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武圣山拳法

第三百一十九章 武圣山拳法

  (求票,求支持!)

  叶群生刚刚坐下来,就听到周伟宏在擂台上说这番话,面色不由的有些怪异。∽↗∽↗,他心中稍微有些郁闷和后悔,自己刚才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呢?

  王程的拳法防御如此强势,自己都打不破,可是为什么没有像周伟宏这样,我也不打你,让你来攻击我?

  叶群生也产生了一种想法——王程防御有余,攻击不足!

  叶家几人和几个周氏高手,以及戴氏高手都有同样的神色,纷纷遗憾地看着叶群生,认为叶群生本来是有可能击败王程的。

  只有坐在其中的黄磊面色露出不屑,低声淡淡地道:“周伟宏自己找死。”

  周氏几人立即怒目看向黄磊,呵斥道:“黄磊,你自己不敢上去,就少废话。”

  “哼,你们自己看下去就知道了,你们周氏派了个周伟宏来丢人现眼,白白让港岛这些人看了笑话。”

  黄磊毫不示弱地沉声说道。

  几个周氏高手立即站起来,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好像就要对黄磊动手的样。

  而和黄磊一起的戴氏高手也是站起来,双方诡异地对峙了起来。

  周围其他人都好奇地看过来,这里可是今天的主角之一,怎么内讧起来了?

  不少人都笑起来。

  叶群生赶忙站起来将两边的人都安抚下来:“各位,都别激动。坐下说话,坐下说话,在这里我们都是自己人。这里好多人看着呢。别让他们看了笑话。”

  两边的人才慢慢地坐下来。可以就带着怒容。

  其实这也是许多现代武者的常态,很多人气势汹汹的样子,其实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并不会真的主动动手,除非是真的有杀父之仇。

  现在是和平盛世,谁都想过好日子,练武之人自然也不例外。本来就已经是不愁吃穿,坐拥财富了。何必与人打打杀杀,争个你死我活?

  图了个什么?他们又没有资格争夺天下第一!

  所以,现在许多地方的练武之人都喜欢动口不动手了。

  都坐下来之后,叶群生看向黄磊,好奇地问道:“黄师叔觉得王程的攻击拳法也很厉害?”

  黄磊看也不看周氏的人,而是凝视着王程,淡淡地道:“周节均都败在他手上。”

  “那是周前辈受了伤,而且境界不稳,气血不足……”

  叶群生若有所思地说道。

  黄磊不屑一笑,道:“这都是周家自己说的吧?王程能击败周节均。就不是那么简单的。只是此子野心很大,想要内外兼修。攻防一体,所以只怕会很慢。但是一旦让他练到最后大成境界,那就很可怕,你叶群生虽然天资纵横,估计也不是其对手。而且,他武圣山的拳法路数我也看不透。但是,这小子绝对不可能只会防御拳法,你们看好便是。”

  黄磊没有将昨天晚上自己和王程交手的事情说出来,因为这本身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叶群生听了这番话,倒是神色凝重起来,眼神犀利地看向场中。

  另外一边,韩时非和于君几人也是对周伟宏露出玩味的神色。

  “这周家的人,都是如此弱智?”

  于君不屑地说道。

  韩时非也笑道:“呵呵,谁知道呢,可能是太想击败王程,所以着了魔障。王程修炼武圣山拳法,如此气血强势的内家修为,怎么可能没有攻击力?”

  韩时非至今还记得,当初自己和王程在警署总部打的昏天黑地的情境,两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场中。

  王程也是有些神色好笑地看向周伟宏,语气平静地道:“既然你都如此说了,那我不击败你,还真的说不过去了。”

  “哼,废话少说,你只管出手便是!”

  周伟宏喝道,神色也紧张起来,显然也是想到了许多。

  以王程武圣山的强势内家修为,就算是毫无技巧花哨的以力压人,也足够他受得了。

  王程冷哼一声,神色一震,心中蠢蠢欲动的猛虎逐渐放开了压制,浑身气息也厚重起来,双眼变得冷厉。

  “你接我一拳如果还能站着,以后我见到你周家人也绕道走。”

  王程沉声道。

  两人都下赌注了。

  周围专门看热闹的人都兴奋起来。在他们看来,没赌注的擂台赛,不算是真正的擂台赛,最好是无限制的生死斗,只有一个人能走下来,那才是最精彩的。

  周伟宏神色一变,一招?他满脸怒色地喝道:“王程,你不要狂妄。”

  “是不是狂妄,等你接过我一招就知道了,看好了!”

  王程冷冷地说道,声音和气息在这一刻都变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王程的身上,因为这一刻他的变化实在是太大。在场除了张绍云这个武圣山新弟子,其他人几乎无一不是高手,感觉都是极其的敏锐,刹那间就都发现了王程身上的气息变化,随后都是纷纷震惊不已。

  刚才王程在他们看来就是一块石头,一汪秋水,平静而顽强!

  而现在,王程瞬间化身成为一头猛兽,如百兽之王,欲择人而噬!

  吼……

  就在所有人都想着的时候,现场猛然出现一声虎啸。

  凭空出现一声虎啸。

  叶群生瞬间站了起来,震惊地看向王程,满脸的都是不敢相信的震骇,眼睛瞪的很大,低声喃喃道:“这不可能,怎么会有如此霸道的虎形拳?”

  拳出声相随!

  现场所有人都是识货之人,一眼就看出了王程此时的虎形拳境界,乃是象形拳大成才会有的拳出声相随。不少人都如叶群生一样震惊地站了起来。一双双眼睛都看向王程。都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的。

  现代国术之中。注重实战,所以对意境掌握不够。这种首重意境的象形拳修炼起来就显得很难,很少有人能将其修炼到高深境界。

  周伟宏此时心中的压力之大,只有他自己知道。看着王程,他心中甚至升腾起了一股惧意,面色凝重至极,双脚已经踩出太极,做好了防御姿态。已经有些后悔不该出来挑衅王程了。

  可惜,时间不可能倒流。

  王程已经出手了,就断然不可能回头。

  依旧是猛虎下山之势,王程眨眼间就来到周伟宏的面前,一步踩出,踩碎了几块石头,一拳呼啸而起,又是一声虎啸乍起。

  接连两声虎啸,现场一片安静,都神色凝重严肃。

  周伟宏不敢怠慢。迅速施展出太极缠丝手,双手如缠丝一般的纠缠上王程的拳头。想要用太极技巧消弭王程的力道。

  可是,王程的这一拳力道之大,超出了周伟宏的想象,直接震碎了他的缠丝劲,双手根本不能阻挡王程的拳头。一触之下,周伟宏就被这一拳击中了右边胸口,整个人当场就飞了出去,飞在空中,就是一口鲜血挥洒出来。

  一招见胜负!

  王程站在周伟宏的位置,没有继续追击。双手垂下,他呼吸瞬间再次变化,心中猛虎真意眨眼间就被压下去,以无为心境来压制猛虎真意,还是有效果的。

  砰!!!

  周伟宏飞出去,撞在一张桌子上,将大圆桌撞的粉碎,身体也随之摔在地上,浑身都狼狈不已,又是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一双眼睛萎靡不振地看向王程,依旧是不甘心地道:“你,你这是什么虎形拳?”

  在场的高手都看出来了,王程这虎形拳绝对不是形意拳当中的十二形,也不是流传已久的五禽戏。是他们所有人都不曾见过的一种虎形拳,可是却比之形意拳更为强势霸道。

  “武圣山虎形拳!”

  王程神色恢复平静,淡然地说道,并没有说具体的名字,只是让大家知道这是武圣山武学,就足够了。

  几个周氏高手都急忙上前去将周伟宏扶起来,还有两个人跑过来面对王程,一副紧张地模样。

  韩时非也立即站起来,几步来到王程的身边。张绍云和霍有文也都急忙跑过来,一起面对着周氏的几个高手。

  一时间,双方又是剑拔弩张的样子。

  不过,许多人又都是好奇地看向王程。因为此时王程的气息又发生了变化,猛虎真意消失不见,整个人再次由猛虎变化成为了一汪秋水,平静而悠远。顿时,许多人对武圣山武学有了更多的了解,也更为忌惮起来。

  许多人对武圣山的了解还停留在长鹤道士的传说上,现在看来,显然长鹤道士并不能代表武圣山武学。

  王程看向周伟宏,平静地道:“你输了。”

  周伟宏挣扎着站起来,盯着王程,沉声道:“不错,我输了。我说到做到,以后我见到你王程就退避三舍。”

  “哦?”

  王程眉毛一样,语气冷下来:“刚才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现场许多人也都恍然醒悟过来。

  的确,刚才周伟宏说的是:如果他输了,周家之人见到王程就会退避三舍。现在他换成了自己。

  许多人看着周伟宏都好笑地摇头起来。

  在如此多人满前耍心机,当真是走了下乘。

  不过,周伟宏本人也可以说是无奈。他自己说了大话,只能自己吞下恶果;显然他一个人是不能,也不敢代表整个周家的。

  “周家自此开始走下坡路了。”

  一个老者淡淡地开口说道。

  说的周伟宏等人都是尴尬的面色通红不已。

  王程也是摇头一笑,心中无为,淡淡地道:“你要耍赖,那我也不可能杀了你。只是周伟宏你今日的做派,我已经记在心里,他日我再也不会相信你周家任何一个人的话。”

  周伟宏呼吸急促,嘴角鲜血又流淌下来。他想要争辩两句,可是看着周围所有人的目光。觉得压力山大。只能装孙子。装哑巴,让两人扶着自己出去,逃离现场。

  “王程,你别得意……”

  其中一个周氏高手指着王程就要喝骂,想找回气势。

  可是,王程是能任由他随意指着骂的?

  王程当即一步跨住,一把就抓住了对方的手,然后力道爆发。咔嚓一声,直接将其手掌骨骼捏碎。

  啊…………

  这位和霍有文差不多大的年轻人立即发出一声惨叫,面孔扭曲,奋力地想将手从王程的手中抽出来,可是他的力道却无法挣脱。于是他又一脚踢向王程,被王程顺势抓住脚踝,又是用力一捏,紧接着就是同样的一声咔嚓的骨骼脆响。

  啊…………

  接连两声惨叫,王程当场废了这位周氏年轻高手的一只手和一只脚。

  周伟宏等周氏的高手都是瞬间色变,在场其他人也都神色剧变。他们都没想到王程一言不发地就出手了。而且是如此狠辣。

  不是说好了大家互相骂几句就散伙的吗?

  剧本呢?

  可惜,王程不在剧本内。

  “住手!”

  周伟宏对着王程喝道:“王程。你不要欺人太甚。”

  几个周氏高手也都急忙围了上来,叶群生几人犹豫了一下就没有动,并没有参合。

  王程怡然不惧,一挥手,将手中的周氏年轻人丢了出去,声音平静地道:“哦?我欺人太甚?你输了不承认,然后你周家的人又指着我谩骂,是我欺人太甚吗?周氏已经如此霸道了?只能你们欺负人,不能让我还手了?那你周家岂不是成了世界霸主了?”

  王程一番话,直接将周氏几人都呛的没话说,一个个面色通红,说不出话来。

  因为,从头到尾,的确都是他们理亏。实力不如人,周伟宏被击败之后,又耍赖不承认赌约,接着其年轻弟子又骂人。

  当真是输人又输阵!

  说实话,如果王程现在杀了那周氏年轻人,在场的人都不会有人说王程的不是。

  黄德林站了出来,沉声道:“周伟宏,你是欺负我黄氏武馆无人?在我的地方任意妄为?”

  周伟宏瞪了王程和黄德林一眼,一把抓起地上颤抖的年轻后辈,沉声道:“王程,今日之事不算完。”

  “我刚才也说了,今日之事没有完!”

  王程也沉声说道。

  周伟宏冷哼一声,几人狼狈地离开了黄氏武馆。

  现场诸多港岛武术界的高手都觉得痛快,他们大多数人本就对南洋周氏不对付,能看到周氏的人继续在港岛吃亏,他们自然是很高兴的。

  今天的比武也到此正式结束。

  黄德林出来招呼大家继续吃饭喝茶,和诸多熟人打招呼。

  作为主角之一的王程,却是没有留下来和大家拉扯关系,而是直接告辞离开,因为他今天要赶回家。

  “王程,你师傅还好吧?”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王程,有你这样的徒弟,你师傅这辈子总算是可以休息了。”

  “王程,帮我给你师傅问候一声好。”

  ………………

  一个个当年和武圣山关系不错的武者都围上来和王程说话,有问候的,有夸赞的,还有纯粹的好奇地等等。

  王程随意地应付了一番,就急匆匆地带着张绍云和霍有文出了黄氏武馆,已经是浑身出了一层汗。

  应付这些人,比他和叶群生交手更为疲惫一些。

  当然,有交好的,自然也就有交恶的。那些和长鹤不对付的港岛本地武者,就没有理会王程,一直冷漠地目送王程等人离开。

  黄德林亲自将王程送出武馆,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吃亏。那周家的人,也是没脑子,下次他们应该不敢再找你的麻烦了。”

  “呵呵,他们要敢来,我不介意让他们知道更多我武圣山的厉害。”

  王程也是笑着,轻松地说道:“那我先走了,飞机还在机场等着。”

  “好,这次你回去就要参加比武大会了,希望到时候能看到你夺冠的消息,有文肯定是没希望了。叶群生也被你击败了,港岛的先手应该都不是你的对手了。冠军对你来说应该很稳了。内地或许有些年轻高手,但是对你有威胁的,应该没有几个。”

  黄德林期待地说道。

  “我也希望如此。”

  王程神色平静,淡淡地地说道,随后就向韩时非和于君等人告辞离开。

  霍有文开着车,迅速地朝着机场而去。

  坐在车上,王程微微闭上眼睛,心中一片清静无为。

  他的张氏道门太极终于入门,领悟了无为心境。后面他就只需要按部就班的修炼,就能将这门纯粹防御的拳法练成了,到时候练成之后威力还会提升一些。配合王程本身淳厚的气血修为,天下间同辈武者当中,应该无人可以破开他的防御了。

  想到面对即将开始的比武大会,王程也彻底松了口气!

  砰……

  这时,突然一声巨响。

  王程感觉到了剧烈的晃动,瞬间睁开了眼睛,发现翻车了,这里是距离机场不远的偏僻道路上,后面一辆面包车撞在了他们的车上。

  前面的霍有文急忙尽力地稳住车子,车子翻滚了一下,靠在了路边护栏上停了下来。

  幸好霍有文和张绍云都绑好了安全带,并没有大碍。

  三人都只是擦破一点皮,受了一些皮肉伤,显得很狼狈。

  嗤!

  后面的撞了他们的面包车追了上来,停在他们车身前。随后车门打开,走下来的赫然正是周伟宏,后面跟着的两个年轻人手中拿着手枪。

  王程眼神凝视,气血沸腾,虎啸之声乍起,毫不迟疑地出手了。

  狭路相逢,他只会勇往直前。(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