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九十四章 跳动的猛兽之心

第三百九十四章 跳动的猛兽之心

  热门推荐:

  (一更哦,求票,求支持!)

  辰时,乃是天地交泰,阴阳交融的时刻,阳气升而阴气消。

  这一刻,太阳初升,第一缕阳光直接穿过了不知道多远的距离,照射在了王程的脸上。王程一点也不在意这一缕阳光的刺激,双眼闪烁着琥珀色的光晕,视线直接与太阳光线对视,双脚踏踏实实地踩着大地,心中有一丝顶天立地的感慨。

  同时,他一只手搂着还没醒过来的杨青语,一只手抓着柴禾,给三口还在燃烧的灶里一一扔了一根,将火焰维持在一个平衡的状态,与现在天地之间阴阳平衡的情况刚好相符合。

  一夜过去,这三个放在锅里的圆形蒸笼没有溢出一丝水蒸气,好像是三个实心圆球一般。不过,王程心中却是一清二楚,知道圆形蒸笼用水来煮,就是为了让里面一半的水不会被过快的蒸发,也不会沸腾,只会慢慢的变成水汽飘在上半层,然后又被顶层接触的天空阴凉之气冷却变成水,再滴落在下面。

  如此,这小小的一个圆形蒸笼里面,就形成了一个类似于天地之间水循环的系统,可谓自成天地。

  王程这一夜心中想了许多许多,最近他屡屡得到奇遇,对道门拳法和道门典籍的奥秘,以及天地之间的奥秘,都有了更多的理解,整个人的实力和心智也上升了几个层次。这一夜,他仔细的整理了这些信息,多了更多的理解,让他现在整个人都沉稳了许多。

  眼中的琥珀之色一闪即逝,心中的猛虎真意已经被他初步的控制了起来,或许再过不久,他就能彻底的控制猛虎真意。

  眼神与第一缕阳光对视了一会儿,王程再次低下头,看到怀里一双清澈如水一般的眼睛已经睁开看着自己了。

  杨青语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呼吸都没有变化,好像依旧在熟睡一般,可是眼睛睁的很大,炯炯有神的看着王程的脸庞。

  “累吗?”

  杨青语看着王程,还是没有起来,脑袋靠在王程的胳膊上,感觉非常的舒服。自从父母离开之后,她好像就没有睡的这么踏实过。

  王程摇摇头,露出一丝微笑,道:“我不累,你要不要去洗漱一下?”

  杨青语也是轻轻摇头,然后坐了起来,就坐在王程的怀里很自然的捋了捋头发。经过一夜睡眠,她的头发还很是整齐,脸上也依旧清新自然,没有一丝代谢的油渍,看起来依旧光洁如白雪。接着,她站起身来,就在王程的身边扎起了马步,轻声说道:“不去了,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王程对杨青语点点头,目光看向不远处,看到张绍云和刘诗成,刘超英也都过来了,走在一起的还有安娜。

  “王程,听绍云说,你昨天出去弄的动静不小,回来连夜就开始炮制这三颗心脏了?这是什么来路?”

  刘超英看着三口大锅,忍不住上前好奇地问道。

  王程站起身来,浑身骨骼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动,双脚不见动作,就很自然地挪动了一步,对刘超英挥了一拳,笑道:“这是我从道观一本古书上看到的东西,这次拿出来试试,如果是真的有用,那大家都有好处。”

  刘超英眼中闪烁着精光,作为刘氏家族的人,在江州时间也不短了。他对武圣山藏鼎观的来历也很清楚,当即神色严肃下来,微笑道:“呵呵,好,如果有好处,下次回来我再给你带几颗好东西回来。”

  “哈哈哈,这种东西,一次两次就可以了,吃多了就和大米一样了,昨天喝的爽了吧?”

  王程哈哈一笑,摇头说道:“今天要不要再来?昨天我还没动静,你就倒下了。”

  任何对身体有好处或者坏处的东西,都是吃一次两次会有明显的效果;吃多了,身体就有了明显的适应了,用科学的话来说,就是已经有抗体了,效果就减弱了许多。

  更何况,王程还不知道这种方式最后凝结出来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

  几人随意聊了一会儿,王程依旧没有理会站在一边好奇又想插嘴说话的安娜。然后大家就开始了各自练拳,王程简单地扎着一个地煞拳法的马步,一边注意着三口大锅,一边开始调教徒弟张绍云,正式开始传授这小子武圣山的三大基础拳法了。

  开始学新的拳法了,张绍云自然是兴奋的难以自制,所以扎马步的时候不自然的就走形了,又被王程一顿喝骂,过了十几分钟,才平静下来,马步开始有模有样了。

  相比而言,杨青语的悟性就高出张绍云几个档次,学习张氏太极根本不需要王程多做解释。普通的讲解,她就一点而透,马步呼吸都已经有了道门太极的韵味了。

  莫白松是最后一个起床的,看到大家都在练武了,他回头正要去叫人准备早餐,却被王程开口叫住了。

  “白松,不要去准备早餐了,今天我们不吃早餐,保持肚子空着。”

  王程急忙开口说道。

  莫白松楞了一下,随后好奇地道:“为什么?”

  他刚才还想着厨房的食材够不够,昨天一顿饭下来,他知道这里每一个都是大胃王,几个人得有至少二十个人的饭量。

  王程看了看三口大锅,又看了看天空的太阳,知道现在辰时即将结束,距离午时结束应该还有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那时候正好是午饭的时间,当下说道:“饿着肚子吃药,效果最好。”

  “吃药?”

  莫白松满脸都是疑惑,眼神在三口大锅上飘着。

  刘超英等人也都是疑惑的表情,不过都没有说什么,继续专心的练拳。

  大家心里都有一个想法,就算你把三颗心脏炮制出来了,可是那也就三团拳头大小的肉,怎么够这院子里的人吃?一人一口都不够吧。

  不过,大家也知道,王程绝对心里有数。

  这时。

  一行人从外面直接走了进来,几个阻拦的保安被制服丢在了外面,剩下的保安不敢上去,只能随着一起走了进来,警惕地跟在几人周围。

  王程看到这一行人,平静的眼神出现了一丝变化,眼中琥珀之色一闪即逝,身体站的笔直,冷冷地看着对方。

  来人就是隔壁不远处的庄园内的那些人,有苏西城的几个下属,此时几人都恢复了一些伤势,以及方院长,和那位被王程治疗的老者。

  此时,昨天那位差点断气的老者已经变了一个模样,面色红润饱满,走路沉稳有声,眼神精神充足,呼吸之间气息也很稳,目光看向王程,开口道:“你是长鹤道长的徒弟,王程?”

  站在老者身边的方院长急忙轻轻地拉了拉老者的袖子,给了一个眼色,提醒老者和王程说话注意神态语气,可是老者理也没理。

  王程一边注意着三口火焰越来越小的灶台,一边看着对方几人,点头道:“不错,我师傅正是长鹤,你们来做什么?这里好像没有人邀请你们进来。”

  老者几步走进院子里,看了莫白松一眼,淡淡地道:“这里是国家的地方,我为何不能进?你昨天很威风?把小苏都打的退休了,你知道走了小苏这样一个人才,对国家是多么大的损失吗?”

  莫白松急忙恭敬地说道:“叶老,王程行事有自己的规矩,可能和你们的人有些误会,大家都是自己人,以和为贵……”

  叶老瞪了莫白松一眼,沉声道:“他有自己的规矩?那别人都要按照他的规矩来?长鹤都不敢这么说,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程双手背后,身体笔直如耸立前年的陡峭山峰,目光直视着叶老,语气也是淡漠地说道:“叶老是吧?我想,你可能不知道,昨天是我救了你的命。”

  叶老冷哼一声,看着王程,道:“你的确救了我的命,但是你也收了五千万的诊费,按照你的规矩,那就是两清了。但是你又打我的人,让我损失了一个高手,那这么算,你还欠我的,你打算怎么还?”

  王程摇摇头,道:“我提醒你这个,不是说你欠我救命之恩,我们之间的确是两清。我要提醒你的是,我救了你,但是当时苏队长又差点杀了你,这个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我还有点本事,就算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你,到时候,只怕我就是替死鬼了。”

  这一番话说的方院长以及苏西城的几个下属都低下头,呼吸声都屏住了,这简直就是诛心之言。

  叶老瞬间浑身一震,眉毛一扬,回身看向苏西城的几个下属,面色变得严肃阴沉,喝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老二,老三几人都低着头,或者移开视线,不与叶老对视,但是也不说话。

  方院长看了王程一眼,狠狠一咬牙,下定了决心,然后低声说道:“叶老,当时王程在给您行针,苏队长强行破门进入房间,打扰了治疗,让王程断了一根针。后来在行针的关键时刻王程的针就少了一根,他不得不又换了一种行针之法给你治疗。当时的确非常的凶险,如果王程换了治疗之法没有作用,那叶老您就危险了。”

  他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在中医这个行当,他没见过哪个针灸名医在治疗到中途换了行针之法还能有效果的。

  也即是说,当时的情况,如果不是王程,其他人谁来了,叶老都要死。

  听到方院长的话,叶老眼神都变得冷了下来,他没想到苏西城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竟然暗中出手,害他性命?

  杨青语收起马步,来到王程身边,冷冷地看着对面几人。

  王程一挥手,冷冷地道:“好了,方院长,还有这位叶老,你们都离开吧。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回去解决,我们不想听。我们还有事,不能招待你们。”

  叶老面色变幻了一下,然后深呼吸一口气息,恢复了平静,眼神看向王程,有一丝惊异,因为还从来没有一个年轻人敢这么和他说话。

  莫白松急忙来到王程身边,笑着对叶老说道:“叶老,王程说话很直,您老别生气,别生气,我们这里的确有事情在忙呢。”

  “王程,你师傅长鹤就是这么教你对待长辈的?”

  叶老盯着王程,淡淡地说道。

  “不分青红皂白就来问罪的老人家,我该如何对待?”

  王程毫不示弱地看向对方,也是冷声反问道。

  “好,好一个长鹤的徒弟,你这脾气和你师傅年轻的时候的确有些像。之前的事情那我就不提了,,算我不对,不管谁对谁错都过去了。你医术的确很厉害,是我见过的所有名医当中最厉害的。我这次来湘南疗养,其实就是想找个好地方归天,我的身体自己知道,已经时日无多。没想到碰到了你,让你把我救活了,让我能多活几年。”

  叶老说起来,神色之间有些感慨,常说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的人,都会有诸多的感悟。他看着王程,又说道:“你治病收费很贵,但是的确是一分钱一分货,我一分不少的给你了,你救我一命,我给了你五千万。我现在再给你一亿,请你再帮我治一个人。”

  在场的人都看向王程,莫白松和安娜,以及苏西城的几个下属和方院长都瞪大了眼睛,他们对王程以前的信息了解的不多,所以都显得很吃惊。

  治个病诊费上亿?

  莫白松此时真心感觉王程上次对他父亲治疗的收费算是便宜了,虽然他后来也给了五千万,但是王程开始只是要了三千万。

  王程面无表情,平静地摇摇头,淡淡地道:“抱歉,我之前就说了短期内不接受新病人的话,因为一次次意外不得不收回了自己的话。现在我已经下定决心了,除非是我的亲人,短期内我不会接受任何新的病人。”

  叶老眉头皱起,目光看着王程,沉声道:“这是一位很重要的人,如果你救了,那就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你真的拒绝?诊费如果你不满意,还可以商量,一亿不够,两亿也可以,只要你开口,多少都可以商量。”

  王程依旧摇摇头,只是拒绝,没有说话。

  叶老急忙道:“你先别急着拒绝,等你明天到了京城参加比武大会,见到你师傅的时候再说,我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了,告辞。”

  说完,叶老来突然,去的也快,直接转身就走,方院长和苏西城的几个下属也都急忙跟上,个个神色异样,今天之后,他们的前途估计就会不一样了。

  王程眉头微微皱起。他知道,叶老说的那位病人,八成和自己师傅有关系,不然他不会说这样的话。

  目送他们离开,王程无奈的叹了口气,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只能明天到了京城再说了。

  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这时,阳光炙热起来,院子里突然出现了三声微弱沉闷地跳动声音,似乎在每个人的耳边都很清晰的响起,好像打鼓一样的响动。

  木制的沉闷声音。

  大家目光瞬间齐齐地看向那三口大锅上的木制圆形蒸笼。

  咚……咚……咚……

  王程眼中瞬间精光闪烁,气血迅速运转,心中猛虎心跳自然而然的随之而动,琥珀色的目光看向那三个圆形蒸笼。

  声音正是来自其中,其中有一个跳动的声音和他的心跳几乎吻合。

  这不是什么水翻滚的声音,也不是里面的东西掉落的声音,而是心跳声。

  在蒸笼内的三颗猛兽心脏在跳动。

  那和王程心跳几乎吻合的跳动正是来自那颗猛虎之心。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