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七十八章 龙象拳法的来历

第三百七十八章 龙象拳法的来历

  (三更送上,求票,求支持,明天继续三更,求大家多都投票,谢过……)

  青水庄园位于省城的河边一座半山腰上,这里现在属于政府特意保护区域。【】lala如您已阅读到此章節,請移步到筆趣閣()閱讀最新章節,也可在百度直接搜索“笔.趣.閣”或者“”,敬請記住我們新的網址筆-趣-閣[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不少开发商想拿这里的地盘,来建设高档别墅区,可都没能批下来,不管那些所谓开发商们动用什么关系,都拿不下来。因为是上面有文件特别指示的,在新文件下来之前,谁都不敢去违背。

  而在这一片小山当中,却是有几座二十年前,和五十年前给几位领导建造的疗养庄园,此时算是政府管制的文化遗址区域了。

  莫白松和宋元明想办法弄到了一座庄园的短时间使用权,专门在这里招待王程,给王程开庆功宴,以显示自己的隆重和尊重。

  而且,他们并没有邀请家族长辈,就是几个年轻人,也显得轻松自在。

  张绍云将车子开到庄园门口,两个保安急忙上前来将门打开,莫白松和宋元明亲自出来迎接。

  车停下的时候,莫白松再次亲自上前去给王程打开车门,看到王程,杨青语,刘诗成三人一个都不少的时候,哈哈笑道:“哈哈哈,王程,恭喜你得到冠军,恭喜青语拿到亚军,恭喜诗成拿到季军,以你们的实力,都是实至名归,恭喜恭喜……王程,今天我总算是见识到了你拳头的实力;你不知道,当时我都被吓傻了,那个左木还有勇气挑战你,我也是佩服他……”

  宋元明也笑着附和道:“那家伙自己找死,活该。”

  王程下了车,随意看了看,笑道:“分区冠军而已,没有什么意义,白松你恭喜的早了。不过,你这里风景的确不错;可以的话,把你父亲接到这里来修养,应该会加快病情恢复。”

  杨青语淡然一笑。也是轻声道:“我就是陪太子读书,你恭喜我什么?”

  刘诗成听了杨青语的话,也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笑了笑没说话。

  莫白松对杨青语讪讪一笑。然后拍了自己嘴巴一下,才对王程笑道:“对对对,我这臭嘴,这几天老是说错话,肯定要等你拿到全国冠军的时候才恭喜。我收回刚才的恭喜,呵呵。这里呀,的确是好地方,我也给我爸说了,他在医院观察两天应该就会过来。王程,说真的,这次我们全家都很感谢你,没有你出手的话,我爸估计很难醒过来了。”

  说道后面,莫白松又是严肃下来。又是开口道谢。

  对此,王程无奈地摆摆手,摇头道:“好了,再说这些,那我就走了。”

  “嗯,不说了,不说了,白松,都是大男人矫情什么,王程是什么人你还不懂?走。进去,咱们进去吃饭。大厨都把上好的食材准备好了,就等你们一到,他们马上就下锅。保证都是新鲜热腾腾的……”

  宋元明上来笑呵呵地说道。

  莫白松再次讪讪一笑,不再多说,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然后在前面带路。

  王程和杨青语并肩跟在莫白松后面,刘诗成和张绍云落后王程两人一步。宋元明则是走早最后,招呼保安将车子开到车库去。

  这庄园不小。穿过两条走廊,才来到庄园中间的客厅。

  王程看到客厅的这些摆设基本上都是价值十万以上的古董,整个客厅内的这套家具,市价至少在五百万以上,不得不感叹几十年前的领导人规格果然又不一样。

  “你们随意坐,就像自己家一样,和我都别客气。我去后堂看看,厨师是我从省委大院食堂借来的,哈哈哈,绝对保证高水准……你们等着大吃一顿就好……”

  莫白松招呼王程坐下来,又让人上茶,才去了后堂。

  王程微微点头,然后坐了下来,刚端起茶杯的时候,心中突然莫名的一紧。他不由地左右看了看,可是什么都没发现,在场都是自己人。

  而杨青语似乎也心中有所感应,眼神有些担忧地看向王程,两人对视一眼,都轻微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刘诗成和张绍云两人什么都没感觉到,笑呵呵地坐下来和宋元明先聊着什么。其实这三个家伙才是真正的年轻人,兴趣爱好都差不多,有共同话题,凑到一块能说到一起去。

  王程和杨青语两人在场反倒是有些像是长辈一样被年轻人孤立了起来。

  咚……

  咚…………

  放下茶杯,王程突然站了起来,双脚五指紧紧地爪着地面,眼神看向客厅大门处。他的双脚从地面清晰地感应到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这种脚步频率和那种触发的力道感觉,和王程昨天从龙象拳法当中领悟到的神像步伐有些相似,沉重,凝实,浑厚……

  最重要的是,对方的脚步能让王程清晰的感应到。

  杨青语也急忙站了起来,站在王程身边,顺着王程的目光看向门外,神色担忧。

  王程眼神凝实,低声对杨青语说道:“有高手,等下小心点。”

  杨青语轻轻地点头,伸手抓着王程的手,坚定地道:“我知道,你不要顾忌我,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

  王程笑了笑,捏了捏杨青语的手,心中一片平静。

  他自懂事以来,除了样子都有些模糊的母亲之外,印象深刻的女子只有三人,妹妹王媛媛,同学张璇,以及这位如知己一般的杨青语。

  妹妹让他心暖,感觉到自己还有家,还有亲人;同学让他心安,感觉到自己还是一个普通人,还有一丝砰然心动;而知己,就是让他心静,并且完全信任。

  杨青语站在他身边,他就会心静,并且知道关键时刻可以信任她。

  感觉到了气氛的异样,刘诗成和张绍云,宋元明三人也都停止了说话,一起看向站着看向门口的王程和杨青语两人。他们也顺着两人的目光看过去,却是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客厅外,阳光下的院子里郁郁葱葱的,一片清爽。

  “王程。青语,你们怎么了?发现了什么?”

  刘诗成终究是化劲中期境界的顶尖年轻高手,知道了异样,急忙问道。

  宋元明轻松地道:“王程。这里是管制区域,外面就有保安的,庄园里还有我专门找来的保安。一般人别说进来,都根本不能靠近这里。”

  王程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双脚上,感应到了脚步的靠近。没有理会宋元明的话,双眼凝视着外面的院子路口,淡淡地道:“来了。”

  杨青语瞬间调整了内家呼吸,体内气血运转,几乎就要达到一个大周天,双眼平静如水,凝视着门口;刘诗成和宋元明,张绍云也都是一惊,知道王程不会故弄玄虚耍他们,都急忙起身看了过去。

  下一刻。门口进来了四个人,两个黄色皮肤的亚洲人,其中一个是身材魁梧的中年光头,一个是身材消瘦的中年男子;另外两个则是一个金色头发和栗色头发的外国中年男子。

  四人一起走了进来,呼吸都很悠长深沉。

  而那光头中年男子呼吸尤其凝重,走在前面一步,其他三人落后他半步。也是这个光头中年男子的脚步,每一步都沉重凝实至极,呼吸和步伐融合为一,正是王程清晰感应到的那种步伐。

  刘诗成和张绍云两人都急忙来到王程和杨青语身边。神色严肃,警惕地看着这突然闯入的四个陌生人呢。

  而宋元明更是一惊,因为他知道这四人明显不是他找来的保安。

  竟然有人敢入侵这里?

  宋元明心中慌乱的同时,还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烫。急忙拿出电话就拨打了报警电话,沉声道:“这些人找死,我们的地方都敢随便闯入,我给江队长打电话,让他来帮忙。”

  王程轻轻点头,没有说话。认同了宋元明找江浩的方式。

  光头中年男子几步来到客厅门口,浑身气势如山,双眼之中闪过一丝琥珀之色,对打电话报警的宋元明等人都视而不见,只是凝视着王程,开口说的是标准的普通话:“你可是感觉到了我的脚步?”

  王程再次点头,和这光头的视线对视,开口道:“不错,你步伐很奇特,你是谁?”

  “我叫哈顿,十年前法号赖惇,你的神象步伐怎么来的?是不是明德传给你了拳法?”

  光头男子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就开门见山地直接问道。

  王程的目光在光头哈顿身后的三人扫视了一下,心思转动,道:“我的拳法自然是我学来的,至于是跟谁学的,我不需要告诉你,说你来这里的目的吧。”

  哈顿眉头皱起,冷哼一声,道:“哦?还隐瞒?此事你是瞒不住的,你学的拳法是我师门的。而我师门当年遭逢大祸,如今只剩下了我师兄弟五人和师叔明德。我们师兄弟五人都在国外,而且一直在一起,你不可能从我们手上学到拳法。所以你只可能是从明德那里学到了我师门拳法。只是不知道你学的是神象拳法,还是龙象拳法;不过我想你应该学的是神象拳法,要从龙象拳法当中领悟神象步伐可不简单。”

  “你告诉我明德的下落,此事我就不追究,默许你掌握我师门拳法。而且我马上就走,也不会对你出手,但是我师门拳法你不能传给其他任何人。不然,你泄露我师门武学的话,我们师兄弟五人拼尽性命,也要杀了你满门!”

  哈顿讲述了自己来的目的。

  王程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来历,竟然是和明德大师同门。

  他心中想起明德大师,当初学习龙象拳法的时候,就对其师门很是好奇,没想到竟然已经遭到灭门大祸。至于明德大师的下落,他肯定是不可能知道的,就算是他师傅长鹤道士都不一定知道。

  “嘿,哈顿,这和我们约定的不一样,我们要杀了他!”

  这时,站在哈顿后面,一直沉默的金发男子急忙开口说道,语气很是不满,双拳紧握在一起。

  哈顿转头看了金发男子一眼,平静地道:“艾瑞克,那是你要杀了他。我只要我想要的,如果他不给我,我才会杀了他。”

  “你!”

  金发男子艾瑞克顿时怒视着哈顿,差点要出拳,可是却还是忍住了,沉声道:“哈顿,你知道耍我的下场吗?”

  “那是回去之后,可是你现在没有在你们的驻地。艾瑞克,你现在最好配合我一下,不然你不仅完不成任务,可能也回不去了。”

  哈顿冷声说道。

  艾瑞克气息急促,显然心中情绪很是激动。可最后他还是没有动手,拉着他身边的栗发男子站在一边,和哈顿两人泾渭分明。

  王程收起心中思绪,对期待地哈顿淡淡地道:“抱歉了,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你说的明德在哪里。”

  明德大师传给他功法的事情,不论背后有什么,王程都会遵守自己的承诺,不会说出去丝毫,更不会轻易传给其他人。

  嘟!

  宋元明的电话这时候打通了。

  可是,他正要讲话的时候,哈顿突然伸出一只手,高举过头顶,中指和食指并在一起晃了晃。

  王程几人开始都疑惑了一下,随后王程瞬间神色一变,身体一转,想靠近宋元明,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下一刻,砰的一声脆响瞬间响起,在每个人耳边好像炸雷一般。

  然后宋元明整个人直接朝后飞了出去,拿着电话的胳膊被大口径狙击枪子弹击中,鲜血飞射,手机跌在地上摔的粉碎。

  子弹穿透了宋元明的胳膊肌肉,然后击中了其身后的木头柱子上,深深的陷入其中。

  哈顿四人对此都神色如常,显然都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可是王程几人都是神色大变,纷纷后退,离开了原地位置,不让自己暴漏在门口。张绍云急忙跑过去将倒在地上的宋元明扶了起来,宋元明被吓的双眼瞪的大大的,喘着粗气,捂着鲜血直流的胳膊,说不出话来。

  哈顿冷冷地扫过受伤的宋元明一眼,然后看向神色冷峻的王程,道:“我拿不到我想要的,那么这座庄园内的所有人都要死。”(未完待续。)xh1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