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可有作弊?

第三百七十四章 可有作弊?

  (月底了……求票,求支持……预订十二点之后的票票呀……)

  在场诸多人期待的比武大会,开场却是如此和谐的场面。【】

  看台上许多人都皱起了眉头,虽然在阳光下,一切都必须呈现出和谐。可是,在武者之间,真正的和谐是从不存在的,只有强大的拳头和更加强大的拳头。

  杨青语和刘诗成的第一场比武就这么干脆快速的结束了,怎么上去的,就怎么下来了,两人拳头都没有握一下。

  而下一场,就是王程和彭东的比武了。

  中年裁判目送杨青语和刘诗成下去,神色凝重地看向王程,有些担忧,沉声宣布道:“第二场,王程对彭东。”

  看台上的许多人听到王程的名字,都立即坐直了身体。武圣山的名头,几乎所有到场的武者都是知道的,即便是有几个如雷豹雷虎这样之前不清楚武圣山的人,此时也已经知道了大概,每个人都不敢小视。

  在看台人群的边缘,有一个身穿西服的魁梧光头中年人淡淡地说道:“武圣山王程,我倒要看看,长鹤道士隐居这么多年,调教了一个什么样的徒¥弟出来。”

  “师兄,我听说长鹤道士是几个月前才收下这个徒弟的,但是我还听说这个少年悟性天资都是百年难得一见,练武几个月,实力已经不弱了。”

  旁边一个身材消瘦的中年人低声说道。

  “我也是听过不少消息,所以这次来看看,如果能得到明德的消息。就最好了。”

  光头中年人低声喃喃地说道:“当年明德出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传出过他在武圣山出现的消息。长鹤肯定知道明德的下落,可惜没人能逼迫长鹤说出来。”

  “师兄,不要冲动,这次我们就来当一个观众看看就好;能得到消息就最好,如果没有消息,就当来旅游一次。现在大陆的武术界就是一个火药桶,长鹤,牛大海。天枢,董承寿,还有武当少林的那些老家伙都老的不行了,他们都迫不及待的在找一个出手的机会,来发挥最后巅峰时期的影响力,现在谁都不敢轻易招惹大陆高手,我们也千万不要给他们机会……只要我们再等五年,他们就会彻底老朽……那时候才是我们的最佳机会……”

  两人坐的位置比较边缘,两边都没人,所以消瘦男子说的比较多。似乎很害怕这光头会冲动:“明德师叔这么多年没出现,说不定已经不在大陆了。有可能去印度了。”

  “印度的确最有可能,他当年就想追寻师门根源。可惜,我们不可能去印度找他……”

  光头男子点点头,然后不再说话,视线集中在了擂台上那个少年身上,想看看这个少年会不会让自己惊奇一下。

  可惜……

  在场和光头男子两人差不多心思的人注定要失望了,因为王程和彭东两人刚刚站在擂台上,彭东就紧张无比的急忙抱拳认输了:“我认输……我承认不是王程的对手……”

  王程这两天对彭东和孔顺华都有一丝的传功之恩,再加上实力相差太大,所以这两人面对王程根本没有出拳的**。

  王程微笑了一下,也是平静的抱拳道:“彭东,承让了。”

  彭东刚放松下来,又急忙恭敬地还礼,不敢丝毫怠慢:“不敢当,不敢当。”

  中年裁判眉头深深地皱起,狠狠地瞪着王程,沉声道:“你们确定不动手了?”

  彭东也是坚定地点头道:“确定。”

  “哼!”

  中年裁判使劲地盯着王程,道:“我是湘南省分区比武场地的裁判,如果我发现有人私下里用场外的手段来影响对手获得胜利,我一定会严惩。不管他出身什么门派,师傅是谁,我都会如实上报,依法严惩。”

  王程也收敛了笑容,平静地与裁判对视,肯定地道:“嗯,无规矩不成方圆,我也希望你能做到这样公平公正。”

  “你知道就好,我宣布第二场比武结束,王程胜利。”

  中年裁判沉声说道,然后还是宣布了王程获胜。

  王程和彭东一起对裁判抱拳行礼,才走了下去。

  观众席上几乎所有人都严肃下来,几个市委省委的领导更是明显的露出了不耐烦和不满的神色。

  这么隆重的比武大会,头两场就认输不打了?

  不是个好兆头,幸好没有让电视台直播,不然岂不是丢人了?观众看到了肯定以为是玩儿游戏过家家呢!

  可是,董祥林和那十几个国外观摩团,以及沈元等人都显得很平静,对这个结果显然没有丝毫的意外。

  第二场结束,就开始了第二轮的三人循环赛!

  王程对杨青语,杨青语对孔顺华,王程对孔顺华!

  中年裁判看着赛制表上的名字顺序,神色有些担忧。他害怕还会出现认输的情况……那他就要真的申请上面的人介入调查了。

  在大多数人的意识当中,即便是再团结的地方武术界,也不会出现团结一心的一起认输来推送某个人拿到冠军。

  只可能是那个拿到冠军的人在背后操作了!

  自古就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练武之人,都想要名扬天下拿第一。

  这也是比武大会官方绝对不允许看到的情况,这是一次面向国际的比赛,展示中华武术文化的窗口,明面上绝对要公正、公平、公开!

  而当第二轮的循环赛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无语了。

  第一场,杨青语认输,第二场孔顺华认输,第三场孔顺华再次认输……

  循环赛结束,王程拿到冠军!

  三场比赛。没有出一拳。每个人都没有和对手接触一下。只是上擂台,下擂台,上擂台,下擂台,然后王程就拿到了两场比赛的胜利,获得了比武大会湘南省分区的冠军。

  看台上一片安静。

  中年裁判的脸上几乎阴沉地能滴出水来。循环赛最后一场结束的时候,他没有动作,就这么直盯盯地看着站在擂台下的王程。咬牙切齿地道:“根据赛制规矩,冠军获得者是王程,上台来拿奖牌。”

  观众席上已经出现了低声的议论声,几乎所有人都是满脸的失望和愤怒。

  “湘南省这是在作弊吧?这样就能拿冠军?我徒弟上去也行。”

  “我看也像与偶猫腻,那个武圣山的王程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其他人都认输送他得冠军!”

  “虽然他是武圣山出身,但是看年纪就十七八岁的样子。真打的话,他绝对拿不到冠军,,我知道孔顺华和彭东的实力都不弱。可能是长鹤在背后出力了。”

  “长鹤也是糊涂,光明磊落了一辈子。可惜到头来晚节不保。为了师门和徒弟,他也是豁出去了!”

  几乎大多数人都觉得这场比武有猫腻,也有人发表了不同的看法。

  “我看也没这么简单,江州杨氏太极和刘氏炮拳也都出身名门。杨祐德和刘武中都是绝顶高手,绝对不会任由长鹤摆布,现在武圣山已经不是一百年前的武圣山了。”

  “分区冠军有什么用,有本事上总决赛也让别人认输,到了总决赛,这些伎俩就没用了。”

  台上诸多观众议论的时候,王程听到了,却没在意。他跨步上了擂台从中年裁判手中拿到一个铜质奖牌,奖牌上面刻着一只紧握着拳头,拳头边缘是年月日和政府主办的标签字样。

  “没想到长鹤道长会用这种方式帮你。”

  中年人将奖牌递给王程,没有第一时间松开,捏着一半,对王程低沉地说道:“这种方法没用的。”

  王程眉毛跳动了一下,眼神平静地看着对方,道:“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们为什么会对你认输?”

  中年人沉声问道。

  “因为他们知道不是我的对手。”

  王程简单明白地回答。

  “哼,可笑,你这么自信,那我就要看看你有几分实力。”

  中年人明显不信,当即就是冷哼一声,然后双脚瞬间一凝,已经发力,握着半块奖牌的手突然前推,方寸间猛然发力拳头冲向王程的胸口!

  王程眼中精光一闪,在对方刚刚发力的瞬间,他手掌猛然张开握住了对方的拳头,其仓促之间凝聚的一股崩劲瞬间消失于无形,没有掀起丝毫的波澜。

  王程站在那里,整个人不动如山,没有丝毫的异样,就这么平静地握着对方的拳头,淡淡地道:“你内家修为不足,小周天还不够圆满,崩劲也不够凝聚。看来你形意拳传承不够完整,其他的劲道拳法都不够熟练,劲道没办法融合。我建议你停留在化劲境界不要急于突破,多练练内家方面的功夫和形意拳其他的拳法,不然你以后的练武之路很有限。”

  中年裁判瞬间浑身巨震,双眼瞪的大大的,脚下扭动,急忙再次发力,可也无法将拳头从王程手中抽出来。随后他神色震惊地看着王程,因为王程说的一点都不差,甚至比他尊敬的一位前辈说的更为详细深刻。

  “你,你,你……”

  中年人心中已经乱了,一连说了三个你字,却是无法说出一句话来。

  而王程已经自顾自的松开了对方的拳头,然后拿出其拳头当中的奖牌,很平静自然的转身走了下去,似乎两人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呼……

  中年裁判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将心中震惊混乱的情绪压制了下去,然后肯定地大喊道:“江州武圣山王程,获得了第一届全国武术大会湘南省分赛区的冠军……”

  看着王程走下擂台的背影,他的眼神还是无法收回,心中依旧在仔细回味王程说的话,他之前心中对拳法的迷茫,似乎一瞬间清晰明了起来。

  杨青语和刘诗成几位选手都微笑着给王程鼓掌,看台上却依旧是一片安静,只有董祥林和沈元等二十来个人在鼓掌,掌声显得很突兀和诡异。

  啪啪啪啪……

  稀稀拉拉的掌声在空旷的体育馆内很刺耳。

  一位身穿青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很是激动,满脸怒气地站了起来,对着擂台喊道:“什么狗屁冠军?孙红强,你怎么当的裁判,这种明显作弊的冠军,你也敢宣布?你是不是也被收买了?我不服,我们都不服,大家说是不是?”

  他周围的许多观众大多数也是一副愤怒的样子,却都是点头,没有出声,少数几个是悠闲地看好戏的轻松模样。

  中年裁判孙红强此时才从王程身上收回了目光,面色再次严肃地看向观众席,扫过一个个愤怒的高手,沉声道:“我是裁判,我认为王程是有实力拿冠军的,对手明知不是对手,所以才会认输。左木,你不服,要么挑战他;要么向上面举报我,或者挑战我也可以,我随时恭候。”

  名叫左木的青色长袍男子双脚发力,腾的从看台上跳了下来,稳稳地落在中间场地。他双眼如电一般地看向王程,伸出手指直直地指着王程,喝道:“那我就要挑战一下了,看看你孙红强承认的冠军能接下我几拳。王程,你是长鹤徒弟,可敢与我一战?我也不欺负你,只要你能接下我三拳,我就承认你是冠军!”

  看台上许多人都低声叫好。

  练武之人,血气方刚,发现有不平之事,大多数都不会忍,所以江湖中会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话。不过来现场的基本上都是练武时间不短的高手,都不是容易冲动的年轻人了,所以没有出现大声喧哗的现场。

  王程眼神平静如水地看着对方,嘴角一扯,微笑道:“那你接不下我的三拳呢?”

  左木一愣。

  低声议论的看台上也一瞬间再次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纷纷看向王程,有疑惑,有惊奇,还有不屑。

  左木可是化劲后期圆满境界的大高手,出身东北武术名门之后,其祖上当年和八卦拳祖师爷董海川一起在王爷府里当过差,在场的人都是听过其名字的。

  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也敢说如此大话?

  还是故意出言侮辱激将对方?

  可是,没有实力,这些小手段又有何用?

  很多人都再次眉头紧皱地看着王程,大多数都很是失望的样子。

  长鹤道士的徒弟,似乎不应该是这样的。

  左木此时双眼更是冒出火来,怒视着王程正要发怒说话的时候。

  孙红强站在擂台上喝道:“好了,要挑战就上擂台来,点到为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