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零二章 杀你只需两拳

第三百零二章 杀你只需两拳

  (求票,求支持,大家过了十二点记得投票呀……)

  听到声音,身影几乎化作一道道虚影融入黑暗的王程猛然停下了身形,一双眼睛如闪电一般地看向来者。【】

  因为他刚才竟然没有发现此人的存在,直到此人出声的时候,他才知道有人来了,呼吸和脚步声都几乎微不可闻。

  心底深处升腾起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让王程不敢丝毫放松,盯着来人,冷冷地道:“你是谁?”

  黑衣人站在距离王程五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身形不是很高,一米七的样子,比现在的王程还矮一些。昏暗中可以看到他是国字脸,留着笔直的平头,双手随意地背在身后,扫视了一眼王程之后,目光落在坐在轮椅上的东星月身上,开口道:“这个小姑娘应该认识我。”

  东星月的眼底闪过一丝无奈和绝望,冷冷地开口道:“你是德川元一,我没想到竟然是德川家族亲自出手,还派出了你。”

  王程眼神一亮,大致捋清了脉络。

  东星月说是日本江户道馆派人要杀她,这个武道馆成立于七八十年前,那时候正是日本最关键的二战时期,那也是武士道精神在日本最为昌盛的时候。而江户幕府,就是日本历史上的幕府时代的落幕,是最后一个幕府将军政权。最早就是德川家族的将军建立的,落户在江户,也就是现在的东京地区,控制整个日本。在日本二战的关键时期。德川家族找到机会想要重新崛起而建立江户武道馆来收拢当时的高手。

  所以。江户道馆出现一个德川家族的高手。王程倒是不奇怪,只是比较好奇此人的实力。

  日本虽然国土面积不及中国境内几乎任意的一个省份,但是历史的复杂程度,几乎不比中国历史差了。战国时代,幕府时代等等,也都是英雄辈出的时代,各种历史人物和阴谋变革层出不穷。也是自那时候起,中国文化和武术开始流传到日本。并且影响深远,让日本到现在还到处都能看到中国文化的影子。

  在王程的注视下,这位德川元一又开口了,看着东星月,微笑道:“因为你让我们感觉到了威胁,伊贺长生前辈对你的评价非常高,预言你会是三十年后日本第一高手。最重要的是,你想要掌控东星家族,这对我们江户道馆的发展不利。”

  “所以,你就串通了我们家族那些废物。想要杀了我?”

  东星月眼神闪烁着思绪,冷冷地道:“我爷爷应该也不是因为比武的伤势而死的吧?害死我爷爷。故意引我来中国报仇,然后让我死在中国。你们德川家族就能控制我那几个废物叔叔,从而控制我们东星家族,是很不错的算计。我因为爷爷去世,心境失衡,也的确没能早点看出来,让你们得逞了。”

  德川元一看着东星月,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那眼神已经给了东星月答案。让这位一直都平静如冰山的女刀客情绪失控地浑身微微颤抖了一下,一双手紧紧地握着轮椅把手,手指青筋鼓起。

  王程没兴趣听他们两人的对话,也对他们的家族恩怨纠葛没什么兴趣,看着德川元一,沉声道:“不要废话,大家都很忙,要出手就快点吧。”

  德川元一看向王程,语气赞赏地道:“我很欣赏你这种性格,说再多的废话也不能解决问题,只有实力才是唯一。”

  东星月整个人平静下来,不再说话,只是冰冷地看着德川元一。

  而德川元一看着王程继续说道:“小兄弟你说要如何动手?我听我父亲说过,中国武圣山长鹤道长的横练功夫天下第一,当年可以空手夺走伊贺长生的刀。你是他的传人,是不是也可以?”

  王程淡淡地道:“我拜入我师傅门下只有三个月。”

  德川元一伸手拿起腰间的刀,声音冷了下来,道:“这把刀已经跟随我三十年了,我父亲曾经向上杉元景前辈请教过刀法,算起来我算是上杉前辈半个徒孙。如果我能杀了你,他泉下有知,也可以瞑目了。”

  王程心中知道,上杉元景是以前日本的一个高手,当年死在师傅老道士手底下。似乎那东星武就是师从上杉元景的弟弟上杉元树,而这个德川元一的父亲竟然也跟随上杉家族的上杉元景学过刀法。

  世界真小。

  王程心中感叹了一句,似乎总能碰到和师傅老道士有过节的人,当下自信地笑道:“那你就来吧,我就站在这里,你可以任意攻击我和东星月,不论是我死,还是她死,都算我输。”

  德川元一和东星月的面色齐齐一变。

  东星月急忙低声说道:“德川元一是日本有名的高手,十五年前就在江户道馆拥有了名牌开始收徒,不止会上杉家族的三段呼吸的刀法秘诀,还会德川家族的秘术,实力还在我之上,你如此托大……”

  王程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你只需要安静地坐着就好了。”

  “那你死了呢?”

  东星月也冷声道。

  “技不如人。”

  王程简单地回应道。

  东星月皱眉,继续沉声道:“那我死了呢?”

  王程冷哼一声,淡淡地道:“活该。”

  东星月深呼吸一口气,眼神微闭,不再说话。因为她心中认可这两个字——活该!

  在日本被自己家族和外人联手耍了,然后被骗到中国来去挑战这里的高手报仇,最后被对方高手追杀到这里,不是活该是什么?归结到底,原因就两个,智商不足,实力不足!

  对面,德川元一将刀狠狠的插在地上。盯着王程。浑身已经是杀气四溢。沉声道:“少年,不要狂妄自大。”

  “你不远万里来我江州杀人,不知道是谁狂妄自大,你以为我中华无人?我江州无人?来吧……今日你杀了我们两任何一人,都算我输。但是,如果你输了,结果你应该知道。”

  王程也是气势提起,语气不屑地说道。

  “哼。无知,就算你是长鹤的弟子,又如何?那个老道士只会挨打的功夫,我不相信你才练了三个月就能抵挡我手中之刃,……受死吧……啊……”

  德川元一不屑地说了一句,随后大喝一声,整个人冲了过来。只见他步伐短促而迅捷,一只手抓着立在地上的刀柄并没有立即拔出,而是当他冲出几步之后,身后的手掌才猛然大力的拔出了刀锋。发出噌的一声脆响,手臂划过空中。刀光也划过一道圆弧,一片白光如瀑布一样从上而下的冲击下来,带着一声尖啸,直劈向王程的额头。

  实力果然还在东星月之上。

  王程额头的皮肉一直在跳动,似乎刀锋的凌厉气息已经袭来一般,脚下瞬间也拉开一个半圆,双手交错而出,每一次交错都在画圆,这正是他刚才练了不知道有多久时间的张氏太极拳。

  经过刚才的一番领悟,他此时施展出来,显然更为的圆润,双手好像无处不在一样。

  可是,德川元一的实力强大无比,此人的刀锋绝对不是王程能随便抓住的。

  所以,王程双拳一出,双眼凝视,拳头缓慢而带有节奏的划过空中,并没有依靠双手去抓对方的刀刃。

  啪!

  王程的拳头在空中停顿了一下。

  那如瀑布一样的刀光也猛然停顿了一瞬间,随后被一股力量打的歪斜,瞬间劈在了王程身边的空气当中,划过一声呼啸。

  东星月看的眼睛瞬间瞳孔微缩,她练刀十八年,最清楚这一刀的威力。如果她站在王程那个位置,即便她全盛时期,此时不死也要重伤。

  德川元一的实力,在日本武术界同辈当中能排到前二十。

  而这个中国少年,竟然真的用拳头击中了刀锋,让德川元一的一刀劈空了?

  那他和自己交手的时候,岂不是保留了更多的实力?

  东星月神色复杂。

  德川元一心神也是有些震撼,一刀劈空之后,凝视着王程,冷冷地道:“这是太极。”

  王程脚下一停,淡淡地承认道:“不错,就是太极。”

  “哼,那你也要死!”

  德川元一的刀锋几乎没有停下来,从王程身边一刀劈空之后,呼啸而过,手腕翻转发力,也施展了借力的技巧,再次划过半个圆圈,依旧一刀劈向王程而来,直取咽喉,这一刀更快,更狠。

  王程的咽喉皮肉也跳动了一下,心中精神高度集中,眼神凝实,双拳再次交错而出,身形微侧,拳头的轨迹在德川元一的眼中都能看清楚。可下一刻,王程的这一只拳头就是如此神奇的再次击中了他的刀背上。

  啪!

  又是一声脆响。

  德川元一的这一刀又空了,他神色都僵硬了一瞬间,随后就是一声大喝,有些发泄恼羞怒气的效果,另一只手也瞬间握住刀柄,身形一转,在这一刹那他呼吸转换了三次,正是上杉家族的三段呼吸秘法,乃是一种内家呼吸的蓄力法门,双手瞬间青筋暴起,浑身发力,再次一刀劈了出来,依旧直取王程咽喉。

  王程心中纯阳心境占据,冷静至极,一幅幅太极图画在心中闪过,这次双手不再缓慢,而是闪电般的出击。

  太极拳,可不只是缓慢而已,其核心乃是道家太极阴阳的奥秘,所以有慢就会有快,有柔就会有刚,这才是太极。

  呼……

  双拳也留下一声呼啸,王程这次不再是停留在原地等待,而是冲了上去,首次主动出击。他双拳快速至极,在德川元一刀锋的力道和气势还未到巅峰的时候,再次一拳击中了对方手中刀锋的刀背,不让对方彻底完成这一招的蓄力和蓄势。

  砰!

  一声闷响。

  德川元一的动作一顿,双手微微抖动了一下,差点没拿住自己的刀。心中闪过一丝惊骇。因为王程这一拳太精妙了。击中了他这一刀最弱的那一刹那。早一瞬间,就会打不中;晚一瞬间,他就完成了蓄力和蓄势,他相信王程绝对挡不住这一刀。

  旁边的东星月都是看的瞪大了双眼,她是内行高手,显然也被震撼的不轻,神色闪过一丝不可思议,首次对王程有了信心。

  可是这却激起了德川元一更大的杀心。呼吸更为急促,双眼光芒爆射,刀锋一顿之后,身形暴起,猛然速度加快,追着王程的身形就是一刀又一刀!

  王程此时也是急忙展示出了张氏太极拳的精妙步伐,在一个太极圆形图案当中来回穿梭,步伐丝毫不乱,看起来还有些不疾不徐,可是对方这急促快速的刀法就是无法击中他。只有一刀劈中了他的袖子,将一截袖子斩了下来。

  啊………………

  这时候!

  德川元一突然又是一声大喝。面目已经有些狰狞,一连九刀之后都没有将王程奈何,对他的打击绝对是极大的。而这第十刀,他的刀锋中途猛然一变,施展出了更为强大的刀法,瞬息之间完成了蓄力,呼啸而起,一刀擦过王程的肩膀边缘,也躲开了王程再次挥出的这一拳,竟然转换了目标,劈向王程身后的东星月而去。

  看着两人战斗也有些入迷的东星月此时也猛然被那冷厉的刀光惊醒过来,冰湖一般的神色也是眉头皱起,却没有慌乱。因为德川元一太快,也太突然,她任何动作都来不及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刀锋带着凌厉的呼啸瞬间来到了她的面前,这一刻她真切地感觉到了死亡。

  嗤!

  一声利器入体的声音响起。

  东星月楞了,因为刀锋停在了她面前,并没有劈中她,一双眼睛瞪的很大,呆呆地看着面前背对着自己的身影。

  德川元一也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的王程。

  刚才最后一刻,王程的拳法也是再变,以肉掌一把直接抓住了德川元一手中刀锋靠近刀柄的位置,因为是人都知道,出刀的时候,刀柄这里的惯性力量是最小的,速度也是最慢的。如果他伸手去抓刀尖那一部分的刀刃,估计手掌会直接被劈断,东星月也会当场死亡。

  一道道鲜血从王程的手掌当中飙射出来,可是他面色丝毫未变,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抓住刀锋的一刹那,就冲了上去。他没想过将刀锋夺过来,因为这不可能,一手抓住对方的刀锋,另外一只手紧握成拳,猛然一拳砸在了来不及后退的德川元一的肩膀上。

  这一拳的力道绝对大的惊人,当场就是咔嚓一声骨骼碎裂的脆响,德川元一整个人都被打的飞了出去。

  王程得理不饶人,硬是抓住刀锋不放,让其在这一刻无法挥刀,然后再次紧跟着一拳击中其胸口。

  咔嚓!

  又是一声脆响。

  可是这一道声音和刚才打在肩膀上的声音是绝对不一样的,这一下,是心脉破碎的声音,也是生命消逝的声音。

  飞在空中的的德川元一顿时双眼瞪的很大,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他不相信,他会死在王程这个中国少年手上。

  砰。

  直直地飞出五米多远,摔在地上,德川元一身体动弹了两下就安静下来,直接没了生息。

  死于当场。

  “要杀你,我只需要两拳。”

  王程看着德川元一地尸体,不屑地说道。

  东星月赶忙推着轮椅来到王程身边,神色之间罕见的出现了一丝焦急和担忧,一把抓住了王程流血的手,带有一丝情绪地问道:“你的手怎么样了?”

  王程转身看了她一眼,将受伤的手从她的手中抽了出来,淡淡地道:“没事,我自有分寸,德川元一死了,还会不会有人来?”

  东星月听到王程的淡漠的声音,和疏远的动作,楞了一下,然后眼中闪过一丝落寞,随后神色恢复清冷,轻轻地地摇头,依旧冷声道:“应该不会了,要杀我,派一个德川元一,就很看得起我了,不会还有更厉害的高手。”

  “德川元一现在死了,剩下的人也肯定不敢再出手,他们害怕引起你们江州高手的反扑。我们日本武者来你们中国,都会很老实的遵守规矩,尽量不和你们冲突。所以剩下的人应该不会出现了,他们会马上离开江州。”

  王程稍微松了口气,撕下一只胳膊上的衣服袖子将手心的伤口包扎了一下。他气血强势,鲜血粘稠,运转速度很快,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伤口的鲜血就已经开始凝结了。

  还好,他刚才抓住刀锋的时候,是用手心茧子最多的那一部分去接触刀刃,然后还用了太极拳的卸力技巧,紧接着手掌迅速紧握刀锋,避免了伤口的拉深。如果当年长鹤道士去抓伊贺长生的刀锋的时候能有王程此时的技巧,估计也不会伤到筋骨了。

  即便这样,也是伤到了血脉,不过没有伤到筋骨,王程就很满意了。

  练拳的武者击杀了如此一位用刀的高手,只是留下了皮肉伤,算是最最小的代价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