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八十二章 恶魔?

第三百八十二章 恶魔?

  (求票,求支持!)

  “王程,放手。▲∴頂▲∴▲∴▲∴,..”

  刘超英急忙上来拉着王程的胳膊,一下子就用了八成力道,他想要将安娜直接救下来,可是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撼动王程的力道,顿时心中震惊不已。

  他以为自己最近在巨大的生存压力之下,突破到了化劲后期的内家境界之后,应该能和王程相抗衡一二了。

  可是现在看来,这一两个月的时间内王程的突破更大,他们两人之间的差距也是更加的巨大了,所以他只能出声求王程放了安娜。

  王程眼神冷冷地看了安娜一眼,然后松开了抓着其脖子的五指。

  安娜立即掉在了地上,浑身气血匮乏,双脚出现一丝乏力,直接坐在了地上,顿时剧烈的咳嗽起来,急促地喘着粗气。她一双蓝色的大眼睛如刀子一样地看着王程,有杀意,还有一丝恐惧,所以她没敢立即话。

  其他人看到王程这样的煞气四溢,都有一丝担忧和惧怕,似乎和王程之间又多了一些距离。

  杨青语捏了捏王程的手,低声道:“王程,你没事吧?”

  王程深呼吸一口气,体内大地呼吸平息下来,气血平复,双脚轻盈了少许,眼神也恢复了一些清明,对杨青语轻轻地头道:“放心,我没事。”

  杨青语看着王程的眼神很是清明平静,这才松了口气,可心中还是有些没出来的担心。

  王程心中也是暗自警惕。

  这地煞拳法当中的大地呼吸在内家锤炼和气血爆发方面的确强势,可是也不是那么完美的。和猛虎九式的猛虎真意一样也是有弊端的。因为会影响人的心性。

  这就是猛虎真意当中的嗜血凶性一样的地煞!

  大地呼吸运转。王程的心中自然的就会被大地之中的煞气影响,变得杀意凌然。

  再次深呼吸一口气息,王程拍了拍杨青语的手,表示自己没事。他没有理会安娜,而是急忙转身走向宋元明和莫白松两人。

  宋元明刚才被安娜一枪打穿胳膊,此时虽然伤口被包扎了起来,可也流了许多血,现在脸色苍白。胳膊和身上满是鲜血。

  “元明,怎么样?”

  王程上来一把抓住宋元明受伤的手腕,一边查看卖相,一边关切地问道。

  宋元明被莫白松和张绍云两人扶了起来,嘴唇都是苍白的。他看着王程,强行扯了一个微笑,声音颤抖地道:“我,我没事,没事……伤……伤……”

  王程摸着宋元明的脉搏,严肃的表情逐渐放松下来。然后轻轻地拉开了胳膊上的伤口看了看,看到确定没伤到骨头。只是穿透了肌肉,这才彻底地松了口气。

  “的确是伤,就是皮肉伤,没伤到筋骨。休息一个月左右就能好的差不多了,你现在去医院找人专业的包扎一下。”

  王程头,语气肯定地道。

  宋元明也是彻底的松了口气,在医疗方面,他是无条件相信王程的话。他从到大第一次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势,而且还是枪伤,刚才都被吓傻了。

  “我已经打电话给医院和吴队了,救护车和吴队马上到。”

  莫白松也松了口气,急忙道。

  两人这次是专门来宴请王程的,回报之前的治病之恩,同时也想再次好好的拉拢一下和王程之间的关系,最好能成为好朋友。

  谁都没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简直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的典范。

  王程拍了拍宋元明的肩膀,歉意地道:“这事怪我,是我没考虑周到。我也没想到,在无意当中,就多了这么多要杀我的敌人,看来以后我要好好的注意一下了。”

  王程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回到江州之后,就会搬出去住,不能和家人住在一起了,要是在家里出了什么事,可就糟糕了。

  之前张文明找到他家里去,就给他提了一个醒;这次哈顿和艾瑞克,以及安娜三方一起出手的事情,更是让他心中警钟长鸣。

  外面,刘诗成和杨青语直接将艾瑞克两人绑了起来。

  刘超英将安娜扶到客厅坐下来,不知道在低声些什么。

  王程拿出玉针给宋元明扎了两针,将动脉的血液止住了,平静地道:“去了医院给他们,不要打针,不要吃药,就包扎起来就好,纱布里面什么药都不要放,让你的伤口自然愈合最好。”

  宋元明笑道:“好,我听你的,其实你给我扎了两针,我连医院都不想去了。挨了一枪,让你出手给我治疗,起来我赚了不少,呵呵!”

  这子,这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可见也是个大心脏。

  王程也笑了笑,道:“医院还是要去的,包扎一下很有必要,毕竟是枪伤,穿透了肌肉。”

  宋元明这才肯定地头。

  “菜来了……第一道菜……”

  这时,谁都没注意到的是,后堂跑出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微胖厨师,满脸笑容地端着一大盘牛肉走了出来。他正要报菜名的时候,却是发现客厅这么混乱,甚至还有人受伤了,顿时愣住在了原地。

  张绍云和莫白松,还有宋元明也都愣了一下,他们都把后堂的厨师忘记了。不过,同时他们也想到,外面这么大的动静,这后堂的几个厨师还能安然的做菜,也是神经足够大条的,一般人绝对是做不到。

  或许,他们压根就没听到枪声和大家的声音?

  可是,狙击枪的声音动静可不,王程和哈顿对拼拳头的声音更是震撼人心的。

  大师傅端着一大盘秘制卤牛肉,站在那里,神色惊愕地道:“这。这怎么了?”

  莫白松看了看被打的碎成了碎片的大桌子。急忙上前道:“张师傅。你帮忙去找一张桌子,然后再上菜,我们的聚会照常进行。这里刚才是出了意外,已经摆平了,没事儿了,你们安心做菜就好……我今天可是要招待贵客的……”

  张大师傅愣愣地头,看了看胳膊流血的宋元明,和客厅没有一张完好的桌椅的情况。他知道这里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当即不敢多问,他懂得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的道理,在省委大院做厨子,一定要懂这个,所以当下端着牛肉转身就进了后堂。

  莫白松这才转身看向王程,征求意见地问道:“王程,饭菜都准备好了,咱们继续?还是早回去休息?”

  王程神色迟疑了一下,发生这件事,他知道接下来可能还有麻烦。

  宋元明知道这次请王程吃饭的机会来之不易。所以急忙给莫白松打了个眼色,随后道:“王程。白松,你们继续,我没事儿,王程都了是伤。我去医院包扎一下马上就回来,哈哈,可能还能赶上一起大吃一顿,可惜有伤,酒就不能陪你们喝了。”

  王程对宋元明头,心里也不好拒绝,转身看向杨青语,杨青语则是无所谓的表情,对他轻轻地了头。然后王程又看向刘超英,道:“超英,你没事吧?等下一起喝一杯?”

  刘超英让安娜坐在那里独自生闷气,正在和刘诗成问话,问问江州刘家的详细情况。听到王程的话,刘超英立即转头笑道:“呵呵,我没事,就陪你喝一杯,这次回来,不敬你一杯,我可不敢走。”

  “好,那我们就继续喝一杯,白松,你让后堂快。”

  王程头,对莫白松道。

  莫白松笑起来,答应一声,拍了拍宋元明,表示领会了,转身就进了后堂。

  处理了这里的事情,王程才转身来到院子里,站在了艾瑞克两人的面前,两人此时已经被绑成了粽子,没有丝毫的挣扎,显然知道现在大局已定,再剧烈的挣扎都是徒劳。

  “吧,你们的名字,来历;还有为什么杀我,谁是你们的委托人。”

  王程站在两人面前,居高临下地沉声道。

  艾瑞克虽然表面上还强制保持着一丝冷静,可是心中已经被后悔填满了,后悔接了这个委托任务,同时也很是恐惧,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面对什么。

  他对王程艰难地开口道:“我叫艾瑞克,安娜是认识我的,我和她以前就合作过。我是英国人,委托人的信息我们不知道。我们接任务都是通过中介机构,所有执行任务的佣兵都不知道是谁出钱请他们杀人。”

  “这么,你是没用了?”

  王程冷冷地道。

  艾瑞克两人的身体都颤抖了一下。

  “我们真的不知道。”

  艾瑞克再次强调了一句,道:“你杀了我们也没用。”

  “杀了你们没用,不杀你们的话,你们可能会报复我,对不对?”

  王程淡淡地问道。

  “不会,我们再也不会来中国。就算你在国外,你实力这么强大,我们也不可能报复你,谁都不想多你这样一个敌人,如果一开始我就知道你这么强大,就算委托金额再多一倍,我也会拒绝。”

  艾瑞克看着王程,淡蓝色的眼睛和王程的视线对视着。他的语气很是肯定,充斥着对王程的讨好和崇拜。

  王程呵呵一笑,问道:“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坐在那里平静下来的安娜突然看着王程开口道:“他的是真的,他们团长有规定,他们所有人都不接受任何和中国有关的委托任务。他这次已经违规了,回去肯定要受罚。”

  “我急需一笔大钱,所以……”

  艾瑞克低声解释了一句。

  王程摇摇头,伸出手掌,猛然在艾瑞克的胸口拍了一下,立即发出两声脆响,艾瑞克的胸骨断裂,并且刺入了心脏。

  艾瑞克当场一声闷哼,立即吐出一口粘稠至极的献血,这是直接来自心脏的血液,是人体最精华的血液。

  他眼睛瞪的大大地,看着王程,喘息着道:“我发誓,我再也不会来中国,请你不要杀我。”

  “放心,你不会死。”

  王程收回手掌,肯定地道:“我只不过给你留一纪念,不然,别人岂不是认为我王程好欺负,好话?从今天开始,你的心脏功能会削弱,如果你进行剧烈的运动,就会气息不足。如果强行剧烈运动,就会心脏衰竭而死……记住了,这事关你的生命。如果,以后我们有机会再见面,到时候你能给我满意的答复,我就会帮你解除。”

  艾瑞克躺在地上,身体颤抖着,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现在呼吸一次的气息没有以前那么充足了,四肢的力量在减弱。他双眼恐惧地看着王程,张了张嘴,想什么,却是发现一时间连话的力气都没了。

  他身边的同伴也是眼中闪过恐惧,急忙紧闭着嘴唇,呼吸都压的低低的,爆发出一丝声响,害怕会引起王程的注意。

  可是,王程眼神一转,还是看向了这个栗色头发的欧洲人,淡淡地道:“你们是一起的,当然会有一样的待遇,这样才公平,你们的上帝是不是也是这么的?”

  完,王程的手掌也迅速在其胸口按了一下。

  咔嚓!

  又是一声脆响之后,栗色头发的白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身体瞬间颤抖起来。他和艾瑞克一样,胸骨当场断裂了两根,并且刺破了心脏,一股粘稠的鲜血从嘴唇溢出,看着王程,张嘴艰难地道:“你……你是恶魔……”

  这是很不标准的汉语。

  王程淡淡地道:“下次希望你能把汉语学好。”完,他转身看向坐在那里的安娜。

  安娜顿时浑身一紧,立即站了起来,脚下本能的踩着形意拳的马步,双拳对着王程,警惕地道:“你想干什么?”

  刘超英苦笑了一下,知道王程这是要秋后算账的样子,急忙挡在安娜身前,郑重地道:“王程,算了……”

  还好,这时候外面响起了警车和救护车的声音,然后就是一阵阵密集的脚步声。

  江浩和余有年当先跑了进来,看到现场除了宋元明收了皮肉伤,大家都似乎还好,两人都同时松了口气。可是随后,两人就看到了刘超英,同时神色一震。

  余有年最是迅速,瞬间就是一步迈出,手掌呼啸而出,擒拿手抓向刘超英的肩膀。

  刘超英现在可还是湘南省的通缉犯,并且是被上面关注的通缉犯。

  王程犹豫了一瞬间,然后没有出手,任由余有年对刘超英抓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