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838章 亵渎师傅威严,杀

第838章 亵渎师傅威严,杀

  武林盟主!

  虽然在许多武侠小说当中都出现了这样的武林至尊,可是在真正的中华大地上,自古以来也不曾出现过,因为没有哪一个武者真正的可以做到统领天下。

  或许,上古时期的炎黄二帝可以算的上是,但那太过久远了。

  现在,王程被官方强行推上了类似于武林盟主的位置,各大宗门不服,各大家族不服,各大独行高手更不服!

  不过,他们不服也要忍着。

  但是,当王程推行两大规定的时候,就引起了许多人的反弹!

  武者要强制性服役,接受王程指挥,还要落户,还要定期汇报行踪,这对那些高手来说,如何能忍?

  田伯熊转身看向走上来的两人,大声喝道:“老道士,天下人都不会同意。我们练武之人追求的就是一份自由,现在你徒弟要连我们的自由都要剥夺,我们就要反抗……”

  田伯熊满脸的慷慨激昂,仿佛被压迫了数百年的奴隶要奋起反抗,夺回自己的身体所有权一样。

  而事实上,他什么都没有付出过。

  长鹤道士冷冷地说道:“这样是为了方便管理,是为了社会稳定。以前武者都是生活在隐蔽的地方,大家都不知道。但是现在,武者已经走入了大众视野,如果没有统一的管理方式,如果出现了作奸犯科的人,谁来负责?”

  “哈哈哈哈……”

  田伯熊哈哈大笑,指着长鹤道士说道:“你徒弟不是号称五千年第一天才吗?让他去杀了不就是了?你徒弟独断专行,自以为是……”

  “先杀了你!”

  一道冰冷无比地声音在长鹤道士身后响起。

  田伯熊的声音戛然而止,当即怒视过去,看到一个清冷的黑衣女子缓缓地走了上来,目光冰冷的如剑光一般,让他浑身不舒服,仿佛身体就要被刺穿一样。

  “哼,这里有你说话的资格?老道士,你们武圣山果然堕落了,全是女弟子,还没有规矩……”

  田伯熊看着王樱,不屑地说道。

  长鹤道士看向王樱,刚想说话,王樱却是已经站在了他的前面。

  “师祖,这里的事情交给我们了,您去休息吧,师傅说过,您不宜动气,更不能动手,武圣山有我们!”

  王樱站在那里,颇有一派宗师的威严。

  长鹤道士嘴角溢出一丝苦笑,当初王程收留王樱的时候,他就想过将来或许会有麻烦,但是没想到这个麻烦有些幸福,却也不可预料,王樱没有走,也没有做出不可饶恕的事情,却是给武圣山带来了最凌厉的杀气!

  也是武圣山两千年来第一个用剑的弟子。

  杨青语深呼吸一口气息,也上前一步,站在王樱的身边,淡淡地说道:“不错,师傅您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们。”

  张绍云当即也急忙走了上来,随后王媛媛,王晓琳,文欣和安娜都走了上来,将老道士反而是挡在了最后面,仿佛将老道士保护了起来。

  老道士眼中闪过一丝欣慰,一点泪光一闪即逝,那是很满足的感觉,觉得此生足矣。

  “好,我今天就当观众看着!”

  老道士点点头,当即退后两步,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杯自顾自地喝茶,仿佛看戏的路边老头一样。

  田伯熊顿时一愣,目光惊异地在王樱和杨青语身上闪过,沉声说道:“小姑娘,我今天来是找王程的……”

  “王程是我未婚夫,找我一样!”

  “王程是我师傅!”

  杨青语和王樱两人几乎同时说道。

  田伯熊又是一愣,随后就是哈哈大笑,回头看向那两个走上来的人影,喊道:“周雄,张玉龙,你们来看看,武圣山竟然要靠两个女子来支撑,哈哈哈哈……”

  后面两人乃是和田伯熊一起来的,一个周雄,一个张玉龙,都是和田伯熊在一个监狱里关押的高手,出来后三人本想去南洋发展,那里局势比较混乱,适合发挥他们的实力,可是立刻就遭逢大变,整个特勤系统出现变化。

  武圣山弟子成为特勤系统唯一的首领,第一条命令就是这次所有从监狱出来的高手不得离开中华大地一步,要落户籍,要定期汇报行踪,工作人员每半个月会随机抽查去落脚点……

  这道命令让那些独行高手最是不爽,因为这直接限制了他们的自由!

  但是,这道命令却是得到了上面的支持,所以上面没有人阻拦。

  这样有两个好处,一个是防止高手外流,第二个就是随时掌控这些高手的行踪,防止他们作奸犯科!

  等于是给大家上了枷锁!

  刚刚从监狱出来,以为获得了自由的田伯熊等人却是发现自己从监狱出来,又进入了一个更大的监狱当中,自然是相当的不爽!

  周雄沉声喝道:“道门圣地,要靠女子来撑门面,老道士,你为何不在武圣象面前自裁谢罪?”

  张玉龙也是不屑地喝道:“王程呢?让他出来见我,我不和女子说话!”

  三人全是顶级高手,实力比之长鹤道士也不弱,虽然没有触及绝世境界,却也差不多了,差的就是底蕴,如果他们三人都是大宗门的弟子,只怕早就是绝世境界的高手了!

  长鹤道士最近的涵养变得很不错,听到三人的话没有发怒,也没有反驳,就是坐在那里喝茶,完全将这里交给了杨青语和王樱。

  上次王程去非洲,长鹤道士也去了京城为王程的事情奔波,武圣山不得已交给了杨青语等人,一两个月下来却也是坚持了下来,杨青语和王樱打退了很多想乘机来武圣山挑衅的武者。

  所以,这一次,长鹤道士对杨青语和王樱也有信心!

  毕竟,王樱是当代半藏,剑法超群,再融合武圣山拳法,几乎是如虎添翼!

  而杨青语这段时间的进步也是超出常人预料,实力之强悍,比之长鹤道士也只是弱了一丝。

  人比人,是有差距的,长鹤道士见识了王程的进步速度之后,对此已经看的淡然了!

  “少废话,你们还不配让王程亲自出手,过了我们这一关再说吧!”

  杨青语冷喝一身,当即就主动出击,朝着田伯熊冲去,脚下踩着如太极,又含有地煞气息的步伐,拳头呼啸而起,气息爆发,也是罡气横行!

  田伯熊也是暴脾气,当即就大喝道:“找死!”

  他脚下也踩着太极步伐,当年他就是武当山弃徒,太极底蕴身后,随后又拜师在孙禄堂门下学习损失太极,接着又叛出孙家……

  所以,虽然他所学比较繁杂,主要依旧是太极。

  而杨青语出身杨氏太极门下,王程传授给她的张氏太极却也是武当山正宗,所以两人碰到一起,就仿佛同门交手一样,看起来都是太极!

  田伯熊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他练了一辈子的太极,堪称太极宗师,对杨青语的太极起手本能的就带着轻视。

  可是,下一刻,两人交手的刹那,田伯熊就是神色闪过震惊,和一丝不敢相信!

  因为,杨青语的拳头上透露出的太极奥义竟然将他拳头上的罡气直接震碎,顺势将他震荡的后退了一步!

  砰!

  田伯熊一步后退,在地上留下了清晰的脚印,眼神惊异无比地看着杨青语,目光落在杨青语的拳头上和脚上,那其中的确是有太极的奥义,可是更多的却是道门武学奥秘,是他离开武当山之后就不曾接触到的。

  “老田,你做什么?被一个小女娃娃打退了?”

  周雄见此,忍不住对田伯熊喝道。

  田伯熊眼神变得阴沉无比,盯着杨青语,对两个同伴冷冷地道:“这女娃娃不简单,老周,老张,别废话了,一起上,逼迫王程出来,免得夜长梦多,情况不对就撤,反正后面还有其他人,我们犯不着当炮灰!”

  这一次,他们是有组织的,不只有许多独行高手组成了反抗联盟,更有一些宗门派遣出了高手加入其中,想要乘机击溃武圣山,消除隐患!

  杨青语冷着脸没有说话,脚下踩着桩法,伸出拳头,看着对面三人,没有丝毫惧意。

  田伯熊脚下一跺,再次冲向杨青语,同时喝道:“上!”

  周雄,张玉龙当即也没有丝毫废话,更不会讲究什么江湖道义,和前辈风采,他们要的就是不择手段达到目的!

  三个准绝世高手同时向杨青语出手了。

  杨青语脚下缓缓后退,手上太极缠丝手施展而出,在纯阳气血的加持下,张氏太极的威力更为强势,这就是道门武学的奥秘,纯阳气血对所有的道门武学都有不同程度的加成!

  呼呼呼……

  一丝丝如蚕丝一般的罡气在杨青语的双手之间凝聚,然后就紧紧地缠绕在了田伯熊的拳头上,将其拳头上的一层层罡气迅速地消弭,如抽丝剥茧一般,眨眼间就让田伯熊失去了对拳头罡气的控制。

  砰!

  田伯熊的脚下一跺,勉强停了下来,差点一个趔趄撞在杨青语的拳头上。

  刚才那一刹那,杨青语的缠丝罡气差一点就牵引控制了田伯熊的身体!

  田伯熊的心中终于闪烁惊骇,知道自己不是杨青语的对手。

  不过,周雄和张玉龙却是抓住机会,冲到了杨青语的身前,虽然两人拳头上的罡气也被虚弱了一部分,却依旧威力很足,他们相信绝对能击败杨青语!

  然而。

  就在这时候,周雄和张玉龙以及停下的田伯熊都是感觉身体一寒,一股莫名的寒意从脚底和心底滋生而出,瞬间传遍了他们的全身,让他们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

  危险!

  三人的心中同时想到了这两个字。

  当年在乱世之中培养出的本能让三人再也顾不得追击杨青语了,当即同时后退,不敢再有丝毫恋战。

  霎时间,一道白光从三人面前闪烁而过!

  三人眼前一花,脚下却是更加快速的后退。

  但是,他们后退,那白光依旧在追击,没有丝毫放过他们的一丝。

  田伯熊刚刚被杨青语的缠丝罡气影响到了,所以后退的速度并不快,眨眼间就被那冰冷的白光追击上了。

  刺骨的寒冷直让田伯熊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都要被冻僵了,浑身气血似乎都停止了运转!

  白光已经来到了面前,田伯熊急忙将胳膊举起挡在面前,同时大喊道:“我认输了,饶命……”

  然而,冰冷的白光没有丝毫停止。

  嗤!

  一声闷响。

  “啊…………”

  接着,田伯熊就发出了一声震天的惨叫,翻滚着向后飞出,在地上和空中挥洒出一片鲜血!

  一条鲜血不停留着的胳膊掉在了地上。

  周雄和张玉龙后退十几步之后才停下来,回头一看,都感觉到浑身冰冷。

  田伯熊一条胳膊已经齐齐斩断,鲜血不停的喷射。

  杨青语依旧站在那里,但是王樱却是手持一把长剑,站在田伯熊身边,浑身都是沸腾的杀意。

  “你……”

  周雄瞪大了眼睛,盯着王樱呵斥道:“你不是道门弟子?”

  武圣山的历史上,从不曾出现修炼兵刃的弟子,这是几乎所有有武学见识的高手都知道的。

  所以,周雄立刻就说王樱不是武圣山弟子。

  王樱持剑而立,对脚边不停流血,浑身颤抖的田伯熊看也没有看一眼,盯着周雄冷冷地说道:“我是武圣山弟子,武圣山元鼎门下弟子。”

  “那你为何用剑?”

  张玉龙也有一丝紧张地问道。

  王樱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那是深入心底的杀意。

  他们无法相信,王樱是武圣山门人。

  王樱依旧冰冷地说道:“我想用剑,今日你们挑衅武圣山,亵渎我师傅威严,该杀!”

  周雄和张玉龙,以及地上挣扎着后退站起来的田伯熊三人都是感觉心中一颤。

  张玉龙正想说话的时候,却是看到眼前一花,王樱的身形再次化作一道白色剑光袭来。

  张玉龙和周雄急忙后退。

  可是,王樱不是冲着两人去的。

  刚刚挣扎着站起来的田伯熊身边闪过一道白光,随后高大的身体就僵硬在原地,一丝丝鲜血从脖子上飙射出来,接着身体就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一颗带血的头颅就咕噜噜地滚到了周雄和张玉龙两人的脚下!

  田伯熊那无头也少了一条胳膊的身体肆意挥洒着鲜血。

  一身黑衣的王樱依旧站在那里,身上一丝献血也没有沾染,白色剑锋上也是雪白一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