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八十六章 你给,我就拿

第三百八十六章 你给,我就拿

  (求票,求支持,今天休息的不错。【】大家想看爆发的,来多点票票,更新票什么的,不管九千还是一万二,就如标题:你们给,我就拿!)

  王程眼神凝视,心中震动不已。

  他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和悸动,心中那被他压制下去的猛虎真意瞬间就变得蠢蠢欲动起来,似乎遇到了什么被吸引的东西,变得有些狂暴。

  王程急忙呼吸一口气息,大地呼吸爆发,将心中躁动的猛虎真意压制下来。然后他急忙手掌一挥,因为要分心压制猛虎真意,所以只能施展出了张氏太极来防御,手腕瞬间挡在了国字脸中年人的手爪之前,手腕震动,想要以云手的技巧来消弭其劲道。

  可是,国字脸的这一爪的劲道却是极为的凝聚,王程没能立即抵消劲道,让其一把直接抓住了自己的手腕。然后对方劲道爆发,将王程拉扯的上前一步,另一只手随之握拳,瞬间冲向王程的胸口而来,劲道呼啸而起,好像电钻刺破空气一样的尖锐。

  这一拳,国字脸绝对算是下重手了,乃是实打实的钻拳,是形意拳之中杀伤力最歹毒的拳法劲道,穿透力在所有的国术拳法当中都堪称顶尖。

  杨青语见到王程似乎一招之下就吃了亏,清冷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担↗忧的神色,然后一步迈出,一拳冲向国字脸,想要帮王程分担压力。

  可这里却是还有其他人的。

  另外的两个年轻人见杨青语出手了,也急忙一起出手,两个拳头立即挡住了杨青语的拳头。可是两人比杨青语要弱不少。都不过堪堪突破到化劲初期的境界。算是年轻一辈当中的普通一流高手。算不得顶尖。

  所以两人立即就被杨青语爆发的太极拳压制了。然后旁边的一个中年人见此情景神色一变,没想到杨青语的实力这么强,没有顾忌身份和辈分,也是立即就对杨青语出手了。

  砰!

  这边,王程被国字脸抓住了手腕,并没有立即挣脱;因为对方的另一招钻拳更快更凌厉的冲到了面前,他急忙也挥出一招大地锤法和对方硬碰硬的对拼了一拳。

  一声闷响,气流震荡开去。出现一股微弱的旋风。

  王程终究是气血浑厚,脚下只是后退了一步,也挣脱了对方的擒拿手,不过对拼的拳头出现了一丝刺痛,被对方的钻劲伤到了筋骨;而国字脸则是后退了两步,拳头有些麻木,面色微微发红,体内气血翻滚起来,呼吸也急促不已,神色震惊地看着王程。

  好凝聚的钻劲。

  好强势的力道。

  两人都对对方的这一拳很是震惊。

  杨青语见王程没事了。也不再和对方交手纠缠,以太极推手将两个年轻人推开。急忙后撤躲开了那中年人的袭击,来到王程身边站定,冷冷地看着对方。

  国字脸这边的人也停手了,没有追击杨青语。

  双方气氛凝固地对视着对方,显然都震惊于对方显示出的实力,很是忌惮,不敢随意出手竖立敌人。

  “老三,是不是他伤的你。”

  国字脸盯着王程,对受伤的中年人问道。

  老三眉头紧皱在一起,点点头,道:“不错,刚才我和他交过手,我不是他的对手,还受了点伤内伤。”

  国字脸几人确认此事,看向王程的神色更为不善起来。他感受到王程厚重如山的力道,可是没有凝聚劲道,所以知道老三的伤势肯定不是很严重。

  “你是谁?”

  国字脸面色凝重无比地问道,闪烁着思索的神色。

  他不知道国内竟然还有如此厉害的年轻人。

  比他几年前见过的另外几个顶级年轻天才似乎都要厉害一筹,内家修为上更是有些吓人。当然,几年时间过去了,国字脸相信那几个顶级年轻高手肯定也有所进步。但是在内家修为上,那些人再如何进步,都不会有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这样强势深厚。

  湘南省内,内家修为如此深厚,难道是?

  国字脸瞬间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更为凝重起来,直盯盯地看着王程,似乎很期待王程的答案。

  王程也是毫不示弱地和对方的视线对视,淡淡地道:“我叫王程,道号玄鼎,江州武圣山门下,有什么门道,就划下来吧。你们这一招用的不错,打不过了就骗我过来,想用人多来击败我?呵呵,我武圣山不惧这些雕虫小技。”

  老三顿时面色通红,难看不已,急忙沉声辩解道:“我没有你说这么卑鄙,也不屑做这样的事情。我找你来是治病的。老大,算了,别打了。”

  为了避嫌,坐实了王程的话,老三上前拉了国字脸一下。

  方院长硬着头皮,急忙跑过来站在两人中间,伸手挡着两个人,大声道:“王程,苏队长,你们别打了,现在给病人治病更重要。苏队长,王程就是我找来的医生,他的医术很厉害,救人如救火,你们都别浪费时间了……”

  方院长此时心中有一百个后悔去找王程了,早知道这么多事情,就慢慢等专家来得了。此时他很羡慕余有年,这家伙直接不进来,在外面等着,肯定就是知道这浑水不好趟……方院长第一次知道,这个平时很古板的余有年竟然有这样的大智慧。

  国字脸几人的呼吸都缓和下来,听到王程自报家门是武圣山门下,一双双眼睛都带着审视地看着王程,似乎确认着这个身份的真实性。

  不过,仅仅是从王程那深厚的内家修为,以及出手如山岳般厚重的力道上,其实国字脸和老三就已经确定了王程身份的真实性。

  武圣山内家拳法天下第一,内家横练拳法天下第一。可不是说着玩的。

  “你是武圣山长鹤道长的徒弟?什么时候的事情?”

  国字脸看着王程。严肃地问道。

  王程双手背后。冷声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是本门机密。”

  国字脸苏队长面色再次难看了一分,还从没有年轻人单着面如此顶撞他的,当即又沉声问道:“你会医术?真的能治病?”

  苏队长身后的所有人几乎都是怀疑之色,因为王程是在场所有人当中年纪最小的。

  他们见识过的,哪个医术高明的中医不是头发都已经花白的老者了?

  医术是最需要积累的,在这一点上,不管西医中医都一样,这是全世界公认的。

  王程呵呵一笑。很轻松地说道:“我是会点医术,也治过几个病人。但是能不能治好你们的病人,那就不知道了,谁都不敢保证自己能治百病。”

  “好,你跟我进来看看。”

  国字脸苏队长沉声喝了一声,然后一挥手,走了进去,如领导下命令一样的让王程跟上。

  可是,王程却是脚下没动,依旧站在那里。如泰山一样的稳重,杨青语和张绍云也站在他两边。

  苏队长八个人还有方院长走了两步。然后都回头看向王程,一个个都神色疑惑和不善,不知道王程在干什么。

  王程没有理会他们,看向徒弟张绍云,开口问道:“绍云,他们的诊费到账了没有?”

  方院长和老三都是瞬间变得面色漆黑,他们显然是没想到王程这时候来了这么一出。两人同时想到,可能是因为刚才苏队长的出手,惹怒了王程。

  张绍云看了对面七八个人一眼,苦笑了一下,低声道:“师傅,还没有。”

  王程和苏队长几人对视,淡淡地道:“诊费没到账,那我只能说抱歉了,告辞。”

  说完,王程真的转身就走。

  杨青语和张绍云两人想也没想,转身就跟着王程一起走了出去。

  方院长也是真的被惊的长大了嘴巴,他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刚硬的年轻人,简直是面对谁都不吃一点亏。

  他赶忙上快步跑上去拉住了王程,劝说道:“别走,诊费会给你的,王程,你能不能先救人?人命关天呀。”

  王程转身看向国字脸苏队长和老三,声音平静地道:“方院长,这是刚才讲好的。”

  方院长此时不只是满头大汗了,可以说是浑身都是汗,一时间语塞,结结巴巴地道:“可,可……现在我去哪里给你弄钱去呀?给我们点时间,先治病。”

  苏队长几人的脸色也个个都是漆黑无比,一个个都盯着王程。

  苏队长看着王程,沉声问道:“你要多少诊费?”

  王程看了老三一眼,随意地道:“他答应的,你问他。”

  老三看着苏队长,有些尴尬,低声道:“队长,他要的是五千万诊费。”

  苏队长楞了一下,随后立即瞪大了眼睛,一张国字脸都伸张了一下,随后五官又聚集在了一起,确认的喝道:“五千万?诊费?”

  老三肯定地点点头。

  苏队长沉声问道:“你答应了?”

  老三又点点头,低声道:“嗯,不答应他就不来。我倒想看看,他小小年纪是不是真的会治病。”

  苏队长深呼吸一口气息,沉声道:“你答应的,那你给他五千万。”

  老三一愣,随后很无奈地道:“可我没有那么多钱。”

  “你没钱,还敢答应?”

  苏队长又是沉声呵斥了一声。

  老三压低声音,有些委屈地道:“你们不是有钱吗?”

  苏队长狠狠地瞪了老三一眼,沉声道:“我们的钱是要上交上去的,不是拿给你去送人的,五千万的诊费,他也敢开口?”

  方院长是真的害怕他们再惹怒了王程,急忙说道:“苏队长,这就是王程的规矩,找他治病的人都是给了的。”

  苏队长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显然被刺激的不轻,深呼吸了几口气息。盯着王程。沉声道:“你凭什么收这么多钱?什么时候武圣山变成坐堂的药铺了?”

  “我就收这么多。你愿意就给,我就去看看病人;不愿意,我就走,两不相欠,不要说那么多废话。”

  王程毫不相让地道:“你的意思就是不给诊费咯?”

  苏队长死死地看着王程,沉声道:“如果我给了,你治不好怎么说?”

  “治不好自然是我医术不够精通,还能怎么说?”

  王程理所当然地说道。

  “那你治不好也收钱?”

  苏队长声音拔高一点。

  王程也提高了声音:“当然。不管能不能治,诊费不会退。方院长是开医院的,你问问他,他们医院接受的病人如果没治好,会退治疗费用吗?”

  方院长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这里他谁都不敢得罪,只能讪讪一笑,低声道:“这个,这个,肯定是不会退的。这个是我们的制度。”

  王程很是坦然地看着苏队长几人,然后说道:“无事的话。我先走了。”

  苏队长一步上前,急忙说道:“你是长鹤徒弟,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那我就给你五千万。王程,可是我这五千万不是那么好拿的,如果你治不好,今天的事情,我会传出去的。而且,如果这位病人在你手上出了岔子,你们今天可能就走不了了。”

  “你还敢不敢拿这五千万?”

  苏队长气势如虹,双眼瞪的很大,凝视着王程。他想要在气势上压制王程,并且让王程主动放弃这五千万,算是一种服输。

  可是,王程当即就是呵呵一笑,视线和对方的视线直接碰撞,平静地道:“你敢给,我为何不敢拿?绍云,把账号给他们,诊费到账,我就开始治疗。”

  张绍云很是紧张,他此时眼光可不是以前那么浅薄了。所以他能看出对方八个人几乎个个都是高手,加上老三在内六个中年人更是高手中的高手。

  面对这么多高手,师傅也敢继续保持规矩,要这五千万。

  张绍云心中是佩服的同时,也是忐忑不已,慢慢地走上前去将账号给了报给了苏队长。

  苏队长也立即打了个电话,将他们这次出任务所得的资金大部分都打到了账号上。

  张绍云马上就接到了五千万到账的银行短信提示,然后给走过来的师傅王程点点头,道:“师傅,钱到了。”

  王程点点头,然后拉着杨青语的手,没有说话,直接从苏队长他们面前走了过去。走进去之后,他控制气息震动,让声音不会传出去,低声道:“青语,等下如果有事情发生,你先走,我不会有事。”

  刚才和苏队长交手了一招,王程很是忌惮。他一时间看不透对方的内家修为,但是对方的劲道极为凝聚和诡异。

  如果是苏队长一人,王程也是不惧的。可是对方还有其他四个不弱于老三的中年高手,这么多高手一起出手的话,那他就有些难以招架了,估计最多能依靠地煞拳法和龙象拳法自保,难免会受伤。

  杨青语紧紧地抓着王程的手,神色依旧平静,坚定地道:“我不走,我会和你在一起。”

  苏队长几人跟了上来,王程没有继续说话,对张绍云打了个颜色,张绍云心领神会的点点头。

  这座小二楼比王程居住的那座小二楼更为古朴,更有格调一些。看起来好像走进了小型博物馆一样,家具是成套的老红木家具,到处都是价值不菲的古董摆件,墙上挂的也是风格不俗的水墨古画,不知道是不是出自名家之手。

  当然,在场的人谁都没在乎这些家具和古董。

  苏队长和方院长在前面带路,其他人走在王程几人后面,将他们三人包围在中间,每个人都神色很是严肃。

  一路来到二楼,王程也看到了那躺在病床上的病人。

  方院长之前都说了是一位老领导,所以病人须发皆白的样子,没有出乎王程的预料,可是那虚弱的气息,让他有些心惊。

  领悟龙象呼吸和大地脉动之后,王程对气息的把握更为敏感,此时直接感觉到了这老者气息虚弱的差不多就剩下了一口气。

  王程还是没有理会苏队长他们,直接两步来到床边,一把抓起了老者干枯的手腕查看了起来。半个呼吸之后,他的眉头瞬间更为紧皱,因为脉搏跳动时断时续,心脉随时都会停止的样子。

  苏队长也自顾自地摸了摸病人的另一只手,顿时神色一变,显然他也没想到老者的病情变得更严重了。他心中立即就已经开始打算准备给上面打电话,通知其亲属筹备后事了,当即看向王程凝重的神色,淡淡道:“你有没有把握?”

  他想看到武圣山门人在自己面前服输。

  可是,王程却是沉声道:“我自然是有把握的,我要治疗了,你们都出去。”

  别看王程平常说的那么不在乎名声,能不能治好都不会退诊费。其实,杨青语最是清楚,王程绝对不会做任何败坏师门和自己名声的事情。

  所以,但凡有一点机会,王程就绝对不会放弃。

  这位病人哪怕只剩下半口气了,王程也会尽力治疗。竭尽全力的保住其性命。

  可是,在苏队长看来,病人如此情况,王程做什么都是徒劳的。

  苏队长瞪大了眼睛,看着王程,道:“你确定你能治?你治了,如果病人有所闪失,可就是你的责任,你要想好了。”

  如果王程不接手,直接转身走人,那苏队长还不好太过的将此事传出去,因为病人的实际情况摆在这里。

  可是,如果病人经王程的手了,那病人出了事,王程就有无法推脱的责任了。

  这也是有些医生不会接受有生命危险的病人的原因。

  病房内的人都不是普通人,一下子都想到了可能是病人的情况出了变化。方院长神色焦急,急忙上前给病人把了把脉,然后面色出现一丝苍白,身体都颤抖了一下,然后对王程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王程别接了。

  俗话说,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

  如此即将断气,可以算是被阎王点了名的人。任何名医都不会接受的,因为这几乎就是平白的败坏了自己的名声。

  可王程无视了方院长的暗示,还是很肯定地道:“我说了,你们都出去。青语,绍云,你们守着门口,治疗结束前,别让人进来打扰我。”

  杨青语和张绍云都相信王程,毫不客气地对苏队长等人做出了请的手势。

  苏队长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第一次露出一丝赞赏地笑意,点头道:“好,不愧是长鹤弟子。这次我就听你的,给你安静,给你地方。”

  说完,他转身走了出去,对其他人沉声道:“我们走。”

  方院长对王程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可是随后还是没说话,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老三他们几个人也是有些担忧和不服,但是也没有说什么,都听从苏队长的话,跟着转身走了出去,不过都没走远,所有人就守在了门口外面。

  等所有人都走了,杨青语神色才露出担忧,低声道:“王程,你有把握吗?”

  王程心中已经闪过自己有把握的所有中医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寻找着一条条可行的办法,神色严肃地道:“有点把握,你们守着门口。我没同意,谁都不许进来。”

  杨青语肯定地点点头,带着张绍云转身去站在门口。

  而苏队长他们八个人也站在门口,只不过他们是站在门外;杨青语和张绍云站在门内,双方就隔着一道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