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官场博弈

第三百四十三章 官场博弈

  (求支持,求票票……因为有事,所以今天只能一更了,抱歉,不过还是记下来,加上前天的就欠下两更了,这个月会还上的,某天会大爆发,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唐强民面色依旧平静,拿起电话接通了。←,

  “是江州市唐书记吗?”

  电话里传出清晰而沉稳的声音。

  唐强民当年和**阳有过一段交集,一次去省城学习的时候在一个班,勉强算是同窗。不过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所以他语气很平静地说道:“我是唐强民,你是?”

  “哦,哈哈哈,老唐还在忙吧?我是省城的老张呀,**阳,当初我们一个班的。”

  **阳的声音立即变得亲热起来,呵呵笑着,好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唐强民眼神平静,微笑道:“哦,老张呀,你最近还好吧?老宋调去当了你的上司,你们的工作协调还好吧?”

  **阳心中一紧,不知道唐强民提到宋书记是什么意思,宋书记的确是江州市调过去的,传言两人关系很好,唐强民能坐上江州市一把手,就有宋书记的明确支持。

  难道他用宋书记来敲打自己?

  这坐上比较高的位置之后,人就会变得多疑起来,尤其是和上司或者是同级别的官员说话的时候,几乎每一句话,每一个词汇,每一个名字都会很是小心地斟酌思考,揣摩对方的用意。

  “呵呵,我和老宋的工作配合还好。反正我就是配合宋书记。他指哪儿。我就打哪儿。对了,老唐,你还记得我家那混小子文明吧?”

  **阳转了一个圈,急忙回到正题上。

  唐强民笑道:“哦,还记得,张文明,那小子和我们家乐乐差不多年纪。那年在省城一起吃饭,你还带着。现在都长好大了吧。”

  **阳嗯了一声:“嗯,是呀,孩子都长大了,这小子也不让我省心,到我们省城一个什么武馆去学武,好几年了,经常找人切磋比武。不过还好一直都没闹什么事儿,都是他们同行切磋,点到即止。”

  “哦,那好呀。年轻人是要多运动。”

  唐强民不咸不淡地回应道。

  **阳语气有些迟疑,他不知道唐强民现在知不知道张文明的事情。犹豫了一秒钟,才开口说道:“是呀,我也想多运动是好事,就任由这小子去折腾,可这回这小子去你们江州找一个道观的人切磋,可能是因为误会打坏了东西,现在被你们江州市孙局长亲自带走了。我就想老唐你在这里,问问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唐强民讶异地道:“哦?孙局长亲自带走了?那你们家小子可能闹出的动静不小,你放心,如果是误会,我会给孙局长打个招呼的。”

  **阳顿时沉默下来。

  唐强民这句话可是很讲究的,如果是误会……

  那不是呢?

  而且,在对方的地盘上,是不是误会,都是对方一句话。

  **阳瞬间明白过来,唐强民肯定是已经知道这事儿了,而且已经做出了选择,并且还选择了支持当地的那个道观。

  可是,他还不好说什么强硬的话。

  不说唐强民在级别上不比他低多少,就算是江州市这个地方,也是省内所有人都不敢去随便触碰的禁地。

  还有一个信息就是上三任的省一把手都是从江州一把手的位置上出来的,但就是现在的一把手,都不敢随便插手江州市的事情,除非是上面留意的大案要案才会派个专案组,不然都是任由江州市自己的班子去处理。

  “唐书记,文明的事情……”

  **阳还没放弃,可话刚开口。

  唐强民就平静地道:“张书记,我这边还有几份文件要看,就不和你多说了,有时间去省城一起聚聚。你们家文明的事情,我会给孙局长说的,一切都依法处理,绝对不偏不倚,要是误会的话,一定会给你们家文明一个公道。”

  **阳还想说话:“唐书记……”

  “那就这样,我先挂了。”

  唐强民直接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清晨太阳刚刚从地平线抬头,王程立即睁开眼睛起床了。他体内生物钟非常的准时,在太阳升腾的那一刻,浑身气血似乎都跟着沸腾起来了一般,心中也生气一轮朝阳,精神也跟着瞬间清醒了过来。

  而太阳没升起的时候,他的精神就是深度休眠的。

  这就是他领悟出的道门纯阳心境。

  不过,当王程叫起张绍云一起来到屋子前练拳的时候,还是看到小姑娘王媛媛果然还是比自己起来的早了一会儿,已经开始扎马步了,跃马桩都练了大半了。

  猿啸九式和跃马桩在小姑娘的手中已经几乎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呼吸间桩法的转换几乎随心所欲,呼吸变化和身体已经完美的契合。

  王程站在门口稍微看了一会儿小姑娘的桩法,对小姑娘的进步很开心,嘴角溢出一丝笑意,安静而完整地看了小姑娘将两门基础桩法练了一遍。

  旁边的张绍云则是看的面色微红,知道自己距离小姑娘王媛媛还差了一段距离,在这间别墅内,他就比小丫头王晓琳强一些……

  而这时候杨无忌带着三个队员也出来了,太阳初升并不是很早的时间,大部分的练武之人都会在这个时间点前后起来晨练,所以四人的精神都还算好,马江明的气色也好看了许多,有了一些血气之色。

  “王程,媛媛的学武资质不低,我看不输青语小时候。”

  杨无忌看着道。

  王程点点头,自信地笑道:“青语可能比这丫头还差点。等她再练几天桩法打好底子。我就正式让她开始练拳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王媛媛的资质,王程认为,在这天下间,仅次于自己。所以他心中也抱有了很高的期望,给小姑娘制定好了最完美的学武计划。

  杨无忌有些无语,杨青语已经是他见过的诸多练武的女子之中资质最高的人之一了,他以为女孩子的武学资质极限就是这里了,没想到王程说王媛媛比杨青语的资质还高。

  那岂不是还超过自己?

  杨无忌暂时保持怀疑。表示不相信。

  王程看了杨无忌一眼,知道他不相信,也不多说,当即就开始练拳。他也当场练了两边跃马桩和猿啸九式,给张绍云做了演示,几乎和王媛媛练的没多大的区别了,明显的区别就是内在的气势和底蕴,王媛媛终究是不如王程的心境圆满的。

  谢醒瑜,杨奇,和伤势恢复一些的马江明都站在一边保持沉默。他们决定听从队长杨无忌的安排,这两天当王程的跟班。而且是不说话的跟班。只看,不说,所以,他们就在一边随意地扎着各自所练拳法的基础马步,三双眼睛几乎都没有离开过王程的身形,观察着王程的一举一动。

  杨无忌也抓紧时间和机会上前和王程一起练拳,询问太极内家秘法。

  一下子,似乎在场的人都变成了王程的徒弟一般。还好王程现在也不像以前练那么多拳法,只需要练道门纯阳和道门太极,所以时间不算紧张,和杨无忌并不冲突。

  他将道门纯阳练了几遍,把这两天深刻的感悟彻底消化之后,就开始认真地教杨无忌太极内家秘法,这是一次交易,他答应了就要认真的完成,不会敷衍了事。

  王建海和陈阿姨看到这一幕,两人都无奈地摇摇头,都是面色有些郁闷。他们想要的是安静平稳的生活,家里偶尔来一些客人也好,但是他们希望是认识的街坊邻居来串门,而不是一些不速之客。

  不过,两人还是选择了相信王程,所以并没有多问昨天晚上的事情,依旧和平时一样去给大家做好了早饭。

  两小时之后。

  王程在饭桌上对父亲和陈阿姨说道:“爸,阿姨,你们放心,昨天的事情绝对只此一次,不会有下次。”同时,在心中加了一句,下次谁再到自己家里来找麻烦,他不但要收拾来人,还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找到对方家里去。

  王程不是那些思想迂腐之人,谁对他好,他会记得,也会尽量的给予回报;同理,谁对他不好,他也会记得,至少会用同样的手段还回去。

  王建海黑着脸忍不住开口道:“小程,你在外面做什么,我不管,只要不作奸犯科就可以。从小我就没管过你,现在更没有资格管你。但是,你不要把麻烦带到家里来……”

  陈阿姨急忙按住王建海的胳膊,对王程微笑道:“建海,那么多了。小程,咱们家现在不缺钱,还住着大房子,你呀,最好认真上学就可以了。”

  王程无奈地点点头,道:“爸,阿姨,我知道了,我有分寸,你们放心好了,不会再有下次了。上学的事,我知道,我和学校打过招呼了,期末考试去就可以了,我保证肯定还是第一名。”

  “你自己知道就好。”

  王建海说了一句,就不再说话。因为他觉得自己对儿子似乎没有多少话语权,从小没照顾过几天,生病也都是儿子自己治好的,还靠自己赚了这么多钱,自己这个当老爹的现在都住着儿子的大别墅……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带着老婆女儿搬回老房子去住,和大儿子王程分开。可是老房子的下个月就要拆了。

  “爸,你们放心吧。”

  王程保持着微笑再次说了一句,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精光。

  对王程最是了解的小姑娘王媛媛有些担忧地看了看哥哥王程,她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吃过饭,王程目送王媛媛和王晓琳去学校,然后才带着张绍云。和杨无忌几人朝着市区走去。后天比武大会就要开始了。今天他们这些报名的人要去省城准备。到时候比武开始,首先就是各省城自己地区的选手比武,然后各地区的冠军才有资格去参加全国总决赛,不过第二和第三名有资格去现场当观众。

  这些规则,王程昨天从那个董队长那里拿到的报名资料上已经写的清清楚楚了,今天中午就是去报名集合的时间。

  出了别墅。

  王程的面色就严肃下来,笑意消失的一干二净,一边迈着步伐。一边拿出电话来,打给了王横江。

  “哈哈哈,王程,终于接到你的电话了,是不是想老王我了?”

  王横江的声音很是惊喜,哈哈笑着。

  王程微笑道:“那倒不是,你和方总的玉石还在我那里,我已经有眉目了,下个月你们就过来拿吧。”

  王横江再次哈哈笑道:“哈哈哈,真的?那太好了。这是我今年最期待的事情了,正祥那小子上次又拿走了你的一个作品。你不知道我和老方有多眼红,那白玉老虎比上次的翡翠老虎还要威猛好看,可惜我们是买不起了,东海都有人喊出六亿多的价钱了。”

  “呵呵,那你们可能要有些失望了,我给你们的作品不是老虎。”

  王程笑了笑说道。

  “那没事儿,只要是你做的,就算你给我刻一块石头,我也绝对当传家宝收藏起来。”

  王横江楞了一下,然后立马说道,表示只要是王程的作品,那就无条件的接受。

  王程看了看山下江边的一片高档独栋高层小区,开口道:“那好,下个月你和方总来拿就可以了。对了,你的房子还有吧?我想要一间。”

  走在王程身边的张绍云,杨无忌几人都是神色一震,纷纷眼神看向王程,都严肃下来。

  王程竟然因为昨天的事情要搬家?

  这样的话,那个张文明惹下的麻烦可不小。

  电话里,王横江又楞了一下,他第一次见到王程主动开口要东西的,当即一惊,随后急忙答应下来:“有,有,有,我老王绝对说话算话,上次给你说了,那套我精心给你准备的复式楼一直都给你留着呢。只要你说一声,点个头,我立马就找唐书记把手续给你办好,钥匙送到你手上。”

  “嗯,那麻烦你了王总,等几天我回江州了给你电话,到时候我就住进去。”

  王程点头说道。

  “哎呀,不麻烦,不麻烦,我们什么关系。哈哈哈,房子都是装修好的,我亲自监督的,全部都是高档纯原木建材,没有一点点污染,随时都可以入住,我马上就给你去办手续。”

  王横江激动的不行,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地了。

  能让王程主动开口,王横江几乎不敢相信。他前面几次求着要把这套房子送出去都没成,有几个朋友听说他留着这么一套好房子,都私下联系给出了上千万的价格,他都没松口,就给王程留着呢。

  没想到,这才没多久,王程真的来要了。

  他一下子感觉和王程关系拉进了许多,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也踏实了一些。

  “嗯,多谢王总了,我还有事,先挂了。”

  王程平静地说道。

  王横江也知道王程忙,所以也没多纠缠,当即也说了声再见就亲自出办公室去给王程办房子过户手续去了。

  而王程的电话刚挂掉,又突然响了起来,是孙清打来的。

  “孙局长?”

  王程有些疑惑,脑海里瞬间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

  孙清语气很难堪地道:“王程,刚才来了一队省城的人把张文明接走了,说这件案子省公安厅的人过问了,把案子的所有资料也都全部拿走了。他们是上级,职权上我们拦不住,唐书记都没能阻止。”

  果然。

  王程猜测到了这种可能,也没有责怪什么,当即问道:“他们走了多久?”

  “刚走不到两分钟,他们一走我就给你打电话了。”

  孙清回答道。

  “好,我知道了,这次麻烦孙局长了。我马上也要去省城,我会亲自去讨个公道。”

  王程语气严肃地说道。(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