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二十三章 猛虎真意—风从虎!

第三百二十三章 猛虎真意—风从虎!

  (求票,求支持!)

  大堂内所有人当中,除了王程,其他人谁都没想到,许天智一位长者前辈会突然对两个小辈动手。√∟小說,

  只有王程一直都心中戒备着,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许天智的敌意。可是无论他如何防备,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也感觉有些无力。

  身在空中,王程尽力地将怀里的杨青语推开了一点,和自己的身体保持了距离。可是,杨青语心中也明白此时的情况,那就是王程身上还有一股凝聚的炮劲,一旦着地,就会爆发。所以,她双手紧搂着王程的腰身,和王程的身体紧贴在一起,眼神清亮,透漏着坚定。

  她要和王程一起承受。

  千钧一发之际。

  王程突然感觉到了身后一股柔和至极的劲道接触到自己的后背,随后将他身上那些凝聚的炮劲卸去了大半。同时让他的身体也恢复了平衡,当即一个翻转,搂着杨青语一起站在了地上。

  这是杨祐德出手了,他一步跨出,来到王程王程身后,将两人一起接了下来。

  砰!

  一声爆响。

  可是,当王程脚踩在地上的时候,体内残留的一股炮劲依旧爆发了出来。让他浑身筋骨气血都震荡了一下,幸好他急忙用卸力技巧将劲道传入地面,地面四五块地板瞬间齐齐碎裂,一股鲜血从嘴角溢出。

  “王程,你没事吧?”

  杨青语只是面色有些红晕,受到的波及不是很严重。看到王程吐血了。急忙担忧地问道。

  王程摇摇头。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然后随手擦去嘴角的鲜血,眼神气势不弱地看向那边站着没动的许天智,沉声道:“我没事,小伤。许前辈此举,其实我早有预料,果然下梁不正,是因为上梁歪。古人诚不欺我。”

  许天智和许庆堂等许家的人,都是面色难看不已。王程说的话是指许庆堂和许天智一个样,都喜欢出手偷袭。

  “小子,你的实力的确超出我的预料。”

  许天智盯着王程,也是沉声说道:“不过,还没有资格狂妄到蔑视天下人的地步。今日你抢了我许家的孙媳妇,我给你两拳,也不过分吧?”

  许庆堂急忙低声道:“爷爷,我不答应。”

  许天智转身就呵斥道:“闭嘴,你不答应。那你去把这小子打趴下?没本事就闭嘴,丢人现眼。”

  许庆堂楞了一下。他第一次受到爷爷许天智如此严厉的喝骂,顿时阴毒地看了王程一眼,随后低下头不再说话,双拳紧握在一起。

  杨祐德上前一步,挡在了王程和杨青语两人前面,面色严肃,缓缓地开口道:“老许,这件事,是我对不住你,有什么你冲着我来。我一下子也没记起当年的事情来。这样吧,我还有个大孙子无忌,如果你还有孙女没有出嫁,我做主让我孙子无忌娶你孙女,我们两家还是照样结成亲家,你看如何?”

  许天智微微皱眉,疑惑地道:“杨无忌?”

  杨祐德点头,道:“不错,你见过他。”

  “这小子的确也是个人才,配我孙女也勉强凑活。那行,这事儿我答应了,下月你带着无忌来我许家提亲。”

  许天智对王程和杨青语各出了一拳,心头郁气出了大半。此时他对杨祐德点点头,嘴上答应了杨无忌的婚事。

  王程和杨青语都面色古怪,两人都了解杨无忌。他们知道杨祐德提出的这婚事,八成估计又要黄。杨无忌可不是那么听话的人,家里都待不住了,怎么可能去接受包办婚姻?

  以杨无忌那家伙的脾气,听到这事儿肯定是再也不回来了!

  杨青语轻轻地碰了一下爷爷杨祐德的胳膊,提醒他不要把这事儿说的这么绝对。

  可是,杨祐德却是悄悄地对两人摆摆手,表示自己知道分寸。

  “好,下月我一定亲自登门提亲。”

  杨祐德当即也一口答应下来。

  许天智点点头,再次看了王程和杨青语一眼,然后说道:“那我今日就告辞了,明天一早我会去武圣山。”

  “哦?你要去见见老道士?那也好。我这院子里别的不多,房间多的很,你们就住下来吧,明日我们一起上山。”

  杨祐德急忙招呼道。

  王程看向许天智,微微点头,表示他这个武圣山门人知道这件事了。

  “不了,老杨,我们之间就别这么客气了,明日我们山上见就好。我是真的还有事,不然我肯定留下来和你喝几杯,我们当年的几个老伙计也没剩下几个了。我也是最近几天,突然想到我们还活着的几个老家伙不知道还能活几年。我们当年都是过命的交情,要是我们去世了,后人再也不互相往来了,岂不是让我们都死不瞑目?”

  许天智感慨地道:“所以,我就厚着脸皮亲自登门来提亲了。刚才我说话和出手也有些过头,老杨你别生气。”

  杨祐德心中有些气,可是自己也知道理亏,同时也怀念当年的情义,所以他才忍住没有出手发泄。听到许天智这番话,他当下也遗憾地道:“我不会生气,既然你们有事。那我就不多留你们了,明天山上见。下月我去你们许家,再好好的喝一杯。”

  “好,到时候我再把几个老伙计叫过来,一起好好醉一场。那我就先告辞了。”

  许天智对杨祐德一抱拳,郑重严肃地说道。

  “慢走。”

  杨祐德亲自将许家几人都送出大门,神色有些复杂。

  王程和杨青语也跟着杨祐德一起站在门口,目送许天智带着许庆堂几人上车离开杨氏太极拳馆。

  杨祐德突然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整个人显得有些落寞。

  王程和杨青语感觉到浑身轻松了一下。总算是解决了一个麻烦。可两人一下子感觉到气氛有些怪异。都低下头屏住了呼吸。脸上微微发烫。

  “你们跟我进来。”

  杨祐德转身对两人淡淡地说道,抬步当先走进了大门。

  王程和杨青语都小心翼翼地跟在杨祐德后面,一步步地穿过大堂,来到后面的一个古色古香的书房内。

  杨祐德坐在书桌前,看着两人,目光有一丝欣赏,可语气严肃地道:“你们瞒我多久了?”

  “额,杨老。我们没有瞒你。”

  王程楞了一下,急忙回应道。经过这一会儿的气血搬运,他的内伤已经好了三成,明天应该就能痊愈。

  杨青语也低着头,面色有一丝红晕,双手握在一起,低声道:“爷爷,我是去找王程,让他给你治病的。”

  杨祐德仔细盯着杨青语,叹了口气。转头对王程说道:“你们要在一起,我肯定不会阻拦你们。这都是青语自己的选择。当初我也想给你们两定下一门亲事,后来想想也不是很妥。王程你年纪尚幼,比青语小三四岁。无忌那畜生跑了,现在青语就是我杨氏太极一脉的传人,肩膀上的担子很重。”

  “不过,既然你们决定了,那你们记住今天说的话。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主持你们的婚事。”

  王程神色也稍微有些不自然,略微尴尬地道:“杨老,您身体还好着呢,肯定能等到那一天。”

  其实,他心中也还是有些糊里糊涂的。刚才他的一番话和一番作为,都是情急之下的反应,在当时的情况,必须要这么做。

  现在仔细想来,多了杨青语这么一个未婚妻,王程心中也感觉怪怪的。

  杨青语斜着眼神看了王程一眼,随后低声道:“爷爷,你让王程给你看看吧,最近您老是咳嗽。”

  王程也急忙岔开话题,松了口气,道:“对,杨老,我给您看看吧。”

  杨祐德靠在椅子上,深呼吸一口气,将手腕放在桌子上,也不再说两人的事情,道:“行,那你来给我瞅瞅,他们都把你的医术说的神乎其神。老刘的命都是你救的,我今天也见识一下你究竟有多厉害。”

  王程呵呵一笑,上前来伸出两根手指搭在杨祐德的脉搏上。两个呼吸之后,他面色微微严肃地道:“杨老,您的身体可不太好,当年你受了枪伤?”

  杨青语顿时神色紧张起来,眼神闪过担忧之色。

  杨祐德点点头,语气轻松地道:“战场上挨两个枪子儿不是很正常的事?我活了这么多年,也没什么大事儿。”

  “的确,战士受伤很平常。不过,杨老您这伤势伤及脏腑,当时能活下来应该也是运气好吧?而且年轻的时候看不出,到你老了就会影响脏腑功能了,这就是你最近感觉气血亏虚的原因。”

  王程皱眉说道。

  杨祐德看着面前两人都是担忧的神色,呵呵一笑,道:“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暂时不会出大毛病。不过你小子这把脉的功夫的确厉害,老李给我把脉都要一盏茶的功夫才能看出门道。”

  “您老可别这么说,李老看了几十年的病,把脉很谨慎仔细,自然是慢一些。我等会给你开个方子,传给你一段呼吸法门,下次再来给你针灸一次,应该能稳住伤势。”

  王程稍微思考了一番,随后郑重地说道。

  杨祐德神色诧异地看向王程,他对自己的身体的确很清楚。现在这种伤势,他不认为天下间还有谁能治。

  这是身体的自然衰老,加上年轻的伤势,让衰老过程更为快速,这都是自然规律,即便是华佗在世,他也不觉得会有办法能阻止。

  可是,王程竟然有办法?

  他看着王程,严肃地道:“王程,你是在宽慰我,还是真的有办法?”

  杨青语也紧张地低声道:“王程,你的办法有效吗?”

  王程露出一丝自信地微笑,语气肯定地道:“杨老,青语。我就算会忽悠别人。也不可能忽悠你们。你们放心。这法子绝对有效。”

  杨祐德仔细地看着王程,随后点头道:“好,我就听你的。如果你小子真的帮我稳住了伤势,那就当是我收了你的聘礼,青语就算是你的人了。”

  杨青语顿时满脸羞红,不依地低声道:“爷爷,您胡说什么呢。”

  “呵呵,你这丫头。都厚着脸皮跑人家家里去了,现在又不好意思了。我杨家的姑娘就是要这么大气勇敢,以后才不会吃亏。”

  杨祐德看着杨青语呵呵笑着说道。

  杨青语低下头,一瞬间羞的脖子都出现了一丝红晕,急忙在地上一跺脚,慌张地转身跑了出去。

  王程看着杨青语跑了出去,只是呵呵傻笑,说道:“杨老,您别开青语的玩笑了。”

  “我可不是看玩笑的,王程。你小子以后要是敢欺负青语,不管你有多厉害。我都要收拾你。”

  杨祐德立即板着脸对王程呵斥道。

  王程只能点着头,答应道:“对对对,您老说的对,我绝对不会欺负青语的。咱们还是先给你治疗吧,我给你一段呼吸法,您可别外传任何人。”

  “哦?不会是你武圣山的呼吸法吗?要是的话,我可不敢要,到时候老道士杀到我杨家来就不好了。”

  杨祐德急忙担忧地问道。

  “不是!”

  王程也笑着摇头,看出杨祐德对自己师傅长鹤道士还是有些惧怕的,笑道:“师门规矩我还是懂的,肯定不会破坏。这是我从其他地方得到的呼吸法,可以强化肺脏,适合治疗您老的伤势。我再给你开个方子配合这门呼吸,最多半年就能稳住您的伤势,不会再恶化。”

  见王程说的头头是道,语气很肯定,杨祐德也有了一些信心,当即道:“好吧,你说来我听听。”

  这门呼吸法,其实就是王程从印度婆罗门秘法当中截取出来的一段呼吸法门。杨祐德已经年老,身体开始自然衰落,脏腑功能开始衰竭。同时练武一辈子,他的内家呼吸也已经成型,不可能完整的修炼这门秘法,强行修炼的话,可能反而会恶化伤势。

  所以,王程只能给他一段功能单一的呼吸法门,配合药物,再加上针灸,应该就能稳住杨祐德的伤势。

  一共十八种呼吸变化,王程只是一会儿就教会了杨祐德。毕竟杨祐德是练了一辈子太极拳的大宗师级别的高手,早已经是抱丹的内家修为,对内家呼吸变化已经纯熟于心,不一会儿就掌握了其中变化精髓,已经能随意呼吸转换了。

  “这门法子的确有些门道。”

  杨祐德点点头,神色很是凝重地说道。他是国术内家大宗师,稍微运转,就能感觉这门呼吸的奥妙,乃是以肺部为核心,随后就惊异地看着王程。

  王程呵呵一笑,也不多做解释,再次写下一个药方,就起身告辞了:“这个方子,杨老你收着,明天就可以抓药吃了,早晚各一次,三碗水熬成一碗水。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我从山上下来,再过来给您老针灸一次,试试针灸的效果。”

  “嗯!”

  杨祐德接过药方,心中感受着这门呼吸秘法的奥秘,答应地有些心不在焉:“让青语送你吧。”

  王程慢慢地走出了书房,看到杨青语就在外面等他。两人就一起朝着外面走去,短短的一段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保持了沉默,可是两人额头都出现一层汗珠,显然心中很紧张。

  “你回去吧,我自己走回家就可以了。”

  来到大门口,王程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杨青语低着头,没有回答王程的话,而是来到王程面前伸出双手抱住了他,将脑袋放在王程的肩膀上,在王程耳边低声道:“王程,记住我们今天说的话。”

  王程稍微楞了一下,闻着鼻息间的清香,也自然地伸出双手搂着杨青语的腰身,感受着对方身体的温暖,声音坚定地道:“我不会忘记的。”

  “嗯,我等你来娶我。”

  杨青语抬起头,如秋水般的眼眸直视着王程。

  王程也看着这一双温柔的眸子,也坚定地点着头。

  杨青语突然凑上来,温润的唇在王程的脸上轻轻印了一下,然后松开王程,转身就跑了进去,留下一道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路上小心。”

  王程呵呵一笑,摸了摸自己被偷袭的脸颊,目送杨青语的身形消失在杨家大院子,才转身走向江边别墅。此时他感觉心中暖暖的,浑身气自然而然地血激荡起来,心中有一股不吐不快的激动感。

  步伐轻快,王程心中猛虎跳跃着,他没有刻意地去压制,就这么任由气血和心中猛虎都肆意的驰骋,一股特别的感悟从猛虎当中传递到他的心中,让他身体和步伐都自然而然地配合起来,顿时步子变得虎虎生风,所过之处,仿佛天生就带着一股风声。

  风从虎!

  嗤!

  一辆车子从路上追上了王程,然后突然停在了王程的身边。

  “上车!”

  车窗打开,杨无忌坐在驾驶位上盯着王程,沉声喝道。

  王程惊异地看着他,不知道这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皱眉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废话少说,上车。”

  杨无忌盯着王程,再次不客气地喝道。

  “我要回家。”

  王程眉毛一扬,脚下步伐未停,朝着别墅走去。(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