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九十一章 藏鼎的秘密

第三百九十一章 藏鼎的秘密

  (大家应该猜到了,不错,今天一更,休息一下,明天继续爆发,大家的票票都飞起来,不要藏着掖着了,求支持,求票票,求给力……多谢大家……谢谢天空奇想,美丽天下,云天等所有童鞋的打赏支持……大家的支持别停哦……)

  苏西城等人的耳朵刚刚恢复了一点点的听觉,就突然听到了楼上传出的一声咳嗽声音。【】更新最快去眼快本来他们还不敢确定,可是看到王程和杨青语也一起看向楼上,几人随之确定了这咳嗽声音的确是楼上传下来的。

  那么,病人是苏醒了?

  方院长扶着柱子走到中间,他耳朵里还有一阵阵的回声,所以没有听到楼上的咳嗽声音,但是看到大家的神色,急忙向王程问道:“王程医生,病人怎么样了?是不是病情出现了意外?”

  王程坐在椅子上,微微靠着杨青语,也是眉头皱起,摇头道:“不知道,不过病人醒了,总归是好事,我上去看看再说。”

  说着,王程呼吸一口气息,调整气血,身体已经恢复了行动力。此时他的心脉跳动,乃是一种奇妙的状态。

  其中有一丝大地脉动,也有一丝猛虎心跳,每一次跳动都异常的有力,韵律奇妙。心脉强大的动力催动着强势的气血,让王程体内气血迅速充盈起来,刚刚还虚浮的身体,顿时感觉到了充实的力量,双脚踩着大地,立即又有了一股不动如山的气息,和一股猛虎的威势。

  杨青语急忙跟着王程站起来,依旧双手搂在王程的腰间,她害怕王程会因为气血虚浮而站立不稳。

  方院长和另外几个从后面走出来的专家都眼巴巴地看着王程,他们也想和王程一起上去看看,可是听到刚才王程只说了自己上去,没有说要他们都上去,所以方院长和几个专家都不敢向王程提出。

  王程那如猛兽般的形象,在他们心中是扎根了。

  苏西城站起来。急忙沉声道:“等等,王程,你就一个人上去?”

  王程拉开了杨青语依旧搂着自己的手,然后抓在手里。看着苏西城几人,淡淡地道:“我当然自己上去,为免意外,你们都不能上来。现在我就再定下一个规矩,现在只能我和青语能进去。你们都在外面守着,我让你们进去,你们才能进去,不然,后果自负。”

  “病人是我们的保护对象,治疗的时候,我们必须在场,不然出了意外你自己负责。”

  苏西城再次沉声说道。

  “那你们可以进来试试后果,刚才你听到了,我受了伤。或许现在是你们报仇最好的一次机会。不然等到以后,你应该知道,以我现在的气血修为,以后只会越来越强,错过了今天,你们可能永远都没有报仇的机会了。”

  王程随意地说了一句,然后拉着沉默地杨青语,一步步走上了楼梯:“至于病人的情况,我说了,只要你们按照我的规矩来。那必然没事;如果病人出了事,自然是你们不守规矩,所以责任自然是你们的。所以,苏队长。方院长,你们都要小心了。”

  方院长和七八个专家组的专家都没有说话,互相对视了一眼,此时他们心中还回荡着那震慑人心的虎啸,听到王程说这番话,也不敢出声反驳。看到王程的背影就感觉到脚下走不动了,更别说去和王程作对了。

  苏西城几人也就这么看着王程一步步的上了楼梯,然后推开二楼病房走了进去。他们几人谁都没有说一句话,虽然每个人都显得蠢蠢欲动,可是谁都没有主动开口,或者主动出手。

  王程有一句话的确说的没错,那就是现在是苏西城他们报仇的最佳机会,以后的他只会更加的强悍。

  可是,苏西城几人此时也是受伤不轻,基本上每个人都有不轻的内伤,甚至伤及心脉。所以几人的战斗力基本上都不足五成,根本不敢再去和王程交手,他们怕王程那刚猛霸道的虎形拳随意的一拳,就能让其中一人丧命。

  所以,一楼客厅内,除了张绍云,其他人都是神色复杂,安静地目送着王程和杨青语进入病房,谁都不太敢出声。

  砰!

  王程轻轻地将病房关上,低声对杨青语说道:“青语,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看看。”

  杨青语很自然地点点头,站在门口,看了看房间门上被破坏的锁,神色也有些黯然。她可能一直都会记得,今天因为自己实力不足,没能保护好王程安静的治病,耽误了王程的治疗,差点出现意外,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以后一定要再更加努力练拳。

  王程快步来到床边,看到床上的病人已经睁开了眼睛,双眼之中神光充足,皮肤也恢复了血色,显示出了一些饱满的质感,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地看向王程,带着一股威严,疑惑地问道:“小伙子,你是什么人?”

  王程自顾自地拿起其左手手腕查看了起来,一边平静地说道:“我是刚才给你治疗的人,老先生,你现在情况刚有起色,体内气血还稳定。你现在虽然感觉很好,但其实是在过度的消耗气血,所以你现在急需睡一觉,睡到自然醒,好好的休息一下,让体内气血都平复了再起来,就最好了。”

  老者也是眉头紧皱,双眼很是怀疑,很不相信地看着王程,严肃地道:“是你给我治病的?小伙子,说谎话可不是好习惯,你今年多大了?你跟谁来我这里的?”

  王程呵呵一笑,已经确定了脉象,心中很是轻松淡定,淡淡地道:“老先生,我从小到大还没说过谎话。你病倒的时候,是方院长去请我来的,现在你不要想这么多,也不要说话,安静地睡觉吧。”

  老者还想继续问出心中的疑问。

  可是,王程手中已经拿出一根玉针,直接一针扎在了老者的眉心穴位上,稍微捻动之下,让其浑身一震,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是却没说出来,只能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然后逐渐的精神萎靡下来,接着闭上眼睛。深沉地睡了过去。

  本来,按照王程的治疗,这位老者要几小时后才会醒过来,那时候体内情况已经稳定。可是,刚才估计是被他那一声虎啸给吵醒了。所以提前醒过来了,如此就会显得精神过旺,消耗过多的气血,有点类似回光返照一样的情况,不是好事。

  所以,王程急忙让其再次睡了过去。

  等他再自然醒过来,就差不多可以了。

  治疗完成,王程收起玉针,再仔细看了看老者的面色和脉象,才起身离开。

  “他没事了?”

  杨青语上来抓着王程的手。担心地问道。

  她也能看出,这位老者的身份肯定不一般,如果王程没有治疗,病人因为病重自然死亡了,那么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可是,王程治疗了,如果事后出了事,她知道王程绝对是多少都要背上一点黑锅的。

  王程很自信地笑了笑,点头道:“这里没事了,我们回去吧。”

  杨青语也彻底的松了口气。她无条件的相信王程。这两天让她的压力比较大,事情也是真多,最近似乎就没有太平过。

  两人下了楼,方院长和专家组的人。以及苏西城等人都看向王程两人。

  方院长急忙问道:“王程,病人情况怎么样?”

  王程淡淡地点头道:“情况还好,就是提前醒过来了。我让他继续睡着了,等几个小时他醒过来,你们再进去,这期间不要去打扰病人。切记一周内不要给他吃药,任何药物都不能吃。”

  方院长几人都急忙点头,表示记下来了。

  王程下了楼,脚步未停,拉着杨青语,对张绍云点点头,一起朝着外面走去,打算现在就离开这里。

  苏西城急忙上前,一步迈出,挡在了王程的面前,双眼看着王程,沉声道:“王程,今天的事情不算结束。”

  王程也和对方的视线对视,严肃地道:“今天我是来治病的,所以不想出手过重。如果下次你们再这样,那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什么身份,一再的挑衅我,那就是自寻死路。”

  “呼!”

  苏西城眼中的愤怒之色一闪即逝,急忙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看着王程沉声道:“明天我就辞掉职务,回山上专心学武,到时候我一定会再上武圣山挑战你,洗刷我今天的耻辱。”

  “呵呵,如果少林需要你来维护声誉的话,那我会很失望。”

  王程呵呵一笑,很无所谓地说了一句。然后他跨步就走,从苏西城的身边路过,看也没有看对方一眼。

  少林寺作为千年古刹,和武圣山并存千年,如果需要一个外门俗家弟子来武圣山挑战维护声誉,那在王程看来就真的是太弱了。

  苏西城紧咬着嘴唇,双拳紧握,浑身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来,因为王程说的的确是实话,让他没有任何借口狡辩反驳。

  说白了,就是一切都是他自己一厢情愿而已,少林本身不会把他当回事,武圣山更不会把他当回事。

  目送王程三人离开院子门口之后,苏西城才双拳猛然对着空气挥舞了一下,仰天大吼了一声,发泄心中的无边怒火,以及诸多的不甘。接着他立即转身对几个神色严肃的下属沉声道:“兄弟们,我走了,我会给局长打招呼,这里你们继续负责叶老的安全,以后你们都听老二的。”

  说完,苏西城也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步伐异常的坚定。他要回少林寺,真正的拜入少林门下,学习少林正宗内家拳法。

  老二老三几人都是神色大变,没想到苏西城说走就走。可是他们一起冲到门口,却没有一个人说话或者上前阻拦,就这么眼睁睁的目送带领他们十几年的苏西城离开了。

  今天与王程交手,他们每个人都遭受了自从习武以来最大的打击。说实话,老二,老三,老四,老五,老六,这五个战斗多年的高手。甚至是两个刚刚加入他们不就的年轻人,此时都滋生出了离开国家部门,回去再安心学武的想法。

  他们一下子都感觉到,似乎此时投身国家。表面上看起来得到了一层身份,可实际上却放弃了他们的根本——武学!

  或许,这次保护叶老的任务结束,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可能都会离开,怀着一颗迫切而真诚的向武之心。重新去安心学武,以期将来可以找王程一雪今天之耻。

  王程带着杨青语和张绍云直接回到了莫白松的庄园,并不知道苏西城他们发生了什么,前面和他一起过来的余有年也不见了踪迹,估计是直接离开了。

  这余有年在王程看来很神秘,但是又很聪明,是那种看起来很不好相与,却又有着大智慧的人。

  回到庄园内,刘诗成和刘超英正在对喝,已经有点醉醺醺的了。两人是兄弟。但是长这么大却没见过几次,好不容易刘超英回来了,却又因为一次冲动又逃到国外,所以两兄弟之间的感情很是复杂。

  “王程,你回来了,那边情况怎么样?”

  见到王程,莫白松最是紧张,急忙起身问道。

  因为,刚才他接到了家里老爷子的电话,老爷子专门叮嘱了一番旁边庄园叶老爷子的事情。如果不是摄于王程的威严,莫白松刚才可能直接就过去了。

  老爷子在电话里叮嘱他少参合,因为那位叶老估计过不了这次的难关,他害怕王程会被牵连进去。

  王程轻松地笑了笑。然后坐了下来,端起酒杯道:“没事了,咱们继续喝。”

  莫白松惊讶地道:“病人的情况怎么样?”

  “病人还算稳定,已经没事了。”

  王程自信地说道。

  莫白松心中震惊,因为他爷爷告诉他,那位叶老爷子已经快断气了呀。

  这种将死之人。王程也能治好?

  王程在莫白松心中的形象瞬间再次拔高了一个层次,真正的与神仙并列了。

  “那就好,那就好……”

  莫白松有些语无伦次地说了两句,然后就急忙坐了下来。

  这一顿饭吃到了半下午才结束,去医院的宋元明没能回来,估计伤势不是那么轻松,或者是被其他事情缠住了。

  刘超英和刘诗成两兄弟都喝醉了,直接在庄园内睡了下来。王程和杨青语只是喝的刚好,都没有醉意,而且两人心中都有事,所以很是克制,不想因为醉酒而误事。

  莫白松也急忙给王程和杨青语,以及张绍云,安娜四人安排了收拾好的房间。然后他再次叫了十几个保安过来,将庄园里外各个角落都安排了人。

  结束了饭局,王程没有立即离开。他吩咐莫白松去省城最好的中药店抓上百种药材回来,而且全部都要野生的,年份越高越好。

  莫白松能得到帮王程出力的机会,自然是跑的飞快,拿着好几张药方,赶忙亲自开车去了市区。

  杨青语好奇地看着王程,问道:“王程,你抓这么多药做什么?是因为病人的情况?”

  王程继续吃着剩下的鹿肉,拍了拍身边那刘超英带回来的金属箱子,严肃地道:“不是病人,是我们自己用。这里面的东西再过一天就失去活性了,所以我要处理一下,你和绍云现在都好好去练拳,让气血恢复到最巅峰状态。”

  杨青语惊讶地道:“你要把那三颗野兽的心脏处理了?”

  张绍云和没走的安娜都瞪大了眼睛看着王程。嚣张如安娜,从小到大没有怕过人,可她此时面对王程也是安安静静地,她看着王程就好像看到了非洲草原上捕猎的猛虎一般,所以根本不敢放肆。

  同时,他们也好奇,王程要如何处理这三颗猛兽心脏。

  王程看了几人一眼,微笑道:“嗯,放心,我心里有数,你们按我说的做就好了。”

  很早之前,王程研究那藏鼎上的文字的时候,就看出那鼎上描述的东西是和野兽有关的。那些专家们得出的结论当中,也猜测上面讲述信息的是那些古人祭祀的过程。

  那次在藏鼎上晕倒一次之后,王程脑海里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慢慢的感觉出,那些文字或许不是那么简单。直到修炼了猛虎九式,他才发现其中的一些奥秘。

  藏鼎上的诸多文字以及符号的意义的确是祭祀,却不是普通的祭祀,而是上古华夏一族的祖先通过特殊的方式,将动物身体的精华核心提取出来服用的方式。

  其中,就有虎骨,虎心两样猛虎身上最精华的东西的特殊食用方式,可以将这两种猛虎精华彻底融入身体。以吃啥补啥的理论来将,就是虎心能强大人体心脏,虎骨能壮大人体骨骼。

  王程眼中闪过精光,手掌摸着金属盒子的时候,心跳再次加速,心中猛虎跳跃起来,似乎能感觉到其中还在颤动的猛虎心脏。

  藏鼎上的方式到底有没有用,这次试试就知道了。

  如果真的有用,那无疑又为王程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未完待续。)xh1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