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猛虎欲破天

第三百二十四章 猛虎欲破天

  (求票,求支持,每个月中和月尾都是疲软期,需要大家更多更给力的支持来提供动力呀……看书要多多投票……谢谢大家……)

  杨无忌方向盘一转,车子毫不客气地就朝着王程撞了上去。【】

  王程心中一惊,没想到这家伙真的敢撞,急忙脚下步伐一绕,躲开了车头的撞击。杨无忌的车子也停在了他的身前,挡住了前面的道路。

  “你干什么?”

  王程盯着杨无忌,淡淡地问道。

  他现在身上还有伤,内伤还有一半没有好,而且胳膊上的伤势也还有残留,只是接上了关节骨骼,还有一些筋骨的伤势没有恢复,不能爆发全部的力量。

  不过,他不怕杨无忌。

  杨无忌砰的推开车门,下来就冲向王程,一拳朝着王程的脸上打过来,嘴上大声喝道:“我干什么?我杀了你。”

  啪,杨无忌出手就是太极当中的杀招搬拦锤!

  王程脚下踩着张氏太极的步伐,轻松地侧开了身子,手掌施展拳法,躲开了杨无忌的拳头。这家伙主修杨氏太极,在王程的张氏太极面前,威力凭空就会大打折扣,这是先天的克制。

  呼呼呼……

  杨无忌的太极拳火候比上次又深厚了许多,每一拳看似缓慢,可都带着劲风。

  王程依靠太极卸力技巧,用一只手和其过招,发现这家伙赫然已经突破到了化劲中期。可是,即便是到了化劲中期的内家修为,杨无忌也无法突破王程张氏太极的防御。虽然不断的进攻。可还是不断的被王程轻描淡写的化解。

  好像。他的每一招,在王程面前都没有丝毫的秘密,每一招几乎都被王程提前出手克制了,让他很是难受。

  这时,王程还发现了一个奥秘,那就是他的身体好像变轻了,脚下移动速度提升了不少,身体更为的轻灵。身体与意念更为契合,心中念起,身体立即就随之而动。

  吼……

  心念一动,王程心中猛虎真意爆发,顿时感觉到心中的那只猛虎不再是那么的狂暴,而是更为的深沉。一声虎啸之后,他手臂横扫出去,拳头呼啸着朝着杨无忌的胸口冲击而去。

  砰!

  杨无忌急忙双手横档,硬挡下了王程这一拳,整个人被打的后退了一步。面色变的潮红不已,眼神更满是惊异地看着王程。沉声道:“你当真是王程?”

  上次在东海市,杨无忌就知道自己可能不是王程的对手了,可是他还自信对王程依旧还是有一战之力的。可现在,王程竟然用一只手就将他击败,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三月前,他是亲眼见证王程拜师武圣山开始练武的,那时候王程还接不下他的两招。这才过了三月有余,就已经能一只手击败自己了?

  这真的是王程那小子?即便武圣山武学精妙无比,道门内家功夫天下第一,也不可能这么厉害吧?三个月能干什么?他记得自己练武的时候,三个月才掌握了马步。和现在的王程简直没有可比性。

  杨无忌仔细地凝视着王程,想要看透这个少年究竟是不是王程。

  王程呼吸平稳,心中有一丝欣喜。因为经过刚才的交手,他发现自己对猛虎真意有了新的领悟,对道门无为心境也有了更深的感悟,所以才能一只手击败杨无忌。

  这并不是杨无忌实力不济,也不是王程真的厉害到了随便一只手就能击败化劲中期的国术武者了。而是王程的太极无为心境对杨无忌的杨氏太极压制的太厉害,再加上猛虎真意的爆发,一只手击败杨无忌就很容易理解了。

  “我自然是王程,杨无忌,你这么晚专门来找我?”

  王程肯定地说道,眼神和杨无忌的视线对视,双方谁都没有示弱。

  杨无忌似乎想到了自己来的目的,面色又难看起来,眼神闪烁着寒意,冷冷地道:“你对青语做了什么?”

  王程面色古怪起来,语气缓和下来,淡淡地道:“没有做什么?”

  “可是我听说你和青语订婚了。”

  杨无忌盯着王程,咬牙切齿地道:“你打我妹妹主意多久了?”

  “这不关你的事。”

  王程的语气也变得强硬起来。

  “青语是我妹妹,你说不管我的事?王程,别以为你现在厉害了,就可以欺负我们杨家……你要是别有用心,我杨无忌拼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杨无忌大声喝道。

  王程以看白痴的目光凝视着他,不屑地道:“你都离家出走了,还算杨家的人?青语一个人在杨家承担着一切的时候,你这个哥哥在哪里?你爷爷伤势复发,青语一个人面对这一切的时候,你在哪里?”

  “许家的人找上门来,逼迫你爷爷将青语许配给许家许庆堂的时候,你在哪里?”

  王程的声音越来越严厉,质问的杨无忌面色苍白,不敢和王程的视线对视。

  “我……”

  杨无忌语气有些无力地开口道:“我,我,这些,这些我都知道,所以我今天赶回来了,可是你……。”

  “然后呢?”

  王程沉声问道。

  “你给我爷爷看过了,他的伤势怎么样?”

  杨无忌语气一转,岔开话题问道,终究是觉得自己心虚理亏。

  “哼,杨老的身体还好,我明天给他针灸一次,应该能暂时压住复发的伤势。”

  王程转为主动,淡淡地说道。

  “青语是真的喜欢你?你没有欺负她?”

  杨无忌又问道。

  “废话,你看我是那种人吗?你放心,我不会欺负青语的。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王程顿时严肃地说道。

  杨无忌神色有些落寞。好像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一样。可见这家伙虽然混帐了一些,但是对自己的亲妹妹还是真的很关心在意的,摇头叹气道:“算了,事已至此,女大不中留,她要喜欢你,我也拦不住。不过,要是我以后知道你欺负青语的话。我拼了命也不会放过你。”

  王程并没有回答这个,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以后和杨青语能走到哪里,问道:“你这次回来做什么?准备回杨家不走了?”

  杨无忌摇头沉声道:“回来看看,明天就走,那边还有任务。”

  王程笑了笑,知道这家伙应该还不知道杨祐德和许天智两人已经给他定下了一门亲事。不然,他肯定不会回去了。

  “那我先回去了,你早点回去看看吧。”

  王程点点头,就要回家了。

  杨无忌再次一步上前挡在了王程面前,眼神冷酷地盯着王程沉声道:“王程。我告诉你,你要是让青语受了一点点委屈。我绝对不会饶了你。”

  “我知道了,你赶紧走吧。”

  王程一把推开这家伙,快步朝着家里走去。

  杨无忌对着王程的背影冷哼一声,也转身上了车,调头朝着市区开去。被王程一只手击败了,让他对王程说话的时候,底气不是那么足。

  一路上,王程仔细地感受着身体的变化,稍微发力,步伐就轻盈了许多,一步跃出很远。体内气血搬运也更为的顺畅迅速,他本以为要明天才会好的伤势,此时却是已经好了八成,可能晚上睡一觉就能痊愈了。

  不过,胳膊伤及筋骨的伤势,肯定还是要过了明天才能好的差不多。

  “猛虎真意,果然还有更多的奥妙,那我到底还要不要继续呢?”

  王程心中陷入了挣扎。

  继续修炼下去的话,猛虎真意肯定会更为的暴虐,以他现在的道门心境,不一定能压制。可是,猛虎真意到现在的境界,领悟也是不易,以后再次修炼的话,他不知道还能不能如此顺利。

  一路走回家,别墅内的灯光已经全灭了,家里人都已经睡觉了。

  王程也做出了决定,还是坚持自己最开始的练武计划,暂时放弃猛虎九式,再次选择散去心中猛虎真意!

  有了决定,那么就去做。

  王程没有立即睡觉,而是快步来到自己的书房内,拿出一块羊脂玉,当即就用刻刀开始了雕刻。经过一次次雕刻,他的雕刻技艺也提升了不少,此时刻刀在他手中如精灵一般的来回翻飞,一丝丝玉屑就滑落下来,一把刀的工艺已经达到了极高的境界了。

  沙沙沙……

  王程全神贯注地雕刻,心中猛虎真意毫无保留地爆发出来,身周空气无风自动,身体也随心而动,拿着刻刀的手好像虎爪一样在雕琢这块羊脂玉,手中的羊脂玉逐渐的变成了一头作势欲飞的猛虎。

  这头白玉猛虎有一个半巴掌长,依旧凶猛,姿态作势欲扑,不过却不是扑向前面,而是想要扑向天空,眼神凝视着青天!

  风从虎,云从龙,猛虎欲破天。

  王程领悟到的风从虎的猛虎意境,也融入了这只雕刻出来的白玉猛虎,让这只白玉猛虎看起来很轻盈,有一种欲飞上天的感觉。

  比他前两次雕刻的猛虎多了一些飘渺的意境,用那些收藏家和学者教授的话来说,就是多了一些艺术性,拿出去拍卖的话,价值肯定会更高。

  呼……

  这一刻。

  王程将白玉猛虎和刻刀一起放在面前的桌子上,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眼神一片清明。他心中的猛虎真意已经彻底散去,浑身气血运转也骤然温和下来,滋润着所过之处的血脉,心脉跳动也发生了变化,不再那么强势快速。

  “如果能完全掌控的话,的确是一门强势的战斗拳法,而且奥妙也几乎无穷。”

  体会过那种强势的力量,王程有些遗憾地低声喃喃说道,眼神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宁静无为。

  现在,他心中只有道门无为。和道门纯阳。猛虎已经真正散去。不像上次还有所残留。只有将这两门道门心境彻底领悟大成,他才会再次修炼猛虎九式,那时候就能完美驾驭猛虎真意了。

  随手将白玉猛虎放在桌子案头,王程起身就要回卧室休息。

  可是,他一转身,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穿着睡衣地小姑娘王媛媛。这丫头水汪汪地眼睛瞪的大大的,可怜巴巴地看着王程。

  “哥……”

  王媛媛一下子扑了上来。扑到王程的怀里,双手搂着哥哥王程的腰身,披着头发的小脑袋贴着王程的胸口,带着哭腔呜咽地道:“你是不是要娶青语姐姐了?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王程顿时哭笑不得,摸着小姑娘地脑袋,顺着她的头发,低声道:“以后再说吧,我也不知道,这和要不要你没关系吧?你是我妹妹,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我睡不着。”

  王媛媛抬起头,眼睛泪眼汪汪地看着王程。语气坚定地:“哥,我也要嫁给你。”

  王程又是头疼不已。这话,他听了不少次了,没想到这丫头还没忘,当即声音严肃地道:“你是我妹妹。”

  “我不是你亲妹妹。”小姑娘急忙道:“我懂这些,反正我不管,我就要嫁给你。你不娶我,我这辈子就不嫁人了。”

  “胡说八道,让爸妈听到了,你要挨打信不信?。”

  王程严厉地道:“快去睡觉,以后好好学习,好好练拳。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知道吗?你才几岁?”

  “我都十二岁了,我不管,我不管!”

  小姑娘当即就抱着哥哥王程不松手,扭着小蛮腰不依地说道。

  “怕了你了,等你以后能打过我的时候,我就娶你,可以了吧?现在去睡觉,以后乖乖地听爸妈的话,知道吗?”

  王程被摇的无奈,语气更无奈地说道,给小姑娘定下了一个永远也达不到的目标。

  小姑娘停下动作,仰着头,看着王程,惊喜地道:“真的?我比你厉害了,你就会娶我?”

  “嗯,快去睡觉去。”

  王程看着小姑娘的眼睛,点点头,推着她走出了书房。

  小姑娘脸上的悲伤和可怜顿时消失不见,点头肯定地道:“我以后一定比你厉害,那青语姐怎么办?”

  “你现在知道事情的麻烦了?那你就别嫁给我了,让我轻松点。”

  王程好笑地说道。

  “不行,她和我抢我哥,就是我的敌人。我以后肯定也比她厉害,她抢不过我,我先睡觉去了,哥!”

  小姑娘随后坚定地摇摇头,自言自语地说了一番话,就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目送小姑娘消失在走道里,王程心情轻松地笑了一下,随后就回房间去睡觉去了。他可不相信,自己这辈子会被小姑娘王媛媛击败。

  睡觉的时候,王程依旧以无为和纯阳心境来入睡,一夜睡的很是安宁,没有做一丝梦境,直接一觉睡到天明。

  睁开眼睛,王程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就起身。稍微洗漱了一下,他就叫醒了隔壁的徒弟张绍云,一起去外面练拳。

  让师徒两都很诧异地是,小姑娘王媛媛已经在别墅门前开始扎马步了,看样子已经有一会儿了,小脸上很是认真和专注。看到哥哥王程,小姑娘也只是笑了一下,并没有说话,害怕乱了呼吸,随后就继续练拳。

  “师傅,我发现小师姑变了。”

  张绍云揉着眼睛,并不知道王媛媛为什么变了,低声问道:“对了,师傅,昨天晚上你和杨家的美女杨青语谈的怎么样?什么时候办婚事给我娶个师娘回来?”

  王程转身就给这小子脑袋上敲了一下,板着脸道:“你问那么多干什么,老实练拳就可以了,嘴巴关严一些,不要到处胡说八道。”

  张绍云也严肃地保证道:“师傅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说出去。”

  可是,这小子眼神当中的笑意,还是出卖了他的想法。

  王程也不再理他,只是加大了锻炼的难度,让他练跃马桩当中动作难度最高的几个桩法动作。

  张绍云的练武进度不快,比王媛媛都慢不少,这让王程的耐心也经受了考验,所以他决定加大难度,激化这小子的身体潜力。

  给张绍云定下了练武的进度,王程也开始练道门纯阳和无为太极,一直到朝阳初升,陈阿姨叫他们吃饭的时候才结束。

  饭桌上,王建海一直都是欲言又止的表情,眼睛几乎没离开过王程,可是却又一直没说话,脸色憋的很难看,陈阿姨也一直瞪着王建海。王程知道,肯定是陈阿姨给父亲打了招呼别多问,当下心中也轻松了不少。

  吃过饭,王程和家里人打了一声招呼,就带着张绍云朝着武圣山走去。他自然还记得,昨天在杨家,那许家老者许天智说过今天会去武圣山拜访他师傅长鹤道士,他身为师傅的关门弟子,肯定要在场。

  “师傅,你说,师公他老人家一个人在山上怎么待住的?”

  路上,张绍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

  王程踩着步伐,淡淡地道:“等你到了那个境界就知道了,人生在世,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你觉得红尘俗世的花花世界很好看,离开花花世界就活不了,可是有些人觉得这些都可有可无。”

  “师傅,我也不喜欢花花世界,我现在只想练武有成,成为高手。”

  张绍云急忙表露心迹。

  王程微微一笑,道:“那你就好好练武吧,你资质勉强还算不错,不上不下。多多勤奋一些,以后也能成为一个高手。”

  “嘿嘿,那还要师傅多多栽培。”

  张绍云不着痕迹地拍了一记马屁。

  师徒两都心情轻松的交谈着,一路来到武圣山脚下的时候,王程看到许家的车子已经停在这里了,人应该已经上山了。当即王程就加快了脚下的速度,让张绍云只有全力奔跑才能跟上,来到山上的时候,已经累的说不出话了。

  而王程的脚步而却没有停下来,一路来到后院才停下,神色微微凝重严肃,低声道:“你等下不要说话,老实站着就好。”

  喘着粗气的张绍云只是使劲地点着头,没有多余地气息开口说话。

  进入小院子内,王程看到了昨天晚上见过的许家几人,许天智,许庆堂还有几个中年人都在场。同时还多了一个没见过的生面孔,年纪和许庆堂相当的一位年轻人,气息比之许庆堂更为深厚悠长一些。

  他师傅长鹤道士,稳坐在八仙桌上,看情况,许家的人也刚到不久。

  许家几人的目光都同时落在了门口王程的身上,许庆堂毫不掩饰自己的仇恨,他很早就喜欢杨青语了,才撺掇着爷爷许天智来杨家提亲,没想到被王程抢了,这无疑就是人生最大仇恨之一的夺妻之恨。

  许天智的目光倒是很平静,人老了,也看得开。

  那王程没见过的许家年轻人,目光也没有离开过王程,一双眼睛审视着王程浑身上下,神色很严肃。

  王程无视这些目光地压力,来到中间,恭敬地抱拳道:“王程见过师傅,见过许前辈!”(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