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零四章 以身化刀

第三百零四章 以身化刀

  (求票,求支持呀,五百票加一更哦,只要五百票,只要五百票,加更就能带走……哈哈哈……)

  武圣山长鹤道士是什么人?

  伊贺鸣承和伊贺清流都非常清楚不过。【】

  甚至可以说,伊贺长生手下的弟子都非常清楚这是谁。

  因为,伊贺道馆内,在他们师傅伊贺长生静坐的房间内,就一直摆着一把刀鞘,没有刀的刀鞘。

  他们经常看到伊贺长生静坐在那把刀鞘之前。

  而原本属于那把刀鞘内的刀,就是当年在战场上被长鹤道士以肉掌一把抢走的那把唐刀。

  当年身为日本排名第三的高手,被一个中国高手空手抢走了自己的刀,几乎是伊贺长生的平生最大耻辱。

  所以,作为伊贺长生门下的弟子,也同为伊贺家族的传承人,伊贺鸣承和伊贺清流两人也对武圣山和长鹤道士绝对是抱有最大的敌意。

  此刻,听到王程自报家门是武圣山长鹤的弟子,两人都同时散发出毫不掩饰的杀意,然后同时手掌摸向腰间。可惜那里没有刀柄,这次因为事出突然,所以他们来的仓促,没有办理携带刀具这方面的手续,所以没能将自己的刀带在身边。

  至于德川元一他们是如何带来的刀具,就不得而知了。

  王程面对两人的杀气,面色依旧平静,浑然不惧,目光直视着两人,淡淡地笑道:“呵呵,你们的刀呢?身为伊贺长生门下。刀都不在身边。啧啧……”

  听到王程明显的嘲讽。连自认为涵养不错的伊贺鸣承都忍不住恼羞成怒地低声骂了一句:“八嘎!”

  伊贺清流虽然也很想骂人,可是刚刚以身试法,尝试了王程的厉害,又听到对方是武圣山长鹤门人,自然不敢小看,所以满脸都是凝重和羞愧,不敢随便出声。

  身为伊贺长生门下,被长鹤门下弟子出手羞辱了。回去如何面对师门师傅和诸多同门师兄?

  如果有刀,伊贺清流估计要冲动地切腹自尽了。

  伊贺鸣承看向东星月,因为东星月的手中有一把刀,是那把来自德川元一的刀,沉声道:“师妹,把你手里的刀给我。”

  东星月看了这位师兄一眼,随后将手中的刀递给了孙清,冷声道:“这是德川元一的刀,现在他死了,这是最重要的证据。”

  孙清严肃地将这把刀接了过来。递给身后的下属,严肃地道:“不错。这把刀我们一定要严格监控起来。”

  伊贺鸣承带着杀意地看着东星月,低沉地直呼其名,道:“东星月,听说你这次是来挑战武圣山之徒王程的,你不会是败给他之后,把自己的心也交出去了吧?”

  伊贺清流眼神看着王程,杀意更为浓郁。

  而王程只是微微皱了皱眉,依旧盯着伊贺鸣承,笑道:“伊贺鸣承,原来你们伊贺长生门下只是会欺负自己的小师妹而已,那我倒是高看你了。你面对我,没有了刀,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东星月浑身一震,眼神闪过一丝异样的慌乱,随后恢复冰冷,冷冷地道:“这些事情不是大师兄需要挂念的,我自有分寸。”

  伊贺鸣承对东星月冷哼一声,他的确是管不着东星月,同为伊贺长生门下,但是他还没出师。

  伊贺长生九个弟子,只有东星月一人出师。

  看向王程,伊贺鸣承双眼凌厉之极,沉声道:“没有刀又如何?王程,你可敢与我一战?”

  王程露出一丝冷笑,不屑道:“有何不敢?”

  孙清这时候急忙站了出来,微笑道:“别动手,伊贺先生,你是来办案子的,王程也是来协助办案子的,都是一起的,别伤了和气,来来来,咱们到里面去谈,别站在门口了。”

  此时,周围许多警察都好奇地看了过来,知道是日本人来了,并且吃瘪了,都带着笑意看笑话。

  王程只是无所谓地耸耸肩,打不打都可以,他自然是要给孙清一个面子的。

  可是,伊贺鸣承却不会给孙清面子,站在原地没动,一把将孙清推开了,沉声道:“孙局长,这是我师门和他师门的恩怨,和公事无关,只是我们之间的私事。希望你不要干预,不管出现什么事情,我都不会追究。”

  然后,他看着王程,凝声道:“就算他杀了我,也是我技不如人,谁都不会来追究。”

  孙清表情凝重,心中知道这下闹大了。他是体制内的人,不懂江湖事,可是看眼前的这架势,肯定是不打过不行的。

  果然。

  王程也随之开口了,依旧冷冷地道:“你要打,随时都可以,不过杀你就算了。毕竟我们国家现在是法治社会,可不像你们日本那么混乱,打断你双手双脚就可以了。”

  孙清和几个下属听到王程这话,都是倒吸一口凉气,你打断双手双脚可比杀人更狠了。

  一瞬间,孙清想到了躺在医院的东星家族的两个家伙,就是被打断了双手双脚,下半辈子都会生活不能自理……顿时有些怪异地看着王程,随后他看到两个下属也似乎恍然地想起来了,急忙瞪了两个下属一眼,让他们心里有数就可以了。

  “大言不惭,就算我无刀在手,以手刀也能杀了你,你是长鹤门人又如何?小小年纪,也不要如此张狂。”

  伊贺鸣承沉声道:“既然你如此有信心,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让我看看长鹤门人究竟有几分本事,他日我定要亲自上武圣山,为我师傅将伊贺家族的传承之刀夺回来。”

  王程看向孙清,沉声道:“孙局长,帮忙找个地方。我和他来一场。”

  孙清看着王程郑重地眼神。知道无法推辞。不过这里可不是外面随便地地方。当下他就对两人都严肃地说道:“伊贺先生,王程,你们要比武也可以,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但是一定要点到即止,这里是公安局,不是打拳的地方,要是出现严重的后果,我对你们都不会客气。”

  伊贺鸣承点点头。没有说话。

  王程也点头同意。

  孙清当下让几个下属离开,然后带着王程和伊贺家族的十几个人一起来到了三楼的一个公开健身室,这是平时特警队锻炼健身的地方。

  而此时,十几个特警队的队员也都开始一大早的锻炼了,看到孙清带着一大群人进来,纷纷都是诧异不已。

  平时,孙局长可不会管他们的晨练的呀?

  孙清却是严肃地开口道:“你们都出去,这里暂时我有用。”

  刚上任的特警队长好奇地看了王程和伊贺家族等人一眼。他认识王程,知道这是绝对的高手,低声对孙清问道:“局长。什么事儿?”

  “他们要比武,把场地给他们让出来!”

  孙清如实地说道。

  特警队长立即双眼一亮。马上笑道:“局长你放心,我们立马把这里腾出来,但是别赶我们走,我们就在一边看着,绝对不说话。”

  孙清瞪了这小子一眼,这是他提拔上来的,所以也不多说了,就说道:“马上快点。”

  十几个队员知道有好戏看了,都纷纷立即开始行动,一起将器械搬到一边,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将房间中腾出了一大片空地,然后都退到一边,安静地当观众。

  王程踩着步伐,缓缓地来到中间,面对伊贺鸣承,严肃地抱拳道:“来者是客,伊贺先生,请。”

  伊贺鸣承面色也是严肃不已,怒火也从眼神之中消失不见,只有一片冷静和杀意,上前两步,站在王程面前三步远,微微弯腰,随后也抱拳沉声道:“伊贺长生门下,伊贺鸣承,请赐教。”

  “长鹤门下,王程,请!”

  王程也给足了规矩。

  这是从上一代就延续下来的近百年的仇恨和争端,身为两边代表性的门人,谁都不敢轻易放松怠慢。

  站在后面的伊贺清流都是面色严肃不已。

  只有东星月很诡异地坐在了两边中间,并没有将自己放在伊贺家族的队列当中,让伊贺清流和伊贺鸣承心中对她都很是不满。

  王程调整呼吸,体内气血平顺下来,双手握拳,右手的伤口已经彻底结疤,暂时不会影响发挥,脚下一步跨出,踩出一个太极,面对着伊贺鸣承,并没有先出手,只是看着他。

  来者是客!

  王程做足了面子,让对方先出手。

  伊贺鸣承虽然刚才展现出了极度的怒火,可是此时心中已经彻底冷静下来,显示出了良好的心态控制。他双手直直地垂在两边,手掌也笔直,整个手臂手掌连接在一起,成为一条笔直的线,似乎就如一柄刀锋一般的姿态。

  整个人,都变得锋锐无比,如一把刀。

  果然厉害。

  王程心中赞叹,这份气势,就不是东星月能比的,德川元一也远远不如。如果这个伊贺鸣承手中有一把真刀的话,他还真的不太敢和这家伙交手。

  伊贺长生门下大弟子,的确名不虚传,有些门道!

  呼……

  伊贺鸣承见王程站着不动,一挥手,就要出手。

  这时,站在一边的孙清突然开口大声喊道:“两位,注意点到即止,谁打伤了人,我都不会客气。”

  场中本来肃杀凝重的气势顿时就泄了大半,伊贺鸣承和王程都有些无奈不满地瞪了这个捣乱的孙清一眼。

  尤其是伊贺鸣承,刚才正是他气势凝聚的巅峰时期,也是正要出手的关键点。这时突然被孙清打断了,让他这一口气就泄了。他只能无奈的再次调整呼吸,重新凝聚气势,两个呼吸之后,手臂挥出,再次出手,手臂化作一柄笔直的刀锋,直直地劈向面前的王程而去。

  只可惜,他这次出手的气势没有刚才那一刻的强势和凌厉。

  这就是一鼓作气。再而衰的道理。

  王程不敢放松丝毫。即便是这个伊贺鸣承没有用真正的刀出手。他也不敢有一点点的小看。表情和言语上的挑衅蔑视,都是战略上的策略,实际的战斗当中,他绝对是全力以赴的。

  只见他双拳划过半圆,绞杀出呼呼风声,手臂挡住了伊贺鸣承的胳膊!

  砰!

  一声闷响。

  王程浑身一震,接触的右拳刹那间失去了一瞬间的知觉,即便施展了张氏太极拳的卸力技巧。也是一股撕裂般的刺痛从手臂骨骼上传出来,掌心的伤口也是瞬间崩裂。

  好强势的力道,好强势的刀锋,好凌厉的力道!

  伊贺鸣承以手臂化刀,竟然让王程此时的张氏太极拳都无法完全抵挡,整条手臂上都是撕裂般的力道,力道真正的如刀锋一般锋锐。

  王程脚下急忙后退一步,双手不断交缠,以张氏太极来消弭伊贺鸣承手臂上的刀锋力道,几乎施展出了如杨氏太极的缠丝劲一样的效果。

  只是。王程并没有凝练出缠丝劲,只是以纯粹的力道来消弭对方的力道。

  呼呼呼……

  伊贺鸣承也是得势不饶人。右手手臂劈出,逼退了王程,他脚下急忙步伐跟上,左手手掌也是突然挥出,划出一声呼啸,也如真正的刀锋一般,锋锐至极,直取王程咽喉。看其眼中杀意,如果能杀了王程,他绝对不会停手。

  这实力,比之东星月和德川元一都高出了不止一个档次!

  王程心中得出这个结论,神色凝重无比,心中道门纯阳升腾,体内气血随之沸腾起来,丝毫不顾流血的手掌,双手之间的招式也更为圆润一体,却是没有管伊贺鸣承劈过来的左手手掌,而是双手依旧纠缠其右手手臂,然后整个人突然不退反进,冲了上来,躲开了其劈向咽喉的手掌,只是让其手掌劈中了肩膀。

  咔嚓!

  王程的肩膀骨骼瞬间发出一声脆响,可见伊贺鸣承这一手刀的力道大的惊人。而这却只是让王程眉头微微一皱,随后根本不管受伤的肩膀,脚下踩出半个圆,整个人直接冲进了伊贺鸣承的身前,肩膀在其怀里猛然一撞,手肘也随之撞在其胸口。

  这一招式与八极拳当中贴身撞人的招式铁山靠差不多的威猛。

  轰!

  一声闷响。

  伊贺鸣承下盘也是极其的稳重,被装的身形震动,接连后退了两步,感觉到了心口的系统,体内气血也紊乱起来,眼中闪烁着惊骇,不止惊骇王程能抵挡他凌厉的力道,更惊骇于王程以伤换伤的打法。

  如果不是他也练了二十年横练功夫,胸口骨骼坚硬的话,被王程击中胸口这一下绝对要重伤致死。压下心脉的刺痛,他急忙后退半步,想拉开距离,然后再次手掌劈出,依旧直取王程的咽喉,杀意盎然。

  哼!

  王程一声冷哼,后招已经跟上,脚下也跟上,在其出手的瞬间,还能动的手臂一拳击中其肩膀,也是咔嚓的一声脆响,这一拳将其肩膀打的脱臼,并且伤及筋骨,然后自己也是同时后退一步,躲开了其另一只手刀!

  而手刀划过王程肩膀的衣服,凌厉的手指直接将衣服隔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然后擦过皮肤,留下一道延伸到王程胸口的血痕。

  蹬蹬蹬!

  两人一齐选择了后退三步,然后都是神色凝重的看向对方。同时,两人也都有一条胳膊不能动了,软软地垂在一边。

  这不只是简单的关节脱臼,更是伤及筋骨的严重伤势。还有就是,两人也同时胸口受了伤,只是王程是皮外伤,留下一道从肩膀延伸到胸口的血痕,而伊贺鸣承却是心脉刺痛的内伤。

  表面上看,似乎是手掌和肩膀都出血的王程更为狼狈。可是,东星月和伊贺清流都知道,伊贺鸣承的内伤更重一些。

  所以,如此一算,却是王程占了便宜。

  东星月和伊贺清流的眼神都闪过一丝惊异。

  伊贺鸣承,伊贺长生门下大弟子,在日本武术界同辈当中,乃是排名前五的高手,比之德川元一的前二十排名强了不知道几倍,来中国竟然没能在一个少年手中占到便宜?

  即便是没有兵刃在手,也不应该是这样的结果吧?伊贺鸣承已经踏入以身化刀的境界,有刀和无刀的差距最多只有两三倍的实力差距。不像东星月和伊贺清流,无刀和有刀之间都是十倍以上的差距。

  只可惜,这不是正式的生死之斗。而且两人出手都太快,只是刹那间就结束了。

  旁边的人,除了东星月能模糊地看到大部分的动作招式,其他人即便是伊贺清流都没看的太清楚。

  周围的十几个特警队员都是目瞪口呆的样子,这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孙清急忙清醒过来,两步来到似乎要继续动手的两人中间,对两人挥手道:“住手,住手,王程,伊贺先生,都住手……好了,我刚才说了点到即止,这次比武结束了,到此为止,你们都受伤了,快去治疗要紧……”说着,他不由分说地就将王程拉到一边去了,强行结束了这次比武。

  伊贺鸣承冷哼一声,还能动的右手猛然挥出,划出一声呼啸风声,将旁边的一个沙袋表面的皮袋直接整齐地切开,里面的沙子哗哗哗的流出来,看着王程冷冷地道:“下次见到我,就是你的死期。”

  王程拉住了孙清,停下脚步,回头不屑笑道:“下次记得带刀,不然我胜之不武。”

  说完,王程就跟随孙清走了出去,心中其实稍微有些后怕。

  这才是日本武者当中真正的用刀高手,让王程重新定义了日本的刀法高手。

  很强!(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