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826章 大雪山寻求合作,谁是叛国贼?

第826章 大雪山寻求合作,谁是叛国贼?

  天山之中,寒风呼啸。

  牧仁和巴叶站在山巅,两人在寒风之中都如一座雕像一般,寒风吹拂到两人的身周立刻就变得缓和了下来,甚至周围还有一丝丝热气散出来。

  两人的内家气息极为强大,显然纯阳气血已经颇具火候!

  王程身形如真龙遨游,在空中穿梭,几个呼吸之间就来到了两人跟前,站定之后,对着牧仁抱拳道:“晚辈王程,见过牧仁前辈。”

  牧仁的身形也依旧挺拔,盯着王程,淡淡地说道:“王程,你这次做的非常好。”

  站在牧仁身边的巴叶也是神色严肃地看着王程,眼底深处时不时溢出一丝敬佩。

  王程微微一笑,道:“前辈你带着巴叶不远万里来这里等我,不是单纯为了夸我吧?”

  牧仁摇摇头,肯定地说道:“那当然不是。”

  下一刻!

  牧仁的身形猛然间消失在原地,突然出现在了王程的面前,手掌扇下来,仿佛北极熊一巴掌拍下来一样,带着一股呼啸之声,拍向王程的脑袋!

  王程却是双脚纹丝不动,手掌也是眨眼间抬起,一道道龙形气息环绕在手臂上,凝聚出一股龙形罡气,手掌变化成龙爪,抓向牧仁的手腕!

  啪!

  一声脆响。

  王程的龙爪抓住了牧仁的手腕,两人罡气纵横,爆出一道道轰鸣。

  砰!

  接着,牧仁后退了一步。

  王程双脚依旧纹丝不动,神色平静。

  两人一招都没有结束,高下立判!

  当初,牧仁师兄弟三人加起来也不是绝世境界的明烨的高手,此刻牧仁一个人更加不可能是王程的对手。

  现在王程自信即便面对巅峰时期的明烨,也不会落下风,甚至有把握击败对方!

  短短半年多的时间,就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牧仁后退回到自己刚才的位置,和徒弟巴叶站在一起,神色惊异地看着王程,严肃无比地说道:“果然见面更胜闻名,你的实力深不可测。”

  王程微微抱拳道:“前辈过奖了!”

  他还没说自己心脉有伤,刚才只是随手一招,并没有出全力。

  牧仁心中也清楚王程必然没有出全力,当下摇摇头,道:“我老了,不是你的对手也理所当然。王程,我这次和巴叶来,不是为了阻拦你和你交手的,我们又自知之明,知道此刻整个大雪山也没有人是你的对手。”

  停顿了一下,他看了看徒弟巴叶,看巴叶一直都显得很平静,才放心地说道:“我们找你的目的,是想和你合作。”

  王程眉毛跳动了一下,问道:“合作?合作什么?”

  牧仁神色变得更加严肃,反问道:“王程,你可知道整个亚洲的地下世界都很忌惮的实力是哪里?”

  王程神色一动,想到了一个地方,随后回答道:“西伯利亚!”

  牧仁点点头,道:“不错,就是西伯利亚训练营。这是整个亚洲,最大最残酷的训练营,同时也是世界四大训练营之一,以前里面有明烨和斯诺夫两大高手,再加上俄罗斯政府的支持,没有人可以动他们!”

  王程迎着寒风,看向北方,心中已经理清楚了牧仁的来意,顺着他的话说道:“现在明烨和斯诺夫都死了,所以你想乘机就把整个西伯利亚训练营都清除掉?你们大雪山现在的实力的确不够。”

  如果是在巴图叛变之前的大雪山,三大高手再加上下面的二代高手,绝对能以一己之力将没有斯诺夫和明烨的西伯利亚训练营赶尽杀绝。

  可是现在的大雪山再次遭到进一步的削弱,三大高手也就只有牧仁还能拿得出手。

  巴叶虽然天资高绝,可也还在积累阶段,没有像王程一样如此妖孽,现在已经独当一面!

  所以,牧仁来找王程。

  “我想和你合作,一起清除西伯利亚训练营,不只是对我们大雪山有好处,对你们中国有更多好处。除掉西伯利亚训练营,整个亚洲的地下世界就几乎都在你们中国特勤部门的控制之下,到时候你掌控特勤部门,就等于掌控了整个亚洲区域的一草一木!”

  牧仁极力地说服王程。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微笑,摇摇头,说道:“牧仁前辈,巴叶,说实话,我也很想和你们合作。如果我是掌管特勤部门的领导人,我做梦都想清楚西伯利亚训练营,可是我还不是。这一次我回京城,到底以后会做什么都还不知道。”

  “所以,合作的事情就先不谈了!”

  说完,王程转身就打算走了。

  巴叶盯着王程的背影,突然开口说道:“王程,西伯利亚训练营有秦皇武藏的地图,你上次在大雪山拿到了一张地图,我想你应该对这个会感兴趣。”

  果然。

  王程的身形停顿了下来,回头看着巴叶,皱眉问道:“他们为什么会有秦皇武藏的地图?”

  巴叶肯定地说道:“因为明烨当年就在收集这个,他打我们大雪山的注意,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得到这张地图,可惜当时已经被你得到了。”

  王程迟疑起来。

  如果是以前,王程绝对不会为这个听起来极其虚幻的武学密藏地图去拼命,因为他已经身兼三大派系的传承武学。

  可是,前两天他才见识了伊贺长生的长生秘法,对秦皇武学有了更多的好奇。

  所以,他对巴叶的话就很感兴趣了。

  “好,我记住了,你们先回大雪山吧,等我到了京城,结束此行,再和你们联系!”

  王程没有当场答应下来,留下一句话之后,就跳下山巅,化作一条真龙,真龙气息涌动之间,眨眼间就顺着寒风飞出了百米之外!

  巴叶浑身紧绷着看着王程的身形消失在风中,心中有一丝无力感。

  她自从上次得到红雪桩法之后,在汗血宝马的配合之下,实力也是突飞猛进,已经在师傅牧仁之上,隐约之间已经在触摸绝世境界了。

  本以为她再见到王程的时候,可以有一战之力了。

  没想到,她还在山上的时候,就听到了王程突破绝世境界,搅动世界风云,和佣兵之王闫武生交手。

  以一己之力对抗美国整个国家机器,一路从非洲杀回了东方华夏大地!

  这种壮举,是几千年来谁都不曾做到过的。

  牧仁也神色复杂地看着王程所化的真龙气息,淡淡地说道:“当初我就说过,此子是你一生的阴影。切忌不要和他为敌,我大雪山能不能延续下去,都在他一念之间。如果这次能和他合作一起除掉西伯利亚训练营,不只是我们大雪山能消除家门口的一个隐患,同时也加深了和武圣山的关系,让王程将来不至于对我们下手!”

  巴叶轻轻点头,两个大辫子在风中摇晃。

  她知道师傅是害怕王程会继承武圣山和大雪山数百年的仇恨,到时候杀伤大雪山的话,只怕谁都不能阻挡。

  整个大雪山会被王程一人消灭!

  “师傅您放心,我会守护大雪山的!”

  巴叶紧咬着着牙,沉声说道。

  牧仁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看了巴叶一眼,转身也跳下了山崖,朝着北方而去。

  巴叶也紧紧跟着师傅的步伐。

  王程回到队伍之中,看到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休息的营地,当即也就没有再说继续走的话,坐在一块石头上思考了起来。

  牧仁的提议让他的确很心动,不只是为了那张秦皇武藏的地图,就如牧仁时所说,除掉西伯利亚训练营的话,在亚洲区域内,地下世界就是中国这边的势力来统治了,谁都不敢轻易反抗!

  可是。

  王程也有自己的打算。

  他不会去做冲锋陷阵的小兵,帮别人打天下。

  他要做的是给自己打天下。

  深呼吸一口气息,他放自己放松下来,回到京城之后,他打算真正的开始为自己,为武圣山争取一些东西了。

  “吃点东西吧!”

  一声轻声的呼唤,让王程回过神来。

  杨青语将一根烤羊腿递到了王程的面前,神色之中满是关切和担心。

  王程松开了严肃地面容,露出一丝微笑,拿过烤羊腿就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说道:“你们也吃吧,今天是最后一次休息,下次休息就要回京城之后再说!”

  林奇,张文强等人都是齐声答应下来,没有一个人反对王程的提议。

  从这里走到京城四五千公里的路,以他们的度,不眠不休也要走七八天。

  但是,这就是一种修行!

  即便是杨青语和王媛媛几人,谁都没有反对王程的话,都是默默的认可王程的安排,心中打算接下来要努力坚持,不要掉队!

  而同一时间。

  王程等人回国的消息,在国际上也传播开了,毕竟在边境线上那么大的动静,是不可能隐瞒得住的。

  世界各国的媒体和网络上都充斥着各种关于王程一行人的消息!

  可是,仅仅持续了不到两天,就开始销声匿迹了,不只是美国和欧洲各国,就连中国境内的各大媒体都开始调转了方向,不再报道此事。

  因为,巅峰武者毕竟是常人无法理解的级高手,美国想要遮丑,欧洲想要帮美国,而中国则是单纯地为了消除一些负面影响,将事态展控制在自己能掌控的范围内!

  时间一晃而过。

  七天的时间在大部分人的眼中几乎好像不存在一样,就是一个工作周期而已。

  可是,对有些人来说,却是缓慢而带着期待的。

  这七天,王程带着二十几个士兵和几个自己武圣山的门人从最西部靠着双脚穿过了中华大地,来到了京城脚下。

  林奇,张文强,朱新勇等所有的士兵看到周围熟悉的地形就开始变得激动了,他们这才真正地有了回家的感觉,毕竟在之前他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京城地区进行训练的,现在他们终于回来了。

  只可惜,大部分人没有回来!

  想到此,很多人都深色安然,甚至几个感性的士兵还流泪了。

  王程也深深的输出了一口气息,感受着双脚之下的大地气息,心中豪气滋生。

  这一路,他走回来了!

  而且,是带着兄弟们一起走回来的。

  美国人,被他击败了一次!

  嗡嗡嗡……

  突然。

  周围传来一声声动机轰鸣的声音,一辆辆全副武装的车子开了过来,在黄昏之中开着刺眼的大灯,迅地将王程等一行人包围了起来。

  “都举起手来,蹲在地上!”

  汽车上,从喇叭当中传出大声的命令。

  十几个机枪口对准了当中的王程等人!

  林奇和张文强等士兵们都有些愣住了,他们显然是没有想到这种情况。他们之前虽然但有过回国之后的情况,可是在边境线上遇到王将军和林将军等人的优待,让他们都放松了,以为国内完全不追究他们做的事情了。

  可是,现在这又是什么?

  林奇和张文强等所有士兵们都瞬间警惕起来,一个个都浑身气血凝聚,随时都要战斗,几个狙击手更是毫不畏惧地举起了枪械,枪口对准了出生硬的那辆车上。

  没有人听从对方的命令去举手蹲地,他们宁愿死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所有人都举起双手,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快点,这是命令,不然我就下令开枪了!”

  中间那辆吉普车上,站着一个中年大汉,拿着扩音器,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道,喊的脸红脖子粗的。

  十几个枪口也严正以待地对准了王程等人!

  王程将杨青语和王媛媛,以及几个徒弟都保护在自己身后,眼神冰冷地看着那一个个开着灯光的武装吉普车,甚至还有一辆装甲车,声音冷漠地问道:“你又是谁?谁给你们的命令来这里抓人?”

  中间吉普车上的中年人厉声喝道:“我们是稽查处的,你们每一个人都犯了大错,接下来将会由我们来查处,你们最好配合我们查清楚,然后根据规矩定罪,不然我现在就下命令开枪杀了你们这群叛国贼!”

  瞬间!

  王程和二十几个士兵都是浑身一震。

  听到叛国贼三个字的时候,他们每一个人的心中都直接被点燃了怒火,一双双眼睛仿佛要吃人一般。

  谁是叛国贼?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