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挨打功夫一流

第三百一十八章 挨打功夫一流

  (求支持,求票票!)

  叶群生绝对是王程见过的年轻一辈当中最强之人。頂點說,..

  如果不是他也同样天赋异禀,奇遇之后,练武三月就积累雄厚霸道至极的气血,加上武圣山内家武学天下绝的话,他还真的不敢是叶群生这种天才国术武者的对手。毕竟国术的核心乃是杀敌之术,在高手手中的杀伤力绝对强悍无比。

  王程以前没有见识过咏春寸拳和寸劲的爆发。可是,刚才叶群生那一拳,他知道绝对不只是咏春寸拳那么简单,其中还有形意拳的劲道爆发技巧。

  “接下我这一拳,还能站着,在同辈之中,你是第一个。”

  叶群生盯着王程,面色凝重地道。

  王程心中空空无为,眼神平静如水,淡淡地道:“我以为你的实力会更厉害。”

  这一句话,的叶群生瞬间就是满脸怒气熊熊燃烧起来。

  “哈哈哈,好,好,好,王程,我就如你所愿……”

  叶群生怒极而笑,双脚再次重重的一跺,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向王程,双拳如长枪,直刺王程要害。

  台下。

  于君看着擂台,满脸都是凝重,低声道:“王程不一样了。”

  韩时非也是疑惑地头,他虽然没有于君的眼界境界高,但是也能感觉出此时的王程状态很不一样了。在他眼里,王程好像变得如一块石头一般的站在那里,不动如山,任由风吹雨打。

  “可能是道门拳法有所突破吧。”

  黄德林对道门拳法有所了解。语气莫名地道。

  如道门。佛门这种传承久远的拳法想要突破。可是难之又难的。相比而言,现代国术算是简单了,国术武者只需要气血强盛起来,拳法劲道凝聚到了,就自然能突破了。

  在道门佛门拳法当中,修身养性都是缺一不可的,任何一个不能达到一定境界,都不能突破。修身还好。只是不断练拳积累气血就可以了,可是养性却是玄之又玄的,对悟性的要求极高。

  像长鹤道士这样,看不懂道门典籍都能将武圣山地煞拳法练到几乎大成的境界,可以在武圣山历史上也是只此一人而已,这就是因为老道士执着了一辈子的坚持,完全凭借大毅力打破了枷锁。

  张绍云和霍有文都沉默地看着,眼中都露出精光,显得若有所思。

  砰砰砰砰……

  现场除了擂台上的拳拳相撞的声音,就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声响。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目光集中在擂台上!

  叶群生心中愤怒之极。拳头速度也再次加快,而且其咏春本身就是讲究速度和劲道融合的拳法。叶群生此时的双拳再次化作一片幻影,笼罩王程上半身,拳拳不离要害。

  每一拳,都相当于化劲中期国术武者的全力一击,每一拳的劲道爆发,都将周围的气息激荡而起。

  呼呼呼呼……

  擂台周围出现了一股股旋风!

  现场诸多高手都为叶群生的实力惊叹。这几个月,这位港岛年轻第一高手的确又进步了许多,稳稳地踏入了丹劲境界!

  可是。

  王程的表现让在场的人更为吃惊。

  只见在叶群生狂风暴雨的进攻之下,王程却是如大海之中的岛一般,不论波涛多么汹涌,都能稳稳地站在大海中央,岿然不动。

  是的,王程的双脚站在擂台上一动也没有动,动的就是一双拳头。

  他心中心中也是一片无为。

  王程的拳头几乎不是他自己控制的,而是在这一刻真正的做到了拳随心动。无为心境之下,这门道门太极的防御能力堪称吓人。

  现场诸多高手都是已经面色凝重至极地看着王程的身形。

  叶群生快,王程也一起快;叶群生慢,王程也随之而慢。完全让叶群生找不到丝毫的破绽。

  叶群生也是心中震惊不已,接连出了十几拳,依旧无法突破王程道门太极的防御。随后急忙后退一步,他没有王程那么深厚的气血修为,这十几拳的消耗对他来可不,急忙后退调整呼吸恢复气血。

  “你就打算一直这么当缩头乌龟了?”

  看到王程没有追击,叶群生盯着王程,语气不屑地道。

  王程淡然一笑,道:“我就任你发挥实力来攻击我。如果如此你都不能击败我,我看你也没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话了。”

  在场的人都是齐齐心神剧震。

  这是何等的自信,才会出这番话?

  任你打,我不还手,只防御。

  如果这样,你都打不过我,那你还有何资格在我面前话?

  叶群生自问涵养不错,此时依旧是一时间被气的不出话来。

  坐在叶家这边的黄磊想到昨天晚上和王程的交手,此时王程和昨天晚上那霸道狠辣的气势当真是两个人,可是有一样在他看来是不变的,低声摇头道:“武圣山之人,当真狂妄。”

  一样的就是极度的自信。

  其他人也都头。

  其中一个周氏高手沉声道:“狂妄之人,都没有好下场。”

  “那阁下等会儿可以上台去教训一下他。”

  黄磊笑道。

  “哼,这个不劳你来操心。该出手时,我自然会出手,我来港岛也不是专程来看戏的。”

  周氏高手冷哼道。

  黄磊也是面色冷然,不再话,显然和周氏之人不是那么熟络。

  擂台上,王程和叶群生的交手再次爆发出激烈的火花。

  王程那一番话,彻底的让叶群生暴走起来,调息之后再度出手。就是毫不留不留余地。

  形意拳。太极拳。还有咏春拳都在叶群生的手中快速的施展出来。此人也当真是天才,有一种将三门拳法融合为一的趋势,可惜此时还只是雏形,杀伤力还不如其中单独的一门拳法。

  王程施展道门太极,彻底领悟无为心境之下,防御堪称无解。但是他每一次也要硬挡下叶群生的拳头和劲道,多次之后,现在一双手掌和胳膊也是微微刺痛。不过。越是施展这门拳法,他对无为心境的掌握就越是清晰,拳法也越加的圆融如意,抵挡叶群生的进攻之时,也更加的轻松起来。

  呼呼呼呼……

  两人再次交手了十分钟,依旧是不分胜负。

  当然,在场的人都知道,叶群生其实已经败了。

  因为王程没有进攻,只是纯粹的防守。

  而叶群生一味进攻还是不能伤及王程丝毫。狂风暴雨一般的进攻,也被王程的一双拳头全部挡在了身体之外。

  两者之间的差距看起来有些大。在练武之人当中,纯粹的防守。都是高手面对弱者才会做的。

  王程施展的如此强大的防御性道门太极,让在场的许多人都是浑然一惊。他们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太极,即便是武当山的太极,也不是纯粹的防御,其中也有一些极其强悍的进攻招式技巧的。

  可是,王程这门太极,真的是没有一的进攻,所有的招式都是用来防御的,就是纯粹的防御,纯粹的挨打。

  “还有如此的道门太极?这也是武圣山的独门太极?”

  不少人都惊异不已,对武圣山的武学底蕴再次震惊不已。当年长鹤道士将一门地煞拳法练到大成巅峰,也立于不败。

  现在又出了一门防御如此强势的太极?

  叶群生已经气喘吁吁了,停下了动作。看着依旧面色如常的王程,他的脸色通红不已,大部分是羞恼的原因,沉声道:“王程,你究竟想怎么样?”

  王程淡淡地道:“是你挑战我,你问我想怎么样?”

  “你!”

  叶群生呵斥道:“你别以为我真的打不破你的龟壳。”

  “那你出手便是。”

  王程直接道。

  叶群生没有话了,知道多无益,只是不断的深呼吸,以此来调整体内气血,神色也平静下来,声音冷漠地道:“这一拳,如果你能接下来而不受伤,就算我输。”

  “好!”

  王程头答应下来。

  周围的高手们都没想到,这场年轻一辈的尖对决,会演变成为这样的局面,成为了防御极致和攻击极致的一场对战。

  叶群生深呼吸了九次,周天搬运之下,体内气血凝聚到了巅峰。只见他突然一步跨出,朝着王程就是一招直拳,没有任何的技巧变化,没有任何的前奏,就是一招直拳。

  可是,这一拳的强大,即便是周围的看客都能感受到。

  王程的面色首次出现了凝重。

  因为,叶群生的这一拳带动的空气流动变化,和王程见识过的牛大海那凝聚罡气的一拳几乎类似了。

  也就是,叶群生的这一拳,堪称国术劲道凝聚的巅峰。只要他继续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下去,就迟早能凝聚罡气劲道,步入下一个罡气巅峰境界,成为天下绝高手!

  如此一拳,王程绝对不敢看。

  现场显然也都是识货之人,不少高手都是瞬间震惊地站了起来。

  王程无为心境依旧坐镇心中,双拳旋转,脚下首次动了,施展出了配合太极拳的步伐,身周气势凝重至极,也是搅动起了气流。

  轰……

  如前面叶群生施展的强大寸拳寸劲一样,这王程的太极拳根本来不及变化,对方的这一拳的劲道就是刹那间就爆发开来。

  王程脚下迅速后退,双脚却是没有离开地面,而是紧贴地面滑动而退,这也是一门极其高深的卸力步伐,通过气血运转,将身上承受的强大劲道转入了脚下,然后作用在地面!

  咔咔咔……

  这个用砖石临时搭建起来的擂台立即就出现了一道道清晰可见的裂痕,并且还在扩大。

  当王程退到擂台边缘的时候,轰隆一声闷响。这个擂台彻底地垮了。

  而王程也在这时候停在了边缘。站在这还残留着的一个巨大石块上。看着不远处站在碎裂的砖石当中的叶群生。

  呼哧呼哧……

  叶群生急促地呼吸着,浑身已经出现了乏力的迹象。可见刚才那一拳消耗太大,此时他已经后继无力。

  “你赢了!”

  叶群生声音极其不甘,并且带着一丝怒火地对着王程道。

  现场一片安静,胜负已分,并且是叶群生被王程打的主动开口认输。这是开场任何一个人都不曾想到的结果。

  王程面色依旧淡然,只是出现一丝红晕,呼吸调整之下。红晕逐渐消失,表示他接下这一拳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抱拳对叶群生淡淡地道:“承让,他日定然会登门再次领教叶氏咏春拳法。听闻你已经得到戴氏形意和周氏太极内家奥秘,我就给你三月时间修炼领悟融合,希望到时候你不要让我失望!”

  叶群生面色瞬间微微一变,在场的诸多港岛和南洋的高手也都是面色发生了变化。他们都没想到王程胜利之后会如此咄咄逼人。

  显然,年轻人的战斗,和他们老一辈的战斗是不一样的。老一辈都是本着冤家宜解不宜结的心思;而年轻人就是绝对不会吃亏,你挑战我。那我也要打上门去。

  “好,也不需要三月后。到时候我定然会代表港岛参加比武大会的决赛。那时,你我必定还会有一战。”

  叶群生当下毫不示弱地喝道。

  “比武大会,我已经内定冠军,到时候的一战,我赢你也胜之不武,不算。我了,给你三月时间,就会给你三月时间。三月后,我会上叶家挑战你叶群生。”

  王程的声音看似平静,可是却掷地有声一般的在每个人的耳边回荡。

  “王程,你真当我叶家无人?”

  叶群生身后的桌子上,一个叶家的中年人满脸愤怒地站起来喝道。

  王程看向对方,平静地道:“我不过是礼尚往来而已,你不服的话,那你可以过来。我还是一样,只防御,不还手。如果你能让我受伤,就算我输。”

  “你找死!”

  叶家的中年男子厉喝一声,抬步就要上前去教训王程。

  可是,他身边的周氏高手一挥手,将其拦截了下来,目光看着王程,沉声道:“叶老弟不要着急,你们叶家已经打过了,那就换我了。我早就想领教一下武圣山长鹤门下的高招,看来这位王程,已经得到长鹤真传,挨打的功夫堪称一流。”

  王程面对对方的讽刺,依旧神色平静地道:“你问问你们周氏的周节均,就知道我打人的功夫也是一流。”

  现场一些上次见识过王程和周节均交手的高手都是露出笑容,其他人也都笑起来,知道那一战,王程施展的大地锤法很是刚猛。

  周氏中年人面色愤怒不已,直接快步来到了中间破碎的擂台当中,盯着王程,沉声道:“子,不要以为胜了一个受伤的高手,就以为自己也是高手了。”

  周围不少人都露出嘲讽之色,输了就有伤?有伤你还敢来港岛报仇,那是多么狂妄?

  叶群生看起来也和周氏不是那么和谐,没有理会这位周氏高手,对王程抱拳沉声道:“好,那我就答应你三月之约,王程,三月后,你我再一战见证高下。不过,比武大会我也不会放弃,我也已经内定了冠军!”

  王程呵呵一笑,自信地道:“好,那你我加上这次比武,就有三次对战。如果到时候你三场都输了,可不要抱怨什么了。”

  叶群生沉声道:“输了就输了,我技不如人,自然不会抱怨什么,告辞。”

  王程头,目送叶群生下去,然后目光落在周氏中年人身上。

  黄德林此时站了出来,看着中年人呵斥道:“周伟宏,你想干什么?”

  “怎么?黄德林,你以为你巴结上了武圣山,就可以对我无礼了?”

  周氏周伟宏不屑地看了黄德林一眼,道。

  “今日是叶群生下拜贴挑战王程。现在胜负已分。和你周氏有什么关系?”

  黄德林沉声喝道。

  “我就是想挑战武圣山。你们如果怕了,可以不应战。”

  周伟宏呵呵一笑,强硬地道。

  王程一挥手,阻止了要继续话的黄德林,道:“黄师傅,有人打上门来了,那我索性就一次性解决好了。我武圣山门下,还真不怕谁。他要自取其辱,那我就成全他。”

  “好,既然你们双方都要继续,那我就不多什么了。只是周伟宏,你今日乱了我武馆规矩,下次可不要怪我不给你们周家颜面!”

  黄德林看着王程头,然后对周伟宏威胁了一句,转身重新坐下来。

  现场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只是都目光凝重地看向场中的王程和周伟宏。

  王程刚才展示出的实力,已经让现场任何一个老一辈高手和年轻高手都不敢有丝毫看。叶群生乃是实打实的抱丹初期境界的年轻一辈的尖高手。在全世界的华人范围内,也找不出几个能与之相比的年轻国术武者。可如此一位尖年轻天才。却是不能让纯粹防御的王程受一伤。

  不少人都赞叹:武圣山的挨打功夫,当真是天下无双!当年长鹤道士靠身体的挨打能力立于不败,现在其门下弟子王程却是靠防御拳法立于不败。

  如果,王程将两者结合,以后将横练拳法也练至大成,还有人能击败他吗?

  王程即便是知道这些人的想法,也不会改变什么。他此时领悟太极无为心境,正是要乘热打铁,稳定心境的时候。所以这时候有人送上门来给他练手,他绝对不会推辞。

  “请!”

  面对周伟宏,王程也抱拳给足了礼仪,不落武圣山的威风。

  周伟宏也是盯着王程抱拳道:“请。”

  随后,王程退后一步,站在碎裂的擂台当中,目光平静地看着周伟宏,淡然地道:“我过,我不攻击,你要打就开始吧。”

  周伟宏神色闪过一丝怒色,随后不发一言的就出手了。他没有丝毫废话,脚下也踩着碎石,一步跨出,施展出了周氏太极。一步之下,他就来到王程面前,空中发出啪的一声脆响,鞭手已经施展而出。

  啪!

  又一声脆响。

  王程同样一招云手接下了周伟宏的这一招鞭手,将其手上的鞭劲卸掉大半,剩下半作用在他身上,也被道门太极独门呼吸法门配合卸力技巧抵消了。

  这一招鞭手,对王程几乎没有实质性的伤害。

  而王程也知道了周伟宏的实力——化劲巅峰圆满境界,与于君,黄德林相当,一只脚已然踏入了抱丹境界。

  看起来似乎比叶群生还要低一,可战斗力和杀伤力绝对是在叶群生之上的。因为周伟宏这等老一辈高手练拳比叶群生要多至少二十年,每一步都是踏踏实实的走过来的,气血之雄厚,和劲道之凝聚,都不是年轻一辈高手跳跃性的突破能相比的。

  两者之间,差的就是天资和悟性而已。本身的经验和积累上,终究还是要看时间长短的。

  砰砰砰砰!

  王程的确做到了自己所的,没有主动出击一次,全部招式都是在防守,接下了周伟宏一招又一招强势至极的进攻。

  十几招下来,王程确定了一件事,周氏太极,对他没有丝毫伤害。

  因为这门道门太极乃是纯粹的防御拳法,尤其是对太极一脉的攻击拳法,更是有发自核心的克制。国术太极在王程的道门太极面前,只能发挥五成的威力,这五成的威力再被卸力技巧消弭一些,就几乎没有伤害了。

  所以,即便是这个周伟宏进入了抱丹境界,只要他依旧是施展太极拳,那就对王程没有任何威胁。

  练成这门张氏独门太极拳法,王程就可以无视天下间所有修炼太极拳的高手了。

  周伟宏此时明显也感觉到了王程的拳法对他太极拳的克制,所以面色极为难看,现在让他有些骑虎难下,当下再次几拳逼退王程,站定下来,盯着王恒,沉声道:“王程,别只防守,挨打本就是你武圣山最擅长,你有本事进攻一次试试。”

  王程眉毛一样,淡淡地道:“你确定?”

  “自然确定,你能击败我,我周氏一脉以后见到你王程就立即退避三舍。”

  周伟宏当即沉声呵斥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