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戴氏门人

第三百一十六章 戴氏门人

  (求票,求支持!)

  中年人眼神深深地看着王程,心思一转,就明白了许多,停下了冲出的脚步,沉声问道:“是他先动手的?”

  王程点点头,道:“不错,而且是拔剑偷袭于我。£∝小說,我没有杀他,已经算我心情好了。”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中年人又质问道。

  王程不屑一笑,眼神毫不示弱地看着他,淡淡地道:“你可以不信。”

  “我叫黄磊,这件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明日叶群生会挑战你,不管此事到底是如何发生的,李成珑都是被你打伤了心脉,我不能就此罢手。到时候你与叶群生交手之后,我们再擂台上见!”

  中年人自我介绍了一下,随后不容置疑地说道。

  黄磊?

  王程眼神凝实,确定自己没听过此人的名字。不过此人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乃是实打实的抱丹初期的内家实力,丹劲爆发的炮拳,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如果不是王程爆发了猛虎九式,气血暴涨的话,单纯的以还没有完全练成的道门太极,只怕还无法抵挡这个黄磊的炮拳。

  “你说了算?”

  王程冷冷地问道。

  黄磊眉头紧皱,他没遇到过如此霸道,而且敢质疑自己的年轻人,当下沉声道:“有事情我们擂台解决,用拳头说话。”

  “没兴趣,要解决,就在这里来。”

  王程直截了当地说道。

  “年轻人。不要这么刚硬。小心过刚易折。”

  黄磊浑身戒备起来。低沉地说道。

  “废话多,我废了李成珑,你和他关系好,我们之间自然就绝无交好的可能,那我何必对你客气?要打就现在出手,不打就走,明天我没兴趣和你在擂台上浪费时间。”

  王程冷声说道,显然不吃对方这一套狗屁劳什子规矩。

  “好。长鹤道长当年是出了名的保守,没想到晚年收了个徒弟如此霸道狠辣。你既然都这样说了,那我就要来试试你的实力了。你可要小心了,刚才我只出了六分力,如果你死在我受伤,可不要怪我!”

  黄磊声音也冷然起来,眼神冰冷地看着王程。

  走廊里的几个李氏年轻人,以及几个和黄磊一起来的年轻人也都是面色紧张严肃起来,纷纷后退了两步,拉开了和当中两人的距离。

  站在王程身后的张绍云也稍微后退了一步。他也知道。师傅要和这个中年男子黄磊动手了。以两人的实力,一旦动起手来。绝对就是惊天动地的。

  王程没有再说话,而是用行动回答了黄磊。

  只见王程刹那间,整个人就冲了出去。依旧是带着猛烈的虎啸之声,他整个人就如一头猛虎一般。此时,是他猛虎重聚之后,首次完全主动的催动了心中猛虎真意,猛虎九式的呼吸变化迅速至极,心脏咚咚咚的跳动起来,整个身形仿佛都大了一圈。

  吼……

  猛虎气息冲击而来。

  黄磊和其身后的好几个年轻人都被震的不轻,那几个跟着黄磊来的年轻人首次见到甚至都露出惊恐之色。而黄磊神色一怔之后,就是急忙后退。显然他也没想到王程还能爆发出比刚才更为猛烈的猛虎真意,心中极为震惊,他对王程这一拳不敢硬接!

  蹬蹬蹬……

  后退三步之后,黄磊不能退了。他身为南洋顶尖高手,如果面对才拜入武圣山三月的少年被打的不断后退不敢硬接拳头,那不管结果如何,其实他就已经算输了。

  轰……

  脚下猛然一跺,黄磊的身体如炮弹一般的冲了出去,丹劲爆发,炮拳打爆了面前的空气,后退三步躲开王程气势强势的一刻,然后瞬间出拳反击。

  黄磊的应对措施和选择都不可谓不好。

  可是,当他和王程硬碰硬这一拳的时候,还是被打的浑身巨震,气血翻滚,一口鲜血当场就吐出,挥洒在天空。

  砰砰砰砰……

  两人周围的空气一声声爆响,房间和走廊上的灯都被震碎,发出兹兹的电流响声。

  黄磊这一记炮拳虽然不如刘武中施展的独门冲天炮大地红的威势,可也差之不远了。绝对是实打实的抱丹境界的强势炮拳,爆发力在所有国术拳法当中都堪称巅峰级别!

  可他现在却是被王程一拳硬碰硬的打的吐血,拳头炮劲崩碎,虽然脚下未退,让王程反而后退了一步。可是看王程的神色只是闪过一丝红晕,黄磊知道自己吃亏了,因为他感觉到脏腑刺痛,显然被这一拳震荡的受了内伤!

  砰!

  王程后退一步,将地面上的两块地板踩的粉碎,也是浑身巨震。这一拳他虽然打碎了黄磊的炮劲,可炮劲爆发还是将他全身都冲击了一遍,脏腑也被震的不轻。

  可是,他的内家修为比之黄磊还要全面强势一些,已经完成气血大周天的搬运,只是底蕴稍微差一些。所以,气血大周天搬运之下,配合肺脏和心脉的强化,以及猛虎九式的呼吸法门的融合,王程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体内震荡的气血就平复下来,脏腑之间也只是出现一丝一闪即逝的刺痛。

  浑身被震荡的肌肉筋骨也在几个呼吸间就恢复,只有拳头还有些麻木。

  王程直盯盯地看着黄磊,心中赞叹现代国术虽然内家修为方面比较薄弱,可是在实战威力上,的确是强悍至极。

  “我这一拳,阁下觉得如何?”

  冷场了一会儿,王程率先开口。他已经理顺了气血,凝视着黄磊,淡淡地问道。

  黄磊身后的年轻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王程。他们都不敢相信。年青一代当中。会有王程如此强势的少年人,击伤李成珑心脉,还打的黄磊说不出话来!

  而黄磊虽然也听说了一些王程的事迹,知道王程击败过周节均,可也没想过王程会有现在这么强势。

  毕竟那周节均当初只是初步凝聚丹劲而已,比之他黄磊弱了一个档次。

  “不错。”

  黄磊多呼吸了几下,气血顺畅了,忍住心中的赞叹。语气低沉地开口道:“好刚猛霸道的虎形拳,这不是形意虎形拳,也不是五禽戏,这是你武圣山独门拳法?我不曾听说过长鹤道长还会虎形拳!”

  “我师傅年轻时候悟性愚钝,所以没有学会这门拳法。况且我武圣山武学博大精深,你知道的也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王程直言不讳,揭开了师傅长鹤道士的伤疤:“现在你还想和我上擂台?”

  黄磊又深深地看着王程,似乎想要将王程看透,摇头道:“也罢,你我之间到此为止吧。其实我也是身不由己。李成珑这次和我一起出来,他父亲叮嘱过我。让我照看一下。我黄家和他们李家是世交,其实我也看不惯他的行为,或许在你手上吃点亏对他也算是好事。”

  “今日之事,就到此为止。希望明日在擂台上,你和叶群生还能给我惊喜,告辞!”

  说完,黄磊对王程一抱拳,毫不迟疑地转身就离开了房间,几个年轻人也都急忙跟了上去。

  “黄师叔,他打伤我们七叔的心脉,你不能这么轻松的放过他吧?”

  一个李氏的年轻人急忙低声对黄磊说道。

  黄磊看了对方一眼,脚下未停,淡淡地道:“我已经出手了。”

  “可是,我七叔还在医院……”

  年轻人显然还不想放弃。不想就此放过王程,想让黄磊继续出手,他相信黄磊全力出手,肯定能击败王程。

  黄磊冷笑一声,加快了脚步,沉声道:“你去医院告诉李成珑,就说是我说的,他这叫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个王程是武圣山长鹤门下的年轻弟子,不是他能随意拿捏的,来了港岛就要低调点。我不想与武圣山为敌,所以此事我已经出手,已经仁至义尽,以后就不会再参合。你们李家要继续追究,那就去吧。”

  几个李氏的年轻人都面色极为难看,都想说什么,可是看到黄磊严肃的神色,一时间不敢再多说,害怕惹恼了黄磊。当下都只能保持沉默,朝着医院赶去。

  这边。

  黄磊刚走,霍有文听到动静之后,急忙赶了过来。看到这里刚刚清理完毕又混乱的现场,他的面色难看不已。不过,当他看到王程和张绍云都安然无事的时候,终于松了口气。

  “王程,你们没事就好,刚才是谁来了?”

  霍有文惊讶地问道。

  刚才那动静,估计整个半岛酒店的人都听到了。能和王程交手到如此程度,来者肯定是一个顶尖高手。

  王程坐在沙发上,本来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了,眼中琥珀之色还没有完全散去,心中猛虎已经强盛起来。同时,他的心脏跳动再次完全改变,体内气血流转速度快了不止一倍。

  看着霍有文,王程开口道:“他自称叫做黄磊,是为李成珑而来,你知道他吗?”

  霍有文顿时眉头紧皱起来,疑惑地道:“黄磊?我听说过这么一个人,是南洋黄氏门下的代表高手之一,两年前听说成为抱丹境界的宗师高手,他也来港岛了?如果是他的话,为李成珑出手也说得过去。”

  “为什么?他和李成珑关系很好?”

  王程好奇地问道。

  黄磊如此一位抱丹境界的大宗师,在哪里都是一方霸主级别的人物,绝对不是轻易会出手的。

  “那倒不是,李成珑在南洋人缘很差。但是黄氏和李氏两家关系比较好,当年黄氏祖辈就在李景林手下学习过剑法。只是这位黄磊没有练剑,反而在年轻的时候师从戴氏门下,学习的是正宗戴氏形意拳,非常的厉害,当年和我师傅齐名!”

  霍有文语气赞叹地解释了一番。

  张绍云笑道:“再厉害。也不是我师傅的对手。被我师傅一拳打跑了。”

  “呵呵。那是你师傅太厉害。看来,这次黄磊就是为了看你师傅和叶群生的比武而来,他师从戴氏门下,可能是和戴家的人一起来的。”

  霍有文笑了笑,随后语气凝重起来,目光担忧地看向王程。

  叶群生这次挑战王程不是代表其一个人,也不是代表叶家一个武学家族,更是代表了南洋周家和戴氏。甚至现在还要算上李景林一脉的李氏门人!

  只怕,到时候王程在擂台上不会轻松。

  王程呼吸深沉悠远,好像远古猛兽一般,光是听着这呼吸声,霍有文和张绍云心中就有些发憷。

  “没事,到时候见招拆招就是,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只要不敢一起上就好。”

  王程眼神琥珀之色时隐时现,语气无所谓地说道。

  “那他们绝对不敢,我和我师傅。还有韩队长,于sir都会到现场给你助威。他们谁敢仗着人多欺负你。我们都不会袖手旁观!”

  霍有文急忙保证地说道。

  “那就没事了,一对一,我不怕他们,你不必担心,回去早点休息吧。”

  王程很是自信地说道。

  霍有文点点头,知道时间不早了,也立即起身告辞回自己房间了。

  王程也并没有立即就休息,一个是因为酒店的人来装门,还有就是他也要现场指点一下徒弟张绍云。讲述了一下刚才的战斗经过,详细说了武圣山拳法和国术区别之后,他再次将刚才讲解过一遍的婆罗门秘法讲了一遍。

  张绍云凝神仔细地听着师傅的传授,生害怕错过一个字,一遍下来,总算是记住了两个呼吸变化。还好,他对国术,和其他流派的武学多了许多了解,这增加了他的武学底蕴……

  王程也没有强求,当酒店的人都悄悄地离开之后,他也就回房间休息了。

  回到房间,王程也没有立即闭眼休息,而是又拿出道德经看了一遍,才和衣躺下。刚才他心中挣扎了好一会儿,犹豫要不要以睡虎式来休息,读了一遍道德经之后,还是决定放弃睡虎式。

  经过刚才的主动催动猛虎九式的战斗之后,王程心中的猛虎真意再次强盛起来。比之他雕刻白玉猛虎之时也不弱了,如果再以睡虎式来休息的话,他害怕到时候会再次强大许多,那到时候他自己就难以控制了!

  “呼……”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王程眼中的琥珀之色没有完全消失,而他的心脏却是再次发生了一些变化,气息更沉,更悠长。现在他一个呼吸的气血搬运已经能完成一个半大周天了。

  “叶群生,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王程任由心中猛虎蠢蠢欲动,低声喃喃地说着,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这一觉,王程睡的很沉。睡眠时,他主动以道门纯阳来维持睡眠,想要将道门纯阳也练成身体本能。

  所以,当第二天早上他醒来的时候,就感觉到浑身都暖洋洋的,心中猛虎也好像萎靡起来,浑身气血很是顺畅缓和。

  “果然,还是要道门武学更为中正平和,才是长久之道。”

  王程心中更为坚定了以武圣山武学为主的想法。

  以后他要重新全心专注修炼猛虎九式的话,就一定要将道门拳法练到一定火候才能开始。起码,他要将道门纯阳练到大成,地煞拳法也练到高深境界之后,才能开始专注练猛虎九式!

  起床,练拳。

  当王程在客厅开始扎马步的时候,张绍云也起来了。打了一声招呼,他就乖乖地来到师傅王程身后扎马步。

  王程没有练猛虎九式,即便是大战在即,他心中也有自己的坚持,并且不会因为应付比武想要增强实力而放弃。所以,他此时依旧练的是武圣山三大基础拳法融合为一的道门纯阳。

  昨日那一刻如果不是张绍云有危险,王程自己即便是再危险的时刻,他也不会施展猛虎九式!

  张绍云也依旧练的是跃马桩和猿啸九式,这两门基础桩法甚至都不算武圣山武学。丹阳,元阳,九元拳,这武圣山三大基础拳法,他一门都还没学。只能说,这小子的学武之路还很长!

  师徒两一起练了一个多小时的拳法,霍有文才来叫两人一起去吃饭。

  霍有文和张绍云的伤势现在也彻底的结疤了,平常的活动已经毫无影响了,过几天可能就能发力了。

  吃了饭,霍有文就开着韩时非的车,带着王程和张绍云朝着黄氏武馆开去。

  王程闭着眼睛,还是以道门纯阳的呼吸法门来维持体内气血搬运,到了拳馆门口的时候,才睁开眼睛。

  只见这里已经很是热闹。

  武馆门口的街道上停满了各类低调的豪车,一个个气息沉稳的人影站在门口,这些人都是没有资格进入里面的外围弟子。

  嗤!

  又一辆车停下来,车上走下来两个人影,正是王程认识的韩时非和于君。

  “王程,你来了。昨天晚上的事情真的是对不起,我没想到阮诚现在会如此行事。你放心,这件事不算完,我会让他在监狱里过一年再放出来,如果以后他再找你报复,我亲自出手解决他。”

  于君上来就先对王程道歉,并且语气强硬地保证道。可见王程在他心中的地位不是阮诚能比的。

  王程轻轻摇头,笑道:“于sir不必自责,这些都是意外,不是我们能提前预知的。”

  “对,都是意外,我们进去吧。”

  韩时非笑着说道,将此事揭过,道:“我听说叶家的人已经来了。”

  王程点点头,带着张绍云,跟在地主霍有文走进黄氏武馆,韩时非和于君也在旁边。几人一起走进大门,顿时就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