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757章 五禽,胜利

第757章 五禽,胜利

  心脉破碎,身体失去源动力之后,实力竟然还能越来越强?

  李斯特根本想不明白。

  或者说,这就是黄帝武学的威力?

  如果是真的,那李斯特的心中就后悔死了,早知道是如此奇妙高深的武学,当初他就不惜代价的也要抢夺到手。

  “罗教官,你在留手吗?”

  李斯特看情形,很是不满地大声喊道:“杀了他!”

  克莱将军等人也看出一些不对劲的情况来,都是纷纷神色严肃,害怕罗复荣会落败,那他们就难以收场了。

  “啊………………”

  罗复荣猛然发出一声怒吼,双拳旋转如一个大风车一样,一锤一锤地不停地攻击王程,将王程冲击的一步一步又一步的后退,周围的气息也形成了一股龙卷风,带起漫天的沙尘。

  可是,王程虽然在后退,脚下却是依旧稳重如山,每一步都走的异常沉重,留下了一个一个小坑,掀起一片片的尘土,!

  呼呼呼……

  王程的呼吸并没有变得急促,而是极有韵律的缓慢而沉重,每一次呼气似乎都将体内的所有气息都吐了一个干净!

  而每一次吸气,他就好像是在用尽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在吸气,这是五禽内家秘法。

  拳,依旧在动!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双脚之下的步伐却不是武圣山和金刚宗秘法,也是五禽秘法。

  只见他双脚步伐时而如熊,时而如鹤,时而如虎,时而如鹿,时而如牛!

  每走出一步,他体内脏腑都随之发生变化,体内机能也在一步步提升,气血流转,沸腾如岩浆!

  这就是他昨天领悟出的五禽秘法。

  每一次呼吸,他都在提升脏腑机能,也就能提升身体能量。

  不过,他并没有将这些力量爆发出来,而是在积蓄,等待着一次爆发的机会,用身体硬扛着罗复荣发疯一般的攻击。这是爱新觉罗氏传承下来的拳法,当年是从大雪山掠夺而来,可以燃烧气血,短时间内提升进攻能力,陷入疯魔状态,影响大脑神经,不知疼痛,只知道杀敌。

  罗复荣年轻的时候就是依靠这门拳法在美国崛起的,逐步走到了现在的地步,这是他最强大的一门拳法。

  “王程,今天是你找死,我就让你死!”

  他再次大喝一声,提升自己的气势,双拳如红锤,浑身也是纯阳气血燃烧沸腾,如一尊魔神。

  王程却是怡然不惧,双拳丝毫不乱的出招,淡淡地说道:“谁死,真的不一定!”

  他等的就是这一刻,要在敌人最强的时候击败,才有成就感。

  他的呼吸开始逐渐急促起来,就如火山爆发的前奏一般,身体温度急剧上升,至阳气血逐渐升腾。

  罗复荣听了王程的话,怒火上升,正要爆发。

  可是。

  这一刻,王程的心跳突然恢复了跳动。

  咚……

  咚咚……

  咚咚咚……

  几下心跳,轻缓而极有韵律,而且声音传入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耳朵当中,让每一个人的气血都受到了影响。

  哪怕是强大如罗复荣都不例外。

  一股轻微的气息震荡,以王程的心脉为中心,传递了出去。

  只见罗复荣的身体愣住了一刹那,神色剧变,瞪大了眼睛盯着王程,仿佛看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王程就在这一刻,突然出手反击了。

  这是他第一次出手反击!

  只见他的身体如金刚佛陀,手掌猛然拍出,周围的气息凭空发出一声声爆炸声响,一道道气流猛烈的凝聚到了王程的手掌之上,经过一层层劲道的压缩凝聚到了极致。

  刹那间。

  他凝聚出了一个足有一米见方的巨大手掌形状的赤金色罡气,轰然拍向罗复荣,搅动周围风云。

  罗复荣也清醒了过来,神色依旧震惊凝重,眼中依旧是一片不敢置信,不过双手急忙在身前来回环绕,一道道气流在身前凝聚出了一层护体罡气,这一层护体罡气乃是急促流动的气息凝聚而成,就如充满韧劲的水流一样,可以不断消磨对手进攻罡气的劲道!

  这一刻,他感觉到了危险,竟然没有和王程硬碰硬,而是选择了防守,就等于是示弱了。

  这让文剑丞和克莱等人看的都是震惊不已,第一次看到罗复荣在对手面前防守示弱。

  李斯特更是气愤的浑身颤抖,加上刚才被罡气震动的身体伤势隐隐发作,所以这一刻直接当场吐血,身体摇晃着,被旁边的一个士兵扶住了,才没有倒下,可是他一双眼睛依旧死死地盯着王程!

  他不相信。

  他不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是王程的心跳。

  王程已经心脉破碎,应该会没有心跳才对。

  这才两个多月,怎么可能修复这种致命伤势?

  他真的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然而,事实就是这样真的发生了。

  王程的手掌轰然落下,直接拍在了罗复荣身前的护体罡气上面,那凝聚着柔劲的护体罡气刹那间就被其中刚猛无匹的金刚劲道冲击破碎,金色手掌的气势丝毫不减的直接砸向罗复荣而来。

  罗复荣急忙双脚扎下稳重的马步,也有一股稳重如山的气势,然后沉声大喝一声,双拳带着一层罡气,砸向王程的手掌。

  最终,依旧是要正面硬碰硬,他那面前凝聚的护体罡气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

  王程一掌拍下来。

  这一掌,不只是王程以肺脉催动心脉,爆发的一掌,更是融合了他领悟的金刚佛陀的一掌,其中的金刚劲道,几乎强悍到了极限,金刚密经在他心中已经领悟的快要到圆满境界了,竟然隐约之间还超过了地煞拳法!

  所以。

  这一掌,可以说是王程这时候最巅峰的一掌了。

  只有等他的心脉完全恢复之后,才有可能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了。

  如果还不能击败罗复荣,那他就要输了。

  刹那间。

  他的手掌已经落下,和罗复荣的双拳直接碰撞。

  顿时一股刚猛的气息扑向四面八方,周围的人已经后退到了几十米之外,才能在这猛烈的气息冲击当中站稳。

  而罗复荣也是瞬间被巨大刚猛的劲道震荡的浑身震颤,体内气血顿时就震动起来,无法凝聚,如此根本无法阻挡这一掌。

  所以,仅仅是一秒之后,罗复荣就是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都被砸的陷入地面三尺有余,沙土淹没到了他的腰身之间,周围是一片片被猛烈劲道激荡出去的沙土,赫然出现了一个方圆十米,深一米左右的大坑!

  两人站在大坑中央。

  王程稳稳地站在那里,浑身依旧散发着炙热的气息,和非洲的天气似乎融为一体了一般,身周环绕着一道道金刚气势,怒目看着陷入沙土之中的罗复荣,冰冷地说道:“罗复荣,你可服了?”

  噗!

  罗复荣又吐出一口鲜血,将体内被王程劲道震出的淤血吐了出来,浑身轻松了许多,眼神狠狠地瞪着王程,沉声说道:“你使用的是金刚武学,不是武圣山武学。而且,你融合了五禽宗秘法修复心脉伤势,说到底,你武圣山的武学呢?号称两千年传承,你却不敢施展,还是害怕失败?”

  关键时刻,罗复荣依旧不认输,将话题转移到了武学传承上面来,可是这种问题,只有他和王程才懂,美国人根本不懂,只知道他输给了王程,这是他们亲眼所见。

  周围安静无比,每一个高层,特种兵,以及其他普通的士兵们,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当中的两人。

  他们几乎所有人都没有见识过这种级别的高手战斗,尤其是那些美国人,更是无法想象这有多厉害。

  那些美国大兵们拿着枪械的手有一些发抖,手指紧张的发白,感觉手中的枪械并不能带给他们足够的安全感,仿佛站在那里的少年只要随时对他们吹一口气,就能将他们都灭杀当场一样。

  王程如一座大山一般,居高临下地看着罗复荣,淡淡地说道:“我武圣山武学,你也能理解?哼,井底之蛙,当年你们爱新觉罗依靠强取豪夺,掠夺了一些武学拳谱,就真的以为你罗家可以成为最强大的武学传承了?时间的底蕴,是你们所不具备的,你们的武学都是东拼西凑起来的,你现在的实力就是你的极限了。到了特种兵大赛当中,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武圣山武学!”

  说完,王程看也不看罗复荣一眼,转身直接走向拿出紧邻着美国特种兵居住院子的区域,插在门口的米字旗直接被他一把拔起来丢了出去,摔在很远的地方。

  林奇,张文强,朱新勇,安娜等人都纷纷跟着王程走了进去,顺手将一面五星红旗插在了门口,宣布这里是他们的地盘。

  克莱将军,罗复荣,李斯特等美国这里的高层虽然怒气高涨地看着王程等人的背影,可是谁都不敢进攻,即便周围有上百支枪瞄准了王程等人,他们谁也不敢真的下达开枪射击的命令。

  王程击败了罗复荣,对他们的打击很大。

  因为,罗复荣是他们手中的王牌,以前美国三角洲特种部队夺取世界冠军的头号功臣就是罗复荣,所有参加特种兵大赛的美国士兵都对罗复荣有绝对的信心,将其当做信仰一般。

  而此刻在还没开始的时候,罗复荣就当众被中国代表王程击败了,那他们在正赛当中遇到中国队伍,还能击败他们吗?

  每一个美国的士兵心中都有一些动摇了。

  克莱也没有了足够的信心,眼神阴霾地看向站在那里传奇的罗复荣一眼,淡淡地说道:“罗上校,我想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罗复荣转身狠狠地瞪着克莱将军,也是语气冷淡地说道:“我需要向你解释吗?比赛还没有开始,一切言之尚早。胜利只能是我们的,克莱将军,现在不是你追问责任的时候,你也无权过问我的事情!”

  罗复荣说完就直接带人离开了这里,他要带士兵们紧急训练一下,消除刚才的影响。

  克莱将军顿时被气的不轻,深呼吸了两口气息之后,眯着眼睛盯着罗复荣的背影,不屑地说道:“哼,那我就等着,如果你们失败了,那就很好玩了!”

  说完,克莱将军再次看向在收拾房子,摆放东西的中国队伍,心中也沉重了一些。

  因为,他想到了佣兵方面的强势,他联系了几大佣兵团,想和对方暗中合作,可是对方根本鸟都不鸟他,只是想夺取胜利,拿到奖励!

  克莱现在才知道,一开始是他们想的太简单了,以为可以两边操控,提前预定结果,在比赛当中重创对手的特种兵队伍,保存自己和盟友的力量!

  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他们开出的奖励太诱人了——佣兵****权限,这让每一个佣兵都疯狂,根本不会和他们合作一起针对其他国家,更不会故意败给他们,让美国特种兵队伍拿下最终冠军!

  这将会是一场最残酷的硬仗!

  克莱将军有一些后悔当初给这个方案投赞同票了,他有一种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的愤怒感。

  一切,都脱离了他们的掌控!

  中国队伍前所未有的强大,王程这个少年更是神秘无比,强悍的如上帝一般。

  佣兵队伍那边更是每一支都是从血与火当中杀戮出来的,每一支队伍都是精锐当中的精锐,都不好收拾。

  最后的结果如何,谁都不知道。

  克莱将军无奈地摇摇头,也带人离开了这里。

  和罗复荣交手结束,王程其实也并不好受。

  他回到房间内,就即可开始扎下马步,将五禽拳法都匆忙修炼了一遍,在将躁动的五脏六腑安抚下来,心脉的一丝丝刺痛也逐渐消失了。

  上次他融合五禽秘法,让心脉有了一丝复苏的迹象,可是并没有真正的复苏,他只能强行催动心跳,而不能让其保持自然跳动,给身体提供动力。

  所以,此刻他的心跳又没有了。

  “师傅!”

  安娜走进房间,严肃地说道:“我父亲联系我了,让我回去一趟,我先走了。”

  王程呼吸内敛,收起桩法马步,点头同意:“好,你去吧,随时联系我。等这次大赛结束,你就和我一起回去。”

  “好,我记住了。”

  安娜尊敬地抱拳行礼,然后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