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断针,少针

第三百八十七章 断针,少针

  热门推荐:

  (大家难道不想看我爆发?不然为什么没人投更新票催更呢?不是说了吗?九千,一万二,都行,有人投,我就拿!但是一天下来,没人催更呀……呵呵,所以,今天还是一更,多谢大家投票支持,记得每天投票,养成好习惯哦……明天想看爆发,记得投催更票哦。)

  门口。

  方院长走下楼去就急忙坐了下来,终于找到时间来喘一口气,已经是被刺激的面色苍白,神色惴惴不安。

  苏队长此时也是满脸严肃,对老三几人点点头,让他们守在门口。然后就自己拿出电话打了出去,打通之后,他直接说道:“局长,叶老的情况有些不好了。”

  电话里立即问道:“老叶怎么了?不是让你们好好的看着的吗?”

  苏队长满脸难看,这种保镖性质的任务,他根本不想接。可是他刚好带队员从国外回来,局长让他们保护休假的首长,也顺便让他们一起休假。

  仔细想来,他觉得今天也是流年不利,几天来,叶老都没什么事,身体和精神都很好。所以两个跟着的护理专家一起请假去了市区,然后中午叶老就突然犯病√了,接着又外面传来了枪声。

  苏队长专门把余有年叫来,就是想问清楚哪里来的枪声,和前因后果的。现在面对上司局长的质问,他只能无奈的说道:“局长,这只是意外,我们的保卫工作已经做到位了。叶老的身体情况你是知道的,随时可能都有情况。刚才我把了把脉。应该没多大机会了。你最好现在提前通知一下他的家里人。”

  “这么严重?”

  电话里传出惊呼声。

  苏队长看向门口。他还是不认为王程能做什么有效的事情,不说他本就怀疑王程的医术有几分本事。就算王程真的算是名医水准,可对这种就剩下半口气的病人,又能如何呢?

  天底下的名医,谁来都救不了。

  所以,苏队长肯定地道:“嗯,真的很严重。”

  “医疗人员来了没有?”

  局长问道。

  “来了,正在治疗。是这里方院长找来的一个年轻医生,他和我打赌说能治,但是我亲自把了把脉,应该没希望。”

  苏队长淡淡地道:“所以,我提前给局长你说一声,免得等下出了事你会很被动。”

  “哎,我知道了。你在那边也特别注意一下,这次老叶出事,非同小可。你给其他人都说一声,都别犯错。别让人抓住把柄被拿去顶缸,知道吗?”

  局长严肃地叮嘱了一句。

  苏队长点点头。眼中精光闪烁地看着房门,也很是严肃地道:“我知道了,局长,就算有人找顶缸的,估计也不会找我们,这里有现成送上门的。”

  “那个年轻医生?”

  这个局长明显也是聪明人,立即问道。

  “不错,说起来,局长你听了应该会高兴,这位年轻人你可能知道。”

  苏队长淡淡地说道。

  “谁?我认识?”

  局长沉声问道。

  “武圣山长鹤的弟子,名叫王程,道号玄鼎,局长知不知道?”

  苏队长立即回答道。

  “长鹤弟子王程?”

  局长惊讶了一下,随后急忙沉声道:“我不知道他是谁,你也没有给我打过电话,小苏,知道吗?”

  苏队长眉头一皱,正要说话的时候,上司的电话就突然挂断了。他稍微一思索,立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

  他知道,自己刚才海外回来,可能还是小看了武圣山长鹤和王程此时对局势的影响力,明显上面是知道这一号人物的,而且也不想轻易招惹,所以不想参与进来,让自己来操作。

  放下电话,苏队长站在门口来回徘徊了两步,神色从疑惑变成了坚定,然后对下面坐在那里的方院长喊道:“方院长,医疗小组什么时候到?”

  方院长楞了一下,满脸都是汗珠,苍白的头发都湿透了,可见这件事给他带来的巨大压力,急忙回应道:“半小时内肯定能到,我已经催了。”

  苏队长看了看时间,王程已经在里面呆了五分钟了,当即他对方院长点点头,就不再说话,就和另外七个队员一起站在门口守着。

  就在一门之隔的里面,杨青语和张绍云两人神色都有些担心和紧张地看着那边的王程。

  此时,王程已经开始了治疗。

  他掀开了病人身上的被子,露出了病人干瘦的胸口。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确定的治疗计划,所以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当下就是一挥手,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布包,将其在床上摊开,露出了其中摆放着的一排排各式各样的玉针。

  这几十上百根玉针当中,有羊脂玉,有白玉,还有翡翠等等,无一不是用顶级翡翠玉石制作的,总价值绝对不下一亿。

  所以,王程要价五千万的费用,其实真的不算高。

  而这些玉针每一根都是有门道的,都是王程根据不同的需要,制作出的不同材质和不同长短粗细的针,可以应付任何他想要的行针效果。

  眼神之中已经没有了思索之色,只有如水般的平静,王程的视线在一排排玉针上面扫过一眼,然后手指移动,眨眼间就抽出了中间三根羊脂玉制作的长针。

  平静的眼神之中出现了一丝涟漪,王程深呼吸一口气息,平复心中的情绪,让自己心中只有一片无为,然后手指迅速的移动,眨眼间就将手中三根玉针直接插入了床上病人的心脉当中。

  站在门口的杨青语瞬间瞪大了眼睛,被这一幕刺激的双拳紧握,身体颤抖了一下。她本能的想上前阻止王程。

  心脉可谓人体核心。和身体一切动力的来源。生命的支撑点。

  而这位病人心脉的跳动已经时有时无了,所以更加不能受刺激。

  如此直接将玉针刺入心脉,会不会让其当场就一命呜呼?

  杨青语很是担心,秀气的眉头已经紧皱在了一起。

  在下针之前,王程也是有担心的。因为他还没实践过这种行针之法,这是他总结出来的一种以心脉为核心的行针秘法。

  而下针之后,他就不担心了。

  三根玉针刺入病人心脉三处大穴,病人的身体明显抖动了一下。通过这三处大穴几乎刺激了全身的筋脉,病人浑身气血明显的活跃了一点。

  这是强行给心脉增强功能的手法,同时也刺激其他血脉来活动气血,提供生命力。

  王程稍微松了口气,这第一步成了,实际上也就是成了大半,剩下的就是以这三处大穴为核心来不断的行针治疗就可以了。

  当下,在杨青语和张绍云的眼中,王程的双手几乎化作了一道道虚影一般,快速拿出玉针。然后在病人的胸腹之上来回晃动,不断的循环着。

  一根根玉针迅速的刺入病人的胸腹大**位。这次的治疗堪称王程治病以来最复杂,最危险的一次治疗,比之前给何家盛,霍白星,杨新水等人的治疗更加的复杂,手法稍有不慎,病人就会当场断气。

  还好,王程已经把握到了关窍,所以一路通,下面就会路路通,治疗过程也会变得迅速。随着他的手法变化,一根根玉针刺入病人的身体,又一根根玉针被拔出,不断的转换,除了心脉上的三根玉针,其他的玉针都不会停留很久。

  这也是王程最新掌握到的行针之法。

  杨青语和张绍云两人都有些看的愣住了,眼神只是直盯盯地看着王程。

  咚咚……

  这是,门外传来轻微的敲门声。

  杨青语和张绍云两人瞬间清醒过来,随后就是神色剧变,急忙看向王程,发现王程没有被打扰到,才放下心来,可是两人脸上却都是怒气浮现。

  杨青语转身拉开了一点门缝,看到门口站着密密麻麻的一大群人,不只是有苏队长和方院长等人,还有新来的七八个中年人和老者组成的医疗小组,每个人都是神色很是焦急的样子。可杨青语却没有开门,就开了一道缝隙,声音清冷地道:“安静地在外面呆着别打扰治疗,不然后果自负。”

  说完,杨青语就直接轻轻地关上了门,并没有给苏队长等人说话的机会,因为她害怕王程被打扰到,这次治疗当中的凶险,她能了解一些。

  方院长和几个专家都是一愣,随后几个专家就是满脸的怒气,然后就要再上去敲门,被方院长急忙一把拦住了。

  “他们这是做什么?老方,首长的情况不能有一点点的耽误和意外,不然后果我们谁都承担不起。”

  一个老者对方院长沉声说道。

  方院长还是满头大汗的样子,低声道:“郑医生,您先别急,别着急,慢慢来。里面现在有一个医生正在给首长治疗,他说了不能被打扰,等他治疗完了,我们再进去,好不好?”

  老者和身边几人都是楞了一下,随后就是神色愤怒不已。

  “老方,你找了其他人来,那还叫我们来做什么?我还有事,回去了。”

  立即就有一个老者很不满地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就走下楼去,要离开这里。

  别人的病人,自己不要随意参合,自己的病人,别人也不能来参合,这是名医之间的一种潜在的规矩。

  不然,你也治,我也治,治好了算是谁的本事?治出了岔子,病人出了事,又算是谁的过错?

  所以听到方院长说里面有人在治疗了,这些专家组的人都很愤怒,如果不是职责所在,可能所有人都会立即转身就走。

  郑医生也是很不满地低声道:“就是,老方,你这事儿办的太不不欠考虑了。首长的情况这么严重,你怎么能随便找个人来?那我们现在来了干什么?干看着?那不如现在就走了,不然别人还以为是我们没本事。让首长病情恶化了。”

  苏队长几人都神色不耐起来。显然不想听这些人在这里扯皮。

  苏队长立即沉声道:“好了。别说了,谁都都不能走,跟我进去看看,不过都别出声打扰治疗就好了!”

  两个年轻人拦在了楼梯口,让那准备离开的专家不得已又回来了。

  这些专家都知道苏队长这些人都不好惹,所以一时间是敢怒不敢言,想走也不敢走,只能都不说话了。选择了以沉默来对抗强权。

  而苏队长也不理会这些怒气冲冲的专家们,只要他们配合就好。

  所以他转身直接上前一步,也不敲门,手掌直接按住房门,强行劲道爆发,一把推开了房门,门锁被崩坏,同时将站在门口的杨青语和张绍云都推的一个踉跄,张绍云当场就扑倒在地上,摔的很是狼狈。杨青语走了两步才站稳。

  砰的一声!

  房间门被强行推开。

  王程此时正准备刺入病人胸口的一根玉针顿时停在了空中,这一刻他因为心神受到影响。所以气血不稳,手中力道不自然的大了一些,两指之间的那根玉针顿时发出叮的一声,断成了两截……

  然后,王程的动作直接停了下来,手指之间捏着断了的两截玉针,身体则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他胸口开始剧烈的呼吸,一口口气息被呼出吸入,身周出现了一股旋风,双眼之中的琥珀之色差点占据全部。他急忙以大地呼吸压制,猛虎心跳逐渐消失,再次将爆发的猛虎真意暂时压制了下去。

  这一下,门口的苏队长几人,以及那么多专家,都被王程这沉重骇人的呼吸镇住了。直到王程的呼吸平稳下来,才一个个神色恢复正常,可是都显得很是严肃起来。

  杨青语此时也是反应过来,她知道刚才王程被影响到了,心中顿时极度的自责,神色变得清冷至极,如冰山上千年不化的冰块,一步迈出,挡在门口中间,压低声音道:“谁都不准进来。”

  苏队长走在前面,只是淡淡地看了杨青语一眼,严肃地道:“医疗专家组的人来了,他们必须在场监督王程的治疗,确保不出意外。你现在让开,配合我的工作,我不想对女人出手。”

  可是,杨青语的身体根本没有动,就这么站在当中,脚下马步变化,双手旋转伸出,已经摆好了太极的架势。

  “杨氏太极,的确有些门道,不过你修为还不够,让开吧!”

  说着,苏队长一伸手,手掌如爪,正是之前对王程施展的那招擒拿手。

  他速度快如闪电,一把就抓住了杨青语的肩膀,然后顺势一带,稍微发力,将杨青语拉到了一遍,并且发出咔嚓一声脆响,同时卸掉了她这条胳膊的关节,让杨青语不能立即发力反抗。

  张绍云也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挡在前面,神色坚定严肃,不允许他们进去打扰师傅。

  苏队长眼神一凝,再次同样的一招快如闪电的擒拿手,一把抓住张绍云的胳膊,然后同样发力,又是一招卸掉了张绍云的肩膀骨骼,直接丢在后面,让两个年轻下属看着。

  而杨青语,则是被两个中年人看着。她一条胳膊已经关节脱臼,所以无法挣脱,眼神之中很是焦虑和担忧,同时又因为害怕打扰王程,她也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只能安静地随着两个中年人来到病床前。

  一时间,战斗没有发生出来,就已经结束了,房间内也再次恢复了安静。

  苏队长带着医疗专家组的人来到王程身后,对所有人都挥挥手,示意他们保持安静,不要出声打扰。

  这些专家组的人都很听话,没有一个人说话,都保持安静地站在那里。开始刚进来的时候,他们看到给病人治病的只是一个年轻人,神色间震惊的同时也很是不屑,更多的是愤怒不已,让一个小孩子来治病,和杀人有什么不同?

  可随后,专家们稍微看了一下王程的行针手法和病人的情况,每个人都纷纷露出了震惊非常凝重无比的神色。

  然后,越看,他们越是严肃凝重,谁都不敢再有丝毫小看王程的想法。

  王程的行针手法太过复杂,他们一时间根本看不懂,可是那三根刺入心脉的明晃晃的玉针,在场的人谁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所以,苏队长等人和方院长,以及专家组等人谁都不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动静来打扰王程,就这三根玉针,就已经镇住了他们。

  那三根刺入心脉的玉针,在他们的认识里,就已经等于是杀人了,寻常健康的人被一根针刺入心脉,多半都会死,更别说是同时刺入三根。

  可是,此时病人却是呼吸平顺起来,虽然依旧虚弱,可却很是规律了,不再是断断续续的,比之前强了许多许多了。

  刚才算是半死的人,现在可以说是半活了过来。

  如果不是苏队长之前亲自把了脉,对病情最是清楚的话;他根本不敢相信病床上躺着的病人和之前的是同一个人。

  王程此时对身后发生的事情似乎没有觉察一样,断了一根玉针之后,停止了两个呼吸的时间,然后就再次迅速的开始行针起来。

  一根根玉针在王程的手上都似乎活了过来,在病人的胸腹之间灵动的来回颤动。

  病人胸腹之间的一处处大穴被王程的玉针不断刺入又拔出来,然后又刺入,又拔出来,到现在已经循环了七次!

  七八个专家当中有两个是顶尖中医,并且有一个还是专注于针灸的名医。可此时这位针灸专家看着王程如此诡异而又效果显著的行针之法,也是一头雾水,满脸都是震撼和茫然,表示根本看不懂。

  但是,随着王程一遍行针结束,病人的面色就会变得好看一点,这是在场所有人都能清晰看到的。

  当王程行针到第九遍的时候,动作顿时逐渐变得缓慢了下来。他每一根玉针刺入穴位的动作都缓慢而清晰,甚至玉针刺入皮肤的时候还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声,在场每一个人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方院长和专家组的内行人士,都已经看的满脸通红,激动的浑身颤抖了。这在他们看来,几乎就是起死回生的神仙手段,是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存在。

  苏队长和老三都是神色思索着,很是凝重,很是震撼,很是不可思议地看着王程,不知道心中想些什么。

  而王程一根根玉针刺入,最后手指再次摸向装着玉针的布袋的时候,却是发现最后一个位置空了,手指抓了一个空。顿时他整个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神色疑惑地看过去,然后眉头紧皱,目光一转,看向了地上掉落的断裂成为两截的玉针。

  刚才因为被打扰,所以他失手弄断了一根玉针,而此时关键时刻,却也是少了一根玉针。

  王程心中情绪变化,猛虎再次蠢蠢欲动,整个人的气息也立即随之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