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零一章 黑夜杀机

第三百零一章 黑夜杀机

  (周一,求票,求支持!)

  王程的步伐越来越快,虽然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就是双手推着一个轮椅,双脚一步一步的很平常的迈着。↗小說,

  可是仔细看,发现每一步迈出的距离都是惊人的,不仅仅距离很大,而且每一步的距离都一模一样。

  看似步伐缓慢,行走速度快的出奇。

  东星月耳旁都听到了呼呼的风声,发丝也飘扬起来,挥洒在了王程的胸前,平静的眼神出现了一丝惊讶。她听说过中国的武者当中,有一些人会对武术非常的执着,就如她对刀的执着一样。

  这些武者当中有人可以做到一辈子双脚都不离开大地,即便是睡觉的时候都不例外。

  东星月猜测,身边的少年可能就是这样的人。可以感觉的出,王程的步伐是有奥妙的,因为她能清晰地听到。身为一个刀客,耳目要比一般练拳的武者更为聪慧才行,依靠耳朵要能辨别许多信息才能成为刀中高手。

  夜色逐渐变得更加浓郁。

  王程一路上都是不发一言,心中却是在想着自己练了一下午的拳法,武圣山道门纯阳和张氏太极。心中有所想,同时他脚下步伐也在不断的变幻,融合自己的武术拳法。

  因为没有带王媛媛和王晓琳两个小丫头磨蹭,也没有带徒弟拖后腿,所以王程一个人放开了速度,比起一般的公交车的速度都不慢多少了。不到一这个轮椅的质量也不错。在这个上面。王程要给市医院一个赞。

  “王程。你有家真好。”

  此时,一路上不曾说话的东星月突然淡淡地开口说话了。

  王程嗯哼了一声,也是淡淡声音,道:“我知道。”

  随后,他就不再理会这个两面三刀,变化多端,自己也看不透的日本女子。

  东星月叹了一口气,整个人都靠在了轮椅上。似乎在这一刻放松了下来,继续说道:“我五岁的时候,就没有再见过我的父母了,我记忆中只有我爷爷一个亲人,还有我的刀。”

  “我师傅说,要想真正的成为一个刀客,就要心中只有刀,所有的亲人朋友,都要抛弃。十岁那年,我以为我做到了。我击败了我所有的师兄,第一个从我师傅伊贺长生门下出师。师傅说我以后有可能超过他。”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然后带着复杂的情绪继续说道。

  “但是,我爷爷去世的那一刻,我知道,我还没做到。我看着我爷爷的尸体,我很心痛,我发现我的手拿不稳我的刀。”

  “所以,我要来报仇,杀了仇人,我才能心无牵挂,从此我心里只有我的刀。”

  “可惜,我不是你的对手。”

  东星月一直缓缓地讲述,最后,语气复杂的得出这个结论。

  王程等她停下了,才淡淡地道:“我不是你的仇人,就算你爷爷是因为来江州比武而死。那也和我没关系。因为我没有和你爷爷比武,你去找我师傅他们报仇吧。”

  “我师傅一生都不是你师傅的对手,何况我?找你师傅报仇,只怕我此生都没有希望。”

  东星月冷冷地道。

  “所以你就转移仇恨,找上了我?”

  王程忍不住笑了笑,不屑地道。

  欺软怕硬!

  “不错,你是长鹤道长的弟子,我杀了你,自然就是报仇了。”

  东星月低沉地说道,眼神闪烁着狠历。

  王程眉头皱了起来,沉声道:“你这么说,就不怕我把你扔在路上被车撞死?”

  “你当然可以这么做。”

  东星月也是不屑地道:“如果你做了,我死了也无所谓了,因为你不配做我的对手。”

  王程冷哼一声,不再说话,显然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做这种事情的。东星月是孙清送到他手上的,如果出了事,他无法给孙清交代。

  而且,乘人之危什么的,也不是他的作风。

  见王程沉默下来,东星月眼中闪过一丝亮光,随后也沉默下来。

  江州市的街道上,王程推着轮椅,被许多街上的新人都注意到了。大多数人看到轮椅上如冰冷的仙子一样的东星月,更是纷纷侧目。

  可惜,如此美丽的女子竟然是瘸子。

  只能说,上天是公平的。

  不少人都如此感叹。

  王程没有理会其他人,默默地推着轮椅朝着市医院走去。

  在距离市医院三条街的路口上,王程看到是人行道绿灯,车行道红灯才推着轮椅走过去。可是,左边一辆黑色越野车突然从路口毫不停留的就冲了过来,发动机发出轰鸣的声音,速度极快,灯光也打的非常的耀眼。

  两边行人急忙停下脚步,不再过马路,给这个闯红灯的越野车让路。

  而王程推着东星月的轮椅此时却是正在马路中央。

  说时迟,那时快。

  王程心中一沉,双脚猛然发力,鞋子将斑马线上的油漆都摩擦的掉了一块,几乎一瞬间双手提起了东星月和轮椅,两人眨眼间飞跃了两米多的距离,落在地上,东星月被颠的头发凌乱。

  呼……

  越野车擦着王程的后背穿行而过,气流呼啸,吹起了王程和东星月两人的头发和衣服。

  就在王程和其他很多人都以为这是一次意外的时候,穿行而过的越野车却是突然一个急刹车,轮胎与路边摩擦发出一声悠长而刺耳的声音,停在了二十米开外,然后一个猛然加速倒了回来,方向稍微改变了一下。依旧撞向王程和东星月而来。

  此时。就算是傻子都知道对方的目的就是自己了。所以。明白过来的王程急忙加速,因为对方这次是停下之后再后退,给他的时间很充裕,推着东星月来到路边的时候,那越野车才从斑马线上倒回来。

  王程不理会周围惊讶和议论的路人,急忙朝着远处走去。

  那辆越野车也没有停下,停在斑马线上之后,也再次疾驰而出。轰鸣声中,消失在路口。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交警什么的都看不到人,很多人看到没人受伤,人也没见影子,所以就懒得报警什么的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是加快速度急匆匆地离开了这里。

  “他们是谁?”

  王程推着轮椅,速度再次加快,颠簸的东星月身形不断颤抖。面色严峻,沉声问道。

  轮椅上的东星月没有说话。双手扶着扶手稳住身形,也是保持着面色冷然,面色冰冷地看着前方的路口。

  还有两个路口就能到市医院。

  王程心中沉重,也看向前方昏暗的道路,这里行人已经几乎没有了,浑身都高度戒备,声音淡淡地道:“他们是冲着你来的。”

  东星月这次点了点头,还是没说话。

  呼!

  道路旁边黑暗的草丛当中,突然冲出一个黑影,一把白色刀光刺激的王程眼睛花了一下,刀锋呼啸而来,直接劈向王程的脖子。

  王程急忙双手松开轮椅,脚下一凝,腰身扭动,双手也划过半圆,在空中双手交叉之处,啪的一声脆响,恰好一把将刀光夹在双手当中。

  呼吸加重,王程稍微发力,一下就将刀锋从其手中夺了过来,此人的实力明显不如东星月,所以王程几乎没有感觉到什么难度就将刀锋抢了过来,然后一拳挥出,击中对方的胸口,才看清此人是蒙着脸的,看不到面目,只能看到一双冰冷的眼睛。

  可是,这已经不重要了。

  被王程一拳被击中了胸口,黑衣人倒飞出去,摔在草丛里,浑身抽搐了两下,就再也没了气息。

  一拳毙命,心脉破碎,差距过大。

  王程用衣服在刀锋上擦了擦,将自己的指纹擦干净,才将之丢在草丛里,然后继续推着轮椅朝着市医院走去。

  而前面的路口拐角处,一下子又跑出来了七八个黑影,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把刺眼的刀锋,步伐整齐地跑过来。

  王程眉头紧皱,停了下来,沉声道:“都是你的仇人?看来你在东星家族人缘很不好。”

  前有东星太郎和东星辰想杀她,现在又出来这么多人,王程很是无语,看来自己手中有一个非常大的麻烦。

  东星月开口了,冷冷地道:“家族利益争斗,和人缘无关。”

  “我可以丢下你。”

  王程淡淡地道。

  “你也可以这么做,我死了之后,也不会怨恨你,你没有义务保护我。”

  东星月还是毫无情绪地说道,似乎对自己的生命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可是抓着护手的双手却是紧握在一起,显示出心中还是有些紧张的。

  王程稍微无语,双手依旧紧握着轮椅的把手,道:“你是警察交给我的,不把你完好的交回去,我没法交差。”

  咚咚咚咚……

  前面,七八个黑衣人已经冲了过来,如电影里的忍者一般,都是双手紧握着刀锋,脚下迅疾如风。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冲到了王程的面前不远处,然后迅速的散开,包围了王程的身周,一把把刀锋从几个方向劈向王程而来。

  王程面色严峻,再次松开轮椅,但是没有跑,面对七八道从四面八方袭击而来的刀锋,一下午对太极的领悟迅速地发挥了出来。

  只见他依旧双手抱圆,脚下踩着步伐,诡异的眨眼间就冲到了最近的两人面前,双手划过,就这么简单的抓住了对方的刀锋,这次不是双手夹住,而是一只手就抓住了对方,完全依靠肉掌,然后微微发力,轻易的就将两把刀锋从两人手中抽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东星月都是眉心直跳,可也是摇头。她知道这不是证明王程有多厉害。而是证明了这两人有多么的弱。和她显然差了很多档次。

  当当……

  王程反手两把刀锋就丢了出去,砸中了两把劈向东星月的刀锋,发出脆响,然后身体一转,踩着太极,回到东星月的身边,一把再次抓住了一柄已经到了东星月额头的刀尖。

  叮叮叮叮!

  王程抓住这把刀锋锋锐的刀尖旋转,再次挡住了剩下的劈过来的长刀。发出一连串的脆响,接着手臂猛然发力,夺过刀锋之后,将面前几人也推的后退一步。然后他不退反进,快步追上,接连就是对几人挥出拳头,发出一声声砰砰砰的闷响,几个人影接连飞了出去,摔在地上颤抖不已。

  这些都是有一点武术基础的高级打手而已,就算有刀。在王程面前也和普通人无异。

  其他几人一言不发,再次回身冲向王程而来。眼神毫无情绪,只有杀意。

  可是,他们和王程之间的实力的差距依旧在。

  王程眼神凝视,虽然依旧是太极,但是动作迅捷无比,出手如电,一把抓住其中一人的刀锋,轻松的夺了过来,紧跟着就是一拳击中胸口,整个人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就没了气息。另外两个最开始就被王程夺了兵刃的黑衣人稍微顿了一下,然后停下了冲上来的步伐,瞅准机会转身就跑了,跑向路边昏暗的树林里,消失不见。

  王程没有去追,将手中的刀锋丢在在地上,然后将所有长刀都堆成一堆,丢在了一个污水坑里,这样可以洗掉上面的指纹。

  东星月看着王程做这一切,淡淡地道:“你很聪明,很小心,实力也很厉害,或许以后我会死在你的手下。”

  王程深呼吸一口气,握了握手掌,冷冷地道:“因为我不想处理麻烦的事情,如果以后你是我的敌人,自然会死在我的手里。这些人是谁,是你们东星家族的人?还是其他人?为什么要杀你??”

  东星月看着前方昏暗的路,并没有回答王程的问题,而是肯定地说道:“如果你还继续往前走,我们都要死,在医院附近,绝对有他们的狙击手在等我出现。”

  王程眼神冰冷地看着东星月,心中知道自己被这个女人算计了。一开她始去自己家,应该就是这个算计,她知道在医院不安全,所以躲开医院,同时也想拉自己下水来保护她。

  如此情况,就算知道前面有危险,他现在也不可能回家了,那样只会把危险带回家。当下推着轮椅,王程转身朝着老街那边走去,江边的别墅不能回,那就只能回以前的老房子了。

  经过刚才的搏杀之后,王程一路上并没有再见到其他的敌人再次出现,好像很是平静。可是他知道,这不是对方放弃的征兆,而是在积蓄力量,准备在最后给自己致命一击的宁静。

  进入小区的时候,大部分人都睡觉了,显得很安静。

  王程一路上也是一言不发,心中想着事情。

  东星月此时又开口道:“他们快来了,如果我所料不错,这次绝对有高手,应该是江户道馆的高手。”

  “是谁,有多强,和你比如何。”

  王程直接问实质性的信息,他现在必须要保护东星月,所以一定要击败敌人。

  “江户道馆是八十年前成立的,虽然历史比较短,但是也收拢了当时的一批流浪高手。传承到如今,他们是我们日本武术界所学最繁杂的一个武道馆,里面有各式各样的高手。所以,我也不知道来人是谁,有多厉害。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以对方对我的重视,应该会派来能击败我的高手才对。”

  东星月平静地解释道。

  王程推着东星月的轮椅,并没有上楼,既然知道对方必定会来,他要是带着一个坐着轮椅的病号上去就是纯粹找麻烦,上下都不方便。

  深呼吸一口气,王程看了看手心,刚才强行用肉掌去抓敌人的刀锋,依仗的是力量和张氏太极的防御威力,还有就是自己的皮糙肉厚。可是如此也在手心留下了几道清晰可见的伤口,还好他天天练拳,手心茧子比较厚,所以并没有伤到肌肉和筋骨,只是渗透出了一点点血丝。

  当下,王程将东星月推在一颗树下,自己就自顾自地在旁边开始练起拳法来。

  “你可以打电话叫你认识的警察来。”

  东星月看到王程突然开始练拳了,微微诧异,眼神闪过一丝无法隐藏的赞赏,不过还是开口说话了。

  王程没理会她,而是继续练拳,双脚绕着坐在轮椅上的东星月来回移动,每一步跨出都会划过半圆而形成一个太极,双拳也随身而动,气息非常的和谐,几乎达到了现代国术当中的心,意,身,三者相合一致的状态。

  心中有所想,便能意念为所动,身体也准确地随之而行。

  很多人都听过指哪儿打哪儿这句话,觉得似乎很简单,自己的拳头不是想打哪儿就打哪儿?其实,一般人去试试就知道了,快速出十拳,能打中目标一两拳就不错了。这就是所想和所行不一致的原因,也是许多武者和西方拳击手对着一个不动的目标不断练习攻击的原因,这不是练习力道,而是练习身体的准确度和执行度。

  王程以前主修的都是地煞拳法和猛虎九式这种刚猛沉稳至极的拳法,所以对力量的精度要求真的不高,主修的就是气势和力道,以势压人,以力压人,无人可挡。而最近放下地煞拳法和猛虎九式,领悟道门纯阳,王程心境提升之下,才逐渐把握到了这种心,意,身三者合一的境界。

  至于传说中拳法的**境界,王程暂时还是触摸不到了。他估计师傅长鹤老道士都没达到,最多也就是和自己现在差不多的三合境界。因为老道士到现在都没有领悟道门纯阳,悟性可以说得上是愚钝了,一辈子练的就是势大力沉的地煞拳法,然后晚年以燃烧气血为代价强行练成了天罡拳法,这两门武圣山的拳法也都是以力道和气势压人的强势拳法。

  呼呼呼呼……

  王程心中感应着周围的危机,压力之下,黄庭真言当中对张氏太极拳的诸多描述更为清晰,身体随心而动,双手双脚的动作也越来越圆润,越来越迅速,越来越奇妙。

  东星月细看之下,也是神色微微震撼,不再说话,只是仔细地看着在自己身边不断的绕圈的王程,地上已经出现了一个精准至极的圆圈。

  不知道过了多久,整个小区的灯光已经全部消失了,黑暗中突兀的响起了一阵清脆的拍掌声音。

  啪啪啪……

  一个身穿黑色武士服的中年人慢慢地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腰间随意地斜挂着一柄带鞘武士刀,黑夜中只有双眼闪烁着亮光,语气随意地道:“武圣山之徒,果然名不虚传。”(未完待续。。)u