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822章 如刀如我,近乡情怯

第822章 如刀如我,近乡情怯

  安娜和林奇等所有人也都是停下了脚步,目光有一丝呆滞地看着王程和站在他身边的东星月!

  发生了什么?

  伊贺长生的传承人,伊贺道馆的现任馆主竟然背叛了伊贺长生?

  一双双眼睛的视线都落在了东星月的身上。

  伊贺长生的眼光更是如刀锋一般地刺向东星月。

  东星月直面所有的目光,很稳地站在王程的身边,也就这么看着伊贺长生,目光对视之间,她依旧平静如雪。

  “为什么?”

  伊贺长生盯着东星月,身体颤抖着,一丝丝鲜血穿透了胸口的伤口如小喷泉一样的喷射出来,可见其情绪的激动。

  “你为了他,背叛伊贺道馆,背叛大和民族?”

  伊贺长生盯着东星月,愤怒地吼着,整张脸再次变得潮红。

  东星月依旧没有丝毫的动摇之色,只是语气冷冷地说道:“师傅,多谢你的传承之恩。不过,我东星月只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师门和民族,都没有他重要。”

  听到这话,王程的心中略微沉重了一点。

  东星月对他的付出堪称毫无保留,堪称毫无底线。

  呼!

  微微吐出一口气息,王程有些怜悯地看着伊贺长生。

  伊贺长生嘴角溢出一丝冷笑,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癫狂了起来:“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不顾心脉破碎的伤势,体内气息毫无顾忌的大笑,心口一股股鲜血喷射出来,他也丝毫不理会。

  他不甘。

  他不相信!

  他不相信自己会是这样的下场,会被自己人坑了。

  他不相信自己输给了长鹤道士的徒弟。

  自从他在伊贺家族之中得到了神秘传承,得到一部分秦皇长生秘法之后,就一直不曾将长鹤道士放在眼里了,之所以一直没有来武圣山击败长鹤道士报仇,就是想等领悟长生秘法,突破先天神话的时候,再去武圣山以绝对神话境界降临,让长鹤道士和整个中华武术界都感受绝望!

  可是。

  王程横空出世,短时间内突破绝世境界,内家横练大成,罡气护体。

  这让伊贺长生感觉到了危机,他不敢再给王程几年的时间去发展,去修炼。

  所以,他来了。

  然后,他就败了。

  而且,是败的如此彻底。

  正面被王程击败,心脉破碎。

  最终,他精心挑选出来的伊贺道馆继承人,竟然是王程的人?竟然背叛了他?

  一瞬间。

  伊贺长生想到了伊贺名承的死,或许也是和自己一样!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伊贺长生仰头疯狂的笑着,身体颤抖着,七窍之中都溢出鲜血。

  王程急忙伸手拉着东星月一起后退了一步,防备伊贺长生在临死之前会有什么同归于尽的绝招。

  虽然,伊贺长生的心脉破碎,看起来已经是不可能再有爆发的可能了。

  但是,伊贺长生修炼的却是秦皇长生秘法,谁知道有什么秘密?

  即便是王程自认为对武学和人体奥秘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可是却也不敢说先秦时代的武学就是如此。

  上古武学,神秘无比,也强大无比!

  不过。

  伊贺长生终究是没有在临死之际爆发出什么,只是狂笑着,最后将身体内的鲜血流干,整个人的气息在微弱了下去,眼神盯着东星月和王程,一字一顿虚弱地说道:“王程,武圣山终究要被灭,东星月,你欺师灭祖,背叛民族,你也不会有好下场。我死了,你也得不到伊贺道馆的长生秘法!”

  “我宁愿让长生秘法失传,也不会留给你!”

  说完,伊贺长生就逐渐没有了气息,一双眼睛瞪的大大地看着天空,死不瞑目!

  王程摇摇头,淡淡地说道:“长生秘法,伊贺长生,我不相信你得到的就是完整的长生秘法。当年徐福不过是一个方外道士而已,秦始皇不可能让他得到完整的秘法。长生秘法,只可能在秦皇陵墓当中!”

  “你放心,我会让你徒弟比你更强!”

  王程知道,如果伊贺长生听到这番话,估计会更加的死不瞑目!

  东星月却是一直没有说话,此刻等伊贺长生断气了,才走上前去在伊贺长生的面前跪下来,安安静静地磕了一个头,接着站起来再次弯腰鞠躬,低声说道:“师傅,谢谢您的教导……”

  长出一口气息。

  东星月将心中诸多的情绪宣泄出去,再次恢复了之前的心境——刀,和王程!

  她的心中只有这两样存在。

  师门?

  民族?

  她的心中都没有。

  王程对林奇几人挥挥手,淡淡地说道:“挖个坑都埋了!”

  安娜上前看着王程胸口已经结疤的伤口,又看了看站在那里的东星月,关切地问道:“师傅,您的伤没问题吧?”

  王程摇摇头,深呼吸了一口气息,体内炙热气血顺畅无比,虽然心脉依旧刺痛,可是伤势已经在迅速地被修复了。

  五禽秘法大成,对五脏六腑的锤炼堪称神奇,而且脏腑受伤之后的修复能力更是强大。

  上次心脉被修复,这次他的心脉更是在古代神兵之下只是被刺穿而没有被震碎。

  横练功夫方面,他已经是前无古人了,即便是上古强者,估计在身体锤炼方面,最多也就是如此了。

  “我没事,你去帮忙吧,处理完了大家原地休息。”

  王程拍了拍安娜的肩膀,吩咐了一声,就走向东星月。

  东星月看着王程,低声地说道:“明天我就回去!”

  王程拉着东星月的手,直接向着远处走去,东星月一手提着长生刀,一边步伐跟上。

  “你回去要小心点。”

  一边走,王程一边叮嘱道:“伊贺长生死了,伊贺道馆和整个日本武术界肯定会乱一阵子,你注意保护自己。”

  噌!

  东星月将长生刀放回刀鞘,带着一丝傲然地说道:“我的实力虽然不如你,但是在日本也没有几个对手。师傅说过,伊贺道馆的长生秘法和秦皇陵密切相关,我回去想办法破解,到时候给你研究研究!”

  王程的心中也想到了中华四大武学密藏之一的秦皇武藏!

  据说这是中华历史上最强大的武学密藏,其中蕴藏当年秦始皇统一天下,消灭六国,灭杀百家所收集到的诸多武学。

  以及,秦始皇以天下武学精华融合而出的长生秘法,想要追求长生!

  如果真的是这样。

  估计,整个地球所有文明的武学历史当中,也没有任何传承能够与秦皇武藏相比,包括印度佛宗和婆罗门教的传承也会显得单薄而弱小!

  当初,王程还得到过一张秦皇武藏的地图,只是他一直不曾当过一回事。

  这次,见识了伊贺长生的长生秘法,他的心中已经开始留意了,回武圣山之后,或许可以好好的调查一下,寻找其他的秦皇武藏地图。

  王程没有说这些,伸手直接将东星月搂到自己的怀里,声音柔和地说道:“东星月,谢谢你为了我做的这一切!”

  东星月的身体稍微僵硬了一下,随后就靠在了王程的肩膀上,一只手掌依旧紧握着刀柄,呼吸着王程身上的气息,声音也罕见的变得柔和:“我不需要你谢谢我,你在我心中和我的刀一样重要。”

  这个比喻或许不恰当,可是同样身为武者的王程知道这在武者的心中是最大的对比了。

  起码,拳法在王程的心中没有任何人能相比。

  “如果在日本有危险就来武圣山找我。”

  王程也做出了自己的承诺。

  一个女子能为自己付出到这种地步,如果他还不能给一个承诺,就太不是人了。

  可是,东星月很平静,对此没有表示,只是紧握着刀柄。

  王程在她心中的确重要,可是刀在她的心中同样重要。

  为了王程,她可以杀了自己的大师兄,可以背叛自己的师傅。

  可是,为了自己的刀,她也必须要留在日本,必须将伊贺道馆发扬光大,不是为了伊贺长生,而是为了她手中的刀。

  两人都没有在说话,就站在一块石头上轻轻地拥抱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东星月低声说道:“我要走了!”

  王程也轻轻地放开了双手,依旧说出了同样的话:“注意安全,如果在日本有危险就来武圣山找我。”

  东星月嘴角一抿,轻轻地露出一丝笑意,随后笑容就消失,不置可否地转身就走了。

  她的笑容,只给过王程一个人!

  走的很干脆,不到两个呼吸之间,她就消失在山林间。

  王程也看着她消失在视野之中,才转身往回走,翻过一座小山,来到山脚下,看到了已经安营扎寨地安娜和林奇等人!

  这里距离刚才战斗的地方足足相距几公里。

  “教官!”

  “师傅……”

  “教官……”

  “教官……”

  一个个在做饭的士兵们都站起来恭敬无比地给王程打招呼。

  王程看着所有人的目光,眼神扫视着他们,声音严肃无比地说道:“刚才的事情,不能说出去一个字,谁要是透漏出去一个字,就是我王程和武圣山的死敌,我必杀他,并且所有听到的人一起杀!”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凛,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是多么的惊世骇俗。

  王程代表的是中华大地武学的传承正统,而东星月也代表的是日本大和民族武学传承的正统之一。

  两人是水火不相容的。

  “是,教官!”

  所有的士兵们都纷纷立正,举手敬礼,严肃无比地答应下来。

  每一个士兵的眼中都带着坚定无比的神色。

  林奇和张文强,朱新勇又再次叮嘱了一遍。

  “谁要是把今天的事情透露出去一个字,不用教官动手,免得脏了他的手,我们亲手杀了他和所有知道的人,谁背叛教官,就是我们所有人的敌人!”

  林奇大声喊道。

  所有人都齐齐答应:“是!”

  王程轻轻点头,淡淡地说道:“回去就说伊贺长生他们是被我们杀的,东星月关键时刻逃跑了。你们回去之后发布一个针对东星月的通缉令!”

  林奇当即立正,答应道:“是,教官!”

  王程再次扫了所有人一眼,转身去给自己准备的地方休息了。

  安娜急忙将煮好的肉汤和烤肉都给师傅拿过来,她知道师傅经历这场大战,身受重伤,必然需要大吃一顿。

  “师傅!”

  安娜恭敬地将师傅递给王程。

  王程盘坐在那里,即便什么都不做,也如一条神龙盘踞,让人不敢随意直视。

  对安娜点点头,他拿过肉汤就喝下了一大口,体内气血更加的炙热,看着安娜,道:“你对五禽秘法可有新的领悟?”

  安娜眼中满是兴奋,急忙说道:“师傅,是不是神龙?五禽秘法就是龙形拳的基础,是不是?我前几天就隐约有这种感觉,今天看到师傅你突破真龙,才确定了。师傅您真的是天才,什么武学在您手中都没有秘密!”

  王程一边吃东西,一边以五禽秘法和真龙呼吸搬运气血,体内炙热无比的气血在五脏六腑之中凝聚了许多,如盘龙一般,不断地在受伤的心脉之中来回穿梭,修复着伤势。

  他被穿透的心脉,已经可以初步发力了!

  “不错,你能领悟出来,说明你的确是最适合五禽秘法的传人,回去之后你就闭关一段时间专心从五禽之中领悟出真龙。”

  王程点点头,不容置疑地说道。

  安娜也严肃地点头答应。

  已经到了家门口,所以这一晚上大家都休息的特别放松,除了几个放哨的士兵,其他人都深沉地睡了过去,是他们离开中华之地之后,睡的最安慰的一个觉了!

  一大早!

  王程带着大家匆忙吃了点东西,就继续朝着东边出发了。

  还有几百公里就要到家门口了,每一个人的神色都充满了期待和一丝忐忑,那是近乡情怯的感觉。

  离开家园的时间并不长,才一个月左右,可是这一个月左右经历的事情却是比常人一辈子都要多。

  林奇和张文强这两大军方教官心中很担心这次国内对他们的态度。

  毕竟,他们在非洲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足够两国宣战的大事。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