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零七章 盛世之下,英雄难出

第三百零七章 盛世之下,英雄难出

  (求票!晚了点,抱歉,不过还是两更!)

  霍有文开着车子一路朝着何家别墅而去。

  “我听说,叶群生是上周才回的港岛。三个月前他就去了南洋,向南洋戴家请教了形意拳,然后也向周家请教了太极拳,都有所收获。”

  霍有文在路上向王程讲述叶群生的消息:“戴家的形意拳不是那么好学的,传闻当年形意拳神级宗师李洛能都是师从戴家。我听师傅说,叶群生用自己的独门咏春拳和戴家交换,得到了戴氏形意拳的奥秘。”

  王程眼神一亮,好奇地道:“哦?戴氏愿意用自己的独门形意拳交换咏春拳?”

  在现代国术当中,形意拳的地位可比咏春拳高了许多。尤其是各大形意拳流派,更是将自己的独门秘诀看的比命还重要。最近几个月,王程救了刘武中两次,都不曾得到刘氏炮拳的独门秘诀,就可见一斑。

  或许在普通人当中,因为电影电视的影响,咏春拳的知名度比形意拳要高许多。但是在武者当中,形意拳,太极拳,八卦拳这三大内家拳的地位绝对是其他任何国术拳法都无法比拟的,这三门拳法几乎是任何国术武者都会学习的基础,更是内家必选。

  而在清末民初时期,戴氏传承的形意拳≧,.就是正宗,许多人想学却学不到,因为戴氏只传自家嫡系,旁系都只能学到皮毛。

  后来,弃商从武的李洛能四十岁拜师在戴氏门下,学到了形意拳正宗。十年成为当世顶尖高手。并将这门拳法发扬光大。也是自那时起。在李洛能的手中,形意拳才真正的成为国术主流拳法,与董海川的八卦拳和杨露禅的太极拳并称为国术三大内家拳。在当时的诸多兴起的现代国术拳法当中脱颖而出,其核心就是独门的内家气血锤炼及搬运之法,这是其他外门拳法不具备的。

  李洛能,董海川,以及杨露禅,也因此成为清末民初的国术三大神话宗师。在国术武者当中,至今也无人能比,几乎相当于道门供奉的三大天尊祖师爷一样的地位。

  后来许多人忘却了戴氏形意拳,只知道李氏形意拳。可是行家都知道,戴氏形意拳才是李氏形意拳的前身,也更为正宗。传说戴氏形意最早是宋代武穆将军岳飞亲自传下来的战阵拳法,也是当年岳家军纵横天下的依仗之一。

  咏春拳虽然名气很大,但是在内家体系上远远不及戴氏形意拳,除了寸拳的独门寸劲在爆发力上有独到之处,其他任何方面都无法与形意拳相比。

  叶群生能以自己的独门咏春拳换到戴氏形意拳的独门奥秘。可见其中必然是有巨大的秘密。

  果然。

  霍有文复杂地笑了笑,道:“叶群生从小就是练武天才。在港岛没有同龄人可比,我小时候就听过他的名字,那时候我还没有练武。这次,我听说是他用自己的独门内家秘诀和戴氏交换的,而且叶家好像还答应了戴氏的一些条件,这次有几个戴氏的高手和叶群生一起回港岛了。”

  “那周氏太极呢?”

  王程皱眉问道。

  南洋周氏,和他之间几乎是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了,几大高手都接连在王程手中吃了大亏,甚至一个年轻天才级别的弟子被他打的半废!

  “呵呵,叶群生说要击败你,周氏就和他交换了。”

  霍有文看了王程一眼,笑道。

  原因就是如此简单。

  王程也笑了笑,道:“好,那就让他来吧,什么时候?”

  “明天中午。”

  霍有文严肃地说道:“我师傅上次去了叶家一趟,击败了叶家两个高手。现在我们武馆和叶家武馆之间也有些不对头了,有些剑拔弩张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比武大会还有五天就开始了,现在整个港岛武术界和南洋武术界都蠢蠢欲动。我听师傅说,南洋的许多高手都来了港岛,还有一些人去了内地,都对这次的比武大会感兴趣。”

  王程也是面色严肃下来,他最近压力颇大,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比武大会将近。至于日本第二高手伊贺长生的威胁,他都不太在意了,因为那还有几年时间,不是迫在眉睫。

  吐出一口气息,王程神色保持着平静,心中无喜无悲,一片空空,看着窗外港岛的高楼大厦,微笑道:“盛世之下,英雄难出。”

  “呵呵,不错。”

  霍有文笑了笑,也是认可。

  中华大地经历近百年的各种混乱,当年经历了英雄辈出的年代,诸多大名鼎鼎的人物都名留青史。如今终于进入太平盛世,武者想要找存在感,只能通过比武这种途径了。

  张绍云坐在车上一直都保持着安静,他对于武术界的事情知之甚少,以前连找个像样的师傅都找不到,所以不去参合插嘴。手中拿着道门典籍仔细地研读着,这是他现在的首要学习任务。

  车子一路来到何家盛的别墅。

  何家盛也如每次一样,亲自出门来迎接王程,他的两个儿子却是没有出现,去忙碌集团事务了。

  “王程,来了,快进来。”

  何家盛满脸笑容地上来拉着王程就朝里面走,对张绍云也笑道:“绍云也进来,你怎么拿着一本道经?”

  何家盛见多识广,张绍云这本道门典籍他以前也看过,所以好奇地问道。

  张绍云无奈笑道:“何老好,这是师傅给我的任务,我每天都要抽时间看我们武圣山的道经,不只是要看,还要看懂。”

  何家盛恍然,随后肯定地点头道:“如此很好,这些都是我们民族的文化。很多人都忘记了。能有你传承下去。也好。”

  王程随着何家盛走进去,微笑道:“何老有所不知,我师门是道门一脉,以修身养性为主,两者缺一不可。所以练武的同时,还要熟读道经,明白经意,才能更好的练武修身。”

  何家盛和霍有文听闻此话。此时仔细看王程,才发现了惊人之处。

  此时的王程,显得很是温和文雅,身上有一些出尘的气息,显然是真正的踏入了道门。

  霍有文心中更为佩服,他知道这是王程领悟了道门心境的原因。他听师傅说起过,只要领悟武学真意,如此就是真正的正式踏入了宗师级别的门槛。

  “厉害!”

  霍有文和何家盛同时对王程竖起了大拇指。

  只不过,一个是赞叹王程的武学修为,一个是赞叹王程的文化底蕴。

  如果是以前。王程或许会谦虚不好意思,这次他却是坦然接受。心中无为,所以只是笑一笑,就开始了对何家盛的治疗。

  何家盛的身体经过几次治疗,现在病情已经彻底的稳定了下来,现在他在生活中已经彻底的感觉不到了一丝不适,好像年轻了十岁一样,每天精力都很充沛。静极思动之下,他甚至生出了想要重新执掌何家商业集团的心思。

  所以,最近何家盛的两个儿子每隔几天都会向他仔细汇报家族各大公司的情况,这是何家盛亲自要求的。

  如果不是王程的治疗还未完成,何家盛可能已经再次出任何氏集团的董事长位置了。

  这次治疗,王程直接用了羊脂玉制作的玉针来行针。上次他给文欣治疗尝试了之后,发现羊脂玉行针的效果更好。毕竟是温玉,其内的气息更为温润,适合人体吸收,短期内比翡翠效果更为明显。

  行针之时,何家盛也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发现治疗的时候,扎针的地方体内暖洋洋的,一丝丝暖流所过之处,就感觉到了异样,好像有一股东西滋润着他的身体。一时间,他感觉到身体体力和精神都更为充沛。治疗完成的时候,他有一股精神奕奕,不发泄不痛快的感觉。

  “厉害,王程,你的医术有进步了,我发现我好像都全好了。”

  何家盛活动着身体筋骨,赞叹地说道,看着王程收起的玉针,又好奇地道:“对了,王程,你喜欢玉石雕刻吗?”

  王程将玉针收起来,笑道:“何老你再别夸我了,我的医术已经差不多就这样了,按照你的情况,应该再治疗两次就差不多了。玉石雕刻,我也有些兴趣,平时在家也会动手雕刻一些作品。”

  何家盛眼睛一亮,将一份宣传手册从桌子上拿起来,封面上是一座威猛至极的白玉猛虎。照片很清晰,角度是以猛虎头部为主,白玉猛虎的面部是一个大特写,表情狰狞不已,张着大嘴,尖锐的牙齿清晰可见。尤其是猛虎的眼睛,那清晰的冰冷杀意直入心底,似乎就在眼前,一般胆小的人估计都不敢看。

  霍有文瞬间浑身一震,不自主地提升了气势,眼神惊骇不已,好像看到了一只真的猛虎扑向自己,震惊地道:“这只老虎,好霸道。”

  其实,霸道的不是老虎,而是老虎身上的猛虎真意。霍有文能通过图片就感觉到了,说明他最近对形意拳的领悟也更为真切了。

  何家盛爱不释手地摸了摸封面上的白玉猛虎,好像真的东西就在眼前一样,也是赞叹地道:“是呀,这是一家东海市的拍卖公司给我送来的宣传单,邀请我两个月后参加一场拍他们的卖会。这只白玉猛虎就是拍卖会主打的压轴,我当时看第一眼,被吓了一跳,这种雕刻水准,我这辈子都没见过。”

  “后来我专门打听了一下,雕刻这只老虎的大师是咱们中国人,上次东海市震惊世界的那只拍卖了五亿的翡翠猛虎,和这只白玉猛虎出自同一人之手,也是同一家拍卖公司。”

  说着,何家盛看向王程,笑道:“王程,如果你喜欢的话,到时候我去买下来送给你。你救了我一条命,给你钱显得俗气,但是又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我也不懂武术。在你练武道路上不能帮你忙。送你一个艺术品,绝对上档次,哈哈……”

  王程无奈笑了笑,摇头道:“何老,你再这样,我下次可不来了。我是医生,你是病人,我给你治病。你给了我治疗费用,咱们就是如此简单,你不欠我什么,我也不会要你其他的东西。我看何老你自己倒是很喜欢这只老虎,到时候可以买回来收藏,以我的目光看,只要十亿以下的价格买下来,都不会亏。”

  张绍云这小子在一边面色古怪,憋着想笑的情绪,只有他知道。这白玉猛虎就是出自自己师傅王程之手。

  他相信,天下间。可能只有自己师傅能雕刻出如此逼真骇人的猛虎了,就和其人一样,霸道冰冷。

  何家盛也是无奈地看了王程一眼,然后不再提送东西的话,只是惊讶地道:“哦?十亿都可以买?这位大师上一件作品刚刚卖出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当时是五亿,现在价值就翻倍了?”

  “因为上一件宣传不到位,何老到时候可以去凑凑热闹,这次竞拍这只老虎的人肯定更多,而且估计都是不差钱的。”

  王程自信地笑道。

  上次那只翡翠猛虎,王程自己当时也不太明白其中的价值。经过东海之行之后,猛虎九式突然爆发,他才知道了猛虎真意的厉害和霸道之处,也明白了自己雕刻的猛虎融入了自己的猛虎真意,对那些修炼虎形拳的人是何其的珍贵,可以说是无价之宝。

  而这只白玉猛虎蕴含的猛虎真意比上次那翡翠猛虎更为真切和霸道,因为王程的境界提升了,几乎是肉眼可见的。

  仅仅是王程知道的,牛大海,郭泰安,还有自己徒弟的父亲张绍云,都会不惜代价的竞拍这只白玉猛虎。

  所以,十亿不是一个确保的价格,最终的成交价格必定会很惊人,或许会再次震惊世界。看李正祥的宣传攻势就知道了,宣传手册和邀请函都发到港岛的富豪家族手上来了;想来,全国内大部分的富豪可能都接到了他的邀请函。

  王程现在也对李正祥的能力很是肯定。

  “呵呵,这样的话,那我到时候一定去凑个热闹。你说的话我肯定相信,十五亿以下,我绝对都买回来收藏。”

  何家盛爽朗一笑,对王程肯定地说道,神色之中有些志在必得的架势。

  霍有文微微皱眉,低声道:“何老,我昨天在我师傅那里听到两位来自南洋的前辈也说要参加这次拍卖会,可能也是冲着这只白玉老虎去的。”

  “哦?他们?”

  何家盛眉头皱了一下。

  他知道最近港岛来了不少南洋华人家族的人,不过也知道都是武术界的事情,所以他也不去参合关注。

  江湖之事,生意人不要管。

  霍有文点点头,若有所思地道:“这只老虎对练虎形拳的武者有巨大的吸引力。”

  何家盛笑了笑,又摸了摸封面上的白玉猛虎,无所谓地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买不上也是我命中该无。”

  王程笑道:“何老如此想最好了。好了,何老,这次治疗结束了,注意事项我就不多说了,您老生活要保持,我就和有文去黄师傅那里去了。”

  何家盛顿时板着脸,强硬地道:“我都叫人准备好午饭了,吃了饭再走。”

  霍有文可不怕,笑道:“何老,我师傅也准备好酒菜了,就等王程呢。”

  “有文,你敢把王程拐走,我就让你爷爷不准你进门。”

  何家盛盯着霍有文呵斥道。

  王程起身看了看天色,也的确是到了午饭的时间了,当下将两人拉开,笑道:“好吧,何老,咱们先吃饭,不过你知道我胃口可不小,吃不饱我可要生气的。”

  “哈哈哈……就怕你吃不完。”

  何家盛听了王程的话,立即就露出了笑容,起身哈哈一笑,就带着王程几人下楼去餐厅,厨师都是他专门请来的,忙活了一上午了。

  张绍云走在最后,来过一两次之后,他已经习惯了师傅在港岛几个富豪之家当中受到的尊敬了,这也是他对师傅不敢有丝毫违背的原因之一。

  武力,医术,雕刻,德行,几乎无可挑剔。

  如此少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张绍云不敢相信世间有如此人物,这是应该存在于小说里的人物。

  拜师以来,张绍云感悟很多,最近除了按照师傅命令专心看道门典籍,更是有意的模仿师傅的行事风格和性格。所以他性格变得沉稳了许多,行事也果断了许多,不该说话出手的时候,他绝对不动,而应该出手的时候,他绝不含糊。

  一顿饭吃完,王程的胃口再次变大了,几乎一个人吃了一大半的饭菜。这让何家盛和霍有文都惊叹不已,即便是同为练武之人的霍有文好奇不已,都不知道王程这小身板吃了那么多饭菜装到哪里去了。

  吃完饭,霍有文就带着王程师徒两朝着黄氏武馆开去。

  王程手中拿着一本黄庭在研读,身边还放着一本道德经,不放弃任何一刻时间来领悟道门无为。

  车子一路来到黄氏武馆。

  这里比上次更为热闹了许多。

  黄德林也是亲自出来迎接王程,身边多了陌生的两个中年人,以及几个年轻人。每个人都是气息深沉悠长,一看就知道内家功夫不弱。尤其是其中一个中年人,站在那里就如一把出鞘之剑一样的锋锐逼人。

  “王程来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都是我的朋友,前两天才从南洋过来的。”

  黄德林笑着说道:“这位是李成珑,这位是廖元江,都是同道中人。”

  李成珑约莫四十上下,浑身气息非常的凌厉,看着王程的视线如两把利剑一般,也没抱拳行礼,只是淡淡地道:“长鹤可还活着?”

  王程眉宇之间依旧平静,点点头道:“家师自然安在。”

  “他可记得当年将我们赶出家乡?让我们在南洋承受客乡之苦?”

  李成珑言辞犀利地喝问道。

  王程双手背后,展示出了一番气度,直接微笑道:“我现在可以代表我师傅和武圣山,当年之事,我不想提,我相信我师傅做的没错。现在如果你想报仇,尽可以找我,我叫王程,不过阁下是?”

  王程问的是对方的师承来历,神色怡然不惧。

  黄德林急忙上前道:“两位,给我个面子,都是自己人。”

  李成珑依旧看着王程,抱拳沉声道:“我大爷爷乃是李景林,你师傅肯定知道,你可敢接我一剑?”

  这个名字!

  王程可不陌生,相信知道民国历史的也都不会陌生。

  民国时期天下第一剑,李景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