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一十一章 这里是中国

第三百一十一章 这里是中国

  ps:看《医鼎》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求票,求支持!)

  这一刻。∷四∷五∷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

  王程古井无波的心中出现了一丝涟漪,他看到阮诚和阿莱的神色交流,刹那间就知道要出事了。

  随后,他眼神一凝,看到了阿莱扣动扳机的动作,也看到了阿莱看向自己那狠历和不屑的目光,还有一丝冷笑。

  砰!

  下一刻,就是一声枪响。

  而这时王程已经提前朝着一边移动了一下。

  噗!

  站在王程身边的那中年大汉的肩膀顿时中了一枪,鲜血飙射出来,然后就是一声惨叫,顶着王程脑袋的枪口抖动了一下,就要开枪。

  幸好王程早就准备了,枪响的瞬间就已经迅速出手,手肘猛然击中身边中年人的下肋骨,发出一声闷响。中年大汉也是闷哼一声,身体弯了一下,两根肋骨已经断了,随后他还是强行扣动扳机,开了一枪。

  砰!

  又是一声枪响。

  子弹擦着王程的耳朵飞出去,他清晰的听到到一声呼啸,声音震的耳膜嗡嗡作响,一时间周围所有的声音都听不到了,一个小小东西从耳边飞过,让耳朵出现了一丝炙热。

  “开枪!”

  “开枪……”

  随着两声枪响,现场瞬间就混乱了起来。

  中年人身边的几个同伙也急忙开枪,对面的警察也自然不会只挨打不开枪。所以也急忙开枪还击。虽然那中年警察还喊着注意人质。注意人质安全什么的。可开枪射击也是毫不含糊。

  王程一把抓住了中年人的手,力道爆发,随手一扭,就将其胳膊拉扯的脱臼,然后身体一矮,一下将旁边的张绍云以及霍有东方文学网.east330.都扑倒在地上。

  可是,已经迟了。

  两边的枪战都已经开始了。

  虽然几个大汉没有直接对张绍云和霍有东方文学网.east330.开枪,可也是将两人挡在身前来当盾牌的。所以两人都中了一枪。

  幸好,都不是致命伤。

  张绍云右边肩膀上冒出一朵血花,霍有东方文学网.east330.则是腹部中了一枪,两人被王程推的齐齐倒在地上,面色都抽搐了一下。可能这也是他们人生二十几年来第一次中枪,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滋味绝对不好受。

  “快躲起来。”

  王程对两人低声喝道。

  张绍云和霍有东方文学网.east330.都反应过来急忙翻滚了一下,趴在了路边上的台阶下面,一声声枪响已经将周围的本就不多车子和路人都吓的跑远了。

  几个大汉显然不是对面警察的对手,急忙扶着受伤的中年大汉,一边和前面的十几个警察对射。一边后退。可是终究不如对方人多,他们刚才站在路上。属于开阔的地方,一开枪,几人立即就受伤了。

  这里可不是电视电影里,在电视电影里面,枪战的双方对射几个小时,打了一百万个子弹都可以打不到人,现实中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所以,双方枪战开始之后,两边立即都有人受伤了。如果不是王程第一时间将张绍云和霍有东方文学网.east330.推开躲了起来,可能现在已经身中七八枪了,绝对死的硬硬的,就算是王程都没办法救他们。

  王程现在也躲在张绍云和霍有东方文学网.east330.的身边,发现双方都没有理会他们,立即就开始了给两人治伤。只见他两只手掌在张绍云和霍有东方文学网.east330.的伤口边缘的肌肉和穴位筋脉上不停的按摩,一丝丝鲜血从伤口流了出来。

  张绍云面色肌肉颤抖着,满脸都是汗珠,看着王程,声音发颤地道:“师傅,你没事吧?”

  这小子这时候还惦记着师傅,王程微笑了一下,心中一暖,似乎没有将身后的枪声放在心上,点头道:“没事,你自己咬牙坚持,没大事儿,就是一点皮肉伤。看看有东方文学网.east330.,这才是练武之人……”

  张绍云看了看霍有东方文学网.east330.,发现霍有东方文学网.east330.咬着牙,一言不发,神色看起来很镇定,当下也深呼吸,开始在心中回忆自己看的道门典籍,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噗噗……

  王程现在的手法越来越娴熟,只是按摩了几下子,然后双手一起猛然一捏伤口肌肉,刺痛让两人一起瞪大了眼睛,死死的咬着牙没发出声音,同时两人伤口齐齐也喷射出一股鲜血,其中就有两个子弹掉落在地上。

  “好了,子弹拿出来了,你们自己捂着伤口。”

  王程拍了拍两人,平静地说道,眼神看向后面。

  就这一会儿,张绍云和霍有东方文学网.east330.就已经浑身湿透了,汗水都沁湿了地面,子弹拿出来之后,才一起吐出一口气,躺在地上就不想动了。

  此时,那边的枪战已经波及到他们这里了。

  这几个大汉已经倒下了好几个,到现在就剩下一个年轻人还扶着那中年汉子狼狈地来到了王程这里,两人都是面色凶狠。

  砰,砰砰……

  可他们根本来不及对王程三人做什么,后面的警察追上来就是不停的射击,噗噗的响声当中,两人又是身中好几枪,一起倒了下来,倒在了王程的面前。那年轻人当场没了气息,只是瞪着眼睛,浑身都是鲜血。

  中年人却是还有一丝气息,瞪大了眼睛,朝着王程伸出了满是鲜血的手掌,似乎用尽了身体的最后一丝力量,身体都抽搐了一下,然后将手中的一个东西丢给了王程。

  王程瞬间吓了一跳,以为这家伙临死前也要拉上垫背的,丢过来了拉开的手雷,可随后听声音没有重物落地的脆响。仔细一看。发现是一张折叠起来的纸。顿时松了一口气。当他再看向中年大汉的时候,对方已经断气了,只是依旧瞪大着眼睛看着他。

  死不瞑目!

  王程手掌一挥,将地上折叠的纸张拿了起来,然后塞入自己的衣袖当中。

  现场已经是一安静,地上躺着一具具歹徒的尸体,只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十几个警察纷纷受伤,现在能活动的还有五六个。一起跑了过来。除了阮诚,其他人身上都挂了彩,即便是阿莱都不例外。看这些人的神色,应该没人死亡,不远处一个个腿上受伤的伤员自己坐了起来,开始呼叫救护车。

  “别动!”

  阿莱上来就一只手举着手枪对准了站起来的王程的脑门,另一条胳膊上有一滩血迹,也是被疼痛刺激的满脸大汗,对王程喝道:“把东西交出来。”

  阮诚也上来凝视着王程,沉声道:“把东西交出来。我没想到察虎竟然和你有勾结。王程,把东西交给我。我可以帮你求情,从轻处罚。”

  几个港岛警察都疑惑了一下,随后都警惕起来,紧握着手中的枪械,随时都可以出击。

  领头的一个中年警察皱眉问道:“他们不是人质吗?”

  阮诚不屑一笑,看着王程沉声道:“他们不是人质,我刚才就纳闷儿,察虎他们为什么要往这边跑。现在看来,察虎应该是早就和他们有沟通,他们的车子就是过来接察虎的,看到没有摆脱我们,就故意给察虎当了人质。”

  “察虎临死前把重要的证据交给了他,这是我必须带回去的证据。”

  几个港岛警察看着察虎躺在地上的样子,一只手伸向王程,瞪大的眼睛也看向王程,心中对阮诚的话就信了一半。

  王程面对阿莱的黑洞洞的枪口,呵呵一笑,拍了拍手掌,对阮诚说道:“阮警官果然不愧是国际刑警退役的,这编故事的能力绝对一流,是不是在好莱坞也进修过?你干脆别当警察了,去写小说,写剧本,应该也能有不错的发展,还比警察更赚钱。”

  “废话少说,把东西交出来。”

  阿莱立即喝道,抖了抖手中的枪口,威胁着王程。

  王程看向阿莱,语气淡漠下来,冷冷地道:“刚才是你先开的枪吧?而且,还是瞄准了我,是不是?”

  阿莱眼神闪过一丝慌乱,随后就冷哼道:“哼,你是察虎的同伙,我一开始就知道。你根本不是人质,我当然不会客气。”

  张绍云站起来大声喊道:“你们胡说八道,喊污蔑我师傅,信不信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霍有东方文学网.east330.也站了起来,看着几个港岛警察沉声道:“我爷爷是霍白星,你们觉得我会是逃犯的同伙?这两个缅甸过来的警察,根本就不是好东西,你们是相信他的话,还是相信我的话?”

  阮诚面色一变,就要说话。几个警察也停下了上去给王程三人戴手铐的动作,皱着眉头看着霍有东方文学网.east330.,面色犹豫起来,霍家霍白星的大名,他们可是听过的。

  这时。

  王程的身形一晃而过,一步诡异地来到了阿莱身前,越过了一个警察和阮诚,让两人都没反应过来。

  阮诚随后就是面色大变,身躯一震,双脚发力,手掌呼啸而出,一把抓向王程的肩膀,乃是正宗形意拳擒拿手。这位缅甸的高手都是修炼的形意拳,可见中华大地的国术三大内家拳传播的有多广泛。

  噗!

  阮诚的手掌迅速抓住了王程的肩膀,可是王程的肩膀随之一抖一晃,就从其擒拿手当中挣脱,然后一把抓住了阿莱持枪的手腕。阿莱这时才反应过来,神色惊慌的想开枪,却是已经晚了。

  咔嚓。

  一声脆响,阿莱的手腕骨骼直接被王程捏碎,手枪也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

  啊………………

  阿莱发出一声惨叫,肩膀受伤的勉强胳膊一挥,软绵绵的一拳打向王程的胸口,却是被王程随手就捏在了手中,语气不屑地道:“看来你还是没吃饭,女人的拳头都比你有劲。”

  咔嚓一声脆响,阿莱挥出的拳头再次被王程捏的骨骼尽碎。这一下王程几乎没有留手。阿莱整个手掌的五根手指都不规则的扭曲起来。

  “住手!”

  阮诚面色剧变。低沉地大喝一声。然后他一步追上去。一拳全力冲向王程的面门,拳头呼啸,劲道极为凝聚,显示出极其强悍高深的形意拳修为。

  周围几个警察也是急忙反应过来,纷纷举起手中的枪械对准了王程。

  “住手。”

  “别动!”

  “站住!”

  几声厉喝,可没有一个人敢开枪。

  王程对几个警察的警告充耳不闻,手上动作没有停下来,一只手抓住了阿莱的肩膀。随后他身体一转一只手抓住了阮诚的拳头。手掌力道闪电般的变化,眨眼间就将阮诚这一拳的劲道卸去了大半。

  太极拳的卸力技巧,王程现在已经掌握到了极深的火候。

  然后,王程手掌一拍,和阮诚只剩下小半劲道的拳头硬碰硬的对拼了一下,脚下微微一晃,退后了半步。而阮诚却是退后了一步,气血翻涌,面色潮红,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王程。沉声道:“你再敢伤害阿莱,我就杀了你。”

  阿莱两只手都被废了。面色惊恐地喊道:“王程,快放开我,你死定了。只要你以后敢来缅甸,我一定要你死。”

  砰!

  王程一脚踢在阿莱的膝盖上,让他直接跪在了地上,看也不看这个小子一眼,眼神和阮诚对视,沉声道:“这里是港岛,这里是中国,阮诚,这里不是你们嚣张的地方。或许在缅甸,你们可以任意颠倒黑白,随意指定别人的善恶生死,但是在这里,你们不行。”

  几个警察听了这番话,都疑惑不已,一时间不知道到底是信王程的话,还是相信阮诚的话。

  阮诚面色一变,急忙再次喝道:“你不要胡说八道……”

  王程再次一掌拍在阿莱的肩膀上,又是一声咔嚓脆响,其肩膀骨骼被拍碎,阿莱扬天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

  “你……”

  阮诚就要冲上去救出阿莱。

  可王程一只手按住了阿莱的太阳穴,阮诚顿时不敢动了,因为他知道,王程只需要稍微发力一拍,阿莱就会太阳穴爆裂,立即惨死当场。

  “阮诚警官,现在你还认为我是同伙?”

  王程沉声问道。

  阮诚被气的浑身颤抖,他和他徒弟阿莱都没想到,这个看似面色平和的少年,手段竟然是如此的狠辣。

  其实,他们应该庆幸,如果王程猛虎真意没有散去,此时只怕阿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敢对自己开枪的人,王程此时即便是道门无为的情绪,都已经发怒了。

  王程视线一转,看向几个警察,喝道:“都放下枪。”然后对霍有东方文学网.east330.道:“打电话给韩时非,让他马上来见我。”

  韩时非?

  本来被王程呵斥了一声,满脸怒气的几个警察正要发泄,可随后瞬间都神色一变,显然是被韩时非这个名字震慑到了。

  领头的中年警察急忙问道:“你说的韩时非,可是我们警署的那位韩队长?”

  王程看着中年警察,点点头,道:“不错,你们等会儿,他就到,到时候你们自然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

  霍有东方文学网.east330.已经拿出电话打了出去。

  阮诚一看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料和控制范围,神色出现一丝焦急,眼神闪烁,思考着对策。他乘着王程说话的机会,再次跨出一步,冲了上去,双拳齐出,已经不顾被王程抓住的阿莱了,而是想当场击毙王程,两个拳头都冲向了王程的胸口。

  “找死!”

  王程冷哼一声,心中荡起一道道波浪,无为的心境已经被破坏的支离破碎。他一把抓住阿莱的脖子将其一下按了下去,任由其一头栽向地面,然后双手交叉,抓住了阮诚的一双拳头。

  呼呼呼……

  两人总算是交手了。

  没有了阿莱的掣肘,阮诚没有丝毫顾虑的全力出手,双拳的劲道极其凝聚,赫然也是化劲后期的修为,虽然不到黄德林和于君的巅峰境界,却也是差不多了,只差气血小周天搬运完成了。

  而王程抵挡阮诚的拳头不是很吃力,只是全力施展卸力的技巧,每一下都消弭其拳头上的五成劲道。

  几个呼吸之后,阮诚已经呼吸急促,依旧不能打破王程的防御,好像王程的拳头如一道道波浪一般,能阻挡一切,双眼之中出现了一丝震惊。他之前和王程握手,发现王程不凝劲道,虽然力道极大,也没有当做对自己有威胁的人。

  可现在看来,他当时是看走眼了。

  砰!

  王程的呼吸几乎恒定不变,力道也是细浪连绵不绝,而阮诚的劲道已经越来越弱。这时,王程瞅准了一个机会,拨开阮诚两个拳头的瞬间,一掌拍在了对方的胸口!

  这一掌的力道不大。

  因为张氏太极拳的攻击不强,王程此时也是杀心不起。

  阮诚只是被打的后退了两步,连续几个深呼吸就调整过来紊乱的呼吸,盯着王程沉声道:“王程,你我无冤无仇,你把察虎给你的东西交给我,此事就一笔勾销,如何?”

  王程收拳站立,不屑一笑,看傻子一样地看着阮诚,冷声道:“我对你开一枪,然后再把你的东西抢了,再和你说此事一笔勾销,你说好不好?”

  阮诚的面色难看不已。

  摔在地上的阿莱面色扭曲地大喊道:“你胡说,我没有对立开枪。”

  “聒噪,而且狡辩的毫无理由,回答错误。”

  王程冷冷地瞥了阿莱一眼,随后一脚踩在其右腿小腿上。

  又是一声让人心中发颤的骨骼脆响,几个港岛警察都是面色抖动起来,显然是被震慑的不轻,阿莱接着又是一声惨叫,然后声音截然而至,当场晕了过去。

  阮诚被气的又是浑身颤抖,转身对几个港岛警察喝骂道:“你们眼睛都在看什么,没看到他在袭警,在行凶吗?他是察虎的同伙,你们知道吗?快开枪,杀了他。”

  几个警察面面相觑,可都将手中的枪放了下来,中年警察看着阮诚面色不善地冷声道:“阮先生,我们只是配合你抓捕你的逃犯,并不是你的下属,请你说话注意语气。而且你刚才说的话都是你的一面之词,你并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是察虎的同伙,我们等韩队长来了再说。”

  此时,霍有东方文学网.east330.已经放下了电话,对在场的人都点点头,道:“韩队长说马上到。”

  阮诚呼吸急促起来,听到韩时非要来,心中又是一沉,有气不能发作,指着地上已经疼的晕过去的阿莱,瞪着中年警察,呵斥道:“那他现在袭警,你们都看的清清楚楚,你们在干什么?”

  中年警察眉头皱了起来,因为阮诚说的的确是事实,此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面色一变,上面显示这韩队长的名字,急忙接通,说了几句之后。他嘴角一扯,溢出一丝不屑的笑容,随后对阮诚淡淡地说道:“抱歉,阮警官,刚才发生了什么,我们都没看到。”

  说着,领队和几个警察下属都是心领神会,一起看向了别处。

  阮诚眼中凶光大盛,身体一转,猛然出手,一把抓向一边没说话的张绍云。(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