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一十二章 神象十步

第四百一十二章 神象十步

  八月开始,求月票,今天暂时一更,明天看情况,应该至少会有两更,先让我稳住两更再说爆发的事情吧。

  至于求票,其实也是例行公事,我每天更新的时候,总得说点什么不是?所以,就求票了,让我看到大家的支持,同时大家能支持正版的也请一定要支持正版,现在我靠这个吃饭了。为了不被饿死,这个月的更新肯定比上个月要给力一些……

  司徒老怪的五根手指如五根铁刺一般,发力之间,指节骨骼隆起,隐约间泛出一丝的金属色泽,刺破空气的呼啸声也如金铁利器一般的尖锐。

  好强势的掌法!

  王程知道,这司徒老怪绝对是练过如铁砂掌这类专门锤炼手掌的横练掌法,而且练了很多年,才能有如此的威力,整个手掌都化作了钢铁一般,可以硬解刀剑利器。

  别看他刚才硬抗纳兰峰三拳,脚下都没有移动,只是一只手骨骼裂开,和心脉有了一丝损伤而已,好像厉害绝顶一样。可那是看人的,他现在根本不敢硬接司徒老怪的这一掌,不然绝对要伤及根本,留下重伤,这次武术大会的历程也就要结束了,甚至司徒老怪有心杀他的话,这一掌也是足够了。

  当下,王程立即放开了纳兰峰的手掌,展示出了巅峰的桩法和对身体的控制,身体骤然停在了原地,然后再次发力,瞬间再次后退。双脚站立的地面留下了两个小坑。一片泥土被掀飞了出去。

  “司徒老畜生,你找死!”

  长鹤厉喝一声,也是脚下一跺,整个人冲了出去,将面前的桌椅全部冲击的粉碎,含怒一拳直接冲向司徒老怪。

  轰……

  长鹤这一拳的声势就比司徒老怪的掌法要大的很多,一拳之下。整个大厅内的空气都爆炸开去,一道道罡气凝聚,笼罩司徒老怪全身上下。

  司徒老怪心头震动,却是手掌依旧笼罩王程胸腹之间,脚下还在加速追击,并没有立即停下防守。

  他是下了决心要重伤王程。

  呼……

  王程心头压抑,司徒老怪五根铁刺一般的手指已经来到面前。他急忙深呼吸两口气息,左手呼啸而起,身体骨骼震动。手臂一甩,手掌挥出,带着一声虎啸,施展的乃是猛虎摆尾的掌法。

  这是他瞬息之间能施展出的最强大的招式了。

  砰!

  王程的虎爪和司徒老怪的铁砂掌碰撞,发出一声闷响,五指之间的劲道瞬间爆发。发出一道道尖啸。

  司徒老怪的身体一震。眼中深处闪过一丝惊骇。

  因为,王程和他硬拼了一掌,借力后退飞了出去,逃离了他的攻击范围之内。而他这一掌,也没有如预期一般的将王程重伤。

  王程此时只是感觉左手胳膊麻木不已,气血凝滞,筋骨刺痛,但是只是暂时性的不能发力,被对方刚硬的劲道震伤了,只要休息一两天就会好。或许以王程此时的气血搬运,只需要几小时的气血运转就能恢复过来。

  而司徒老怪此时也只有一招的机会。

  因为长鹤道士已经来到他身边,一拳下来,其全身衣服都被罡气压抑的飘起。其身后的纳兰峰更是感觉呼吸困难,满脸涨红,急忙再次后退。

  “老道,住手!”

  司徒老怪神色剧变,急忙大喊一声。他根本不想和长鹤道士交手,因为他已经听说了长鹤道士实力大进,练成了武圣山天罡拳法,天下叫能与其交手的,没有几个。

  可是,长鹤道士根本无视他的声音,一拳毫不迟疑的轰然落下。

  司徒老怪只能全力去抵挡,双脚一边后退,双手一变呼啸着变化招数,乃是以太极为主的防御姿态。

  而且,司徒老怪此时全力出手,拳法变化之间,双手当中也是凝聚出了一丝丝微弱的罡气。

  显然,这老家伙也堪堪触摸到了劲道凝聚罡气的境界边缘了,就看他在临死之前能不能领悟。

  轰……

  一声轰鸣。

  长鹤老道直接天罡拳法施展,将司徒老怪一拳打的飞了出去,罡劲爆发,将其全身衣服震荡的变成了布条,非常的狼狈。

  “司徒老狗,你当我真的怕你?谁给你的胆子对我徒弟出手?”

  长鹤再次一声厉喝,脚下一跃,身体再次冲了出去,跨步之间,身周罡气随行。虽然还达不到他师傅玄鼎道人那奇妙的踏罡布斗境界,可老道士此时威势也是足够吓人。

  司徒老怪根本不敢正面对抗,只能狼狈地继续后退。

  纳兰峰呢?

  纳兰峰被司徒老怪从王程手中救了出来之后,此时却是没有直接离开,而是看到王程被司徒老怪一掌似乎打的受伤无法动手了,当即眼神闪烁,面色肃然,调整呼吸之后,压住胸口的刺痛,竟然不顾断裂的胸口骨骼,再次冲向王程而去。

  “王程,我看你现在是不是还能接下我一拳?”

  纳兰峰喝道,拳头呼啸着笼罩王程的脑袋,显然也是毫不掩饰自己的杀心。

  杨青语和刘诗成在这边早有防备,所以立即来到王程身前帮忙挡下纳兰峰的这一拳。

  可是,纳兰峰的实力明显在两人之上,这一拳也是不顾伤势的含怒而发,所以杨青语的太极拳当即就被纳兰峰的劲道打碎,闷哼一声后退开去。

  刘诗成的炮拳和纳兰峰的拳头对拼了一下,也是被打的拳头麻木的后退。

  纳兰峰打退两人,再次提气冲向王程而来。

  这时候动作最慢的张绍云才来到师傅王程的身前,喊道:“纳兰峰。你和你弟弟一样。输了不敢认,还乘人之危,都不是好东西。”

  “聒噪,你一个纨绔子弟,靠着下跪入了武圣山,就有资格在我面前叫嚣?找死!”

  纳兰峰对张绍云很是不屑地喝道,脚下欺身上前。一拳毫不留情的刺向张绍云,劲道凝聚,竟然对张绍云也是毫不留情的展示出杀意。

  此人当杀!

  王程心头闪过这个念头,此时也才将呼吸调整过来,那司徒老怪的劲道绝对不是这么好承受的。可是现在他右手伤势未好,左手也被司徒老怪打的无法发力,只能上前一步,以身体将徒弟张绍云撞开,直接面对冲上来的纳兰峰。呼吸变化,心中神象跨步,右脚直接抬起,右腿如一根柱子一样的撞向冲过来的纳兰峰。

  纳兰峰神色一怔,自然是不敢让王程踢到自己,当即一拳直接对轰在了王程的脚上。想要寻找机会。可随后就是神色大变。

  砰……

  一声爆响。

  纳兰峰拳头上的劲道直接被王程踢碎,身体忍不住后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形,神色更为吃惊地看向王程,满是不敢相信。

  腿法?

  中华武术之中,腿法是非常的少的,拳法几乎就是武术的代名词了。因为,公认的武者根本就是桩法马步,几乎大部分武术都是双脚不离地的,如此才能有根基,才能可攻可守。不过。也有少数专门练腿的法门,如现代国术当中的谭腿等等。

  可是,腿法都是实力有优势的时候或者是出其不意的时候才会施展出来的。

  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出脚会比出拳慢一些,很容易被对手躲开,然后被对手反击成功,或者在抬腿的瞬间就被对手找到了破绽,从而落入下风,甚至直接失败死亡都是可能发生的。

  所以,自古以来的诸多高手,都没有主修腿法的,或者大多数都是压根不修腿法的。

  王程的这种腿法,不是武圣山武学,也不是其他的任何一门武学。而是他自创而出,根据九步神象步伐,融合地煞拳法的大地脉动,以及不动如山,擎天一柱,坤元三十六式等注重下盘的功夫融合起来的腿上技巧。

  既然自己腿上的力道如此强势,为何不用来攻击,为何非要一味的增加下盘力道来防守?

  王程的想法和列为武圣山道门宗师是不一样的,武圣山诸多道门宗师首重道门无为而为,所以防守为先,到了天罡拳法才有绝对的攻击秘法。

  这门腿法,王程还没有完全创造成功,只是初步的融合了诸多下盘技巧来发力攻击,也只是出其不意才会有效果。

  而现在,他双手不能发力,只能用还未成型的腿法来对上纳兰峰,再加上自己的防御,他也是心中无惧!

  “王程,现在你定然不是我的对手,马上跪下给我弟弟道歉,我就放过你。”

  纳兰峰居高临下地看着王程,面色阴沉,沉声说道。

  王程看了看那边昏迷的纳兰长风,不屑道:“你已经输了,该跪在我面前的是你吧?”

  “我输了?呵呵,那又如何,现在你双手不能动,想靠腿法打败我,你太天真了。如果你不想被我击败羞辱,那就跪下来道歉!”

  纳兰峰神色很是嚣张地说道。

  杨青语向来不多说话,此时也忍不住冷声骂道:“你真无耻,刚才明明已经输了,现在还想乘人之危。纳兰家族果然和我爷爷说的一样,都是卑鄙无耻之人。”

  纳兰峰瞪了杨青语一眼,不屑道:“女流之辈,闭嘴站一边去。”

  “你……你该死!”

  杨青语说不出什么狠话来,冷冷地说了一句。

  王程看向那边师傅长鹤道士和司徒老怪的交手情况,看到师傅已经稳稳地压制司徒老怪,心中一片安定,也很是不屑地看着纳兰峰,淡淡地道:“我刚才站着不动给你打三拳,你都不能奈何我,现在还想击败我?纳兰峰,我看你是还没睡醒。既然你想耍赖,那我就让你知道,这天底下,你可以在任何人面前耍赖,就是不能在我王程面前耍赖,就算我双手都不能动。你也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你纳兰峰。永远都不会是我王程的对手!”

  王程的声音厉喝,一声声虎啸在周围回荡。

  纳兰峰被王程的气势震慑的面色有些苍白,胸口伤势有爆发的迹象,急忙再次呼吸调整,强行压下伤势。他知道不能拖下去,武圣山内家秘法天下第一,王程的伤势绝对比他恢复的快许多。他的优势每一秒都在减少。

  “自以为是,我就打破你武圣山这种盲目的自信。”

  纳兰峰想要速战速决,呵斥一句,身体再次冲上去,双眼紧紧地盯着王程的双脚。

  杨青语和刘诗成立即想来帮忙,可是却被王程一步拦住了,对两人说道:“不需要你们帮忙,青语,诗成。你们看好就可以了。”

  杨青语和刘诗成停下脚步。

  杨青语的神色满是担忧地看着王程,双拳紧握,再次上前一步站定,准备看王程的情况,以便随时都可以出手帮忙。

  “死!”

  纳兰峰的拳头再次化作大枪,刺破空气而来。

  王程双眼沉重无比。双脚踩出一步神象步伐。完成了一步蓄力,然后身体一转,不退反进,冲入了纳兰峰的身前,他以左边胸口硬抗了纳兰峰这一拳,发出一声闷哼,又吐出一口粘稠的鲜血,同时也强势的撞入纳兰峰的怀里。

  就是这个机会!

  轰………………

  纳兰峰的身体再次如被火车撞到一般的飞了出去,身在空中,再次吐出一口鲜血。神色间满是惊骇。

  他不明白,王程为何还能如此刚猛的发力?

  司徒老怪的那一掌难道没有打伤其气血根本?

  这也是司徒老怪惊骇的地方,王程和如此绝顶高手对拼了一掌,竟然只是一条胳膊麻木而已。

  虽然司徒老怪那一掌也肯定没有出全力,可是王程如此的防御力度也足够骇人了。

  王程此时的内伤很轻微,还是之前纳兰峰留下的内伤最严重,所以,根本不影响他发力。

  一撞将纳兰峰撞飞。

  王程再次第二步神象步伐跨出,地面轰然震动了一下,他也追上了飞出的纳兰峰,一脚毫不留情的踢在其腹部。

  砰!

  纳兰峰在空中,再次一口鲜血吐出来。而王程没有放过他,再次第三步神象步伐追上来,又是一脚提出。

  纳兰峰急忙挥舞双手想要抵挡。

  可是,王程现在下盘的力道,其实他能挡下的?

  于是,身在空中,纳兰峰再次吃下王程一脚,面色已经煞白,身体被踢的几乎弯曲折叠在一起飞了出去。

  轰!

  纳兰峰撞在一根大腿粗细的柱子上,直接将这根百年历史的木头柱子装的裂开一道道缝隙,却是没有倒下。他腰间骨骼被撞的脆响,满脸都是鲜血,看着很是可怖。

  咚咚……

  王程又是第四步神象步伐上前,眼神冰冷至极,心中杀心暴起,抬脚又是一脚踢向在地上无法动弹的纳兰峰。

  这一脚下来,无力反抗的纳兰峰必死无疑!

  不远处被长鹤道士压制的司徒老怪看到这一幕,睚眦俱裂,急忙喊道:“王程住手,大虎,快出手!”

  长鹤老道眼神冷厉,天罡拳法终于是毫无保留地施展出来,喝道:“老狗,你保护了自己再说吧。”

  司徒老怪分神的一刻,瞬间被长鹤老道一拳打的飞了出去,撞碎了大门,直接飞出院子外。

  一直站在纳兰长风身边的吕大虎原本是不想插手双方斗争的,因为两方的高手他都招惹不起。可是,司徒老怪点名让他出手了,纳兰峰此时也是有生命危险,那他就不能袖手旁观了。

  呼……

  吕大虎一步跃出,来到纳兰峰的身前,双手挡下王程的这一脚,顿时感觉如一座山岳压在身上一样,身体一矮,双脚瞬间陷入地面一寸,心中大震,急忙喊道:“王程,足够了,住手吧,纳兰峰已经这样了。”

  “哼,纳兰峰乘人之危想要伤我的时候,你怎么不出手阻拦?”

  王程对吕大虎冷哼一声,不屑地喝道。

  吕大虎语气一滞。顿时无话可说。因为。王程说的是实话,他这是明显的偏帮,已经没有资格劝王程住手了。

  地上的纳兰峰意识还很清醒,感觉浑身骨骼都散了架一般,腰间骨骼已经断裂,心中一片颓然。

  如此也不是王程的对手!

  此时还伤及腰间脊椎骨骼,只怕会影响他一生的武学成就!

  轰……

  王程再次一脚踢出。神象步伐第五步!

  吕大虎神色大变,竟然有一些不敢硬接的心思。不过,他没有其他的选择,急忙马步成型,双手施展出太极法门来硬接。

  可是,王程的一脚之下,他还是被巨大的力道冲击的后退了两步,体内气血震荡不已,如此沛然浩大的力道。让他有一丝无力感。

  那么,就只有进攻了,出拳比出腿快,这是公认的。

  吕大虎双眼闪过一丝冷然,在王程出腿的间隙,瞬间双脚发力。冲了上来。拳头直刺王程的腹部而来。

  这就是拳法的优势,快准很!

  王程心中一震,知道这吕大虎的实力还在纳兰峰之上,乃是实打实的抱丹级别的大宗师高手。可是,他也退无可退,脚下再次跨出一步神象步伐,这是第六步。他深呼吸一口气息,胸腹之间充斥着气息,整个人都胀大了一分,以此来增加胸腹之间的抗击打能力。

  砰!

  吕大虎的拳头实打实地打在了王程的腹部。

  王程的身体震动。脚下很是扎实,一步未退,反而瞬间一脚踢了出来。

  吕大虎急忙双手抵挡,可又是被这一腿巨大的力道踢的整个人都后退了三步,每一步都陷入地面一寸,碎石翻飞,双手骨骼麻木不已。

  力道更强了。

  吕大虎心中震惊不已。

  而王程,却是瞅准机会,再次冲上一步,依旧是神象步伐,这是第七步,一脚轰然踢出。

  吕大虎再挡,然后再被王程这一脚踢的后退四步,脚下依旧留下四个清晰的脚印。

  “哼,我看你能挡下我几脚!”

  王程冷哼一声。

  他以神象步伐蓄力,加上大地脉动的神秘法门,每一步的力道在地面都有加成蓄力,都几乎是上一步的两倍有余。如此九步积蓄下来,后面几步的力道可谓惊世骇俗。

  虽然如此出脚,气血消耗巨大无比,让他感觉到了吃力。

  可是,王程此时不在乎了。

  又是神象步伐踢出。

  吕大虎神色凝重无比,双手划过一个个半圆,彻底地以太极缠丝手的纯防御姿态来抵挡王程的这一脚了。

  可是,随后王程一脚下来,他的缠丝手劲道立即被踢碎,整个人再次倒退六步,面色已然通红不已,体内气血开始紊乱。

  “王程,有话好好说,别冲动。”

  吕大虎急忙开口劝说道,不敢再接王程的下一腿了。

  可王程根本不理会他,立即就是一腿接上,神象步伐加持之下,这一腿好像从天而降的陨石一样。

  神象步伐,第八步!

  吕大虎终于是被这一脚踢的双脚离地,飞出三米多远,双手已经彻底地失去了知觉,筋骨刺痛难当,已经轻微开裂。

  在场的诸人都看的无比震惊。

  尤其是地上躺着的纳兰峰,根本不相信王程的腿法也会如此势大力沉,力道很是吓人。

  抱丹境界的大宗师级高手,都无法抵挡?

  当然,其实也是吕大虎开始心有顾忌,没有全力对王程出手,所以才大多都是被动防守,不然他定然可以找到破绽攻击,打破王程连贯的腿法。

  但是,吕大虎没有做!

  而此时,王程没有追击吕大虎,转身猛然一脚踩在纳兰峰的左手手掌上。

  咔咔咔……

  一声声渗人的声音响起。

  吕大虎顿时浑身颤抖,面孔扭曲,满脸汗珠瞬间渗透出来,的发出一声巨大的惨叫:“啊…………………………”

  五指连心!

  王程一脚踩碎了他的整个手掌,那种刺痛的冲击,绝对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

  “住手!”

  “住手!”

  吕大虎和司徒老怪同时大吼一声。

  吕大虎终于放下顾忌,全力冲向王程而来,不顾紊乱的气血和骨骼开裂麻木的双手,想要将王程拿下。

  可是,王程此时已经继续道了神象步伐第九步!

  吕大虎如何出手,也根本无法阻挡,也无力抵挡。

  王程转身就是一脚。

  神象步伐第九步,很简单,很直接。

  这一脚踢出,王程全身气血沸腾,双腿骨骼筋脉气血充斥,整个人好像化作了一座山峰一般,双腿的每一颗细胞都充斥着力量。

  吕大虎整个人如炮弹一样的被踢的飞了出去,飞出十几米远,撞在墙壁上,又将墙壁撞出一个大洞,然后浑身萎靡地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心神之中满是惊骇,体内气血已经彻底溃散,失去了战斗力。

  同时!

  司徒老怪突然不顾后果的全力出手逼退了长鹤道士一步,然后神色狠辣地冲向王程而来,再次一爪笼罩王程的脑袋,杀气四溢,看其气势,竟然是真的想要乘机杀了王程!

  “老狗,你敢,我杀了你全家!”

  长鹤道士神色瞬间剧变,大吼一声,如天雷滚滚,双脚一跺,整个院子内的地面都震荡开来,罡劲在地面爆发,所有的石板都碎裂,整个人飞了出去。

  王程心头冷静无比,感觉到冰冷地杀意,没有丝毫惧意。

  只见他身体微微一转,没有退,也没有躲,脚下猛然再次抬腿,神象步伐第十步,直接朝着冲过来的司徒老怪踢了出去!

  呼呼呼呼呼呼…………

  心中神象扬天长啸。

  王程一脚踢出,周围的空气都被推了出去。

  前九步,每一步都在蓄力,到了第十步,就是将所有的力道都发泄出去。而这一步的消耗也堪称骇人,王程出腿的瞬间,就感觉到浑身气血刹那间从沸腾无比变的空虚起来,竟然在这一瞬间将气血体能消耗一空,精神出现了一丝萎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