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零四章 服部剑雄的用意

第四百零四章 服部剑雄的用意

  今天先去打针再回来更新的,慢了点,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明天最后一天了,打的手指都麻木了,求票票护体……

  长鹤道士身边还跟着一个老者,也是王程认识的,正是在湘南省省城被他救了一命的那位叶老爷子。

  此时的叶老爷子步伐沉稳有力,面色微微泛着红润的光泽,呼吸顺畅自然。看这样子,不是知情人,根本不会有人相信这位老爷子两天前只剩下半口气了。

  跟在两人身后的,还有两位面色严肃而忐忑,却没有多少存在感的中年人,显得很低调。

  “师傅!”

  见到长鹤道士,王程上前抱拳恭敬地喊道。

  杨青语也恭敬地道:“青语见过道长。”

  刘诗成也微笑道:“见过道长。”

  “见过师公!”

  张绍云毕恭毕敬地说道。

  长鹤道士的目光一扫,没有在王程和杨青语身上停留,而是直接看着站在最末尾的张绍云,神色惊异地道:“绍云最近有所领悟?”

  张绍云有点受宠若惊,他还从没有被长鹤道士这么重视过,所以急忙回答道:“是师傅教导的好,所以弟子有所领悟。”

  “哈哈哈哈,好,你小子不错。我还以为你小子这辈子没啥出息了,没想到跟着你师傅还能练出个模样来。不错,不错,我武圣山也算是后继有人了,现在是我们徒孙三代,三世同堂,哈哈哈……”

  长鹤道士很是开心地笑了起来,手掌轻轻地拍了拍张绍云的肩膀,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笑声是发自内心的开心欣慰。

  老道士从没想过,自己在活着的时候,还能看到自己门下有这样表现出强盛的一幕,徒弟拳法几乎大成,徒孙也堪堪登堂入室。

  当初他师傅,被称作天下第一的玄鼎道士也没这个福气,被当年堪称不肖愚钝的老道士长鹤气的半死。

  而老道士得到的这一切,只是发生在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内。

  长鹤道士偶尔仔细想想,还感觉有些有些虚幻,不太敢相信。

  看向王程结疤的右手,长鹤道士凝视着王程,带着一些责备地道:“服部家族的剑不好接吧?”

  王程稍微活动了一下右手,讪讪一笑,道:“空手接白刃,肯定不好接。师傅,你们这次来是?”

  长鹤挥挥手,当先走了进去。

  王程和杨青语,刘诗成,张绍云也都跟了上去。

  叶老爷子刚满脸笑容的凑上来想和王程说句话,可王程转身就走了,只能看到王程的背影了。他还不能发火,只能苦笑着对身后两个中年人说道:“看到了吧,这小子的脾气臭的很,他师傅都拿他没辙。我现在欠他一条命,现在也只能忍着,等会儿你们态度一定要恭敬诚恳,千万别和他闹!”

  两个中年人对视一眼,平静地脸上也都露出一丝无奈,其中一人答应道:“叶老,您放心,你说的话我们都记住了,我们是来求人的,我们知道应该怎么做。”

  “好,一周前老头子我是什么情况你们都知道,我都准备去湘南找地方等死了,没想到这小子把我救活了。你们放心,只要他出手,我估计你们家老头子问题就不大了。”

  叶老爷子对两人再次叮嘱了一下,然后急忙抬步跟了上去。他是好不容易才找到长鹤道士一起过来的,可不能怠慢失去了这次绝佳的机会。

  走进屋内。

  王程亲自给师傅长鹤道长倒了一杯茶,说道:“师傅,您早就到京城了?”

  长鹤道士对杨青语三人点点头,示意他们随意坐,别站着。然后他自顾自地喝了一大口茶,才缓缓开口道:“你们离开江州,我就来京城了,哎,以后估计就不太平了。”

  王程几人都竖起耳朵听着,这次他们遇到这么多事情,其中的危险,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自然更想知道以后会面对什么。

  长鹤道士对后面进来的叶老三人点点头,才继续对王程说道:“自从当年战争开始,我们和日本武术界几乎就势同水火,你遇到平良樱那个小丫头了吧?”

  王程皱眉,脑海中闪过一道蒙着脸的身影,点头道:“不错,是叫平良樱。她说她是现在的服部家族半藏,这是真的?”

  长鹤道士站起身来,面色凝重地走了两步,道:“的确是真的,我这次来京城才得到消息。现在日本武术界发生大变,平氏家族重出,想要推天皇出面掌权,但是阻力太大,不只是他们内部,还有外部,所以还没有行动。不过,平氏家族已经在极力的笼络日本各大古老家族,服部家族就是他们的第一个目标……”

  长鹤道士的语气更为低沉,似乎在述说一个古老的故事,沉声道:“那平良樱是平氏家族在十五年前安插在服部剑雄身边的人,拜师服部剑雄门下,天资奇高,被日本武术界称作千年不遇的奇才,深得服部剑雄真传。然后平良樱在服部家族内部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推动下,在服部剑雄去世之后,得到服部家族半藏称号,掌控了服部家族……”

  “可以说,现在服部家族名存实亡,平良樱一人直接代表了服部家族,听命于平氏!”

  王程听的心中感慨,当年震动整个东亚战场的日本第一高手,服部家族半藏——服部剑雄,最后竟然落的这样的下场。

  而且,还连带着整个服部家族都遭了秧。

  长鹤道士看了王程一眼,露出一丝微笑,道:“你以为是服部剑雄识人不明,所以才会让服部家族落入如此境地?”

  王程疑惑地道:“难道不是吗?”

  其他人都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听着,没有一个人说话。

  长鹤道士呵呵一笑,似乎回忆着什么,说道:“那你太小看了服部剑雄了,作为服部家族上任半藏,纵横日本上百年,一直都是日本第一高手,谁敢随意玩弄他?又有什么是他看不破的?就算是平氏家族,也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王程眉头紧皱,微微惊讶地道:“师傅,你是说,服部剑雄是故意让平良樱得逞,故意将服部家族推入现在的困境?”

  长鹤道士走动了两步,又坐了下来,继续喝了一口茶,沉声道:“我见过服部剑雄,此人绝对不是鲁莽之人,更不是容易被欺骗的人,只有你说的这个可能。服部家族千年来一直力求发展,想要称霸日本岛,可是一直没能成功,几百年前还给德川家族做了嫁衣,称臣于德川家康,家族上下都很不甘。”

  “德川幕府的失败,就有服部家族的推动,他们早就和平氏有所联系。服部剑雄这次必定是有所安排,让平氏如此简单就得手,他或许是想要让服部家族置之死地而后生,也或许……他就是故意成全平氏家族,成全平良樱!”

  “你和平良樱交手,觉得此女如何?”

  王程心中正震惊于服部剑雄,看着师傅询问的表情,脑子里回忆那天晚上的遭遇战,皱眉道:“她的确很厉害,内家修为不弱,剑法高超,青语不是她的对手。而且,此女行事果断,心机很深,如果让她以后成长起来,必定是我们的大敌!”

  “呵呵!”

  长鹤道士看着王程,忍不住笑了起来,摇头道:“服部剑雄已经把家族的传承之剑天运交给平良樱了,必定是真心将其当做传人。以后此女就是你的宿敌,王程,你要小心了。”

  王程自信地道:“她敢来,我就让她有来无回,知道我中华神功的厉害。”

  “名剑天运,斩金断铁,如果不是她剑法不到家,你这只手还在不在都要两说,所以你不要轻视。”

  长鹤道士语气严肃地说道。

  王程心中凛然,急忙答应道:“是,师傅放心,我必然不会轻敌,但是我也不惧她。”

  “你有信心就好,不过,以后我们的敌人可不只是日本武术界……还有美国,印度……最近你们出入切记小心,这些人以杀你们为目的,肯定会不择手段。”

  长鹤道士神色很是凝重地道:“现在整个京城都已经被老牛他们戒严起来了,但是还有不少各国高手在这里停留。”

  “他们都是观摩团的人吧?”

  王程立即问道。

  “不错,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观摩团的人,比武大会的最后有一个环节你可能不知道。”

  长鹤道士看着王程淡淡地道。

  王程和杨青语几人都好奇地看着长鹤道士。

  老道继续说道:“比武大会最后决胜出冠军天下第一之后,会有一个接受挑战的环节。”

  “他们会直接挑战冠军?”

  王程心中一动,立即想到这个。

  长鹤点头道:“肯定会如此,他们这么多高手来这里,难道真的是来看热闹的?他们来此必定是有任务的,就算我们没有挑战的环节,他们也会强行挑战。你右手还有伤,最近一定要好好养伤,你的比赛安排我看了一下,在两天后,你还有两天的修养时间!”

  王程轻轻地握了握受伤的右手,受伤的部位一直都传递出麻痒的刺激感,气血凝聚在这里迅速的恢复着创伤:“师傅放心,我有分寸,就算我只有一只手,我也不会惧怕他们。”

  “我要的是你赢,其他任何结果都没有意义;你知道我几十年不轻易下山,这次下山就是要看你赢。”

  长鹤瞬间凝视着王程沉声说道。

  王程点点头,心中知道师傅的想法,当即一字一顿地道:“师傅放心,我一定会赢,不管面对谁,我都会赢。”

  “好,记住你对我说的话。”

  长鹤面色严肃凝重地对王程说道。

  王程使劲地点头,道:“我会记住我的话,师傅放心。”

  “刚才少林小和尚来找你做什么?”

  长鹤道士语气一转,好奇地问道。

  王程微笑道:“悟禅和尚想拿我当靶子磨练他的伏虎拳,可惜没得逞。”

  “少林降龙伏虎,两门拳法堪称绝顶技击之法,是天下所有象形拳法的克星,你的猛虎九式虽然来历神秘,可也要小心了。”

  长鹤无所谓地说道,显然是没有将少林拳法放在心上。

  武圣山传承两千年,一直以来都号称天下第一,而且前年来人丁都不旺;如果少林拳法真的强过武圣山拳法,或者是旗鼓相当,以少林一直以来兴旺的人丁,定然早就超过武圣山了。

  所以,两派之间的武学根基是存在差距的。

  王程也和师傅长鹤一样自信地点点头,显然也没有将少林放在心上。

  长鹤看了看面色焦急地叶老头几人一眼,道:“对了,王程,叶老头找你有事;你如果有时间,可以帮一下。”

  王程目光看向叶老三人,他知道三人的来意。因为有师傅的话,他没有直接拒绝,淡淡地说道:“说吧。”

  叶老讪讪一笑,起身道:“老道还算厚道,王程,上次我和你说过的,想请你帮忙给一位病人治病,需要多少诊费,你直接开口就好。”

  两个中年人也都起身,其中一人恭敬地开口道:“王程医生,我们是来求医的。家父一生为民,任劳任怨,一个月前他他身体不适,还去西北视察,结果晕倒在路上,然后就没能起来;半个月前醒过来了一次,又昏迷到现在。叶老说您的医术天下第一,有神鬼之能,还请王程医生出手相救,不论多少报酬,我们都会给你准备充足。”

  王程看着三人,面色平静,没有立即给回复,而是眼神再次看向师傅,神色带着询问。

  长鹤道士叹了口气,道:“我一直不想管你行事如何的,这次叶老头拉我,我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是看在老胡的面子上才对你开口的。从我认识老胡开始,他就一直跑动跑西的,心里只想着让我们国家强大起来,在我中华大地上,跑了一辈子!哎,虽然我是没看出来他跑出什么成果来……咳咳……你看吧,有时间你就去看看吧,能治就治,不能治就别勉强,人各有命。”

  叶老爷子三人都神色异样,显然是不太认同长鹤道士的话,可是碍于其身份和此时他们有求于人,只能选择沉默以对,还要保持着态度诚恳。

  王程点点头,看了看杨青语和他们带回来的早餐,还是感觉肚子里空空的,开口道:“那我就去看看,不敢保证一定能治。”

  叶老爷子大喜,比那位病人的两个儿子还要高兴。因为他是切身感受过王程的医术的,所以对王程最有信心。

  看到王程的神色,他急忙说道:“好好好,王程我果然没看错你,我们现在就走吧,老胡疗养的地方距离这里不远,我看你还没吃饭,我叫人在那边给你准备好。”

  中年人也赶忙开口道:“多谢王医生,我父亲就住在十公里之外,我马上叫人给您准备好早餐,到了就可以吃了。”

  王程微微点头,对杨青语几人说道:“青语和我一起去,绍云和诗成你们留下好好休息,练练拳。”

  “是,师傅!”

  张绍云恭敬地抱拳答应道。

  刘诗成也笑道:“好,我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你们两口子一起就可以了,我就不去当电灯泡了。”

  杨青语对刘诗成的话笑了笑,不以为意,神色很是平静坦然地站在王程的身边。

  当即,王程就带着杨青语,跟着叶老爷子三人一起走了出去。

  长鹤道士却是没有跟过去,而是留下来找吕大虎去了,看其神色,估计是商量比较重要的事情去了。

  王程和杨青语坐上汽车,一路来到十公里之外的一处风景宜人的疗养庄园门口,这里已经停了几辆车,刚好有一辆车也一起停了下来。

  车上走下来一位须发皆白,却是皮肤红润饱满的老者,目光炯炯有神地看向王程。

  王程也看向对方,知道这位老者八成是一位老中医,其身上带着一丝中药气息,并且养生得当。

  “在下高森,小兄弟可是武圣山王程?”

  老者看着王程,带着一丝审视地问道。

  京城著名的顶级御医,高森!

  王程神色之间也露出了一丝凝重,他听李牧山老爷子不止一次地提起过这个名字,而且神色间都很是推崇。R1152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