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天地阴阳平衡

第三百九十三章 天地阴阳平衡

  (求票,求支持,今天还是一更哦……嘿嘿,大家现在可以投票给点动力了……)

  这些药材之中,不只是有含有药性的中草药,还有精选的五谷杂粮,以及大豆黄豆等等的食物类的东西。【】

  这些食物粮食虽然没有多少药性,但是在古代高明的中医手中也是可以治病的药材,即便是现在也是很好的养生食物,对调节身体代谢有很好的作用。

  王程心中记忆深刻,思路清晰,所以处理这些药材的速度很快。

  “白松,再帮我去订制三个大一点的蒸笼,要三米直径的圆形蒸笼,中间的空间分成三层,有一层占据一半,剩下的一半空间分成一比二的空间比例,不能出错。”

  王程想了想,又对站在那里看热闹的莫白松说道:“制作蒸笼的材料不能用金属,必须用木材,一颗钉子都不能有。树龄越长的材料越好,密封性一定要最好,一点气息都不能漏。如果到时候真的成了,给你分点好东西。”

  莫白松楞了一下,然后急忙拿出一张纸,将王程说的要求详细的记下来,笑道:“咱两别这么客气,呵呵,要什么说一⊥声就好了,我可不是图你的好处。”

  这种能和王程搭上关系的事情,就算莫白松赔光了家底,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帮忙。钱没了,他想点办法就能赚回来,但是和王程打交情的事情,可不是常有的。

  王程笑了笑,没有计较那些。严肃地道:“你盯着他们做。尽快做好。晚上十二点之前一定要拿回来。密封性一定要最顶级的,一点气息都不能泄露的那种。”

  莫白松也是急忙点头,严肃答应道:“好,我记下了,我认识一个专门做木工的师傅,他那里什么材料都有。”

  “嗯,你看着办,但是我的要求不能打折扣。全部都要木制材料,年份越久越好。”

  王程点点头。

  “行,那我去了。”

  莫白松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六七点了,答应一声,急忙就出门了,刚出门就赶忙拿出电话来找人。

  目送莫白松离开,王程继续处理这一百近两百多种材料。

  “青语,把这个拿去清洗一下一下,注意不要破坏形状和枝叶。”

  “绍云。去烧一锅开水,水不能沾一点荤腥。拿一口新锅去。”

  …………

  “青语,把厨房的空气清理一次,每十分钟清理一次。”

  “绍云,去催一下白松的进度,晚上十二点之前一定要拿回来。”

  王程有条不紊的指挥着杨青语和张绍云。

  安娜站在一边看着,对王程做的事情很是好奇,神色蠢蠢欲动。本来她期待着王程也给她一点活,可是王程一直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过了近一小时都是如此。她终于忍不住上前问道:“我呢?我也可以帮忙。”

  王程停下手中的动作,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你去外面安静的坐着,不要来打扰我,就是最好的帮忙了。”

  安娜顿时气鼓鼓地瞪着王程,可是王程视线一凝,威严至极的猛虎气息顿时散发而出,她瞬间不敢再瞪王程,急忙移开视线,冷哼了一声,也不再说话,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这一忙活,就足足忙了四个多小时,王程三人才将这所有的东西都处理好。几乎每一种材料都有不一样的处理方式,处理完了之后,每种材料也单独放置,没有任何两样材料是混合放置的。

  每一种材料也分都成了三份放置。

  如此复杂而详细的工作,让杨青语都累的额头渗出一层汗珠来,神色之间也很是疲惫。

  张绍云更是累的浑身都是汗,整个人都萎靡了起来,如果不是师傅压着,他估计直接倒下就睡着了。

  只有王程还是精神奕奕地,他的内家内家呼吸迅速的搬运着气血,随时都能保持最好的状态。此时,他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分材料,确保不会有丝毫的错误,和心中的信息一一对照。

  而这时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黑夜中莫白松也开着车急匆匆地回来了,命令十几个保安将三个直径三米的木制空心圆球小心翼翼的抬了进来。

  “王程,这东西真的很难做,我找了不少人,然后把全城二十多个顶级的木工老师傅都叫到了一起,再去运来了十几根上好的黄花梨木,刚刚才做出来,你看看对不对。”

  莫白松也是浑身疲惫地上来对王程说道。

  王程仔细地检查着三个圆球,两端有两个可以开合的小门。

  他打开一端的门,深呼吸了一口气息,然后猛然吹拂了进去,耳朵颤动,仔细地听着动静,发现的确是几乎没有一点漏气,才点头对莫白松笑着说道:“不错,这个还可以。你带他们去中间院子搭三座大一些的土灶起来,要能放下这三个大蒸笼,泥土和转头我都给你们准备好了。”

  莫白松总算是松了口气,他就怕做的不好,耽误了王程的事情,那他就真的没脸了。

  “呵呵,能用就好,那就好。我这就去弄几个灶头出来。”

  莫白松笑呵呵地说道,说完转身就带着十几个保安去忙活去了。以这些身强体壮的保安们的速度,搭建土灶的速度也就是半小时左右。

  王程将三个木制圆球都检查了一遍,不愧是顶级木工制作的,密封性的确是上乘,没有用一颗铁钉,也几乎没有一丝漏气的现象,完全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

  看来,民间的手艺高人的确是不少。

  当即,王程就开始了最后的工序,将药材都按照特定的程序和方式放入一一三个木制圆球当中的中间那一层。

  每个木制圆球当中都是三层。第一层一半的空间放水。第二层放药材。最上面的第三层就是放那三颗野兽之心和虎骨了。

  三份药材,每一颗木桶内一份。

  三颗野兽之心,也要分别放入每个木桶内,不同的是放猛虎之心的这个木桶内多了一截虎骨。

  如此忙完,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五十,距离十二点还有十分钟,院子里的土灶也都搭建好了,虽然有些粗糙和不美观。但是能用就好,而且也是一次性的东西,不需要多讲究。

  所有人都目光好奇地看向王程,当王程将三颗野兽之心和虎骨都放入其中的时候,他们自然是知道这些是要做什么的。

  但是,这方式有点神奇,他们都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所以每个人都有些期待,包括王程自己都很是期待。因为这种方式,他自己也没尝试过。乃是藏鼎上描述的上古华夏一族的特殊秘法,除了没有用丹炉。方式和道家炼丹的过程有些类似。

  不过,这种上古祭祀之法用的都是真材实料的药材和野兽精华部位,没有一样是有毒的;而大多数的道家炼丹方法都是用的带有毒性的重金属,历史上有几任皇帝都是吃道士的丹药而死的,所以两者之间不具备可比性。

  上古的东西,有很多神秘无法解释的存在,就如王程练的猛虎九式,以及上次从港岛拍卖回来的真龙拳法,都是从上古流传下来的,都有不可思议的奇妙之处,可见上古华夏一族的祖先就已经是有大智慧的存在了,对生活在天地之间的各种生命的理解,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只是很少被现在的人发现罢了。

  深呼吸一口气,王程亲自将三颗巨大的木制圆形蒸笼小心翼翼地搬到了院子中间,三口大灶上已经放好了三口大锅,里面都是从旁边山上的深井里打起来的水,清澈而幽凉,沁人心脾,带着地脉的气息。

  将三个蒸笼一一放在三口大锅上,这个过程王程没有让别人帮忙,因为害怕出现意外。放好之后,他看了看时间,又抬头看了看天空,看到正好是月上中央的子时,当即急忙说道:“点火。”

  三个守在三口灶前的保安一起点燃了木柴,这也是按照王程的吩咐,不能用煤炭,不能用天然气,也不能用制作的木炭,只能用最原始的木柴来烧,三口灶前已经提前准备好了高高的一堆柴禾。

  呼呼呼……

  三堆火焰燃烧了起来。

  终于进入了最后,也是最关键的过程。

  王程松了口气之后,又紧张起来,双眼紧紧地盯着火焰,心中的情绪似乎也随着那火焰在跳动一般。

  “王程,要煮多久?”

  杨青语上来低声问道。

  王程吐出一口气息,道:“到明天午时。”

  从半夜子时,一直蒸腾到明天午时,正好是经历了一天的极阴到极阳时刻之间变化,将三口灶放在院子中央,也是为了能更好的感受天地气息的变化。

  这其中的神秘,王程也不能全部理解,但是只能按照其流程来。

  “白松,今天麻烦你了,帮我了很大的忙,你先回去休息吧。绍云,你也去休息,明天早起练拳。”

  王程对莫白松和张绍云微笑着说道。

  张绍云立即问道:“师傅你呢?”

  王程抓着杨青语地手,瞪了这小子一眼,道:“你还管起你师傅来了?我要在这里守着,到明天午时都不能离人,你们去休息就可以了,有我在,不会有事。”

  张绍云想说自己也留下来,可是看到师傅王程那严肃的样子,只能哦的答应了一声,给莫白松打了个颜色,示意不要争辩,然后两人一起离开去休息了,今天一天他们的确都是累坏了,估计回去躺下就能睡着。

  而安娜却还在,她已经习惯了王程几人不理会她的事实。所以她一直都是好奇地看着王程几人忙碌着,没有再说一句话。此时看时间不早了,她也自顾自地转身走了,去莫白松给她安排的房间休息去了,好像自己是个看热闹的游客一样。

  人都走了,就剩下了王程和杨青语。

  “青语,你也回去休息吧,我守在这里,明天早上你再过来。”

  王程张开手,将杨青语轻轻地搂入怀里,低声歉意地说道:“今天辛苦你了,让你受伤了,都是我的错。”

  在旁边庄园内的时候,王程不顾对方身份和人数实力,悍然对苏西城等人出手,最大的原因就是要替杨青语报仇。他在苏西城几人的身上都留下了一丝内伤,伤及其心脉,如果对方不能短时间内找熟悉内家气血的高明中医治疗的话,那心脉上的内伤就会跟随他们一辈子,影响内家气血搬运的效果。

  也是顾忌对方身份,所以王程没有下杀手。不然以他当时爆发的猛虎真意,不撕碎两个人都说不过去。

  杨青语将脑袋埋在王程的胸口,一股安全感传遍全身,整个人的身心都放松下来。如此,她身体和心中的疲惫也立即爆发了出来,身体直接倒在了王程怀里,清澈地眼睛微微眯着,也是低声歉意地道:“是我没帮上你的忙。”

  那种实力不足,无助的感觉,杨青语的心中一直都清晰的记得。

  王程轻轻一笑,低下头在杨青语的额头上亲了一下,道:“你已经帮了我的大忙了,你别想那么多,你以后肯定比他们都厉害。”

  “嗯,我一定会比他们都厉害。”

  杨青语肯定地点点下巴,然后仰起头,很自然的用嘴唇在王程的脸上点了一下,道:“我不回房间了。”

  “不行,你一定要回去休息,这里有我一个人就好了。”

  王程立即摇头,不容置疑地说道。

  “我就在这里休息,我不想离开你。”

  杨青语也是声音坚定地说道,双手紧紧地搂着王程的腰间,脸颊在王程的胸口摩擦着,听着那有力而低沉的心跳,她感觉全身都暖洋洋的,好像自己抱着的是一团燃烧的火焰一般。

  王程低下头看着杨青语的眼神,两人目光相距不到一尺距离的对视着,互相都能感应到对方的气息和温度。

  “嗯,好。”

  王程点点头,答应下来,然后转身坐在三口大灶面前的椅子上,就这么搂着杨青语,让其躺在自己怀里。

  杨青语也很自然地躺在王程的手臂上,没有害羞,没有慌乱,好像一切理应如此。然后她迷上眼睛,平稳呼吸,慢慢地睡了过去。

  夜,很深了。

  王程就这么安静地搂着怀里的杨青语,支着她脑袋的胳膊一动不动的保持着原样,以免打扰她的休息。坐在椅子上,他眼神看着面前三口大灶的火焰,以及那三个圆形蒸笼的情况,熊熊燃烧的火光扑面而来,炙热的气息没有对他有丝毫的影响。

  他之所以要亲自看着,是因为这三口灶的火焰对应着的时辰需要有不一样的变化。子时的火焰要最旺盛,这和子时这个时刻的极阴气息形成阴阳平衡,然后火焰根据时辰的前进逐渐的减弱,总之就是要与当时的天地气息形成一种阴阳之间的平衡,如果这种平衡被破坏了,那么蒸笼里面的药性也就会失去平衡,从而不能达到最理想的效果。

  至于理想效果会有什么,不理想的效果会有什么,在结果出来之前,王程都不知道,只能尽力的做到最好。

  这让王程对道家阴阳理论理解的更深刻了一些,也能对他修炼道门武学有诸多的帮助。但是此时他更多的是对这三个圆球当中的东西的期待。

  一夜过去,在王程时刻仔细的照看下,三口大锅都没有发生意外,一切都按照他记忆中的信息在发展。

  如此,说明他已经成功了一大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