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四十一章 这是我家

第三百四十一章 这是我家

  (求票,求支持,今天还有一更!)

  “你们是谁?”

  小丫头王晓琳刚刚吃了饭跑下饭桌,看到门口闯进来的几个不速之客,她小脸紧绷,极力地让自己很严肃,可声音依旧是脆生生的,没有丝毫杀伤力。∽↗∽↗,

  王程扫了门口几人一眼,眉头皱起,对王媛媛道:“媛媛,带晓琳去楼上。”

  王媛媛眼神深深地看了哥哥王程一眼,然后拉着王晓琳的小手要走,可是这小丫头有些不乐意了,晃着姐姐王媛媛的手,嘟囔道:“我不走,我要看哥哥打坏蛋。”

  王程微笑道:“晓琳乖,和姐姐上去玩儿去,哥哥明天给你好东西。”

  王晓琳眼睛亮了一下,看了看手上漂亮的白玉手镯,这是前几天哥哥王程才给她的,这才不情不愿地和王媛媛上楼去了。

  门口几个进来的年轻人看到这一幕稍微楞了一下,表情疑惑,剧本上不是这样的呀?你们不是应该很害怕很慌乱的吗?你们不是应该要小心翼翼的问我们是谁,然后我们一报大名,你们就要跪地求饶的吗?

  怎么,你们好像都没看到我们似的?

  几个年轻人看向当中领头的所谓省城小霸王。

  王建海和陈阿姨也都面色很是难看,他们知道王程可能在外面不平凡,也任由王程自己去折腾,很少过问。可是,他们却不想看到有人找麻烦找到家门口来了。中国普通老百姓几千年传统下来的根深蒂固的思想,就是想要稳定的生活,家庭是最重要的。

  王程转头低声对父亲歉意地说道:“爸。你带阿姨先上楼去休息。等下让绍云他们收拾这里。放心,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不会再有人敢来我们家找麻烦。”

  王建海最近积蓄了很多对王程的不满,此时本来就要爆发的,可是还是被旁边的陈阿姨拉着胳膊走了,一腔郁气没发泄出来,表情很难看。

  陈阿姨低声道:“小程。我和你爸都知道你是大人了,不管你在做什么,但是千万不要干坏事儿。”

  王程肯定地点头道:“阿姨放心,我心里有数,作奸犯科的事情咱肯定不去干。”

  “那就好,我和你爸都相信你懂事,那我们先去楼上休息。”

  陈阿姨拉着憋的满脸漆黑的王建海上楼去了。

  然后,王程才看向门口几个还在摆poss的年轻人,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平静地问道:“你们是谁?来找我做什么?”

  张绍云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脚,一副打手的模样。这小子心中还有一些以前的思维。一帮人打架先摆摆姿态,然后搬出各自老爸吓唬一下,最后喊几嗓子,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而王程显然不是这样的,他说完就对杨无忌点点头,眼神示意了一下。

  杨无忌很无奈的点点头,犹豫之后还是答应下来,再一次当了王程的打手。

  一共四个年轻人,poss摆完了,一起走了进来,当先的一个黑色皮衣,还带着墨镜的年轻人对王程喝道:“你就是王程是吧?我是省城龙成武馆的大弟子,我叫张文明。我要报名参加这次的比武大会,但是你们把名额都沾满了,所以我要你退出。反正你去了也是失败,浪费机会,不如把名额让给我,我去了保证能给我们省拿回来一个冠军。”

  带着墨镜的张文明上前一步,将墨镜摘下来,露出一双强势的眼神,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王程道:“我是一个文明人,不想仗着老爸欺负人,所以我亲自上门来说服你。”

  说服两个字上,带着重重地音调。

  王程眼神凝视着对方,心中明白过来,原来是为了比武大会的名额而来的,眼神看向杨无忌。

  杨无忌低声解释道:“这次比武大会,每个省份地区只有五个参赛名额,我们江州就占了三个。”

  王程点点头,看着张文明道:“这个名额我是不会让的,你们莫名其妙的上门来,已经让我们一家人都不高兴了。如果你现在就走,并且向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到我家来找麻烦,我就让你完整地离开这道门。”

  “你说什么?”

  张文明脸色一黑,似乎没听懂似的侧着耳朵对着王程,喝道:“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他身后的一个身材高大壮硕的年轻人也是喊道:“就是,王程,你别以为住了个别墅就了不起了,你是什么身份我们都查的清清楚楚,就是个走狗屎运发财的穷小子而已。现在乖乖地答应张少的要求,主动把名额让出来,我们就不为难你。”

  王程眼神再次冷下来,对张绍云说道:“绍云,打电话给孙局长报警,就说,有人闯进我家里抢劫打人。”

  张绍云楞了一下,心中疑惑,这似乎不是自己师傅的作风呀?怎么还报警了?不是应该打了再说的吗?

  张文明听到王程要报警,面色一急,心中也有些忌惮,害怕传出去影响不好,急忙大声喊道:“小子,你是不是练武之人?还报警?你讲不讲江湖道义?”

  王程不屑和他们说话,也不懂什么江湖道义,只知道祸不及家人的原则,对杨无忌说道:“把他们都打断手脚。”

  杨无忌和谢醒瑜几人都是一愣,神色迟疑地看着王程,眼神带着疑问,真的要打?

  王程肯定的点头道:“打断手脚,然后交给孙局长,出了事我负责。”

  杨无忌放下心思,对谢醒瑜和杨奇一点头,然后走了上去。谢醒瑜和杨奇稍微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反正他们是听指挥。

  张文明哈哈一笑。掩饰了心中的紧张。语气不屑地道:“王程。实话告诉你,你叫警察也没用,我一个电话就能搞定。不过你想让他们来对付我?我在龙成武馆练拳三年,形意拳,八卦拳,八极拳都练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了,你不要以为随便……”

  杨无忌也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一挥手。让杨奇当先就冲了上去,直接就是一招形意拳崩拳,谢醒瑜没有直接动手,站在一边看着。

  张文明双拳挥舞,上来就和杨奇打在一起,看架势的确是有几分实力,他主修的是形意拳,还有太极和八级的影子,乃是暗劲中期的境界。在他这个年纪的同龄人当中,也的确是有资格骄傲。可惜。他选错了对象,在场的人当中。除了张绍云,就没有比他弱的,资质上更是每一个都在他之上。

  砰!

  杨奇是国术暗劲后期境界的实力,专修的形意拳,崩拳颇具火候,下盘极稳,劲道很凝聚,一交手立即就将张文明压制了,将其打的节节后退。

  几招强势的崩拳下来,张文明就有些招架不住了,硬碰硬几招,肩膀被崩劲震的生疼,眼神很是震惊,然后猛然后退,指着杨奇喊道:“停停停,我不和你打。”然后手指指向王程,喊道:“我要和他打,我是来挑战他的。王程你敢不敢,如果输了,你就把比武名额让给我。”

  王程这才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带着张绍云走到客厅中央,看着张文明淡淡地道:“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交手?”

  张文明面色涨红,看了周围杨无忌和谢醒瑜,以及杨奇一眼,此时就算是傻子都知道今天可能是踢到铁板了。他身后的几个小弟都不敢叫嚣了,纷纷聪明的保持了沉默,不想招惹是非。

  可是,张文明心中还有一些侥幸,毕竟能看出王程年纪太小,所以当即硬着脖子喝道:“反正我就是要挑战你,凭什么你抢了我的比武名额?你不敢接受我的挑战,就把名额还给我。”

  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而且是要争夺比武大会的名额,王程也不能不出手,不然传出去镇不住人。想来在湘南省内,有不少武馆或者是武学家族都对江州独占三个名额很是不满,只是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沉默应对,只有这个张文明跳了出来,还主追到了王程家里来。

  想来,张文明所在的龙成武馆也不知道他的这个举动,不然,绝对不会任由这家伙胡闹。毕竟,老一辈知道一些信息的人,谁敢对武圣山随便挑衅?

  王程对张文明淡淡地道:“好,我让你出手,你输了,我就打断你手脚。”

  张文明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不在乎王程后面说了什么,只要答应就可以。王程的话音刚落,他就冲了上来,想要占据先机,一招刚猛的八极拳就冲了上来,暗劲中期境界的劲道堪堪带起一股风声。

  王程随意伸出一只手,用道门太极缠丝手将其拳头黏在手中,然后手臂旋转,就让张文明的这条胳膊无法挣脱,只能随着王程的手臂旋转,即便是奋力也无法抽出,面色变得通红无比。

  “张少加油!”

  “张少你是天下第一高手,加油……”

  几个跟着张文明来看热闹的年轻人急忙在一边喊口号,他们都不想看到张文明。

  可是,他们无法知道张文明此时的难受。一只胳膊被王程黏住,让他无法挣脱,心中惊骇无比,知道这次真的踢到巨大无比的钛合金板了。他急忙再次挥出另一只拳头冲向王程,而王程依旧是一只手挥舞,转着圈,将缠丝手施展的精妙无比,也是一下子就将张文明冲出的拳头黏在当中,用一只手黏住了张文明的两条胳膊。

  杨无忌和谢醒瑜,杨奇,以及因为受伤还坐在那边的马江明都看的震动不已。杨无忌有心理准备,只是有些惊奇王程对缠丝手的造诣。而他的三个队员就有些不能接受了,王程小小年纪,医术就有些吓人了,武术造诣也这么吓人,让他们很受打击,此时他们真的认真地考虑队长杨无忌的话了,或许这两天他们真的可以从王程身上学到不少。

  砰……

  王程手掌一震,停下了缠丝手,然后脚下欺身上前,肩膀猛然撞在了抽身后退的张文明身上,将其撞的直接倒飞了出去,身体又撞在两个年轻人身上,三人一起摔在地上,砸碎了两张椅子,都很是狼狈。

  张文明的两条胳膊都失去了知觉,肩膀关节被震的脱臼了,躺在地上,一双眼神震惊地看着王程,有些不敢置信。

  自己被这个少年一只手就击败了?

  现在,他知道了,为何他向龙成武馆的几位师傅提出要去江州争夺比武名额的时候,几位师傅都不同意,他联系其他几个武馆认识的人的时候,也没人愿意。

  张文明为了这次比武名额还是私自行动了。他经过一番调查之后,在杨青语,刘诗成,和王程三人之间,选择了年纪最小,只有十八岁还在上高中的王程,以为自己捡了一个最软的柿子。

  “你,你真的是王程?武圣山藏鼎观的王程?你,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张文明还是不敢相信,他调查过藏鼎观,就是一个老道观而已,并没有什么出名的高手,远不如杨氏太极和刘氏炮拳厉害。

  王程呼吸平稳,面色如常,仿佛刚才没有打过一样,只是扫了张文明一眼,淡淡地道:“我当然是王程,你等着坐牢吧。”

  孙清局长已经带人在来的路上了,相信最多半小时就能到了。

  现在在江州,王程是孙清最重视的人之一了,仅次于一把手唐强民。

  “你们知道张少的父亲是谁吗?还敢报警抓他?到时候张少一个电话,抓谁还不一定!”

  一个年轻人当即喝道。

  张文明也是面色难看,挣扎着站起来,面色变幻之后,对王程沉声道:“王程,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你让我走,就当我没来过,多个朋友多条路,如何?”

  王程看似缓慢地两步,实则很快地来到了门口那两黑色越野车前,语气平静地道:“不如何,这是你自己的选择,错了,就要付出代价。这里是我家,就算你爹亲自来到我面前,也没有商量的余地。”

  说着,王程一脚踢在越野车的车门上。

  轰的一声巨响。

  巨大的力道在越野车上爆发,整辆车都震颤起来,这辆进口路虎车的四道车门同时被震开,所有玻璃都同时爆裂,车底下还被震的叮叮当当的掉了一地零件。

  呼呼呼……

  这时,几辆警车也疾驰而来,停在了王程家门口。

  张文明面色出现一丝惊慌,动了动胳膊,发现还是没知觉,急忙对一个小弟喝道:“给我爸打电话。”(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