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华佗在世

第三百二十九章 华佗在世

  (求支持,求票票,谢谢大家的票票,不过还不够呀,大家有票票的就别留着了,这个月已经没有双倍了,留着没啥用哦!)

  杨无忌开车一路风驰电掣地来到杨家门口。⊙

  杨家几人都焦急地在门口等着了,王程几人急忙下车走了进去。

  “刚才人还好好的。”

  “吃了午饭,许前辈和老爷子在院子里比划了几招。”

  “然后老爷子突然就晕倒了,许前辈已经在里面帮忙给老爷子治疗稳住气血了。”

  杨老七一边急匆匆地带路,一边语气焦虑担忧地给王程几人介绍刚才的情况。

  王程显得很镇定自信,因为现在大家都指望着他呢。如果他不自信点,就会影响杨青语几人的信心。所以,他当即自信地开口问道:“我昨天给杨老治疗之后,他的情况很稳定,你们不要担心,可能只是突意外。”

  这话虽然是安慰,可是杨无忌和杨青语等人都是内家高手,虽然不是学医的,可是都对人体内部情况都多少了解一些。他们知道这种突情况才是最危险的,如果严重的话,根本来不及治疗就会让人一命呜呼!

  “没事的。”

  王程又捏了捏杨青语地手,低声宽慰,一起来到后院厢房。

  许庆伟和许庆堂等许家的人都在门口等着,一个个面色也不太好看。他们是来杨家做客的,昨天因为杨青语的婚事就闹的不愉快了,现在又让杨老爷子晕倒了?好像一下子。他们都成为了杨家的罪人。

  一个个许家的人都不太敢看杨无忌和杨青语两人。

  “无忌。青语。王程,你们来了……杨老他……”

  许庆伟上来满脸歉意地低声说道。

  杨无忌一挥手,道:“没事,和你们无关,都是意外,我爷爷身体最近本来就有毛病,让王程给我爷爷看看先。”

  许庆伟看向王程,他听说过王程的医术似乎很厉害。急忙说道:“好,希望王程有办法,我爷爷也在看。”

  几人进入厢房,许天智坐在床边,床上正是躺着杨祐德。此时的杨祐德面色有些苍白,双眼紧闭,眉目之间有些灰暗,和平时气血充足的红润面色饱满之感截然不同。

  “王程来了,你快来看看。”

  许天智本来愁眉苦脸的,看到王程顿时面色一喜。急忙让开位置,道:“老杨他气血很不稳。刚才一口气岔气了,气血就乱了,结果他没控制住……哎……”

  许天智唉声叹气,不只是为杨祐德叹气,而是为他们所有老一辈的叹气。这是明显的身体老化、机能降低的表现,说不得以后他也是这样。

  王程点点头,没有多说废话,坐下来就一把抓起杨祐德的脉搏,神色很是严肃,周围所有其他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杨无忌和杨青语是焦急害怕还有期待,刘诗成纯粹是跟着来看看的,帮不上什么忙。而许庆伟和许天智等人都是神色复杂地看着王程。

  在王程这种年纪,有如此的内家修为就已经有些吓人了,可是他还有一般人无法想象的绝世医术!

  如此一来,在王程面前,几乎所有同龄人都没有骄傲的资格。

  许天智等人都是消息灵通的人士,知道王程的医术已经达到国手级别,一般的老名医都不一定有其厉害,尤其是一针灸更是有些惊世骇俗,脑袋里的疾病都能轻松治疗!

  王程缓缓地松开了杨祐德的脉搏,目光微微凝重看向其他人。

  杨青语急忙上前问道:“王程,我爷爷怎么样了?”

  王程微微叹了口气,低声道:“没有生命危险,他之前就内伤复,我昨天给他稳住了伤势。可是他今天又爆了气血,现在他的脏腑无法负担,所以伤势又复了……现在他体内气血有些混乱,我等下给他梳理一下就好。”

  杨青语和杨无忌,以及许天智等人都松了口气。

  但是,王程扫了几人一眼,又开口道:“不过!”

  在场所有人都一愣,随后都是面色一变,知道王程接下来所说的才是最重要的。

  只听王程缓缓地说道:“不过,杨老以后至少三年内不能与人动手了,不然就会像今天一样无法完全控制气血。如果再一次气血爆混乱的话,可能到时候我也没办法了,杨老就会和刘老一样……”

  刘诗成神色一变,眼神变得暗淡。

  杨青语和杨无忌也都是神色复杂,兄妹两都瞬间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三年内杨祐德不能与人动手,否则严重的话就会变成废人,那么以后杨家依靠谁来支撑?杨氏太极一脉,谁来传承?

  杨青语和杨无忌对视一眼,都很是严肃,心中都想到了许多。

  许天智歉意地开口道:“都怪老头子我,刚才我和老杨手痒,就试试手上功夫,没想到……哎,你们放心,老杨这三年不能动武,谁要是敢欺负你们杨家,我许天智第一个不饶过他。到时候不管谁来找你们的麻烦,无忌,青语你们都可以来找我!”

  杨无忌看着病床上闭着眼的爷爷杨祐德,沉声道:“多谢许前辈关心,不过杨家只要有我在,就不惧怕任何人。更何况,我爷爷也没有倒下。”

  杨青语也是肯定地说道:“不错,还有我。”

  王程拿出了布包,一根根玉针整齐地排列着。他看了许家几人一眼,淡淡地道:“别说的跟生离死别似的,杨老身体还很好,就是三年内不能动武而已。再说了,在江州,只要有我在。谁敢来江州撒野?”

  许庆伟和许庆堂等许家的年轻人都是不屑地撇了撇嘴。显然是心中对王程的话不屑。可是他们却并不敢多说什么。不然两人铁定要承受杨家和许天智的怒火。

  许天智对王程的这番淡然的霸气倒是比较欣赏,随后点点头,肯定地道:“不错,老杨身体还硬朗,就是有旧伤在,以后好好休养一番,也不会有事的,你们不用担心。”

  杨无忌和杨青语也都点点头。两人都心中有数,站在床边安静地看着王程的动作。

  杨无忌还是忍不住开口了,问道:“王程,你有把握吗?”

  许天智是懂中医的,看着王程的白玉针,也是好奇和疑惑,问道:“王程,你这针是用羊脂玉做的?”

  王程肯定地点点头,一只手握着杨祐德的脉搏,一只手猛然就出针了。一根玉针眨眼间就没入了杨祐德的胸口正中的颤中穴!

  许天智浑身一震,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他根本看不懂王程的行针之法,这颤中穴可是人体三大丹田要穴之一,谁敢在这里随便扎针?而且,王程是第一针就结结实实地扎在这里,一般的中医如此行针的话,稍有不慎,就是非死即伤!

  “西北极品羊脂玉,上次在东海带回来的。至于有多大把握?在我手底下,还没有出现过意外。”

  王程淡淡地回应了一句,并没有抬头,眨眼间手中的玉针再次没入杨祐德的肺部几处大穴。

  杨祐德当年的枪伤就是在肺部,而且是两处。当年他中了两枪,虽然当时没死,并且还练杨氏太极步入了抱丹境界,非常的难得,可也留下了内伤隐患。同时也可见杨祐德年轻时候的练武天赋很高,不然绝对不可能在肺部中了两枪的情况下,还将内家修为练到抱丹境界。

  王程敢肯定,如果当初杨祐德没有受如此内伤,此时他的实力即便没有牛大海那般强势,却也是相差不会太多。

  所以,内家武者千万不要被钢铁之器伤及脏腑,这都是伤及人体元气的重伤。即便是当时好了,也会在体内留下影响终生的潜在隐患,一旦爆出来,就会要人命。

  杨祐德的伤势就是如此。如果不是碰到王程,任由其自然展下去的话,最多两年,杨祐德就会倒下,到时候会比现在的刘武中更为严重。

  许天智看着王程专注的样子,不再说话,只是眼神紧紧地盯着王程的双手和落针的位置,满是疑惑。房间内其他人同样也都不敢再说话,害怕打扰王程,纷纷安静地站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等着结果。

  房间内一瞬间就只剩下了呼吸声和王程落针微不可闻的声响。

  几个呼吸的时间,王程就在杨祐德的胸口插满了二十几根玉针,每一根针都刺入了胸腹大穴,他一只手依旧捏着杨祐德的脉搏,随时观察脉象变化,另一只手开始了真正的行针。

  只见王程的手指如钢琴大家在按键上灵动的演奏一般,五指在二十几根玉针上来回不断的跳动,每一根针都被他完美的掌控。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生养性,王程的道家修养提高了,这不仅仅对他的武学有了帮助,更对他的医术也有了巨大的提高。

  此时任何行针之法在他手中都是随意信手拈来,更是通过脉象时刻掌握着杨祐德体内的气血变化,以便随时都能针对病人的体内变化来转换应对合适的行针之法。

  如此随机应变的行针治疗,可谓是每一个中医针灸行家都最梦寐以求的境界。

  这需要对针灸和人体穴位以及内家气血三者之间有了一个通透的了解,并且需要精神高度的集中,才有可能做到。

  到这种境界,几乎不需要什么固定的行针理论,一切都是以病情为核心,行针方式随时都在变!

  许天智作为行家,此时就看的满脸的迷糊。因为他在王程的手法上看不到成体系的东西,好像毫无章法,可是他看到杨祐德的面色的确肉眼可见的好转了,那就说明王程的治疗手法是有奇效的。凝视着王程的面色,许天智瞬间想到了那个可能,顿时身体微微一震。眼神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神色也极为凝重起来。

  “好一个武圣山王程。智慧果然惊人,老道士真的是好运气。”

  许天智心中赞叹了一句,眼中闪过一丝羡慕之色。

  如此顶尖的针灸道行,他许天智这几十年来,都没有见过和听过。

  不管是当年的名医,还是他现在认识的南北几大名医,都没有这份本事,这样的手段绝对堪称当世神医。说是华佗在世也不为过。

  关键是,王程此时还如此年幼,将来的展空间还不可限量,用华佗在世也不能形容其以后的中医成就!

  此时王程的地位在许天智心中瞬间拔高了几个等级,不谈武学修为和辈分,仅仅只是这份医术,王程就能和他平起平坐。

  砰!

  这时,突然外面传来一声猛烈的响声,好像大门被强行推开了。

  “你们不能进去。”

  “杨老正在休息,你们干什么。想硬闯我们杨家武馆?”

  “叫杨祐德出来见我,二十年过去了。难道真的怕了我?”

  外面,同时传来了激烈的争执声音。

  房间内的所有人都是神色一愣,随后都闪过一丝恼怒之色,尤其是杨家杨无忌和杨青语几人,面色甚至都出现了一丝杀气。

  许天智更是老脸一黑,随后面色严肃凝重下来。

  不过,所有人虽然都面色变化,却没有一个人说话,而是都看向王程,现王程丝毫不乱,依旧稳稳地在行针,几人才神色缓和下来。

  如果因为外面的人打断了王程的治疗,造成了严重的后果的话,他们可能真的有杀人的心了。

  听到外面还有争吵的声音,杨无忌当即一挥手,带着两个杨家人走了出去。许天智并没有动,只是对许庆伟几人点点头,然后许庆伟和许庆堂也都跟着走了出去。

  砰砰砰砰……

  外面立即又传来一声声拳拳到肉的碰撞声音,房间内气氛再次凝重起来,知道外面打起来了,可是听动静似乎又不是那么激烈。

  杨青语担忧地看向王程,害怕王程会受到影响,可是看到王程依旧面色如常地在行针,俏脸上才露出安心的神色,一下子定定的看着王程专注的神色有些出神。

  王程此时当然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可是他依靠道门心境稳住了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专注于治疗杨祐德的伤势上面,将外面的动静自动摒除了。

  砰……

  突然。

  一个身影撞开了房门。

  正是许庆堂,是被人推进来的,身形很是狼狈,所幸没有受伤。

  随后,许庆伟和杨无忌几人也都一起退了进来。

  接着门口走进来几道身形。

  为乃是一位老者,身形高大,有一米八左右,看样子应该是北方人,虎背熊腰,容貌粗犷,身后跟着三个年轻人和一个中年人。

  许天智瞬间一步上前,亲自对着门口几人一挥手,拳头劲道凝聚,然后指了指床上,展示了实力之后示意所有人都不要说话。

  为的老者和其他几人都一愣,然后纷纷神色一变。老者看着床上昏迷的杨祐德和依旧在平静而专注的行针的王程,脸色很是不好看,随后还是对许天智点点头,然后双手背后地站在原地,表示不会打扰。

  杨无忌和许庆伟也停下动作,不过还是戒备地面对着几人,站在老者和王程之间,防止对方出手去妨碍王程的治疗。

  房间内再次恢复安静。

  杨家的人,许家的人,还有刚刚突然闯入的老者几人,三方都保持了沉默。同时一双双眼睛都看着王程,看着王程的一只手那灵动如精灵一般的行针,那稳如泰山的身形和万年不变的神色。

  刚来的老者神色有些惊讶,因为王程太年轻,同时治疗的手法高明的他也不认识,更震惊于王程在房间内如此巨大的压力下还能坚持稳定的行针治疗。

  不说其医术,就是这份定力和心性,在年轻一辈当中,老者也是头一次见到。

  呼……

  房间内如此压抑,不知道过了多久,刘诗成这个路人甲都被压抑的浑身大汗淋漓了,其他人大部分也都是额头冒汗的时候,王程终于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一挥手,他就将杨祐德胸腹之间的二十几根玉针收入手中,放在了布包内。

  杨青语急忙上前用手帕擦拭着王程额头和脸上的汗珠。

  王程任由杨青语擦汗,却是没有结束治疗,手掌依旧握着杨祐德的脉象。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下,他突然一挥手,一根白色玉针瞬间没入了杨祐德的头顶百汇穴!

  许天智和那老者都同时被王程这一动作惊的迈出一步,带起一股劲风,都差点忍不住出手去阻止王程。

  其他人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惊吓,这百汇穴是能随便用针刺入的?这是人体核心,百脉汇聚之地,一般专注于针灸的名家名医在行针的时候都会刻意地避开这里。

  即便是杨无忌看到这一幕,也是眉心直跳,心中出现了一丝害怕,神色紧张不已。

  可是,杨青语因为对王程绝对的信任,所以她急忙一步挡在了王程的身后,眼神警惕地看着杨青语和那陌生老者,浑身戒备。为了王程和爷爷,她即便面对两大大宗师级别的高手,也丝毫不惧!(未完待续!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