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839章 不食五谷,风雨欲来

第839章 不食五谷,风雨欲来

  周雄和张玉龙两人也感觉到身体似乎僵硬了,一时间无法移动。ΩΩ『

  他们当年也是杀人如麻的角色。

  可是,这几十年来已经沉寂,此刻亲眼看到田伯熊就死在他们的面前,自己也感受到那种死亡的威胁,一时间心中的恐惧被无限放大,竟然呆住了!

  直到王樱再次消失在原地,化作一道白光,两人才被冰冷的死亡威胁惊醒,当即不敢有丝毫的犹豫,双脚一跺,转身就跑,在地上留下了两个大坑!

  而王樱并没有想过要放过他们!

  这段时间她的进步堪称恐怖,毕竟是当初能威胁王程的高手。

  只见她的剑光化作一道线,眨眼间就追上了两人。

  周雄稍微落后了一点,感觉到了背后冰冷刺骨的寒冷,急忙大喊道:“饶……”

  第二个字还没有说出来,他的声音就戛然而止,身体也失去了控制,直接冲向地面,摔在地上,脑袋飞出几十米远,鲜血挥洒了一地!

  张玉龙用眼睛余光看了一下,就是被吓的心中亡魂大冒,知道跑不掉了,当即直接转身匍匐在地上,双手抱拳对着王樱就求饶起来:“饶命,饶命,女侠,饶命,长鹤老道,都是我们不对,求你们不要杀我,我是听了田伯熊的唆使才来的,我只想回老家山里安享晚年,不想再参与江湖纷争了,我不想死……”

  张玉龙声泪俱下地对着王樱和长鹤道士求饶!

  长鹤道士刚才对王樱直接动手杀人也有些忌惮,害怕会引起其他许多反对王程之人的反弹,所以刚想开口让王樱放了张玉龙。

  但是,王樱的动作很快,张玉龙的话还没说完,她的剑光就是一闪!

  张玉龙的声音戛然而止,身体也失去了支撑力,缓缓地倒在了地上,出砰的一声,一颗脑袋滚出很远,鲜血再次挥洒的满地都是。

  三具无头尸体,三个脑袋,遍地鲜血!

  文欣和王媛媛,王晓琳都是第一次见识这种场面,都是小脸煞白,王媛媛还将王晓琳搂在怀里,挡住小姑娘的视线,不让她太早的见识这种残忍的画面!

  而杨青语事实上在上个月就已经现了王樱在武圣山上杀了很多人,尸体都丢在了后山被野兽叼走了,但是很多血迹和新鲜的骨头依旧在那里。

  她目光看了看王樱,心中的话也没有说出来。

  她的确是不忍,可是她身为王程的未婚妻,想到的是更多。

  此刻王程被推上了武林盟主的位置,几乎与天下武林为敌,王程的手中需要这种狠辣无情的角色来震慑其他人,当王程手中一把最锋锐的兵刃。

  杨青语知道自己做不到,武圣山门下的其他人也做不到!

  既然王樱如此,那就索性让她去做吧。

  所以,虽然杨青语早就知道了,却也没有阻拦过,一直当做不知道,任由王樱去做,只要不背叛王程就足够了。

  王樱安静地立在三具尸体的当中,手中的剑锋依旧冰冷,即便是看向长鹤道士,眼神也是毫无情绪,淡淡地说道:“他们都该死!”

  长鹤道士张了张嘴,随后挥挥手,知道自己拿王樱没辙,王樱只听王程一个人的话,当下说道:“赶紧收拾了!”

  王樱点点头,对张绍云挥挥手,让王程门下唯一的男弟子来帮忙。

  张绍云忍着呕吐的难受,帮王樱将三具尸体装进三个麻袋里,然后抗到后山,丢下了悬崖,下面透露出一股血腥味!

  王樱看着张绍云,冷冷地说道:“绍云,你是师傅门下大弟子,我希望你能明白,现在师傅急需可以帮忙的高手!”

  张绍云沉默地点点头,惭愧地说道:“我知道,我会努力!”

  他有自知之明,在王程门下,他连文欣和王晓琳两个最小的小姑娘都比不上,所以一直以来都默默的练武,很低调,也很努力,虽然最近进步也很大,可是比起其他人依旧微不足道!

  现在,王程节制天下武林,他身为王程门下大弟子,就要承担很大的压力了!

  到时候,有高手来挑战,他就要撑门面!

  呼!

  深呼吸一口气息,张绍云将心中的矛盾和不适情绪全部压制下去,剩下的只有一往无前的斗志。

  杨青语和安娜将地上的鲜血收拾干净之后,就照例去做了一份午餐拿到那武圣雕像后面放着。

  自从王程闭关开始,她每天都会来这里送饭,但是二十多天下来,她送来的饭菜都不曾被动过。

  她很担心王程会不会饿死。

  二十多天不吃饭,就算是再强大的武者也快无法承受了吧?

  再说了,王程闭关练武,每天练武的消耗也不小吧?

  她一直记得,王程每次练武之后,都要吃很多食物来补充身体消耗。

  可是,这次王程闭关二十多天,竟然没有吃过一顿饭。

  她将上次留下的饭菜拿走,留下刚刚做好的,急匆匆地来到长鹤道士的住处,担心地问道:“师傅,王程闭关之后,就不曾吃过饭,会不会出事?”

  长鹤道士拿着一本道门典籍在看,即便是一辈子没有领悟,他也一直不曾放弃过。

  听到杨青语的话,他心中也是略微一惊,将手中的古籍放下,皱眉问道:“一次都没有?”

  杨青语肯定地点头:“嗯,一次都没有,我每天送去的饭菜都没有被动过,这都二十五天了!”

  长鹤道士起身随着杨青语来到武圣山的武学密藏之前,看着石门的确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被打开了,一个脚印都没有,皱眉来回走了好几步。

  杨青语也急匆匆地跟着站在那里。

  长鹤道士来回走了几步之后,就站在武圣关羽的石像下思考着什么,接着又迅地来到了放置武圣山典籍的屋子。

  杨青语几次都想开口问一些什么,想知道到底生了什么,可是看到老道士那苦思冥想的样子,就没说出口。

  此刻,看到老道士一本一本地找古籍,她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师傅,您到底在找什么?王程有没有事?”

  老道士神色极其严肃,翻找古籍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从一堆古籍之中拿出一本兽皮书籍,上面写着两个古字——庄子!

  这是真正的古本庄子,不过不是庄子本人亲笔所写的古籍,乃是道门传人所记录和解读的庄子!

  道家学说,在古代又被称作是老庄学说,老子和庄子乃是道家两大祖师爷,不过老子排第一,是毋庸置疑的,在当时老子就被称作是天下第一,儒家圣人孔子都亲自向老子请教学问。

  老道士迅地翻看这本兽皮材质的庄子古籍,淡淡地说道:“这是武圣山第一代祖师爷亲笔所写的古籍!”

  杨青语顿时肃然起敬,随后就问道:“那书中有记载和王程现在有关的情况?”

  老道士低声道:“我记得有。”

  他一页一页的翻开兽皮书页,对这古字的解读也没有太费力,翻到中间一页的时候,突然停止了下来,手指指着上面的小篆,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这上面记载,道家武学追求先天密境,第一步就是要纯净己身,去除后天杂质,最好不食五谷……”

  不食五谷?

  杨青语急忙问道:“那会不会出事?不食五谷的话,人体消耗如何维持?”

  老道士轻声说道:“书上记载,武圣山祖师爷长达二十年不食五谷,身体自然返回先天婴儿状态。应该没事,到了那种境界,武者自然会维持身体消耗,不食五谷,但是身体本身就有很强大的本能!”

  杨青语轻轻皱眉,很想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可是立刻想到了老道士估计也不太明白,当下就没有多问,想着等会儿自己拿过来好好研读一下。

  老庄,老庄,就是老子和庄子的简称!

  武圣山一脉武学,乃是传承自老子。

  可是,千年来,道家另一个祖师爷庄子的武学却是从不曾出现过,不论是武圣山,还是龙虎山,亦或者是最后一个道家宗门武当山,都不曾得到过庄子传承。

  很多道家高手都猜测,庄子传承很大可能是被秦始皇毁灭了,断了传承。

  等老道士走了之后,杨青语才拿起这本庄子看了起来。

  上面描述,武者可以在先天之后,以身体本能来吸收一些来自自然界更为高级的精华能量提高自己,所以不需要去食用杂志最多的五谷杂粮,那样会让身体被污染!

  不过,那只是最理想的状态!

  杨青语并不相信。

  一个人生活在世界上,怎么可能不吃不喝?

  人的身体是一个复杂无比的综合体,其中每时每刻都在消耗营养和能源,如果只消耗而没有吸收,那么自然就无法承受。

  所以,杨青语依旧坚持每一顿都给王程送饭去,她相信王程不是不吃饭,而是忘记了吃饭!

  如长鹤道士预料的一样。

  太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田伯熊,周雄,张玉龙被王樱斩杀之后,武圣山并没有得到平静,第二天再次迎来几个国术高手的挑衅,这一次长鹤道士没有让王樱大开杀戒。

  毕竟,对方是来挑战王程的,不是来杀戮的。

  王程现在坐镇武术界,也不可能以杀来统治。

  所以,长鹤道士只是让杨青语和安娜出手将其击败驱逐,让王樱等人在旁边看着。

  如此,一连过了几天都是如此。

  每天,都有几个实力不弱的独行高手前来挑战,也有一些其他高手趁机想要落井下石欺负一下武圣山,毫无例外都被击败了。

  期间,长鹤道士没有出手一次!

  而到了王程闭关的第三十天,难得的安宁了一天,一整天都没有一个人来武圣山挑战。

  但是,长鹤道士和杨青语,王樱,安娜等人都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是更为凝重和压抑,每一个人都在紧张地准备着什么。

  因为,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不是平静的征兆,而是大战之前的征兆!

  几天下来,每天来的都是一些不是很强也不是很弱的杂牌独行高手,可以说是乌合之众,来武圣山也只是泄一下怒火的,被击败之后就迅地走了。

  可是,天下间,独行的高手终究是少数。

  独行,就意味着是出生,意味着不是宗门和家族的高手,难以得到高深的武学传承!

  而这次王程得罪天下武者,独行高手只是少数,更多的是各大宗门和家族的高手。

  可这几天下来,一个国术家族和各大宗门的高手都不曾出现过。

  长鹤道士和杨青语等人自然不会认为那些宗门和家族们都直接向王程妥协了,他们在酝酿什么。

  天色刚刚亮的时候!

  长鹤道士就照例来到了练武场地,看到了杨青语已经带着大家在努力地练武了,对此表示了赞同。

  每一个武圣山弟子都很努力。

  然而,长鹤道士却是高兴不起来,他看了看王程闭关的地方,又看了看天空。

  今天,似乎是个阴天,阴沉沉的天气,乌云密布,一丝丝冷风袭来,或许随时都要下雨。

  “风雨欲来!”

  长鹤道士低声喃喃地说道。

  咚……

  咚……

  咚……

  这时候。

  突然一阵沉闷而急促的钟声从前面传来。

  但是。

  长鹤道士神色迅一变,目光看向藏鼎观的方向,脚下一点,身体就飞射而出,落在了屋顶上,双脚在屋顶上接连力,身体化作一道影子冲向藏鼎观前面的广场。

  因为,他知道这不是钟声,而是有人在敲击藏鼎出的声音!

  当他来到道观门前广场上的时候,立刻就看到了一个身影在空中来回旋转,围绕着藏鼎在不断地出拳,每一拳都没有任何的罡气和劲道,似乎就只有蛮力,一拳一拳不停地攻击在那座巨大的藏鼎上,出沉闷如钟声的声音。

  咚咚咚……

  嗡嗡嗡……

  藏鼎出一声声沉闷的声音,一道道气流从其中朝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出,而藏鼎最中间的容器内更是出一股肉眼可见的冲天气息,几乎将藏鼎上空的乌云都冲击的淡了一些!

  “谁?”

  长鹤道士怒目盯着那道人影,大声喝道。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