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一十五章 传说中的宝藏

第四百一十五章 传说中的宝藏

  (求票,求支持!)

  王程的目光落在悟禅身上,让悟禅感觉到更加巨大的压力,他的确没有和王程正式交过手,只是上午切磋了两招,但是他很明确地知道自己现在根本不是王程的对手。

  当下,悟禅上前一步,对师叔祖永正和尚双手合十道:“师叔祖,弟子自认不是武圣山王程的对手。”

  永正老和尚眉头顿时紧皱,沉声问道:“悟禅你和王程交过手?”

  悟禅面色认真地道:“是。”

  “哼!”

  永正冷哼了一声,心中已经知道了结果,也就不再追问悟禅,目光在王程身上停留了一下,看向长鹤道士,道:“传闻武圣山收下了一个了不得的弟子,看来的确是名不虚传。悟禅是我少林最新一代三大弟子之一,不过却不是最强的。”

  悟禅面无表情地看了王程一眼,然后继续低下眼神,恢复眼观鼻鼻观心的状态,似乎永正和尚说的事情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悟信和尚也是同样如此淡定的神色。

  长鹤看了看少林的四人,平静地道:“永正你有什么要求就说吧。”

  永正和尚神色严肃无比,沉声道:“长鹤,我少林有三大弟子悟禅,悟明,悟合!既然你徒弟王程已经击败了悟禅,那到时候只要再击败悟明和悟合,我少林对王程北上大雪山就无话可说。”

  “你能代表永问?”

  长鹤立即反问道。

  永问乃是现任少林内堂堂主,兼任少林达摩堂首座。乃是少林内堂话事人。也几乎可以说是少林第一高手,和长鹤是一个时代的人。

  提起永问,永正神色更为严肃郑重地道:“我敢说这话,那到时候永问师兄自然也不会反对。你要武圣山作为代表北上大雪山,那自然也就要接受天下武林的挑战。”

  “王程,你怎么说?”

  长鹤没有立即回答永正和尚的话,而是问向徒弟王程。询问王程的意见。

  王程站起身来,抱拳对师傅长鹤说道:“弟子听师傅的,况且我武圣山屹立两千年不倒,自然不惧天下任何人的挑战。”

  长鹤点点头,看向永问,声音掷地有声地道:“听到我徒弟的话了吗?我武圣山屹立两千年不倒,你少林千年来想要挑战我武圣山的地位也没有成功。你们要来就来吧,其他人也一样,谁要来挑战。那就比武大会结束之后的第十天一起来吧。”

  长鹤又看向王程,问道:“王程,你可有异议?”

  王程摇头道:“弟子没有异议。”

  算算时间,比武大会还有一周才结束,再加上十天,就是十七天的时间。王程有信心在这段时间内让自己身上所有的伤势痊愈。包括右手被利器留下的伤势也能好**成。

  届时。他的身体恢复全盛时期,浑身上下几乎完美无瑕。如此状态,他还真的不惧任何人,即便是吕大虎这种抱丹境界初期的大宗师高手,他也能正面对抗,并且能寻找机会将其击败。

  不过,王程心中也清楚。

  受伤,挨打,是练武的必经过程。尤其是对武圣山地煞拳法来说,通过战斗挨打来锤炼身体更是必经过程。当年长鹤道士就是这么过来的。

  所以,王程最近屡次受伤不轻,他都能坦然面对。

  长鹤对王程挥挥手,示意王程坐下来,又看向永正和尚,淡淡地道:“我徒弟和我都回答你了。半月之后,有不服我武圣山的人都一起来吧。”

  永正和尚神色严肃,站起身来对长鹤双手合十,道:“好,那我们就告辞了,到时候擂台见高下。”

  “和尚慢走。”

  长鹤平静地说道。

  王程起身目送少林四人离开,发现悟信和尚走在最后,还对他露出一个隐晦的笑容才离开,王程也回以微笑。

  等少林四个和尚消失在门口,王程才看向师傅长鹤道士,好奇地问道:“师傅,这次去北方大雪山所为何事?”

  上次,在武圣山的时候,王程就见到师傅长鹤老道因为此事而暴怒,当时他没敢多问。而现在却是已经到了眼前,而且他也是参与者,所以他必须问清楚了解情况。

  长鹤道士对着门口一挥手,一道劲风呼啸,将房门吹拂地砰的一声关上了,才坐下来沉声道:“此事事关重大,天下间知道此事的,不超过二十人,你们听过之后,自己知道就好。”

  王程点点头,郑重地道:“弟子不会传出去。”

  张绍云也急忙点头道:“弟子也不会传出去。”

  长鹤道士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神色满是回忆之色,有缅怀,也有愤怒,开口道:“我们所指的大雪山,乃是蒙古国西北部的一座山。因为山上面终年积雪,所以我们一起称作大雪山,已经存在八百年之久。成吉思汗当年征服世界,就有大雪山的影子,传说成吉思汗的骑兵就是大雪山训练出来的。”

  停顿了一下,长鹤道士继续说道:“四四年的时候,抗战已经进入尾声。那时候我们和外蒙古的一些人达成秘密协议。等新中国成立之后,他们会主动回归我华夏版图。但是,四五年时期,民国代表我华夏大地签署了**立的协议,所以他们后来就没有执行之前和我们签署的秘密协议,依旧独立存在与版图之外,慢慢的被国际所承认。”

  “四九年的时候,我和几个老兄弟作为代表亲自去处理此事,但是被大雪山的高手截杀,最后只回来了我一个人!早年被我们派去联络的人也全部被他们处死,还有几个投靠了大雪山。”

  “此仇。是我长鹤这辈子最大的仇恨。当年和我一起在战场上活下来的几个兄弟几乎都死在大雪山手下!”

  长鹤说到这里,满脸都是愤怒仇恨的神色,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状态。王程也还是第一次见到师傅如此失态,完全被情绪所支配,处在失控的边缘,身周赫然凝聚出一层罡气。

  “师傅,那大雪山究竟是什么?”

  王程还是开口低声问道。

  长鹤双眼几乎圆瞪。呼吸都微微急促起来,可见此时在他心中的仇恨程度。

  视线看向远处,他沉声道:“大雪山是从成吉思汗时期就传承下来的蒙古族武学之地,处于亚洲西北,靠近欧洲区域,当年大雪山一度控制整个北欧和亚洲北部,现在的俄罗斯东正教就融入了大雪山的一些东西。他们一直妄图恢复当年成吉思汗的辉煌,野心极大,但是一直没有成功。当年还有几个和我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也加入了大雪山。其中有一个名叫巴勒的人,还是我救他一命,让他活了下来,没想到最后却背叛了我们。”

  王程站起身来,抱拳严肃地道::“师傅放心,当年的仇怨。我一定会帮师傅了结。”

  “你还年轻。”

  长鹤控制呼吸和情绪。看着王程,很是欣慰地道:“等你成长起来,他们必定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我相信你能做到这一点。大雪山武学擅长的是近身刀法和马术,还有强大的气血秘法。蒙古族的摔跤想来你是听说过的,这就是他们的传承技艺之一,不过大雪山的摔跤技艺比你见识过的强了许多许多。”

  “这次去大雪山,只是一次交流,也是上次截杀事件之后,几十年来的第一次交流。你只需要击败他们的年轻弟子就好。让他们知道我武圣山已经有能力算账报仇,让他们惧怕。等你以后地煞天罡大成,融合龙象拳法气血秘法,就有能力覆灭大雪山了。如果你能练成我武圣山至高拳法周天奥秘,覆灭大雪山只在反掌之间,不过老道我有生之年可能是看不到那一天了。”

  说起来,老道士又有些唏嘘的样子。

  王程也在心头叹气,人有生老病死,这是天地自然规律,是任何人和任何医术都不能改变的事情。

  师傅的身体情况,他很清楚。

  气血凝聚到巅峰,每天都在过度消耗维持天罡拳法的气血运转。

  短则一年半载,长则三年,必定会气血耗尽而死。

  压下心头的一股无力感,王程眼神郑重地道:“师傅放心,我一定会帮你了却遗憾,报得大仇。大雪山这种存在,必须铲除。”

  没有这大雪山的存在,或许蒙古一直都会在中华大地的版图之中。

  “这次比武大会,你身上有伤,要多多小心注意,不要再以身犯险,以大事为重。比武大会结束之后的挑战,只会比比武大会更加凶险。”

  长鹤道士对王程凝重地说道。

  王程露出轻松的笑容,道:“师傅放心,弟子已经尽在掌握。”

  “你有把握就好,快早点回去休息吧。”

  长鹤道士见徒弟如此有把握,也轻松了一点,对王程平静地说道。

  王程点点头,当下告辞:“是,师傅也早点休息。”

  然后,王程带着徒弟张绍云转身离开。

  出了房间,王程的面色也恢复了凝重,其实他并没有多大的把握。

  走在路上的时候,张绍云感慨地说道:“师傅,没想到当年的事情还有这么多隐秘。”

  “每一件历史事件的背后,必然都是隐藏着大量的隐秘,只不过我们不知道罢了。以后我们武圣山面临的会更多,所以你练武要更加勤奋了。”

  王程对徒弟张绍云严肃地说道。

  张绍云急忙答应下来,答应道:“是,师傅放心,我一定会拼命练武。”

  “嗯,拼命就不必了,只要用心尽力就好。明天起来早点,我传你新的拳法。”

  王程眼中精光一闪,严肃地说道。他已经打定主意要趁早将龙象拳法传给徒弟,早点打下基础。以后当这小子练地煞拳法的时候就能尽快的领悟大地脉动。

  这算是地煞拳法速成教程。

  张绍云大喜。笑道:“是,师傅。”

  时间距离睡觉还早。

  王程回到房间,看到杨青语安静地在扎马步,呼吸很自然顺畅,如道法自然,并且手中还拿着一本拳谱看的很认真。

  “看什么拳谱呢?”

  王程上前好奇地问道。

  杨青语微笑道:“是我爷爷给我的,他说是当年杨家祖师爷杨露禅的手稿。你要不要看看?”

  杨露禅的手稿,其实就是杨氏太极的传承拳谱,也就是上次陈浩洋来杨家想要得到的拳谱。王程当时看过了陈家太极的传承拳谱,但是并没有看过杨家的。见到杨青语将杨露禅的拳谱随身带着,他就知道这八成是杨祐德这老家伙故意的。

  要是王程看了杨家的拳谱,那以后杨家的传承责任就会有一半在他王程的身上。

  这些老家伙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但是,杨青语毫无防备的递给自己,眼神清澈无比,清秀的脸上带着微笑。王程也不能拒绝,所以只能接过来,笑道:“我看看,都说杨氏太极天下第一,看看当年杨露禅如何厉害。”

  “拳谱后面已经通篇都是内家秘法,其中涉及道门隐秘。很多我看不太懂。”

  杨青语低声说道。很自然地将脑袋靠在王程的身上,说道:“和你教给我的道门太极有些像,但是又有更多变化。”

  王程惊讶了一下,当下翻看了起来,神色也逐渐的凝重无比。

  杨氏太极。

  杨露禅当年竟然已经将内家秘法参悟到这种程度了?

  王程越过了前面的基础,直接看后面的高阶秘法,发现其中的内家法门赫然已经达到了和地煞拳法的一个档次,和张氏道门太极有些相似,不过不是纯粹的道门秘法,只是也涉及道门。

  只要是以太极为核心。那必然绕不开道门奥义这个坎!

  那为何杨氏这些年来没有出现一个如师傅长鹤老道这样的绝顶高手呢?

  还有!

  王程在杨露禅手稿最后一页,发现了一份看不懂的地图。

  看到王程疑惑的表情,杨青语指了指地图,也好奇地说道:“我爷爷说,这份地图,是我们所有国术家族共有的秘密。一共有八份,我们太极杨家一份,陈家一份,形意李家一份,还有孙家一份,戴家一份,八卦董家一份,还有一份在少林的手上;最后一份,不知道在谁的手上,这么多年从没有集齐过。”

  看着杨青语对自己无话不说的乖巧模样,王程心中暖暖的,顺手将这个整颗心都在自己身上的女子搂在怀里,看着地图,顺势问道:“那如果集齐了八份地图,有什么作用?”

  杨青语感觉到王程的关心和一丝情意,露出甜甜的笑容,笑道:“我爷爷说呀,如果集合了八份地图,就能找到一个巨大的宝藏,谁找到了就能成为天下无敌的高手。”

  “宝藏?”

  王程仔细看着地图上的地形和线路,发现根本是一头雾水,一点都看不懂。

  “嗯,我爷爷说,这份宝藏对普通人来说没有用,只有对我们练武之人有用,因为不是金银珠宝,而是从上古传下来的的绝世拳法。”

  杨青语以开玩笑地语气说道,显然她也不相信这个传说,或者她爷爷杨祐德给她讲的时候也是不怎么相信的,只是当做家族的一个传承故事来讲,一讲给一代传下去。

  到最后就变成了从前有座山这样的传说故事了。

  可是,王程的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这份宝藏,有可能是真的也不一定。

  不过,那些都太遥远,要集合八份地图太难太难。不说其他六份都在天下间一等一的武学家族和门派的手中,更有一份根本不知道下落,世界那么大,任何去寻找?

  所以,这份宝藏即便是真的,也几乎没有机会出世了。

  “呵呵,宝藏太虚无缥缈了。来,我教你一门拳法,你每天都要练两遍,再配合我传给你的道门太极,和杨氏太极,你抽时间好好看看这门杨家祖辈的手稿,等你看懂了,可能就比我都厉害了。”

  王程呵呵一笑,将手稿放下。他没有在意宝藏,也没有在意其中杨露禅参悟的内家秘法,而是想先将龙象拳法传给杨青语。

  有道门太极拳法,和杨氏太极秘法,再加上龙象拳法。

  他相信以后杨青语必定会成为不输给任何人的绝顶高手,如此,他会放心一些,心中的羁绊也少一些。

  杨青语如小女孩一样的从王程的怀里蹦跳了一下,开心地答应下来。她不在意学什么拳法,她只是喜欢这种和王程的感觉。

  很好,很幸福,很满足。

  如此,王程当下在房间内将龙象拳法完整的练了两遍,让杨青语仔细看了之后,才开始一招一招的传授。

  如龙象拳法这般复杂至极的内家秘法,对练国术的武者来说,都很难。每一招都有特定的复杂呼吸变化,几十种呼吸变化能让一般人崩溃。

  就如杨青语刚才看不懂杨露禅手稿后面的内家秘法一样,她还没有如此高深的内家修为和修养。

  不过,有了道门太极为基础,杨青语已经比其他人好了许多。

  一起练了几遍龙象拳法,杨青语没有离开,就和王程在床上一起和衣睡下。

  恬静如水,清新如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