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一十四章 这是你自己找死

第三百一十四章 这是你自己找死

  (求票,求支持!)

  韩时非怒发冲冠,满脸煞气,浑身气势高涨,吓的黄sir即便被打的脑袋发晕了,看着韩时非一时间也没敢说话,不知道是被吓住了,还是打蒙了。

  还好韩时非还保留着一些理智,这一巴掌没有用拳法劲道,不然脑袋上被他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下来,黄sir不被当场打死才怪了。

  黄sir身边的几个队员也都愣愣地看着,他们都知道黄sir和韩时非一向不和睦,平时见面也不会说话。可是以前最多也就是在互相案子相关的时候会争吵几句,从来没动过手,毕竟都是警署同级别的同事……

  怎么……

  现在就动手了?因为这三个人?

  韩时非一巴掌打完,看也不看黄sir一眼,急忙上前来到王程身边。看到王程浑身杀气凝聚,后面霍有文和张绍云都挂了彩,他神色又是阴沉了一些,急忙歉意地说道:“王程,绍云,有文,抱歉,我来晚了,让你们受了伤,不严重吧?”

  王程面色稍微放松了一些,摇摇头,道:“还好,都不严重,皮肉伤,不用去医院了。”

  张绍云扯着嘴笑了笑,霍有文也是点点头,想到刚才差点被几个警察拿枪指着,两人都是心中不愉快,又想到被阿莱开枪差点死掉,更是怒火中烧。

  这两个家伙,从小都是富家子弟,哪里吃过这种亏?向来他们不欺负别人,就是别人的好事了。哪里被欺负过?

  韩时非看出张绍云和霍有文的不满。当即沉声问道:“谁对你们开的枪。”

  王程又是摇了摇头。体内气血平复下来,心中纯阳高照,暂时将猛虎真意压制下去,眼神也冷静了许多,淡淡地道:“算了,他们已经受到了惩罚。”

  可是,韩时非却是没有想过就这么算了,沉声道:“王程。绍云,有文,你们不需要管后果。只要告诉我,是谁敢对你们开枪。”

  三人没说话,只是眼神都齐齐地看向地上躺着装死的阮诚!

  韩时非顿时明白过来,一转身,眼神狠历地看向阮诚,让阮诚浑身一个机灵。

  这时,那黄sir终于缓过劲来了,眼神之中也满是怒火燃烧。瞪着韩时非就喝道:“韩时非,你敢对我动手?你敢打我?”

  韩时非瞥了他一眼。沉声道:“打你是轻的,要是刚才你们敢开枪,老子杀了你!”

  “我在办案,需要你来管我?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开枪杀了你?”

  黄sir一弯腰,捡起地上的抢,吐出一口鲜血之后,对身边的队员喝道:“都看什么,没看到你们头儿我被打了?都把家伙拿出来,草,不就会两下把式,别以为我们就怕了他。都拿出来,他再敢动一下,就开枪,出了事有我来负责。”

  几个队员都是跟着黄sir好几年的,所以非常的听话,纷纷再次将家伙掏了出来。不过还是有一个保持着清醒,上来低声道:“头儿,这样不好吧?”

  “滚,什么好不好?他韩时非敢打人,我就敢杀人!”

  黄sir是真的怒了,骂了劝阻的下属一句,随后就将家伙指着韩时非。

  韩时非看也没看他一眼,而是走向阮诚,声音洪亮地道:“我韩时非不会躲一下,你老黄狗敢对我开一枪,我保证你和你所有队员都要吃牢饭过完下半辈子,你们所有人的亲人都要因为你们吃不起饭。”

  黄sir被韩时非刺激的浑身颤抖,刚才他说的只是愤怒之话。此时他逐渐清醒下来,终于是想到了自己还有家,自己的队员也都有家人,就算他杀了韩时非,他们所有人也要完蛋,那家里人呢?

  手臂颤抖起来,黄sir的手逐渐放了下来,周围几个压力巨大的队员也都急忙放下手,害怕要是不小心走火对韩时非开了一枪的话,那他们都要完蛋。

  王程三人只是看着,没有说话,也没有插手,任由韩时非来处理。

  这里是港岛的地盘,是韩时非的主场!

  当初,王程给于君治病的时候,用武圣山的独门内家秘诀和于君交换。当时韩时非和于君都承诺过,只要他们在港岛,就会保证王程在港岛的安全。

  所以,这是韩时非和于君应该,也必须要做的。不然,他们下次没脸再见王程,于君更不会好意思接受王程的治疗。

  这次王程被逼迫的施展出了猛虎九式,让他非常的不高兴,等于是这段时间练道门太极和道门纯阳几乎是白费力气了,除了积累了一点点气血搬运的经验,没有其他什么帮助。散去的猛虎真意再次凝聚起来,王程回去还要花费一番功夫重新散去和沉淀心境,又是一番时间,这大大的耽误了他参加比武大会的计划。

  砰砰砰!

  韩时非大跨步走向阮诚,每一步踩在地上都发出沉闷的声音,来到阮诚身边,沉声道:“是你对我朋友开枪?”

  阮诚眉头紧皱,他心中不惧韩时非。因为他自认自己和于君的关系很好,韩时非当年还是于君的下属,也算是他的晚辈,听到韩时非的话,他也毫不示弱地沉声道:“当时只是失误,他们被歹徒挟持……”

  而当他话还没说完的时候,韩时非一把就抓住他的胳膊,将其从地上直接拉了起来,喝道:“你只需要说是还是不是!”

  阮诚还是表现的怡然不惧,当即看着韩时非喝道:“韩时非,记住,你是一名警察。”

  啪!

  韩时非毫不客气的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阮诚的脸上,这一巴掌比对黄sir那一巴掌更狠、更重。阮诚当场脸颊就肿了起来,两颗大门牙飞了出去。满脸都是不敢相信。显然他心中还是认定韩时非不敢动手的。

  可是。韩时非非但动手了,还没有停下来,又是接连两巴掌,将阮诚两边脸颊都打的肿起,才骂道:“我顶你、娘,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当了几天国际刑警了不起?在老子面前来摆谱,还敢给我下命令?艹……本来不想鸟你。让老黄狗配合你,你还敢对我朋友开枪?今天不是这里人多,老子直接做了你。”

  啪啪啪……

  一骂起来,韩时非还是觉得不过瘾,不解气,接连又是两巴掌,将阮诚都打的不能说话了。然后他一把将阮诚丢在地上,又在其脸上踩了一脚,骂道:“信不信老子关你十年,不让你回去?在老子的地盘还这么嚣张。”

  阮诚艰难地开口道:“韩时非。你和嫌疑人勾结,不配成为一名警察。”

  “老子配不配当警察要你来决定?谁是嫌疑人需要你来告诉老子?找打!”

  韩时非又在其脸上踩了一脚。留下一个清晰的脚印。

  阮诚接连被王程和韩时非打的没脾气,又是当着这么多人被羞辱,他心中虽然依旧是怒火冲天,可是也知道现在是隐忍的时候。要是他再说话就还要挨打,所以只是狠狠的瞪着韩时非和王程,闭嘴不语了。

  后面的黄sir等人看的都是浑身发冷,他们对阮诚很敬佩尊敬的,现在这个退役的国际刑警被打的这么惨。

  在场的警察们都想起这家伙的名声,韩时非是港岛警署出了名的混人,被他打的同事绝对不在少数,所以在港岛警界没有几个人敢招惹他。

  黄sir之前也是见到韩时非就躲开,刚才怒气之下,差点冲动地和韩时非动手了。现在想想,他和几个队员都是后怕不已,浑身都出了一层冷汗,心中更是打定主意,以后见到这家伙就绕着走。

  “阮警官……”

  黄sir还想帮阮诚说话。

  韩时非转头一瞪,沉声道:“老黄,你记住,你是港岛的警察。他阮诚就算当过联合国主席,只要在我港岛的地盘,也要听我们的。不然你就脱了这身皮,滚远一点,别在老子面前丢人现眼。”

  黄sir不敢说话了,转过头去,不看韩时非的眼神,也表示没看到现场发生的事情。

  韩时非来到王程面前,换上一丝笑意,道:“王程,你看,这样处置他怎么样?我再把这个畜生关起来,两个月后再放他回去!”

  躺在地上的阮诚身体又颤抖了一下,可还是没敢说话,只能憋着这股气,等以后找机会再报仇。他知道,要是韩时非硬要找理由管他几个月,就算缅甸政府出面要求,他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可能真的要在港岛被关几个月。

  王程呼吸平稳下来,心中一片纯阳,无所谓的道:“你看着办吧,给我们找辆车,我们回去休息了。”

  张绍云和霍有文也都点头同意,在这里继续呆下去没有意义,只会越来越麻烦。要是传出去了,对霍有文会有不小的影响,毕竟他是霍家的人,霍家在港岛可不是一个家族那么简单,代表着许多意义。

  韩时非当即就叫那边的警察把他的越野车开了过来,交给王程用,笑道:“我这辆车先给你们用两天,有文那那辆车是我们执行公务损坏的,我会给上面说,照价赔偿。”

  霍有文看了看那边被打的满是弹孔的车,也无所谓地摇头道:“算了,韩队,一辆车而已,就当我捐给你们警署了。你这辆车我们先用一天,明天我让我爸再送一辆过来。”

  说到钱的事,韩时非没有客气,知道霍家是大户人家一辆车就是毛毛雨,可他要去打报告申请赔偿的话,得费不少功夫,当下笑道:“好,还是你们霍家有钱。哈哈,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他上来拍了拍霍有文的肩膀,随后看着面无表情地王程问道:“王程,你没事吧?”

  王程摇摇头,淡淡地道:“没事。”

  “好,那你们早点回去休息。这边的事情你放心好了,我会处理好。不会和你们有一点关系。”

  韩时非肯定自信地说道。他不知道王程心中的情绪挣扎。以为王程是担心这件事后续会牵扯到他本人招惹出麻烦。

  王程点点头。依旧没有说话,想早点回去休息,平复心中猛虎。所以他随后就带着张绍云上了车,霍有文虽然胳膊受了伤,可开车还是能轻松应付的,立即发动车子就朝着已经不远的半岛酒店开去。

  目送王程三人离开。

  韩时非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转身面色严肃地看向现场的所有人,每个人都不敢和他的视线对视。即便是和他同级别的黄sir也不例外。

  “今天的事,和我朋友无关,你们都没有看到他们,记住了吗?”

  韩时非看着所有人,语气不容质疑地说道。

  最开始执行任务的领队和几个队员急忙点头,表示知道了,他们庆幸开始没有为难王程。

  黄sir几个队员也都跟着点头,只有黄sir还是面色迟疑。其实他是心中还有不甘,可是面对韩时非的眼神,感觉到脸颊的生疼。他不敢说一句反对的话,只能点头沉声道:“我们知道怎么做。可是,他们呢?”

  黄sir看向阮诚和阿莱,此时他也不敢再恭维阮诚了。

  韩时非嘴角溢出一丝不屑,冷冷地道:“你们只要不出问题就好。他要是敢胡说八道,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他。等会儿你们回去整理报告,都统一口径,是这位阮警官故意杀了察虎,你们劝阻无效,知道吗?”

  开始就奋战的几个警察神色一楞,随后在领队的带领下,都点头答应下来。

  韩时非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看着地上依旧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阮诚,沉声道:“你别想用于sir来压我,这件事我会如实告诉于sir。当初王程给于sir治疗,互换独门秘法,我和于sir给他承诺过,只要我们在港岛,就会保证他的安全。今天就算于sir来了,你也会有同样的结果,或许会更惨,你知道于sir手段比我厉害的多。”

  “还有,这里是港岛,是中国,阮诚你记住了。不管你以后还会不会来这里,都要记住这一点,这里是港岛,是中国,不是你们缅甸。我不管你以前当过国际刑警,还是当过联合国总统,还有现在是缅甸什么高位,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只要你在我的地盘上低调一点,这里不是你说了算!”

  说完,韩时非对几个警察说了几句,就带人转身走向那边去帮助伤员了。

  阮诚浑身放松下来,身上也平静下来,看了看身边依旧昏迷的阿莱,眼底深处凝聚出实质般的仇恨!

  嗤!

  霍有文将越野车停在了半岛酒店门口,他肩膀还算灵活,只是有一些刺痛,伤口鲜血已经凝固起来。

  张绍云虽然也受了伤,可还是急忙先下车去给师傅王程打开车门,对还闭着眼坐在座位上的师傅低声道:“师傅,酒店到了。”

  王程睁开了眼睛,眼神恢复如一潭秋水,对徒弟张绍云点头,就下了车,随着两人上楼朝着总统套房走去。

  一路爬楼梯来到房间门口,张绍云刚刚用房卡将房门打开的时候,对面的房间门也被打开了,里面走出来两个人。

  这两人看到站在门口的王程三人也都楞了一下,因为,其中一人正是白天在黄氏武馆和王程过招失败,随后羞愤离开的李成珑!

  “王程!”

  李成珑咬牙切齿地看着王程低声喝道。

  王程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毫无情绪,随后就不再理会,转身带着张绍云和霍有文走进房间,心里根本没有将李成珑当回事。

  练兵刃的武者,是为了用兵刃来提升杀伤力,其核心还是以自己的身体为练武根本的。而不是完全依靠兵刃而放弃了本身,这绝对是舍本逐末的下乘做法。

  如王程见过的东星武,东星月,德川元一,伊贺鸣承等等兵家高手,内家修为都是非常的强悍,都有独门内家修炼秘诀。显然他们也都知道以身体为本的练武核心,如此坚持下去,再加上出色的天赋,必定会成为绝顶高手,施展兵刃之后的杀伤力会在拳法高手之上。

  而这位出自南洋李氏的李成珑,明显是在内家武学上不上心,只是专心修炼剑法。在王程看来,他的成就也就只限于此了,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都毫无威胁。

  可是,李成珑却是不想就此放过王程。他从来没有被一个小辈少年如此轻视过,在南洋,诸多小辈见到他都是毕恭毕敬的。想起白天在黄德林和廖元江面前自己被这个少年羞辱,他就是气从心来。当下一伸手,他手掌就抓住了身边的年轻人拿在手中的长剑剑柄!

  噌!

  长剑出鞘。

  李成珑脚下步伐沉稳,呼吸瞬息间变幻,手臂瞬间挥出,长剑划出一声尖啸,刺破空气,直刺王程的后颈!

  这是实打实的钢铁长剑,而不是木剑!

  森寒之气刺激的王程后颈肌肉直跳,身体迅速一转,手掌霎时间伸出,道门太极自然而然的施展,两根手指堪堪在长剑来到面前的时候,将剑尖夹在了两指之间!

  李成珑面色巨变,他没想到王程真的还能用两根手指夹住自己的长剑,心中一横,脚下再次一顿,又发力一次,手臂震动,可是长剑颤抖起来之后,依旧无法前进一寸。

  王程被这长剑的森寒之气刺激的心中猛虎跳跃,眼中冰冷的琥珀之色闪烁,冷声道:“背后拔剑偷袭,南洋李氏也不过如此,这是你自己找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