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一十三章 跪下,你就可以走了

第四百一十三章 跪下,你就可以走了

  热门推荐:

  (求票,求支持,正在找感觉爆发,还求大家多多支持!)

  “王程小心!”

  长鹤道士身在空中,一拳冲向前面的司徒老怪而去,看到司徒老怪几乎全力对王程出手,瞬间神色大变,大喊一声提醒道:“快躲开。”

  他根本不敢让王程和司徒老怪硬拼。

  司徒老怪的确不是他长鹤老道的对手,但是也是练拳六十多年的老一辈顶尖高手,甚至已经触摸到了国术拳劲凝罡的境界。

  如此高手全力出手之下,一辆卡车都要被打碎。

  可是,王程此时却是毫不躲闪,单腿支撑着身体,右脚毫无保留的一脚踢出了这第十步,巨大的力道之下,左脚陷入地面半尺有余!

  司徒老怪眼中凶光大盛,脸上满是冷厉,已然是毫不掩饰自己对王程的杀意。

  地上还有意识的纳兰峰喘息着气息,看到王程和司徒老怪硬拼,嘴角扯出了一丝森冷的笑意。他承认王程的确是比他强很多,但是他如何都不会相信王程会有实力和司徒老怪这种老一辈的绝顶高手硬拼。

  “王程!”

  “师傅……”

  杨青语和张绍云都神色大变地喊了一声,一起朝着王程跑了过来。

  [

  或许,在场的所有人当中,只有刚刚被王程一脚踢飞出去的吕大虎心中有一点相信王程现在有些实力能和司徒老怪对拼。

  那一脚的力道,让吕大虎现在还心有余悸,身体还坐在地上无法动弹。气血已然溃散。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

  王程眨眼间一脚和司徒老怪的手掌对拼在了一起。

  司徒老怪嘴角溢出一丝狞笑。手指变化。劲道更为凝聚,想要直接将王程踢来的脚掌捏碎,先废掉王程的一只腿。

  然而,下一刻!

  当司徒老怪的手掌和王程的脚掌触碰的瞬间,他刹那间就是神色大变,发现手掌上凝聚的劲道根本无法爆发,直接被王程脚上那巨大无比的力道压制下来。

  这一刻,他感觉不是在和王程对拼。似乎对面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山峰冲击过来一样,有一种无力感在心中升腾。

  王程脚上那种沛然不能抵御的强势力道,直接将司徒老怪手指上的劲道压的节节爆炸,空气之中传出一阵阵炮仗爆炸的爆响。

  砰砰砰砰砰……的响声不断。

  两人都瞬间停住了身形。

  王程保持着出脚的动作,司徒老怪保持着一爪抓下来的动作。手掌和脚掌接触之间,两人都停在了原地,只是两人身周的空气不断的发出一声声的爆响,一道道激荡的气流冲击出去,凝聚成了一道道旋风。直接将地上的纳兰峰吹的翻滚了出去,狼狈不已。

  冲过来的杨青语和张绍云也被剧烈的气流冲击的停下了脚步。张绍云也狼狈的直接摔到翻滚了回去。

  噗!

  王程突然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右腿已经麻木不已,整个身体都随之有些麻木了,体内气血空空如也,已经没有了一丝丝的力道。

  而司徒老怪虽然被王程面对面的挡下了这一掌,但是老家伙心中震惊的同时,实力却是丝毫未损,正要再次发力将王程这只脚废掉的时候,身后猛然响起一道刚猛的罡气破空的尖啸!

  长鹤道士根本不会给他再次出手的机会,已经来到其身后,这一拳是他全力含怒一拳,威力绝对是惊人的。

  司徒老怪心中大骇,不敢再继续对王程出手了。他急忙身体一侧,脚下发力,朝着一边转了半步,然后双手旋转,施展出缠丝手来抵挡长鹤道士的这一拳,缠丝劲凝聚起来,瞬间就带起了一道道气流旋转在双手之间。

  轰……

  可是,司徒老怪再如何努力,这次终究也是无力抵挡了。只见他直接被长鹤道士一拳打的飞了出去,道道罡气爆发,将身上的布条装再次打的粉碎,只留下了腰间的一片布条挡住了身体要害,露出了精壮而消瘦的身体。

  砰……

  司徒老怪直接倒飞出去,撞断了一根柱子,再次撞碎墙壁,倒在院子外面,身上骨骼肌肉都已经受损。

  而长鹤道士心中怒火中烧,没有住手,再次怒喝一声,身形紧随而上,瞬间追上了司徒老怪,再次一拳毫不留情的轰下来。

  司徒老怪神色已经苍白无比,大喊道:“老道,住手,我认输了。”

  “认输没用,今日你要死!”

  长鹤道士怒喝一声,不理会司徒老怪,一拳直接再次砸下来。

  司徒老怪急忙再次提气来抵挡,又被长鹤道士一拳打飞出去,身体撞断了一棵一人粗细的树干,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鲜血吐在地上,身体已然是萎靡不已。他倒在地上,没有了继续动手的力气,看着老道士,艰难地喊道道:“老道,我认输了,你不能杀我。”

  长鹤道士神色间的杀意凝聚不已,根本不理会司徒老怪的求饶,一拳落下,直取司徒老怪的脑袋,这一拳是必杀之拳,真的打下来,司徒老怪的脑袋绝对要变成碎裂的西瓜。

  “师傅,别杀他!”

  王程这时候在后面突然说了一句。

  长鹤道士耳朵敏锐,自然是立即就听到了徒弟的话,所以他拳头移动,挪开了一点位置,一拳击中司徒老怪的肩膀,没有打中脑袋。

  咔嚓一声脆响,然后鲜血四处飞溅。

  长鹤道士的拳头可不是王程的拳头那么简单,王程打中对手最多就是筋骨断裂。而长鹤道士的拳头罡劲凝聚,一拳落下,杀伤力是惊人的。司徒老怪的有边肩膀直接被打的血肉模糊。森白的骨骼都断裂露了出来。手臂赫然直接和肩膀脱离。

  当场被打掉了一条胳膊!

  司徒老怪面孔扭曲。顿时发出一声惨叫,左手捂着已经断开的右手胳膊,双眼通红地瞪着长鹤道士,喊道:“啊……老道,你,你,你好狠!”

  他没说报仇的话,那样只会激怒老道士。因为他有自知之明。天下间能找老道士报仇的人,没有几个,就算他再进一步凝聚罡劲也没有这个本事。

  长鹤道士居高临下地看着司徒老怪,神色很是不屑,淡淡地道:“你当面要杀我徒弟,我还能饶你?如果不是我徒弟没事,还开口让我饶你一命,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我长鹤几十年不下山,看来你司徒老狗已经忘了我的手段了。”

  能从战争年代生存下来的人,哪有善良之辈?老道士的双手当年也是沾满了鲜血才能保全自己的。

  虽然长鹤道士这几十年在武圣山上修生养性的确有成果。可是他的怒火一旦被激发出来,那凶性也是足够吓人的。

  似乎觉得不过瘾。他再次一脚踩在司徒老怪的脑袋上,沉声道:“现在马上滚,不然老道我会忍不住杀了你这条老狗。”

  司徒老怪浑身狼狈不已,而且被长鹤道士接连的几拳打的气血溃散,也是失去了大部分的行动能力,躺在地上,眼神凝视着长鹤,沉声道:“老道,有本事你现在杀了我。”

  “你真以为我不敢?”

  长鹤道士眼中凶光大盛,抬脚就要踩爆司徒老怪的脑袋。

  王程此时被杨青语扶着坐下来,浑身疲乏地靠在杨青语地身上,闻着杨青语清新的体香,心中舒畅了许多,对师傅长鹤道士喊道:“师傅停手,让他走吧。三年内,我亲自去取他狗命,亲自报今日之仇。”

  长鹤道士的脚悬在了司徒老怪的脑袋上没有下去,然后转身走向王程,大声道:“好,我就相信我徒弟。司徒老怪,你的命我先给我徒弟留着,你走吧。”

  杨青语捏着王程的脉搏仔细看着,脸上满是愁容,低声道:“道长,王程现在体内气血空虚,双手和右腿都有伤,这比武大会怎么办?要不要放弃算了?”

  王程靠在杨青语怀里,笑道:“没事的,都不是严重的伤势,给我两天就能恢复了,不会耽误比武大会的事情。”

  长鹤道士步伐迅速地来到王程的身前,也一把抓起王程的脉象看了起来,眼神扫视着王程身上的伤,沉声道:“你确定没事?如果不能比了,那这次就放弃吧,你的身体最重要,老道我无非就是丢一些面子而已。”

  在长鹤道士心中,王程绝对是比自己更重要的存在。他自己已经即将成为过去,而王程却是武圣山的未来。

  吕大虎终于缓过气来,走过去将已经面色苍白,强行自己封住血脉止血的司徒老怪扶起来,看着那断掉的胳膊,心有余悸地道:“司徒先生,我们先走吧。”

  司徒老怪面部肌肉都还在颤抖,双眼狠狠地盯着王程和长鹤道士,沉声道:“去把纳兰峰和纳兰长风一起带走。”

  看着里面长鹤道士几人,吕大虎一下子没有勇气进去,低声道:“我们先走,等下我派人来带他们走吧。”

  司徒老怪转头狠狠地瞪了吕大虎一眼,喝道:“你怕什么?他敢杀了你?去,带纳兰两兄弟出来,我们不能单独留下他们。”

  吕大虎无奈地答应一声,转身走了进去。看到王程和长鹤道士几人都没有理会他,他心中松了口气,一把扛起昏迷断腿的纳兰长风和地上清醒着无法动弹的纳兰峰就要转身离开。

  “站住!”

  王程突然开口对吕大虎喝道。

  吕大虎身体一震,停下了脚步,两只手一边扛着一个人,转身看向王程,神色难看地道:“王程,当日我和你并肩战斗过,我也算是护送你过来的人。卖我一个面子,今日的事情到此为止,你和纳兰家兄弟的事情,以后再算算清楚,如何?”

  王程看着吕大虎肩膀上清醒的纳兰峰,淡淡地道:“吕处长,今天的事情可不是说算就能算了的,你的面子也没有这么大。纳兰峰输了,那就要跪下来给我道歉,这是他自己说的,也答应的。他耍赖的事情,我已经惩戒了,就算是揭过了。”

  凝视着纳兰峰,王程喝道:“但是,你输了,该给我下跪,那就还得跪完了才能走。不然,吕处长你就把他留下吧,你们都可以走,唯独纳兰峰不行。”

  到现在,王程还记得纳兰峰刚才乘人之危时那毫不掩饰的杀意。

  如果不是身体无法动弹发力,王程可能会强行将纳兰峰击杀当场。

  这种人,不杀不足以解恨。

  吕大虎一下子无话可说,因为王程的确是说的在理,他也不是纳兰峰,所以不能反驳什么,更不会去帮纳兰峰得罪王程。

  纳兰峰双眼满是仇恨地看着王程,咬牙切齿地道:“王程,你好狠,你已经赢了,还要赶尽杀绝不留余地?你想和我纳兰家族不死不休?”

  此时的纳兰峰已经可以说是毁了,脊椎骨骼重伤,已经伤及武者根本,再加上一只手筋骨肌肉被踩碎。除非纳兰家族倾尽所有来治疗他,才有可能治好诸多脊椎筋骨上的伤势以及粉碎的手掌。

  而且,即便治好了,他也多少会有一些隐患,已然是失去了以后站在天下武者巅峰的可能。

  王程经过这一会儿的呼吸调整,已经恢复了一丝力道,右腿也不是那么麻木了,当下站了起来,不屑地看着纳兰峰,道:“纳兰峰,你果然是足够卑鄙无耻,到现在你还有资格威胁我?纳兰家族了不起吗?既然你说不死不休,那就就不死不休,我武圣山不惧天下任何人。就算不死不休,那你今天也要在我面前跪下之后再说。”

  长鹤道士松开了王程的脉搏,心头微微放松下来,王程体内的确没有伤及根本的严重伤势,都是轻伤和皮肉伤,以王程的内家气血搬运手段,的确一天内就能恢复大部分。

  看向吕大虎,老道开口道:“大虎,放下纳兰家的小子,不给我徒弟跪下,他们两个谁都不能走。”

  吕大虎心头苦涩,不敢反抗长鹤道士的话,只能将纳兰家族的两兄弟放在地上,然后站在一边没有说一句话,选择了置身事外。

  “纳兰峰,履行你的承诺吧。”

  王程看着地上的纳兰峰,冷冷地说道:“跪下,你就可以走了。”(未完待续……)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