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零五章 太极无为

第三百零五章 太极无为

  “王程,你没事吧?”

  孙清扶着王程出了门,立即低声问道。

  从表面上看,王程的确是非常的狼狈,衣服被划开,一道伤口从肩膀延伸到胸口,留着鲜血,看着就吓人。

  这伤口要是再深一点,岂不是就伤到心脏了?

  孙清很是担心。

  王程心中也是有一点点的后怕,表面上却是露出微笑,对孙清摇摇头,轻松地道:“没事,孙局长你放心吧。我就是医生,我自己心里有数,就是胳膊伤到了肩膀骨头罢了,没大事儿,只是要养过一段时间才会好。不过那个日本人也不会轻松,咱们还是先把口供录了,完事儿了,我就回去了。”

  孙清盯着王程,皱眉道:“王程,你再这样可不行,老是给我找麻烦。那个伊贺鸣承在日本可是有头有脸的人,你又是长鹤道长的徒弟。你们两还在我这里打生打死的,要是你们当中谁出了事,我这顶帽子绝对保不住。”

  王程手掌在失去知觉的肩膀上按了两下,将脱臼的关节筋骨连接上,手臂才逐渐重新有了知觉,可是关节骨骼依旧传出阵阵刺痛。

  显然,那伊贺鸣承当时是有心想废了王程这条胳膊的。如果不是∵▽,.王程气血强盛,并且地煞拳法已经有一定火候的话,这条胳膊即便不废掉,也要留下永久性的筋骨缺陷。

  “呵呵,孙局长你放心,我知道你难做。我也有分寸的。这不是没事儿了吗?”

  王程笑了笑。活动了一下胳膊。很是随意地笑道。

  孙清对王程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拿捏不住这个少年,只能嘴上说道说道,一把就拉着王程录口供去了。

  在王程录口供的时候,伊贺鸣承和伊贺清流等人也都走了出来。伊贺鸣承的胳膊关节也重新接上了,可是王程当时出手也是冲着废掉对方的目的去的,力道也是伤及筋骨的,所以现在他不养个一两个月是不会彻底恢复的。

  两个黑衣人推着东星月过来。也在一边录口供。

  王程和东星月虽然事前没有串通过,但是都是聪明人,知道如何讲是最好的,所以都讲述的差不多,并没有什么纰漏。

  “德川元一。”

  孙清凝重地看着这个名字,手中是另一份资料,这是下属刚刚给他送过来的,眉头皱在一起,沉声说道:他应该是偷渡过来的,所有从日本过来的机场和轮船渡口都没有他的出入记录。你说的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些人。我们在市医院附近的树林里找到了,已经被他们埋了起来。又被我们挖出来了,一共有八具尸体,暂时还没有查到这八个人的资料。”

  一直不曾说话的伊贺鸣承在调整呼吸,通过独门内家呼吸法门恢复内伤。他的胸口内伤可比王程那看着吓人的伤口严重多了。此时听到孙清的话,伊贺鸣承开口道:“孙局长,这些人我们会调查清楚,到时候会把资料给你。”

  孙清看着伊贺鸣承,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点点头,笑道:“这样最好。”

  伊贺鸣承目光转向王程,淡淡地道:“我本来怀疑德川元一到底是不是你杀的,现在看来,你的确有杀他的实力。不过,接下来你就要小心点了,德川家族最近几年很活跃,你要是死在他们手中,我会很不高兴。”

  “因为,那样我就不能亲手杀了你。”

  王程呵呵一笑,心中一片纯阳,体内气血疯狂的运转修复着肩膀的伤势,浑身都是一片暖洋洋的,对伊贺鸣承的话毫不在意,也是淡然地笑道:“我能杀一个德川元一,也能杀十个德川元一。在我中华大地上,还容不得你们日本人来嚣张,到时候希望你还能有勇气站在我面前。”

  “我也希望如此。”

  伊贺鸣承眼中杀气一闪即使,也是冷笑了一下,随后说沉声道。

  伊贺道馆和江户道馆这两大武学流派在日本向来都是不合,伊贺家族和德川家族在日本历史上就一直都是激烈的竞争关系,在这次对东星家族的争夺当中就可见一斑。所以,如果王程真的能消耗许多德川家族的力量,那对伊贺家族来说,绝对是好事。

  可是。

  这时候东星月将桌子上那把刀锋拿了起来,目光看着孙清,语气依旧清冷地道:“孙局长,这把刀我想带回去,可以吗?”

  孙清楞了一下。

  而伊贺鸣承和伊贺清流也都是瞬间看向东星月,神色都不太好看。

  王程也是皱着眉头,疑惑不解,狐疑地看了东星月一眼,不知道这个冰山女子想什么呢。

  这把刀是有德川家族印记的,在其家族内部也是有记录的。德川元一死了之后,谁拿着这把刀出现在江户道馆的视野内,谁就要承受德川家族的怒火,不死不休。

  “师妹,你要想清楚了。”

  伊贺鸣承盯着东星月,声音低沉地说道。

  伊贺清流两条胳膊的关节也接上了,面对王程本来不太敢说话的,可也忍不住开口道:“师妹,江户道馆的高手会源源不断的挑战你,直到你死亡。”

  东星月没有理会两个师兄,而是将刀紧握在手中,目光还是看着孙清,再次问道:“孙局长,可以吗?”

  孙清一时间拿不定主意,皱眉道:“东星,这把刀是重要的证物,不可能交给外人的,我们要收集起来。”

  “可是,我真的想要,这对我有特殊的意义。而且,你们现在应该找到了更多的证物了,少了一把刀,对你们来说不是大事。”

  东星月语气肯定地说道。已经将这把刀紧紧地抓在了手中。表示了要得到这把刀的决心。她知道现在孙清收集到手的至少有七八把刀。

  伊贺鸣承和伊贺清流两人都同时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孙清疑惑地看向王程,王程只是面无表情。这让孙清有些无语,只能皱眉说道:“东星这把刀就是你的,那么就能带走了。”

  东星月眼神一亮,随后点点头,语气肯定地道:“这把刀本来就是我的,多谢孙局长帮忙。”

  “师妹,你要记住。我们伊贺道馆以后没有义务帮你抵挡德川家族的追杀。”

  伊贺鸣承冷冷地提醒道。

  东星月眼中杀气隐现,也冷声回应道:“我知道,多谢师兄提醒。”

  “你知道就好,哼!”

  伊贺鸣承对东星月冷哼一声,然后看向孙清,道:“孙局长,这件案子我师弟会和你们一起处理。”

  伊贺清流站了出来,对孙清点点头。

  王程录完了口供,已经站起身来,向孙清告辞了:“孙局长。我还有事,就先回家了。”

  “好。王程你回去注意养伤,如果有需要,我还会联系你。”

  孙清对王程点点头,示意他可以走了。

  也就是在江州,王程才能如此简单随意,杀了人,录完口供就能走了。如果是在其他地方,就算是被迫防守杀人,不被关个十天半个月绝对出不去。

  王程看了伊贺鸣承和伊贺清流两人一眼,随后再对东星月点点头,才转身朝着外面走了出去,并没有说一句话。

  东星月看着王程的背影,急忙喊道:“我明天回日本。”

  “慢走。”

  王程头也没有回,只是平静地说了两个字,脚下已经出了警局的门,朝着江边别墅的方向走去。

  东星月双手紧了紧手中的刀,眼底深处闪过一丝黯然,低声道:“我累了,送我回酒店。”

  两个黑衣人急忙上来推着她的轮椅朝着外面走去。

  伊贺鸣承也跟了上来,沉声道:“师妹,你是伊贺长生的弟子,他是武圣山长鹤的门人。”

  “那又如何?”

  东星月淡淡地问道。

  “不能如何,你们这辈子都只能是敌人,就是如此简单。”

  伊贺鸣承活动了一下肩膀骨骼筋脉,感受到还有一股刺痛刺激着神经,眼中闪过浓郁的杀意,如果刚才有可能的话,他真的会当场就杀了王程。经过这次交手,他无法想象,给王程十年,乃至是二十年,三十年的时间,这个武圣山少年最后会成长到如何的高度。

  或许,他们伊贺一派,世世代代都拿不回那把刀了,他师傅伊贺长生也只能将那把刀鞘传下来的。

  可惜,这里是江州,武圣山就在这里。

  而且,伊贺鸣承这次来江州也是公开的身份,并不敢久留于此,他已经订好了明天一早的飞机。所以,他根本不敢轻举妄动,这次在公安局的比武,是他对王程唯一的出手机会。

  想到此,伊贺鸣承神色遗憾叹息不已,双手伸的笔直如刀。

  而东星月对大师兄伊贺鸣承的话并不在意,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溢出一丝笑意,微笑道:“那就当敌人好了,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击败他。”

  伊贺鸣承眼睛一亮,若有所思。可是看到小师妹嘴角的笑意,又是无奈地叹息一声,他不相信。

  却说王程独自一人离开了医院,径直朝着江边别墅走去。他胸口的皮肉伤已经结疤了,外面穿了一件外套挡了起来,如此不会引人注意。

  脚下踩着步伐,王程一边走,一边回味着这次的战斗。

  和德川元一的战斗,以及和伊贺鸣承的战斗。

  两次都是同样的凶险,而伊贺鸣承的实力绝对更为强悍,还好此人手中无刀,不然王程相信自己绝对有死无生。

  “不知道伊贺鸣承真正用刀的实力会是如何。”

  王程心中略微的好奇,也很是期待,一颗好战的心在燃烧。

  他昨天晚上故意在小区里等着,而没有当时就给孙清打电话,其实和东星月猜测的一样。他就是想和日本高手毫无顾忌地战斗。

  身为武者。只有经历真正的生死战斗才能成长起来。在江州和东海。以及在港岛,王程和不少人交过手,可都算不上真正的生死之斗,最危险的也就莫过于被郭氏和陈氏的高手联手偷袭的那次了,其他的可以说大多数都是切磋。

  王程经过这两次和日本刀法高手的战斗,对张氏太极拳和武圣山的道门纯阳心境也有了更多的领悟。只是可惜,他没能在战斗中领悟出张氏太极拳的独有道门心境。

  道门武学拳法,都会有独特的心境配合。才能发挥出最强势的威力,就如王程领悟出的武圣山基础拳法的纯阳心境。

  这在古代,和武侠当中,将这称之为心法,实际上就是这门武学的核心奥秘而已。

  王程修炼张氏太极拳不是从别人那里学的,也不是看的一般拳谱,而是看的张三丰的亲笔手稿。所以一开始其实就有先天优势,他能看到创造这门拳法的祖师爷的核心奥秘,也就是道家的无为而为的心境!

  其实,王程这两天施展这门张氏太极拳的时候。都压制不住心中的进攻,所以他每次依靠张氏太极拳挡住了对方的进攻招式之后。就会立即反击。而这样的心态,实则是和道家无为而为的心境相违背的,所以当时看起来他很强,其实根本没有发挥出这门张氏太极拳的真正威力。

  无为,就是什么都不做。

  王程一边走,一边想着这个,就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

  无为的心境,其实就是要让王程真正的做到不还手,只是站着挨打,被动的防御。

  “还真的是纯纯的挨打功夫。”

  王程又想到了武圣山的地煞拳法,和这门张氏太极拳还真的是一脉相承,相得益彰。如果他能将两门拳法练至大成,互相配合起来的话,就能真正的成为一个全方位无死角的乌龟壳了,比之他师傅长鹤老道士都要硬。到时候,他也能取代师傅的名号,依靠更强大的挨打功夫成就更为强势的不败名号。

  摇摇头,王程无奈苦笑一下,他真的不想这样,他不想不败,他想要的是无敌。

  可是,现在他只能如此了,地煞拳法和猛虎九式都暂时不能练,甚至龙象拳法都不能练。

  步伐似缓实快,王程踩着太极步伐,心中放下心思,尽量的平和下来,几乎做到了心思不动,达到无为的效果。

  一路走回家,王程也没能真正的让自己做到无为,心中总会有思绪在动。倒是纯阳心境运转的更为迅速了,他肩膀筋骨的伤势逐渐的被恢复了大部分了。

  如果让伊贺鸣承知道,估计要气死了。他以为王程至少要两月有余才能恢复,可看王程现在的状态,或许明天就能恢复如初了。

  这就是内家武学的差距,武圣山作为传承悠久的道门武学门派,武学在内家养生方面,堪称无人能比。

  回到家。

  已经快到中午了,父亲和陈阿姨又去后院忙碌大棚种菜去了,王媛媛和王晓琳两个小姑娘不在家,应该又被赶去上课去了。

  王程已经饿坏了,到厨房找了一大锅牛肉和米饭出来,毫不客气地就开始吃。

  陈阿姨从后面走过来坐在王程对面,严肃地看着王程,问道:“小程,你昨天晚上把你同学送走了?”

  王程点点头,笑道:“阿姨,你放心,她没事儿。我把她送回家,叫了专门的护理照看着,她家有保姆的。”

  东星月昨天晚上胡说八道,现在他也要继续圆谎。自己师门和这些日本人的事情,他不想让家里人知道。

  “哦,那就好。”

  陈阿姨松了口气,王程把东星月推出去一夜没回来,她和王建海都怕出事了,更怕王程把人家行动不便的女孩子丢回家就不管了,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受了重伤,一个人遇到危险怎么办?

  “小程,我看人家姑娘挺好的……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就想起你了……”

  陈阿姨斟酌着语气,继续说着。

  王程赶忙打断了,笑道:“阿姨,您忙着呢,就别唠叨这些了,我吃了饭还有事。”

  “你这孩子,好好好,嫌我唠叨了,我给你爸帮忙去。”

  陈阿姨嘟囔了一声,站起身来去了后院。

  王程听着陈阿姨的唠叨,心中浮现一丝温暖,也闪过了东星月的身影,随后笑了笑,摇摇头将这道影子丢出脑海,再次被一轮纯阳占据。

  他心中,只有武学。

  一顿饭吃了八分饱。

  王程并没有给自己治伤,他自从行医发现人体元气的奥秘以来,就几乎不曾给自己扎针治过伤。因为他想完美的激发自己身体的本身力量,通过武术将身体锻炼到最为强大的时候,再来用外力增加实力!

  内外结合,才是王道。

  这也是王程的练武之道。

  洗个澡,换身衣服,王程先是看了几本道门典籍,再钻研了两遍张三丰所写的黄庭真言,逐字逐句地研究张氏太极拳,然后才去了练功房练这门拳法,结合战斗的领悟和书本上的信息。王程练了好一会儿,张绍云才走了回来,原来这小子送王媛媛姐妹两去上学了。

  张绍云的练武任务,每天除了练拳和马步,还要在别墅和江州市区完全靠双脚走两个来回。

  “师傅……你昨天把东星月带哪儿去了?”

  张绍云见到师傅王程,就凑上来低声问道。

  后面跟进来的王媛媛冷着脸,哼了一声。不过话,带着蹦蹦跳跳的小丫头王晓琳去另一边活动身体去了,小丫头也已经逐渐习惯了每天都要练武,毕竟小孩子是好动好奇的。

  王程一把就将张绍云推开,将其推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喝骂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好好练拳活动身体去。”

  张绍云摸了摸脑袋,依旧没放弃,嘿嘿笑道:“我不是好奇嘛,师傅,你……”

  看这小子还问,王程又是一巴掌拍在这家伙的脑门儿上,道:“我把她扔江里去了,你满意了吧。”

  “啊……真的?”

  张绍云满脸惊讶地道。

  如果是其他人这么说,他肯定以为对方是开玩笑的,所以不会相信。

  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只有十八岁的少年师傅,他是真的不敢肯定这是不是玩笑。在他心里,这位师傅大人,心情不好的话,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保不准真的看人家不顺眼,就把那么一个冰山美、人儿给扔江里去了。

  就连小姑娘王媛媛都是眼睛一亮,看向哥哥,她也以为哥哥可能真的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王程当下一拳打在张绍云这小子的腹部,将这家伙打的飞出去,骂道:“赶紧练拳,今天不练到我满意,不准吃饭。”

  张绍云狼狈地爬起来,苦着脸道:“啊,师傅,你怎么才能满意?”

  “看我心情!”

  王程冷冷地道。

  张绍云恍然,看心情的话。

  如此,那东星月估计真的沉入江底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