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四十章 有人上门

第三百四十章 有人上门

  热门推荐:

  (抱歉,前天一个章节数字写重复了,所以今天章节数字跳过一章,情节不会有脱节。W再抱歉地是说好的今天两更不能做到了,不过我会记住今天欠一更,最近会补上。明天至少会有两更,或许会补上今天的,看大家的支持力度了……票票多,订阅多,打赏什么的多了,都可以的哦……多谢大家……)

  在场的人都能看到马江明胸腹的皮肤逐渐出现微微地红色,这是气血运转速度极快的表现,胸口两边的拳印和掌印也在逐渐消失。

  这个过程持续了足足一个小时。

  王程也一直都只捏着马江明头顶百汇穴上的拿一根针在行针,以这一根玉针来控制马江明胸腹上的三十多根针。

  杨无忌几人都看的不敢出声,呼吸声都刻意地压低了。每个人都害怕打扰到王程,因为王程此时也是满头大汗,汗珠流过眼角也没有擦拭一下,显然治疗过程非常的紧张。

  呼……

  当王程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息,仔细地把握着马江明的脉搏,发现脉象已经平稳下来,紧张的神色才好了一点。然后他一挥手,果断地从其头顶百汇穴当中将那根玉针拔了出来。

  嗤!

  一丝鲜血从马江明百汇穴扎针的地方激射出来,挥洒在地上,其他人都是一惊,急忙看去,只见那一丝鲜血很少,只有一丝,但却是黑色的。

  这是堵塞经脉的淤血,被王程以精妙手段强行逼迫了出来。

  马江明也在这一瞬间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存在,之前的诸多剧痛少了许多,浑身一阵轻松。虽然他心中的恐惧在这一个小时的治疗时间内也差不多都散去了,但是此时重新掌控身体之后,才是彻底的踏实了,眼神看向依旧面色沉静的王程,心底深处第一次地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少年升腾起了一股敬畏。

  这是鬼神般的手段。

  王程手掌挥舞,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将几十根玉针都收了起来。他眼神仔细看了看,手中感应之后,发现这些羊脂玉制作成的针当中,那种温暖的气息少了一些,可见这次给马江明的治疗消耗很大。

  “王程,小马没事了吧?”

  杨无忌看到王程收起玉针,立即上前关切地问道。

  王程接过张绍云递上来的毛巾擦去了满脸的汗珠。这次治疗,他也是第一次尝试这种行针之法,所以他自己比其他人更加紧张,还好的是,他又成功了。这证明他领悟的方向是正确的,不只是医术,还是武学内家气血。

  轻轻地点头,王程看了还躺着的马江明一眼,看到这家伙的胸口上的两个拳印也几乎都消失了,只是还有一丝丝微不可查的微红印记,语气平静地说道:“他的伤势还好,暂时保住了一条命,再休息两个月左右,差不多就可以恢复了,这段时间不要动武。还有,记住我的话,他回去之后,最好多练练内家法门,纯粹的外门横练终究不是长久的练武之道,再过几年,他再有这样严重的伤势,可能就治不好了。”

  外家横练功夫的根本就是伤及筋骨经脉,透支身体来短时间提高身体强度的法门,时间久了,身体经脉平衡就被破坏了,再受伤就会成为永久性的伤势。

  这一点,稍微有些见识的武者都是知道的,因为几乎算是常识。可是,并不是谁都能有资格得到内家法门的。现代国术的三大内家拳的确流传很广,可也不是人人看的内家秘法的。

  杨无忌几人都知道这一点,所以几人对视一眼,都没有多说什么。

  马江明四肢动了动,没有了之前遍布全身的乏力感。如果不是气血筋脉依旧还是不顺畅,他都以为自己没受过伤,摸了摸胸口,筋骨还有些刺痛,急忙腰身一扭,毫不犹豫地,翻身就跪拜在王程面前,恭敬而感激地说道:“多谢王先生的救命之恩,刚才我还以为先生是浪得虚名,因为先生年纪而有轻视,还请先生见谅我孤陋寡闻。今天救命之恩,我马江明欠先生一条命,只要先生需要,刀山火海,我马江明绝不推辞。”

  王程并没有去扶起马江明,坦然地接受了这个礼仪,平静地道:“好了,你起来吧。”

  杨无忌也对马江明使了个眼色,道:“小马,起来吧。”

  谢醒瑜和杨奇还是对马江明的伤势不太放心,上去将他扶了起来,两人的神色也满是佩服。杨奇更是不敢再有丝毫地小看王程。

  王程对徒弟张绍云说道:“绍云,给他们在楼上安排个房间。”

  张绍云此时也算是这座别墅的主人,当即答应下来,带着马江明和杨奇三人上楼去了。

  杨无忌留了下来,看着王程平静的神色,心中震惊于王程这家伙的内家修为的强悍,前面在山上那么重的伤势,此时只是过了几个小时,看起来像是没事儿人一样,他还是略微担心地问道:“王程,你的伤没有大碍了吧?”

  王程面色如常,自顾自地坐在书桌前,拿起一本道门典籍,摇摇头道:“我心里有数,你不需要担心,你小队的任务没完成,你这个队长不去搞定?”

  杨无忌也无所谓地摇头,道:“我现在不想去,先放着吧,这段时间我就跟着你。”

  王程眉毛一扬,微笑道:“真的要跟我一个月?其实,我能教你的不多,你练武快二十年了,我真正练武的时间才三个月。”

  “不。”

  杨无忌立即摇头,看着王程严肃地道:“王程,我跟你学的,不是具体的某一个拳法,我自认我杨氏太极不会差。我跟你学的是对武学的态度,和对武学的领悟,一个月的时间其实都不够……”

  杨无忌的语气有一丝遗憾,越是接触王程,他越是能感觉到王程的高深莫测。有时候,杨无忌想想都会觉得恐怖,以王程如此专注的态度和奇高的悟性,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后,还有他们这些同辈人存在的位置吗?

  王程呵呵一笑,没有纠结这个话题,拿起古籍翻看起来,淡淡地道:“这次治疗,诊费算你一百万,打一折,下次记得付清。”

  杨无忌顿时一愣,随后面露苦涩,苦笑道:“这个……咱们都是朋友了……”

  “所以才给你一折,你知道我给其他人看病的价格,你这个队员如果我不治,不出一周就会一命呜呼,才收你一百万,这价格绝对童叟无欺!”

  王程瞥了杨无忌一样,语气肯定地说道。

  杨无忌神色有些郁闷,他现在是肯定拿不出一百万的。他的小队经费一个月也就十万左右,其中一半还是要发工资的……

  “给你一百万也可以!”

  杨无忌突然神色狠狠地点头答应下来,看着王程道:“那我的队员也和我一起跟着你一个月,如何?”

  王程立即摇头,好笑地看了杨无忌一眼,不容置疑地道:“你当我这里是收容所?不可能,如果不是我对陈氏太极有一些好奇。我不会和杨老达成这样的交易,我自己的徒弟都教不过来。”

  杨无忌盯着王程,道:“那把我的时间分给他们,我们一起跟着你一星期。”

  王程眼中光辉一闪,他也想早点摆脱杨无忌,摇头道:“一天。”

  “五天!”

  “一天半!”

  “四天半。”

  “两天,再说你和他们全都走。”

  王程强势的一句话结束了讨价还价。

  杨无忌苦笑了一下,知道自己处于劣势位置。而且,王程的道门太极不是那么好学的,他最多只能学习其中和杨氏太极契合的部分内家法门,和一些粗浅的卸力技巧。这门太极的核心乃是道门心境,不领悟道门心境,根本就毫无威力,最多算是一个比较高深的内家养生拳法。

  所以,两天,对杨无忌来说也足够学习其中的一些内家法门了。有了高深的内家法门,加上他练了十几年的杨氏太极,以及颇具火候的八极拳,他相信天下大之大,自己都可去得。

  看到王程开始专心看书了,杨无忌也没有多留,告辞转身离去,打算去和几个队员商量这件事。不过,他转身的时候,眼神看到了放在书桌上的那只作势欲飞的白玉猛虎,顿时浑身一震,停下了脚步,眼神震惊地看着那只白虎,能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猛虎威势,惊异地问道:“王程,这又是你最新的作品?”

  杨无忌已经知道上次东海市拍卖会上那只翡翠猛虎就是王程的作品,也知道了现在李正祥最新筹备的拍卖会上,着重宣传的那只白玉猛虎也是出自王程之手,还没开拍已经有人吵到六亿的价格了。

  本来他就震惊于王程的猛虎真意了,此时看到这只作势欲飞的白玉猛虎,发现王程在猛虎真意的领悟上可能又有了新的突破。

  那这两天为何没看到他施展那霸道刚猛的虎形拳法?难道陈浩洋和其他人都不够资格?

  杨无忌眼神震惊而疑惑。

  王程随意看了杨无忌一眼,继续看着手中的道门典籍,点头道:“嗯,刚出来的。”

  “你的虎形拳又突破了?”

  杨无忌低沉地问道。

  王程呵呵一笑,反问道:“你看我像吗?”

  杨无忌很老实地摇头,此时的王程身上的确是看不到一丝丝的猛虎真意,倒像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学士,这也是他奇怪的地方。

  王程继续说道:“那就是了,相信你看到的。”

  杨无忌心中若有所思,又看了一眼那白玉飞天虎,不再多问,点点头转身离开了。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他猜到了,王程可能散去了心中的猛虎真意,所以才能雕刻出如此威势的作品。

  牺牲领悟到的一门武学核心真意来成全一个艺术作品。

  杨无忌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王程,他以为王程是一个艺术家,刻意如此成全作品的艺术性。别的练武之人领悟到拳法真意,都会紧紧地抓住机会多多领悟,争取将之领悟大成,实力会实现质的飞跃。

  可是王程倒好,反倒是散去了,融入了自己的雕刻作品……

  这让杨无忌很是无语,他练了太极拳十几年,也没能领悟到几分太极拳法真意。

  真是,人比人……

  放下心思,杨无忌不再多想,害怕多想了自己又会受到打击,再次确认将王程列入不能比较的行列。

  感觉到杨无忌走了,王程随手将桌子上的白玉飞天虎收了起来,放在了抽屉里,摆在桌子上似乎的确有些显眼了,稍微有些眼色的人都会注意到。

  呼呼呼……

  然后他继续看着道门典籍,控制着呼吸,心中一片纯阳,身体周围的温度也逐渐升高起来,一股热浪微微向四周慢慢散发。

  当张绍云进房间的时候,感觉到师傅王程所在的书房内,温度明显比外面高出一截,心中怀着敬畏,低声道:“师傅,马上吃饭了。”

  王程点点头,眼神从典籍上移开,问道:“你那几本书都看懂了吗?”

  张绍云面色微苦,语气低弱地道:“还没,我在查资料。”

  “嗯,尽量多自己查资料理解,如此才能记忆深刻,理解透彻。要是实在查不到了,可以来问我。”

  王程感受到来自武当和少林的压力,也开始注重徒弟的练武进度了。

  张绍云急忙肯定地点头道:“是,师傅,我知道了。”

  杨无忌和三个队员都住在了王程家的别墅里,晚上和王程家人一起吃了一顿晚饭。杨无忌的三个队员对王程态度恭敬,可是眼神之中还是有些奇怪,视线时不时地在王程身上扫过,因为前面他们队长杨无忌对他们说了一些话。

  “我牺牲了一个月的时间,给你们换来两天跟着王程学习的机会,你们要注意把握。别看他年纪小,他可不只是医术神奇,武学修为也是你们无法想象的。他不会教你们拳法,但是你们可以通过观察学到他的武学态度和武学思路,注意看他的每一个动作,包括吃饭,走路,睡觉……不要问我为什么,两天后你们应该就会明白,不明白就说明悟性不够。就算两天后还不明白,以后也会明白的。”

  杨无忌的话在他三个队员的脑海里回荡。

  所以,饭桌上,杨奇,谢醒瑜,以及已经能自己活动的马江明都是眼神不离开王程的身上,那眼神好像看情人一样的专注,不放过每一个动作。让饭桌上的气氛一瞬间很是诡异,你说谢醒瑜一个女子还好,可以说是暗恋……可杨奇和马江明两个大男人……

  王建海和陈阿姨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后还是都忍着没说什么,他们逐渐习惯了不管王程的事情了。到现在,他们也没问王程和杨青语的事情。

  倒是小姑娘王媛媛和小丫头王晓琳没受到什么影响,姐妹两一起吃了饭就嘻嘻哈哈地去打闹练拳了。这几天跟着姐姐王媛媛,小丫头王晓琳也逐渐对武术有了很浓厚的兴趣,有时候见到哥哥王程,她还会缠着王程问几句,王程也会很仔细的回答。

  刚刚吃了一会儿。

  别墅外面来了一辆黑色越野车,玻璃上贴着好几个特殊通行证,直接开进了别墅大门,然后毫不客气地停在了客厅门口,差一点直接开进了客厅地板。

  饭桌上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眼神看向门外。

  砰。

  车门被打开,几个年轻人从车上走了下来,一个个穿着打扮很是引人注目,都穿着紧身皮衣,夹克上挂着一个个金属挂饰。

  零头的是一个红头发的年轻人,一脚狠狠地踩在地板上,对客厅喊道:“王程给老子出来,老子省城小霸王来了,赶紧出来……”

  客厅内的饭桌上,依旧一片安静。

  即便是小姑娘王媛媛和小丫头王晓琳,都很平静地看着门口的几个人。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