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零九章 太极太阴

第三百零九章 太极太阴

  ps:看《医鼎》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huo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先祝贺大家劳动节快乐,祝大家都玩儿的快乐,可怜我还要码字,今天陪老妈转了半天累的不行,午觉也没睡,坚持写了一章更新。所以,今天估计就只有一更了……抱歉……这个月的更新,应该也是每天一更,再次说声抱歉,毕竟昨天晚上才说了要两更的。可是,我想了想,还是这个月一更,让我休整一下,希望大家理解,也能谅解,不要停下对我的支持呀。

  原因呢,就是因为这本书写到现在,也有些累了,上架四个月,大家看我字数就知道我有多努力了。写到现在呢,书中的情节也逐渐正式地拉开大幕,所以我想调整一下状态,也思考一下以后的节奏,能给大家写一本更好的书。

  以后的更新节奏,我想了想,就以连续两个月两更,然后一个月一更为规律,如此循环,希望大家理解并且支持。

  拜谢!)

  “你自己小心吧。”

  李成珑沉声说了一句,气息调整之后,立即就出手了。

  不得不说,李氏不愧是大姓,在武术界,就@≯,.有好几个姓李的武术世家,并且还不是来自同一个流派的。李氏形意拳最初传自神话宗师李洛能,现在也有好几个流派。而这个李成珑传自的李景林一脉,更是民国时期第一剑术高手。当时其本身职位是将军。统领兵马。同时兼任中央国术馆副馆长。

  李景林可以说是乱世英雄当中的代表人物之一,可惜死的早了,除了在国术上有一番成就,推行了国术的传播,并没有其他值得称道的成绩。

  不过,王程不敢丝毫小看李成珑,不只是看在李景林的面子上,也是看在其剑术修为上。因为王程和刀法高手伊贺鸣承交手之后。对用兵刃的高手都很是忌惮。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李景林的剑术当年乃是传自武当一脉,同样也是道门剑法。只是后来李景林武学大成,将国术的一些杀敌之道融入了自己的剑法,提升了杀伤力,从此也自成一脉,堪称一代剑术宗师。

  但是,其剑法核心还是武当道门一脉,比较大气中正。

  李成珑出手并没有用真正的剑,毕竟不是生死之战。只算是切磋,用真剑的话。一时收不住手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一挥手,李成珑的手中出现了一把三尺长的木剑,剑身笔直,剑锋也削的很锋锐,脚下赫然也踩出了半个太极,木剑呼啸而出,也划过一个半圆,朝着王程的咽喉而来。

  果然核心还是道门一脉。

  王程心中大定,神色平静,如刚才面对廖元江一样站着一动不动,任由李成珑的木剑呼啸而来。

  论对道门的理解,在场谁能和他相比?

  刹那间。

  王程平静地心中一丝波澜出现,手掌随心而动,呼吸变化,掌心也随之一变,两根手指瞬间伸了出来。

  嗤!

  一摩擦之声响起。

  廖元江和黄德林,以及霍有文和张绍云,都看的瞪大了眼睛。

  只见场中,王程的右手食指和中指突然诡异地将李成珑的木剑剑尖夹在了中间。李成珑双眼闪烁出光晕,随后加大力道,木剑与王程的两根手指发生剧烈的摩擦,甚至摩擦地滋生出了一道烟尘,木剑表面也出现了一丝乌黑。

  剑尖也在下一刻停在了王程的面前,距离他的咽喉只有不到两指的距离。

  可惜,李成珑的木剑就是无法再继续前进了。

  两人都保持着动作一动不动,王程的手指和李成珑的胳膊都微微颤抖,显然还在做最后的较量,木剑也是晃动不已。

  啪!

  突然一声脆响发出。

  李成珑手中的木剑终于是不堪重负,从中间被巨大的力量折断成为两截,一截在他手中,一截在王程两指之间。同时他控制不住力道,也向前走了一步之后,站在了王程面前,面色微红。

  而王程面色依旧如常,呼吸都没有多少起伏,刚才和对方比拼力道,他根本不惧。李成珑主修剑法,在内家修为上必定不如主修拳法的武者;更何况,武圣山内家拳法在气血搬运方面,可称天下第一。如此也可以说是王程占了便宜,因为李成珑的剑法根本没有发挥出多少威力。

  “承让。”

  王程将手中半截木剑随手递给李成珑,淡淡地说道。

  李成珑的面色难看不已,冷哼一声,将木剑接过之后,沉声道:“你的拳法的确厉害,可这终究不是你武圣山拳法,你的地煞拳法有长鹤道长的几分火候?”

  武圣山因为长鹤道士的缘故,诸多人的印象还是以地煞拳法为主的,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武圣山武学在地煞拳法之上还有两门更为奇妙强势的拳法。

  王程淡淡地笑道:“不到两成,不过我暂时放弃了地煞拳法。”

  黄德林和廖元江都竖起耳朵听着。

  李成珑立即皱眉质问道:“为何放弃?因为道门太极?如果你这太极被武当山的人看到了,麻烦很大。”

  武当山的地位与少林相当,是现在天下间最大的两个传承久远的名门正派,一道一佛,一南一北,修炼国术的武者都对其很是尊重。

  而武当山最让人记住的,无疑就是太极,这个太极不是现代国术当中的太极拳,而是纯粹的道门太极。

  王程听师傅说起过武当太极,不过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心中也知道,自己选择了修炼张三丰亲手记录的太极拳。日后必定会面对武当山的责问。处理不慎。可能就会引发武当山和武圣山的敌对关系。

  不过,王程还是不在乎。因为老道士说了,武圣山和武当山一直都不对付,当年老道士的师傅就打到武当山真武大殿,连败十三个武当山高手,然后潇洒离去。所以,学了对方祖师爷的太极拳,王程心中无压力。

  “这个。阁下就不需要多担心了。我练什么拳法,自然有我自己的考量。只是,你们李氏的剑法倒是让我有些失望,我想当年李景林先生的剑法绝对不是如此。”

  王程微微一笑,随后摇头很失望地说道。

  只是一招,对方就失败了。最重要的是,王程看出李成珑根本没有领悟李氏剑法的核心,也就是要领悟一些道门的东西。

  也是因为这一招,王程有所收获,领悟出了张氏太极的这一招太阴指。瞬息一动,可以刹那间抓住对手进攻的兵刃。

  当年张三丰生于乱世。历经三朝更迭,创造的防御保命拳法当中自然会有专门针对刀兵的防御之法。

  太阴指,就是其一。

  如果王程将这一招指法彻底练成,就算李成珑真正的把剑了,也会被他两指夹住剑刃。这几乎就如武侠小说当中陆小凤的灵犀一指差不多了。

  而当王程真正领悟无为心境的时候,威力还会更大,也才能真正的练成。

  总之,这门太极拳非常的奇妙,其中防御之法博大精深。

  李成珑听了王程的话,心中怒火中烧,恼羞成怒,冷哼一声,手中的断剑突然再次一挥,刺向王程的胸口。

  这是突然袭击,可以算是偷袭。

  黄德林不能忍,双眼一凝,急忙一步跨出,一拳袭向李成珑而去。

  下一刻。

  王程右手手指突然再次出现在胸口,两根手指再次稳稳地将李成珑的断剑夹在当中,眼睛盯着李成珑愤怒的眼神,淡淡地道:“我不懂剑术,但是我看你气息虚浮,心中不静,手腕也没有足够的灵活和力道,显然内家修为不足,剑术实力必定不是上乘。况且李氏剑法根源乃是道门一脉,你对道门也毫无了解,如何能彻底领悟剑法?”

  “剑术虽然是借兵刃外力,但是终究是以人为本,你忽略根本,就已经落了下乘。”

  砰!

  这时候。

  黄德林一拳也击中了李成珑的肩膀,将李成珑打的一个趔趄后退好几步,撞在墙上才稳住身形,非常的狼狈。

  李成珑身形狼狈,神色却更为难堪,不只是因为黄德林对他出手了。最大的原因是刚才王程的话几乎字字直入他心底,将他的面子打的粉碎,因为王程和他父亲说的话几乎一模一样,直指要害。

  被一个少年击败,还让对方如此说道,自己还无法反驳,他怎么能不怒?

  “王程,我们走着瞧。老黄,我没想到你竟然为了一个内地小子,敢对我出手。我看你是忘记了当年你三叔的遭遇了。”

  说完,李成珑对黄德林冷哼一声,捂着胳膊,转身就走了出去,叫上几个家族门人直接出了武馆,离开了这里。

  王程微微愣了一下,随后就皱起了眉头,没想到这个李成珑这么不经打击,心性如此,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当下对其喝道:“李成珑,你记住欠我一个条件,如果你耍赖,这件事两天之内必定会传遍港岛。”

  李成珑的身形停顿了一下,传来怒喝声:“我李成珑不会耍赖,我在半岛酒店。有需要,可以随时来找我,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下次我必定会对你把剑。”

  然后,李成珑的身影消失了。

  王程笑了笑,他也想见识一下李成珑的剑,当下转身对黄德林抱歉地道:“黄师傅,让你为难了。”

  黄德林目送李成珑离开,随后叹了口气,摇头道:“这不关你的事,李家南下之后,一直耿耿于怀,甚至说过以后会上武圣山报仇。这次他没有对你拔剑,已经算是给我面子了。他偷袭你,我当然不会允许,我不希望你在我这里受伤。”

  “算了。不说这些了。他走就走吧。”

  黄德林摇摇头。招呼王程进去,继续说道:“你这次来港岛小心点,你在港岛的消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

  廖元江面无表情地跟着没说话,只是眼神时不时地看看王程。

  王程眼神闪过一丝精光,有一种天下皆敌的感觉,呵呵笑道:“我武圣山行得端走得正,无所谓。他们要来便来。”

  “明日午时,叶群生会来,这是他让我转交给你的拜帖。”

  黄德林从桌子上拿起一个金黄色的帖子。

  里面的字都是鎏金大字,可见对方非常的郑重,点名道姓直指王程,最后署名叶群生,这已经不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斗争了,而是叶家和武圣山之间的争端了。

  王程无所谓地将帖子转手交给身后的徒弟张绍云,道:“我明日一定准时到,现在我还是给黄师傅你治疗吧。看你气色。再有两次治疗,我看就差不多了。”

  黄德林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他等这一天很久了,点头笑道:“好,到时候我大摆筵席。”

  廖元江终于开口道:“那我要提前恭喜黄兄伤势痊愈,早日凝聚丹劲。”

  “呵呵,以黄师傅的内家修为,到时候只需要专心练拳,短则十天半月,长则三五月内,必定能凝丹成功,我也提前恭喜黄师傅了。”

  王程笑呵呵地也对黄德林抱拳恭喜。

  黄德林摆摆手,笑道:“还早呢,人生无常,没有发生的事情,谁知道呢?呵呵,不说这个了。”

  王程一想,也是这个理,还有这么久,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如今港岛聚集了诸多南洋和欧美的华人高手,可谓风起云涌,谁知道会不会有高手袭击黄德林,让其再受重伤呢?

  当下,王程随着黄德林去了后面厢房,开始给黄德林的治疗。这次霍有文和张绍云都没有跟来,只有廖元江跟来了。

  王程的医术,也已经传到南洋去了。最早的时候,是南洋名医周庆元就在王程手上吃了亏,经由他口传过去的,而这位周庆元说起来也是南洋周氏一脉,只不过是旁系。

  然后,王程对杨新水和何家盛,以及黄德林的治疗,在南洋都或多或少有人知道,不少人还好奇武圣山出了个名医。

  廖元江也早就听说过王程的医术厉害,所以他这次其实是想看看王程的医术的,这也是他的主要目的。不然,他刚才可能已经和李成珑一样直接离开了,从小耳濡目染之下,他和李成珑一样,对武圣山的印象都很不好。

  王程对黄德林的这次治疗,也同样用了羊脂玉制作的玉针,一番治疗之下,黄德林也感觉到了明显的异样,感觉体内气血更为顺畅有力了,浑身暖洋洋的,不像以前有一些冰凉之意。

  甚至,他感觉心脉的那一丝丝不适几乎都彻底消失了。

  好了吗?

  当然是没有。

  王程把着脉象,治疗完成的时候,心底也闪过一丝惊喜,微笑道:“看来效果出乎意料,下次我给黄师傅你再治疗一次,就可以结束了。”

  黄德林穿上衣服,浑身轻松,气血顺畅无比,心脉动力十足,气息深沉悠长,哈哈一笑,道:“哈哈哈,好,王程,你真的是我的福星,你的医术真的没的说。”

  王程收拾好了东西,不以为意,也笑道:“福星不敢当,我今天还要去于sir那里,就先告辞了。”

  黄德林立马板着脸,将王程拉住,沉声道:“我酒菜都准备好了,你说走就走?”

  王程苦笑道:“黄师傅,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明天我不是还来嘛?今天我把病人都解决了,明天才能安心比武,你知道我来港岛的时间可不多,明天和叶群生比完了就要赶回去。”

  黄德林眉头舒展,松开手,笑道:“那好,对叶群生你要小心点了。我原本以为你对付他不是问题,现在看你开始练这门太极,放下了武圣山拳法,我倒是有些担心你了。现在的叶群生,就算是我对上都把握不大,这次去南洋,他收获很大。”

  说到最后,黄德林语气很是担忧起来。

  廖元江在一边插嘴道:“不错,我听戴氏的人说起,叶群生自己创造的内家法门融入叶家咏春拳,效果很不错,再加上叶家寸劲的奥秘,才与戴氏交换了形意拳内家奥秘。周氏也因为针对武圣山,而将自己太极的奥秘与他交换了。叶群生本身就天资纵横,只要他完全领悟戴氏形意拳和周氏太极拳的内家奥秘,必定能彻底完善他叶家咏春的内家缺陷,让咏春成为第四大内家拳法。我看此子日后必成大器,或许会超过他爷爷叶问,成为华人第一年轻高手,日后成为叶家咏春第一宗师。”

  说着,廖元江的语气非常的赞叹,眼神又时不时地看着王程。他故意将叶群生抬的很高,冠以华人第一年轻高手的名头,就是希望挑起王程对叶群生的敌意。

  年轻天才,血气方刚,互相敌对,本就是常事。

  叶群生针对王程,也不全是周家的授意,其本身也不想王程以后对他有威胁,所以想现在将王程压制下去。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甚至可能会两败俱伤。

  这是南洋诸多家族都愿意看到的结局。

  可是,王程让廖元江失望了,听了这话只是微微一笑,道:“如此甚好,不然,以后的人生就寂寞了一些,我很期待叶群生给我的惊喜。”

  说完,王程就带着张绍云朝着外面走去,对廖元江的挑拨根本不理会。他知道这家伙别有用心,刚才李成珑的事,就有这家伙的份。

  黄德林把廖元江拉了一下,示意他说话注意点,随后和霍有文一起亲自将王程送到门口。

  这时,廖元江又上来突然低声对王程说道:“王程,你能治巫蛊吗?”

  巫蛊?

  王程皱眉,疑惑地道:“我没见过,巫蛊是什么东西?”

  电视和小说上好像有描述,似乎这是很奇妙的东西,王程却是从来没了解过。

  廖元江低声解释道:“南洋巫蛊,其实就是热带丛林的毒虫。我家族有一个长辈,当年刚到南洋的时候,被一个本地土著部落的老头子下毒了,然后就四肢无力,心脉虚弱,只剩下了一口气,现在快二十年了,中西医都试过了,病情也没有改善,只能吊着一口气,你能治吗?”

  南洋的诸多岛屿都位于热带,再加上周围都是海水,空气水分非常的充足,所以森林当中有许多奇妙的生物,其中自然是以各类昆虫居多。居住在当地的土著世代接触这些身边的昆虫,就逐渐的把握出了一些规律,也掌握了能控制一些特殊昆虫的方法。

  这就是所谓的巫蛊,下蛊的本质其实就是通过特定条件来驱使毒虫去下毒。

  王程心思聪慧,一下子就想明白了许多信息,随后就很干脆地摇头道:“我不会,而且,你也知道我不会去南洋。再说了,刚才是你输给了我,是你欠我一个条件,而不是我欠你的。”

  王程的话,让廖元江很是郁闷,他原本是想耍赖的。可是他此时有求于人,不敢放肆,低声下气地道:“你医术很厉害,可以试试,不需要你去南洋,我们可以把病人接过来。”

  “我不会,你们别浪费时间了。”

  王程依旧坚定地摇头,然后直接上了霍有文的车,不再理会廖元江。

  廖元江还想上去说话,却是被张绍云挡住了,然后张绍云也上车让霍有文迅速地开走了,留下廖元江在原地又是尴尬又是愤怒,神色复杂不已。(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huo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xiaoshuo微信公众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