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一十一章 跪下!

第四百一十一章 跪下!

  热门推荐:

  (七月结束了……多谢大家的支持,明天就是新的一月的开始,还请大家多多投票,这个月发生很多事,更新不给力,是我的不对。W八月份,我争取好好的爆发,给大家讲故事,还请大家也票票鼓励支持一下……多谢了……)

  “咳咳……”

  一声急促的咳嗽声音响起,打破了大厅内的降到冰点的安静气氛。

  在场几人的视线都聚集过去,看到纳兰长风面色煞白的正在急促咳嗽,一口鲜血又吐了出来,可见刚才他被王程打的很严重,受了不轻的内伤。

  王程的眼神看过去,才发现,这家伙刚才是被吕大虎以及另一个年轻人架着胳膊进来的,双腿还在渗出鲜血。

  如此,还不送医院?

  噗!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纳兰长风似乎心中更为紧张或者是不甘愤怒,咳嗽之后,又接连吐出两口粘稠的鲜血,气息直接就虚弱下来,神色萎顿,连说话都困难。

  司徒老怪的眼神狠狠地看着王程,对长鹤沉声道:“好好的一个人,被你徒弟打成这样,你说我该如何做?”

  “技不如人,还要去招摇,被打了又怪谁?司徒老怪,他欺辱我徒孙在先,现在被我徒弟打成这样,就算扯平了。此~事我就揭过,不再追究他欺辱我武圣山的罪过了。”

  长鹤老道淡淡地说道,语气之中,有很明显的冷漠和不屑。

  天下间有几人有资格和武圣山讲条件?

  司徒老怪或许有,但是这纳兰家族的两个小辈明显不具备这个资格。

  “你。老道士。你莫要欺人太甚!”

  司徒老怪一时语塞。只能提气沉声喝道。

  这一声大喝如一道闷雷荡开,在大厅内震荡地嗡嗡作响。

  长鹤视线凌厉地看向对方,毫不示弱地沉声道:“那你想要如何?”

  司徒老怪冷哼一声,沉声道:“纳兰峰,你来说!”

  站在司徒老怪身后一直很安静的年轻人上前一步,神色间很是平静,似乎受伤的纳兰长风和他无关一样。

  这就是纳兰峰,出身东北纳兰家族的第一年轻高手!

  王程好奇地打量了一下这个有些传奇色彩的同辈年轻高手。见其神情坦然平静,心头生出一丝凝重。

  自己的亲弟弟被打成这样,还能保持冷静,心智定然很强大。

  纳兰峰站在长鹤道士面前,抱拳略微恭敬地道:“在下纳兰峰,见过长鹤前辈。刚才我弟弟对武圣山弟子有所挑衅,这是我父亲教导无方,还请前辈见谅。”

  长鹤道士端着茶杯平静地喝茶,淡淡地道:“你和我徒弟说,你们欺负的是他的徒弟。”

  纳兰峰微微皱眉。他原本想直接和长鹤道士对话,以此来抬高自己的地位。可以短暂的在身份和气势上压过王程一筹。

  没想到,长鹤不吃这一套。

  纳兰峰只能将目光看向坐在那里的王程,此时反而他是站着,王程是坐在那里的,顿时让他无形中矮了王程半截。

  压下心头的不悦,纳兰峰对王程沉声道:“王程,你将我弟弟双腿打断,行事如此残暴,可有想过后果?”

  王程依旧坐着,没有起来,目光越过司徒老怪,看着纳兰峰,语气平静地道:“纳兰长风说我武圣山王程没有资格收徒,说我骗了我徒弟张绍云,说我误人子弟,他说这番话的时候,明显也没有想过后果。那我自然就要亲自向他证明一下,我是不是有资格……而且,他纳兰长风有资格来评判我是不是能收徒,那我也要回敬一下……”

  说着,王程的语气冷了下来,冷冷地道:“我刚才就说了,他纳兰长风没有资格站在我面前,有我在的地方,就不能出现他。如果,他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就要他付出代价。现在,他竟然又来到我面前了,你身为他的哥哥,纳兰峰,你说我该如何?”

  纳兰峰和纳兰长风兄弟两都是被王程的这番话气的不轻,纳兰长风当场就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双眼泛白,直接晕了过去。

  纳兰峰指着王程,喝骂道:“你……”

  王程直接打断了他的话,继续说道:“不过,看在你们见识短浅无知的份儿上,这第一次我就不计较了,算是我对他伤势的一种赔罪。如果还有下次,他还敢在我面前,那除非他击败我,证明他有资格站在我面前,不然的话,还是要付出代价。”

  呼……

  纳兰峰拳头一捏,身体一顿,脚下发力,身周自然而然地凝聚出一股风声,差点忍不住冲向王程出手了。不过,他还是有一丝理智,控制了身体和呼吸,双拳紧握地看着王程,喝道:“你不要胡说八道,强词夺理,王程,你有本事,就起来和我过过招,欺负我弟弟算什么本事?”

  “呵呵,那你弟弟欺负我门下刚入门一月有余地徒弟就算本事了?”

  王程不屑一笑,一句话又将纳兰峰呛的没话说。

  理亏在先,说道理肯定是说不过了。

  纳兰峰呼吸急促,调整呼吸,双眼闪过煞气。

  司徒老怪开口道:“都是练武之人,拌嘴皮子最没意思。既然你们谁都不服,那就拳头来说话,拳头大就有理,你们可有异议?”

  纳兰峰立即回应道:“我纳兰峰的拳头无惧任何人,少林,武当如是,武圣山亦如是。”

  王程看了师傅长鹤道士一眼,见师傅没说话,心中顿时有数。

  他当即脚下一跺,发出兹兹的声音,连人带椅子滑到客厅中间坐定,目光看着纳兰峰,道:“你们果然有意思。自己理亏。就要拳头来说话。如果拳头也打不过,你们又要如何?为了不让你们等会儿说我欺负人不认账,我就坐在这里不动,你纳兰峰任意向我出手,三招之内,只要你让我双脚动一下,就算我输。”

  “如果这样你都奈何我不得,到时候应该就无话可说了吧?”

  纳兰峰目光冷厉。他已经知道王程的防御功夫了得,马步也诡异无比。刚才他弟弟纳兰长风就没有将被动防守的王程如何。

  这和他了解到的武圣山武学如出一辙,挨打功夫天下一流。

  可是,也是如王程所说,如果一个人只是在原地不动手,被动防御,你都奈何不得,那还有什么可说的?

  只能无话可说,甘拜下风了。

  纳兰峰不能拒绝,双眼凝视着王程。沉声道:“王程,我不是我弟弟。我是纳兰峰。可你依旧如此狂妄自大,输了可不要不认。”

  “哈哈哈……”

  王程哈哈一笑,气息震荡,声音也是如闷雷一般的嗡嗡作响,喝道:“我王程说过的话,何时有过不认?只要三招之内,你让我动一下,就算我输;我输了,那今天的事情就是我的错,我亲自把纳兰长风的伤治好,并且当面给他赔礼道歉。”

  长鹤道士目光看着王程,他本想阻拦一下的,可是想到王程的心思比他这个师傅还要聪慧,不可能鲁莽行事。他也就忍住了没说话,保持着一派宗师的冷静威严,慢慢地喝着茶。

  坐在老道对面的司徒老怪一双眼睛始终没有离开长鹤道士,他想看到长鹤道士神色变化的样子,他认为王程是在托大。

  纳兰峰身为天下间有数的年轻高手,全力出手之下,会可能无法撼动王程的双脚马步?

  司徒老怪和吕大虎两人,以及其他知道纳兰峰的人听到了,都不会相信这样的事情。

  “老道,你不拦着你徒弟?”

  司徒老怪淡淡地问道。

  长鹤平静地道:“他的事情,他做主。”

  司徒老怪摇摇头,神色终于第一次露出了一丝轻松,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了,心中开始想着等下怎么在语言上嘲笑一下老道士。

  而纳兰峰此时开始控制呼吸,让自己情绪平静下来,双眼冷静地看着王程,沉声道:“你输了,赔礼道歉自然是应该的。不过,我要你给我弟弟跪下来道歉。”

  “那你输了呢?”

  王程反问道。

  “我输了,我就代我弟弟给你跪下来道歉。”

  纳兰峰目光闪烁着决然,沉声说道,显然也是不给自己留下退路。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刘诗成和杨青语,以及张绍云,都神色严肃下来。

  这是涉及到天下间两个绝顶年轻高手尊严的一场对决,也可以说是比武大会的一场顶级决赛。两人之间总有一人会输,输者必定会离开,放弃比武大会的资格。

  王程呼吸变化内敛,也神色极为平静地道:“好,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纳兰峰立即回应。

  “出手吧!”

  王程当即也不再废话,就这么随意地坐在红木椅子上,双手抱在胸前,受伤的右手在内,双眼如秋水一样平静地看着纳兰峰。

  纳兰峰和司徒老怪,以及吕大虎都楞了一下,看着王程全身上下,眼神满是疑惑。

  脚下似乎没有任何马步桩法,双手也没有任何的防御招式,就这么随意坐在那里,就想硬抗纳兰峰的三招?

  心中向着王程的吕大虎此时也是直皱眉头,觉得王程太托大了。

  纳兰峰十五岁成名,比王程现在还要小,十六岁下南洋挑战,连战南洋四大国术家族的十个年轻高手,以全胜而归。

  如今七年过去,二十五岁的纳兰峰实力已然隐隐的踏入化劲后期巅峰,气血趋于圆满,一只脚已经触摸抱丹境界,随时都有可能进入这道大宗师的门槛。

  如此绝顶的年轻高手,走到哪里都是不能被忽视的存在。

  王程竟然就这么坐在那里无视了纳兰峰?

  纳兰峰原本平静的心中再次滋生出一股怒火,深呼吸一口气息,双脚猛然跺地。他也没有再说废话。直接就冲了上来。选择以实力来说话,到了距离王程面前两步距离的时候才突然出拳。

  轰……

  纳兰峰的拳头一出!

  周围的空气瞬间就发出一声爆响,周围的空气呼啸着冲击开去。

  身为刘氏炮拳传人的刘诗成看到纳兰峰的这一招炮拳都是吃了一惊,看出了这一招的门道——藏劲炮拳!

  这是一种极为诡异,但是也很强势的炮拳流派,需要对劲道有极其强悍的控制技巧才能做到。

  出拳时,将劲道凝而不发,积蓄到一种巅峰的时候。才突然出拳爆发,达到出其不意,减少劲道消耗,增强爆发力的效果。

  此时的王程心中都诧异了一下,急忙呼吸变化,神象步伐和大地心跳契合在一起,两只脚张几乎完美无瑕地和大地紧贴在一起,双手抱胸,微微震动,道门太极的卸力技巧顺势而发!

  他看似没有什么招式。实际上却是已经用了所学的几乎所有拳法。

  轰……

  又是一声炮响。

  纳兰峰的拳头结结实实地冲击在了王程抱在胸口的手臂上,刚猛而凝聚到一种极限的炮劲毫无保留的爆发。

  王程的衣袖和胸前的衣服都瞬间被震碎。胳膊骨骼有一丝刺痛,胸腹之间也同时有一丝震荡,面色微红,气血受到了影响!

  果然是纳兰峰,名不虚传。

  王程心头震动,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这样被顶挨打,其实已经是最强状态之一了。武圣山拳法攻守合一,并不是如国术拳法一样,只有进攻才是最强,被动防守就是弱势。当年长鹤道士依靠防御挨打也能混个不败的名声。

  如此最强状态之一,王程脏腑之间留下了一丝内伤。他知道,纳兰峰的实力已经不弱于吕大虎这种刚刚踏入抱丹境界的大宗师级别的高手了,如果不是领悟神象步伐和大地脉动,他肯定是接不下这一招的。

  咔!

  太极卸力技巧发动,一道道炮劲顺着他的身体肌肉筋骨传递到双脚和屁股下面的红木椅子上。

  这把有上百年历史的红木椅子当场被爆发的炮劲震的碎裂开来,变成了四五块木头摔在了地上,显然是不能坐了,他双脚站立的石板也是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痕,轻微的凹陷下去了一点。

  王程此时变成了屁股悬空地蹲在原地,但是身体却很是沉稳,没有丝毫的晃动不稳的迹象。

  “一拳!”

  王程看着面前神色震惊的有些发愣的纳兰峰,淡淡地说道。

  纳兰峰心头震惊不已,急忙后退了一步,双眼露出前所未有的严肃凝重。

  司徒老怪,吕大虎两人也是瞪大了眼睛。司徒老怪端起的茶杯停在了半空中,却是不自知,保持着这样的动作。

  呼呼呼……

  纳兰峰再次深呼吸几口气息,依旧没有说话,再次直接冲了上来,每一步都异常的沉重,地面上几块石板被踩的裂开。

  啊………………

  冲到王程面前三米处,纳兰峰猛然一声大喝,气息爆发,双脚发力,身体瞬息间离地而起,拳头如大枪一般的呼啸刺出,居高临下的直刺王程的胸口位置!

  如果王程不是被动防守的姿态,给纳兰峰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王程面前跃起。可是现在,他敢,而且还肆无忌惮,以此来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实力。

  嗖……

  他的拳头如利箭一般的发出尖锐的破空之声。

  王程满脸严肃凝重,依旧双手抱胸,呼吸变化之间,双腿轻微抬起,并且以神象步伐和不动如山的桩法融合为一,肩膀和双手也施展出了一丝太极缠丝手的技巧。

  砰…………

  眨眼间。

  纳兰峰的拳头击中了王程的胸口胳膊上,又发出一声闷响。他整个人也落在王程的面前,直接将地面踩出两个小坑,石块飞出。

  王程的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面色通红,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脏腑震荡,挡在前面的胳膊有些麻木,筋骨火辣辣的疼。不过他双脚还是没动,好像真的和大地融为一体了,嘴上依旧淡淡地说道:“还有一拳。”

  纳兰峰瞪大了眼睛,被王程此时的气势震慑的后退了两步才站稳,微微喘息着,心头不断的说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杨青语秀眉轻轻皱起,不动声色的上前一步,站在了距离王程两米远的地方,浑身气息凝聚。

  “我不相信!”

  纳兰峰满脸通红,眼睛都有些充血,大吼了一声,然后毫不犹豫地再次一拳冲向了王程而来。

  这一次,纳兰峰是双手齐出。

  一拳乃是凝聚崩劲的崩拳,另一只手却是没有握拳,而是一招掌法,手掌带着风声,呼呼地扇了过来,好像蒲扇一般。

  砰砰……

  两声闷响接连响起。

  王程的双脚直接陷入地面半尺,一股碎石和土屑被巨大的力道冲击的飞出。

  不过,虽然陷入地面半尺,但是王程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嘴角再次溢出一道鲜血,眼中闪烁着湖泊色光晕,手臂彻底失去了知觉,心脉都有一丝刺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发呆的纳兰峰,冷冷地道:“三拳已经结束了,跪下吧。”

  纳兰峰猛然抬头凝视着王程,面孔已经有些狰狞,双眼满是疯狂。他心中二十几年的骄傲在这一刻被打击的支离破碎,吼道:“这不可能,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我纳兰峰是天下第一……该跪下的是你……”

  嘴上吼着,纳兰峰有些疯狂的双手再次出击,这一次直接两拳冲向王程的面门而来,已然是不顾丝毫规矩,不留丝毫余地的想要击杀王程了。

  “找死!”

  王程眼中琥珀色光晕大盛,也是早有准备。只见他双脚猛然再次一跺,地面再次被震动的飞出一些湿润的土屑,左手一爪而出。

  吼…………

  虎啸声在大厅内凭空乍起。

  一瞬间,风起云涌。

  王程虎爪一把抓住纳兰峰的一只拳头,然后身体欺身而上,头部一偏,肩膀再次硬吃了对方一拳,不过他整个身体都撞入对方怀里。

  咔嚓一声脆响。

  纳兰峰的胸口骨骼当场就被撞断一根。

  已经练成神象步伐,王程双腿猛然发力的冲击之力,绝对不是纳兰峰这种没有练过横练功夫的年轻人能想象和抵挡的。

  纳兰峰感觉自己好像被火车撞上了一样,身体如飞絮一般地直接飞了出去。

  王程却是没有放过对方的想法,虎爪抓住其一只手,步伐再次追了上来,要好好教训一下纳兰峰。

  可是,在场还有其他人不想看到纳兰峰受重伤!

  司徒老怪立刻就出手了,沉声喝道:“好了,够了,点到即止。”

  言罢,这老家伙倏然出手,身体如一道影子一样,瞬间来到了纳兰峰的身后,一把接住了其身体,然后一只手刺破空气,五指呼啸着抓向面前的王程而来,眼中闪过狠辣之色,显然不只是想挡下王程这么简单。

  他也想乘着机会,重伤王程。(未完待续……)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