃郑重地对师傅王程答应道:“是,师傅,我一定会注意的,不会忘记了我武圣山的根本。”

  “嗯,我继续传你武圣山的拳法。”

  王程点点头,很是欣慰地说道。

  收一个比自己年纪更大的徒弟,原本王程还有点不舒服,可现在感觉如此也是不错。因为,张绍云几乎从没有让他操心过,年纪大,自然更加懂事一些。

  要是带个小孩子,王程根本无法想象整天有多烦。

  当即,再次将武圣山的基础拳法继续传给张绍云一些,王程就开始自己修炼。他修炼的主体依旧是以龙象拳法和真龙拳法为主,猛虎拳法和地煞拳法为辅。

  不是他不重视武圣山地煞拳法,而是如今他要做的是尽快恢复伤势,同时稳住龙象拳法的神象真意。

  说起来,也是王程的心智强大稳重,才能领悟几门拳法真意之后,还能按部就班的顺利修炼,生活也没有多少影响。如果是其他寻常人,只怕心中已经很乱了,轻则彷徨无比,整天梦游,重则心神受损,从此堕落变成傻子神经病。

  猛虎真意,神象真意,道门纯阳,道门无为,大地脉动!

  诸多意境,都是高深莫测的,寻常人一生能领悟一门,就已经可以有巨大的成就了。长鹤道士一辈子都没能领悟一点,所以抱憾终生。

  只是,王程至今还是没有以大地脉动为基础顺势领悟出地煞拳法的大地真意,不然地煞拳法的威力会更上一层楼。

  呼呼呼呼……

  王程开始以动桩来运动,来回步伐沉重,每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一个清晰可见的脚印,每一步也很简单,但是整个人却是如一座大山一样,步伐看似简单,却是来回之间留下一个圆,象征圆满。

  杨青语也在他身边修炼太极桩法,再加上另一边的徒弟张绍云。

  三人如此也形成了一片和谐无比的画面。

  让站在另一边练武的刘诗成都不好意思靠近,身为外人,他只能独自默默地练着自己的形意拳。

  晨练结束,吃过早饭。

  王程带着杨青语和张绍云,以及刘诗成坐上车去比武大会举行的现场,这也是他们这次来京城的目的。

  十几辆崭新的大巴车一起缓缓启动,朝着比武大会的场地开去。

  和王程四人同一辆车的只有十来个人,每个人都是在年轻一辈当中绝对的高手,内家修为都和刘诗成差不多,在化劲中期以上。少数一两个赫然已经跨入化劲后期,这是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

  同时,还有几个中年高手随行看着,以防止发生意外。

  车内,一双双眼睛大多数时间都在王程的身上扫过。

  因为,王程这两天的事情已经传了出去。在路上击杀两名来犯的日本高手,其中还有一名日本著名的服部家族的刀法高手;昨天还将纳兰峰,纳兰长风打的凄惨无比,想要出手帮忙的老一辈高手司徒老怪更是被王程的师傅长鹤道士打断一条胳膊。

  每个圈子内几乎都没有多少真正的隐秘,更何况昨天发生的事情又不是在什么机密场所,所以,这十几辆车当中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些事。

  武圣山隐匿几十年,现在强势复出,展示出了绝对强势的实力,让很多人一下子都不习惯!

  尤其是现在这些年轻高手所代表的家族门派本身就都想有所作为,才会纷纷派出顶尖年轻弟子积极参加比武大会。所以现在一双双眼睛看着王程的时候,都是带着一些若有若无的敌意和警惕的。

  对此,王程直接无视了,坐在座位上自顾自地闭目养神,控制着呼吸,时刻也不忘记修炼。同样,杨青语和张绍云,以及刘诗成,也和王程一样,直接无视其他人,自顾自地修炼。

  嗤!

  车子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停在一个巨大的体育馆门口,可见住处到比武场地的距离很远。

  而比武会馆的周围已经是一片人山人海。

  “这么热闹?”

  王程睁开眼睛,看到这场面,听到那一道道声浪,有些惊讶地说道。

  比武大会在省城起初的动静也不小,当时还有警车开道,可是观众席上只有几百个人……他以为到了京城也差不多,没想到此时在体育馆外面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而且很多人还举着横幅,上面写着选手的名字,以此来支持自己喜欢的选手。

  同行的一个年轻人看了王程一眼,低声说道:“武术大会的决赛是公开赛,不只是门票开放,还有电视台向全世界全程直播。”

  王程对年轻人点点头,回以一丝微笑,可是对方却是说完就不理会,头也不回地下车了。王程收起笑容,神色恢复平静,没有将对方放在心上,目光看向车外,果然看到有许多记者围在车门口,采访每一个下车的选手。

  那些有些疯狂的观众更是想冲过来,迅速被一群群孔武有力的保安阻拦在了外面,可是声音却拦不住。

  “神机道长加油!”

  “悟禅和尚,我们支持你。”

  “李胜扬,李胜扬……”

  “叶群生,叶群生……”

  “董涛,我们爱你……”

  “马木提,你是最棒的……”

  一个个顶尖选手下车出现在诸多观众的视线当中的时候,顿时掀起了一股呐喊高峰,一个个名字从各自的粉丝当中喊了出来。

  当王程下车的时候,却是没有任何一个声音喊出他的名字,因为现场观众也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人认识他。

  原因嘛,就是他错过了昨天的宣传赛。

  昨天是比武大会的第一天,也是宣传赛的时间,期间没有正式比赛,以宣传为主,让各位精英选手在最多的观众面前展示实力。

  那些真功夫也是震撼了许多年轻人。

  所以,今天才会吸引这么多的观众疯狂的来到场地,那些表现最好的选手更是吸引了一片粉丝。

  “你好,请问这位选手,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你昨天没有出现?”

  王程正想默默地进入场地,可是刚走两步,就立即被一个记者拦住了,后面还跟着一台摄像机,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王程脚步没有停下,对记者淡淡地摇头,道:“我昨天有事。”

  “那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呢?是出自什么门派?练的是什么拳法?对自己有没有信心?”

  记者急忙追上王程,又问道。

  王程一边走,一边平静地道:“我叫王程,出自江州武圣山,这次我来就是要拿冠军的。”

  记者眼睛一亮,知道可能碰到新闻了,赶紧又问道:“那你有多厉害呢?有来自港岛的叶群生厉害吗?”

  周围许多近距离围观的观众也都好奇地看着王程,许多人都惊异不已,因为王程年纪太小了,看起来就是个小孩子而已,但是王程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稳重如山的气度,让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不敢因为年龄而小看。

  王程呵呵一笑,看向那边朝着这边走过来,也被记者围着的叶群生,道:“你可以去问问叶群生。”

  记者对王程一笑,眼中闪过狡黠,急忙转身走向叶群生将话筒递上前,问道:“叶群生先生,刚刚有一位来自江州武圣山的王程选手说你不是他的对手,冠军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你觉得是不是这样?”

  记者添油加醋了一番,直接将王程的话篡改了,就是想制造话题,窜起叶群生的怒火和电视机前观众的兴趣,以此来提高收视率。

  周围的许多支持叶群生的观众听到了这话,都急忙喊道:“叶群生是天下第一,谁都不是他的对手,武圣山是什么东西,也敢和叶家咏春拳比?”

  “就是,叶家咏春才是天下第一的拳法,叶群生是天下第一!”

  “叶群生第一!”

  “叶群生第一!”

  粉丝为了助声威,急忙在摄像机前喊起了口号,因为现场的电视台几乎都是现场直播的。

  可是,叶群生却是没有如记者和周围支持的观众想象中的愤怒和爆发,而是明显的楞了一下,随后他的眼神看向前面王程的背影,心中一震,再看着记者,神色坦然而严肃地回答道:“我当初在港岛和王程交过一次手,我当时的确不是他的对手,武圣山拳法很厉害。但是我现在已经不是当初叶群生了,我现在有信心挑战王程……他想要拿冠军,就必须先过我这一关!”

  瞬间,周围疯狂的粉丝都安静下来,一个个都愣住了,互相看了一眼,都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听清楚了叶群生的话。

  那个莫名其妙的少年选手王程,竟然真的击败过叶群生?

  记者也是愣住了。

  昨天叶群生的表现可谓惊艳,叶家咏春拳本就是胜在暴发,在叶群生的手上施展能将一个一百多斤的大汉打飞出去。

  现在,叶群生竟然承认不如那个少年?

  那个武圣山的少年究竟是什么来历?为什么他们从没有听说过武圣山?

  很多疑问,很多的不知道。

  但是,随后,所有人都兴奋起来,高手层出不穷,如此的比武大会才是最精彩的,不是吗?

  记者激动的颤抖了一下,满脸通红。他知道自己挖掘到大新闻了,急忙追问道:“叶先生,你和王程选手在港岛的比武是什么情况,你们是因为什么而比武?当时你是败给了武圣山王程是吗?”

  叶群生面色冷静下来,心头不悦,当即不再理会记者,也不理会周围安静下来的粉丝们,直接跨步走了出去。

  “纳兰峰……”

  “纳兰峰……”

  “纳兰峰……”

  王程刚刚走到会场门口,突然听到后面响起一阵阵的尖叫声,许多人喊着纳兰峰的名字,顿时立即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去。

  只见纳兰峰从一辆加长商务车当中下来,因为身体不能行动,所以他坐在轮椅上,那只被王程踩碎的手包扎的严严实实的,脸上,腰间,腿上都缠着纱布,看起来很狼狈。

  可如此,那些观众竟然也认出了他。更让人好笑的是,那些人竟然也依旧支持他。

  纳兰峰满脸沉静地对观众们挥挥手,然后让后面的保安推自己进去。眼睛一转,他就看到了门口的王程,与王程的目光对视,顿时身体也一震,眼神闪过一丝惧意,犹豫之色一闪即逝,却是任由轮椅继续前进。

  “停下!”

  当纳兰峰的轮椅来到门口的时候,王程挡了下来,淡淡地道:“纳兰峰,看来你是没记性,昨天我说过什么?”

  纳兰峰面色阴沉,双眼死死地盯着王程。

  王程继续说道:“我说过,你们纳兰家族两兄弟没有资格出现在我面前。现在你离开,我就当没看到你,不然,后果你知道的……”

  纳兰峰丝毫不让地看着王程,对着那边成千上万的观众一挥手,沉声道:“王程,这里有几万人看着,全国有几千万人看着,你敢动我一下试试?”

  王程眼神瞬间就是一凝,浑身气息提升,视线如一座大山一样的压在纳兰峰的身上。他脚下自然而然地一跺,没有任何声音,巨大的力道自然安静地迸发,两块特制的地板顿时被踩碎。

  纳兰峰浑身一震,轮椅也颤动了一下,那推着轮椅的保安同时也是神色惊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